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6年11月25日 亲情不断电

接纳孩子

 

亲情不断电161125——青草地整理

收听     
孩子在18岁之前,跟父母在一起的十几年的时间,尤其是在12岁之后,到中学阶段有6年左右的时间,是孩子们形成交友价值观非常重要的一个时期。在这几年当中,爸爸妈妈给孩子的影响,并帮助孩子建立的交友价值观,等孩子离开家庭的时候,算是一个检验期。
如果说在孩子与你相处的十几年时间里,你非常的确认已经帮助孩子建立好了正确的交友价值观,即使现在身边有这样的朋友,也不要太担心,因为小时候你已经给他打好了基础!相反,如果孩子这个时候还没有建立好这样的价值观,那么,如果你的孩子愿意和你分享,妈妈还可以告诉他正确的交友观,但是,如果孩子不愿意告诉你,那么,妈妈就不能强迫孩子放弃这样的朋友,所以可以换位思考,站在孩子的角度,用孩子喜欢的方式和他说话、交流,千万不要用“不要这样”、“不要那样”的语气和孩子说话,免得孩子对你这样的话很反感,甚至造成更大的逆反心理,你越要这样,我偏不这样的情况发生。
男孩子很容易去模仿爸爸,会看爸爸会怎么做这样的事情,所以,爸妈要时常去想,我能为孩子做什么呢?要和孩子建立一种能够敞开、聆听的一种氛围。求神给父母智慧,能够知道该怎么样和孩子交谈,这样的方向,是要求上帝给我们智慧的。
要知道,接纳孩子,是一个母亲给孩子最好的礼物!即便孩子身边有了不好的朋友,但是因为你已经告诉了孩子,无论他交怎样的朋友你都能接受,那么,对于孩子来说,你是他愿意告诉他心里话的那个人。神会按照我们的本相接纳我们的孩子,还有孩子的朋友!所以,我们为何不能照着孩子的本相去接纳他(她)呢?
小说连播:小屋
迈肯追随着老爹的目光,头一回注意到老爹手腕上的伤疤。此刻他猜想耶稣手上也有同样的疤痕,老爹让迈肯温柔地触摸伤疤,很深的两处钉痕。迈肯终于再度抬头,看着老爹的眼睛,眼泪终于慢慢地流下老爹的脸颊,两道小小的泪痕流进布满面粉的脸颊,
“迈肯,不要以为我儿子选择的事,没有让我们付出昂贵的代价,爱一定会流下重要的记号。”他轻柔温婉地说道。“我们一起在那里啊。”
迈肯一惊:“你说在那里,是十字架上吗?等等,我还以为你离开他了,你知道的,”他再说“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那是在巨痛中时常纠缠迈肯的一句经文。
“你误解那句话的奥秘了,迈肯!无论我的儿子在那一刻感觉怎么样,我从来没有离开过他。”
“你说的是什么话啊?你抛弃他就像抛弃我一样!”迈肯急着说道。
“我从来没有离开过他,迈肯,我也从来没有离开过你啊!”
“这对我来说没有道理。”
迈肯立刻回嘴。
“我知道这没有道理,至少现在没有,但是请你至少思考一下。当你只看见自己痛苦的时候,或许你就看不见我了。”
迈肯没有回答,而老爹继续回头做着他的晚餐。给迈肯一点必须的空间,老爹似乎同时准备了好几道菜,同时也在添加着各种调味料,他嘴里在哼着好听的调子,为刚刚做好的那道烤饼加最后的装饰,然后放进烤箱:“别忘了故事没有在他的离弃感中结束,迈肯!他在这种感觉中找到出路,把自己完全交到我的手里,噢!那是何等动人的一刻。”
迈肯靠在吧台上,感到有些遗憾,他的情绪和思维都乱成一团,有部分的他想全盘相信老爹,那样的话会很好,但是另一部分的他却大声的反对着:“这不可能是真的!”
