亲情不断电

2016年11月24日 亲情不断电

理家理心(16)同心努力

 

亲情不断电1611124——主爱深整理

收听     

有客人来家里,第一件事要做什么呢?——整理。理家理心,就是要靠我们的常态,我们平时的生活状态,要从里面洁净,爱我们的家要从观察我们的家开始,在家里有没有一个叫市中心的地方?想象一下,我们站在家门口看家里面有没有一个地方或台面、角落总是乱乱的、拥挤的,这个地方就叫做市中心。这个地方拥挤、混乱、使用频率高。怎样才能控制好这个市中心呢?因为市中心不乱,整个家就显得有条理。

一个人生活时,可能这些市中心控制的就很好,但是如果家里有其他的成员,那么这些市中心可能就不好控制了。还有,如果其他的成员(比如孩子)的市中心,我们该怎么面对呢。我们是不是可以教他先从自己的那个台面或中心学会控制整理呢?又或者可以一家人共同商讨和面对家里的这些市中心。

每一个家庭里的市中心或许不止一个,但无论如何全家一起同心努力,应该是一个家越理越好的前提条件。让我们一起来挑战家里的市中心吧!

小说连播:小屋——与老爹面对面

当麦肯知道老爹对他是真心的时候,他心里的愤怒开始平息了下来。

“麦肯,这就是你在这里的原因吗?”老爹继续说:“我想治疗这个在你心中还有我们之间逐渐扩大的伤口。”

为了不再失控,麦肯把目光移向地板,整整一分钟之后,他才有办法低着头轻声说话,“我想我会愿意的,但是我看不出来怎样才能。”

“亲爱的,要拿掉那个痛苦没有简单的答案,请相信我,如果有,我现在就给你,我没有魔法棒可以对着你一挥就让你一切好转,生命的改变是需要一些时间和很多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听着这些话,麦肯非常高兴,他正从自己可怕控诉的激烈言谈中冷静下来,他这么接近失控的情绪。

“如果你不是穿裙子的话,这段谈话会比较容易一些。”麦肯建议,薄弱地微笑。

“如果会比较容易,那我就不穿了。”她微微傻笑:“我可不想,但这是一个非常好的起点,你知道吗?麦肯,我常常发现把造成阻碍的主要原因拿开之后,会让积在心里的东西比较好处理,当然这要等你准备好了以后。”老爹又拿起了木汤匙,某种糊状的东西滴下来:“麦肯,我既非男也非女,虽然两种性别都从我的本性里衍生而来,如果我选择向你显现为男人或者女人那是因为我爱你,对我来说,向你显现是女性再建议你叫一声老爹,帮助你不要那么容易又落入自己的宗教框架里。”老爹往前一靠,仿佛要透露一个秘密:“麦肯,老实告诉你,如果我把自己显现为高大健壮、身体硬朗、长着长长胡子的老爷爷,只会强化你的宗教刻板印象。”

麦肯听到这话差点笑出来,焦点放回刚才说的话上,重新恢复镇定。他相信,至少他的理智相信,上帝是个灵,既非男也非女。即使如此,他仍然要尴尬承认,老爹非常男人、非常男性。老爹不说话,时间不够长,只够把调味料放回窗边台子上的香料罐里,转身面向麦肯,专注地望向他:“把我当做父亲来拥抱不是一向有困难吗?而经历过这些事,你现在也不太容易面对父亲是吗?”

麦肯知道老爹说的对,也明白他现在做的事的善意,但是不知道怎么,老爹靠近他的方式避开麦肯对爱的抗拒感,很奇怪,又很痛苦,甚至有点美妙。麦肯说:“不过话说回来,为什么大家都那么强调你是父亲呢?我是说那似乎是你最常显现的样子?”

“呵呵,”老爹回答,一边转身背向他,一边忙着厨房里的事:“这有很多原因,我们这样说好了,我们知道创造因亚当的行为受到破坏后,父职和母职都需要,但强调父职是有必要的,因为他确实显得比母职更为缺乏。”麦肯光听到这里就晕了,他一边思索一边望向窗外一座看似慌乱的花园:“你知道我会来是吗?”麦肯终于轻声说。

“我当然知道,老爹又开始忙碌,背对着他,那么我有没有不来的自由,这件事我没有选择的余地吗?”老爹转身面向麦肯,手上是面粉和生面团:“好问题,麦肯,你想知道的多深入呢?”他知道麦肯没有答案,所以反问他,“你相信你有离开的自由吗?”

“我想我有。”

“我对犯人没兴趣,你现在就可以自由地走出这扇门回家,回到空虚的房子,当然你可以去研磨咖啡店和威力厮混,就因为我知道你好奇地不想离开就可以减少你离开的自由吗?”接着转身继续干活,只是转过头来向他说话:“或者麦肯如果你还想深入一点点,我们可以谈谈自由这个东西,自由是表示你可以做任何你想要做的事。或者我们可以谈谈那些在你生命中限制性的影响,那些影响会妨碍你的自由,你的家族遗传,你专属的DNA,你独特的新陈代谢系统,比原子更小的量子。在那个层面里,只有我是永恒的观察者,或者入侵你的灵魂,约束捆绑你的疾病,还有周遭的社会气氛,在你脑子里创造信息,思考路径的习惯,还有广告、宣传、典范,在这么多重重限制中,”老爹叹口气说,“你说什么是真正的自由?”

麦肯只是站在原地,他不知道应该怎样回答老爹。

“只有我才能释放你得自由。麦肯啊,但是自由绝不能受到逼迫啊!”

“老爹,我不懂,”麦肯终于回复了:“我甚至听不懂你刚刚说的话。”

老爹转身露出微笑:“麦肯我知道,我不是要告诉你现在就能明白的事,这些事你晚点才会懂,现在你甚至不理解自由是一个渐渐增加的过程,”老爹伸出沾满面粉的双手握着麦肯的手,直视他的眼睛,“麦肯,真理会让你得自由,而自由有一个名字,他现在在工作室里,浑身沾满了木屑,一切和他有关,自由是一个过程,发生在与他建立的关系里,你内心翻腾搅动的一切才能找到解决的出路。”

麦肯望着老爹问:“你怎么能真正了解我的感觉呢?”

老爹没有回答,只是低头望着他们的手,麦肯追随他的眼光,第一次注视到他手腕上的伤疤,他猜想耶稣手上也有同样的伤疤,老爹让他触摸伤疤,很深的两处钉痕。他终于再度抬头望着老爹的眼睛,眼泪慢慢流下老爹的脸颊,两道小小的泪痕流进布满脸颊的面粉,“不要以为我儿子选择去做的事,没有让我们付出昂贵的代价,爱一定会留下重要的记号。”老爹轻柔温婉说,“我们一起在那里。”

麦肯一惊:“在十字架上吗?等等,我以为你离开他了,你知道的,‘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那是在巨痛中时常纠缠麦肯的一句经文。

“麦肯,你误解那段话的奥秘了,无论他在那一刻感觉怎么样,我从来没有离开过他。”

“你在说什么啊?你抛弃他就像抛弃我一样!”

“麦肯,我从来没有离开过他,也从来没有离开过你。”

“这对我来说没有道理,”麦肯立刻回嘴。

“我知道没有道理,至少现在还没有,但是,是否请你再思考一下,当你只看得见自己的痛苦时,或许你就看不见我了。”麦肯没有回答,老爹继续回头烹饪,给他一点必须的时间,他似乎同时在准备好几道菜肴,同时再添加着各种调味料,以使食品更加的美味,他为刚刚做好的烤饼加上最后的装饰,然后放进了烤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