老爹伸手去拿计时器,扭了几下然后放在他们眼前的桌上:“我并不是你所想象的那样。迈肯!”老爹的话毫无愤怒和辩解的意味。
迈肯望着他看着计时器,然后叹口气说:“我觉得自己,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觉得自己好像完全迷失了。”
“迈肯,那让我们看看能不能在这场混乱中,找到你啊?”仿佛听到暗号似的,一只蓝鸟降落在厨房的窗台上,开始昂首阔步似的到处走来走去。
老爹伸出手去拿吧台上的一个锡罐头,把窗户推开给了小鸟先生一点混合的谷粒。老爹一定是为了这个目的才保留这些谷粒的。那只鸟毫不犹豫在看似谦卑和感恩的态度下,直接走到老爹的手边吃了起来。
“迈肯,你想想我们这位小朋友。”老爹开口说:“多数的鸟被创造出来,是要飞翔的,停在地面上对于他们而言是对于他们飞行能力的限制,而不是颠倒过来。”
老爹稍微停顿了一下,让迈肯思考他的说明。“你看看另一方面,你被创造出来,是要被爱的,所以对于你而言仿佛过着不被爱的人生,也是一种限制,而不是被颠倒过来。”
迈肯点点头,并非完全同意,而是一种讯号,表示他至少还听得懂,也正在听,那似乎还算简单。
“迈肯!你想一想活着没有人爱就像剪断了鸟的翅膀,剥夺了他的飞行能力,那不是我要给你的。”
问题来了,此刻迈肯没有感觉到特别被爱。
“迈肯!痛苦有办法剪断我们的翅膀,让我们没有办法飞行。”老爹等候了片刻,让迈肯把话听进去:“你认真地想一想,如果痛苦很久都没有解决,你可能会忘记你本来创造就是为了飞翔的。”
迈肯没有说话,说来也奇怪这股沉默没有那么难受,迈肯看着那只小鸟,小鸟也看着迈肯,他不知道鸟有没有可能微笑,至少蓝鸟先生看似微笑,或许那只是同情的微笑:“我不像你迈肯,那不是轻视,只是简单的事实陈述。”但是对于迈肯来说,感觉却好像被泼了一盆冷水。老爹开始抚摸小鸟,把小鸟抬高接近自己的脸,对迈肯说道:“迈肯你拥有我全部的爱。”同时和鸟亲切地依偎着。
“我在想这只鸟说不定更懂得你的意思。”迈肯充其量只能这样回答。
“哈哈哈……我知道我亲爱的,所以我们才会在这里,你觉得我为什么要说我不像你吗?”“
这个嘛,我真不知道。我是说你是上帝我又不是。”迈肯的声音中有一股藏不住的嘲讽,但是老爹却完全不予理会。
“不错你说的有道理,但也不是完全有道理,至少不是你想的那样,迈肯!告诉你有些人会说,我是神圣完整有别于你,问题是很多人总是试图想掌握一些,我是谁的概念,就拿自己最好的版本投射到无数个等级之上。再加进自己能够理解的各种美德,其实也没有多少美德,然后就把那个叫做上帝,这可能是个高贵的尝试,但是事实却是这远远不及我真正的本相。我不只是你们能够想象的最好的版本,我远远超出了那些,并且高于超过你们所求所想的一切。”
“对不起!但是那些对于我来说只是一些言辞,并没有什么意义。”迈肯耸了耸肩说道。
“即使你们没有办法完全掌握我,你猜会怎么样呢?我仍然希望你们能够认识我。”
“你是在说耶稣是吗?”
老爹听了迈肯这样说后噗嗤一笑。“呵呵!有一点,但这不是主日学。这是一门飞翔的课,迈肯你可能想象的到,当上帝有些好处,我在本质上完全不受限制,也没有界限,我以完全著称,活在永远的满足状态,这作为我的常态。”老爹说着,神色相当愉悦:“那只是,我就是我的一种额外津贴。”老爹所说的这几句话,让迈肯微笑起来。站在他眼前的这位上帝,这位老爹,不,这位女士,完全欣赏自己,不靠任何人,而且当中没有一丝一毫破坏其完美的傲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