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6年11月28日 亲情不断电

理家理心(17)内在市中心

 

亲情不断电161128——王豆豆整理
收听     
欢迎来到贤妻良母俱乐部,今天我们继续理家理心的功课。又是一个周一了,今天你的心情明亮吗?
前几期节目我们一直在谈家里的市中心,以及如何处理整顿规划家里的市中心。作为理家理心的实习生,在周末要做的就是先找到家里的市中心然后用节目里教的方法把家整理的清洁有序,这样子的情况下,你会心情愉悦很多。今天的节目我们来一来看下内在市中心。
内在世界的市中心是你每天生活中花费最多心力的地方,摆在上面的不见得是你在意的东西,但是,你的心思来来回回总是穿梭其中。比如,对于身在职场的你可能是工作,对于家庭主妇来讲也许是先生、孩子以及永无止尽的家务。有人耗尽精力在外在的打扮上,也有人对于金钱的投入最多……
有时候觉得自己很忙,里面有嘟嘟囊囊的好多东西,而且有时你内在的市中心也会不止一个。并且每一个内在市中心都有可能发生交通堵塞,会让人觉得生活一团糟。当你有一天认识神的时候,从一个超越自我的高度去俯视,你会发现自己看清了整个城市的布局,看见那个属于孩子的市中心不过是一个角落,并且发现每一个角落之间都紧密相连,养育孩子的部分不是生命中一个被孤立起来的角落。随着孩子的不断长大,市中心的侧重点也有所不同,所以要在市心中为孩子画出一个美丽的疆界,这样就不会在心里散乱无章一团糟,而是整齐有序的被指引着,终究归向人生中属于孩子的位置。
今天的理家理心就到这里,期待着明天和您一起探讨我们内在的“市中心”,通过理家理心,一起成长进步,一起体验女人的美丽心灵美丽家。
小说连播:小屋之深入交谈
“我们创造了你,和你分享那种状态,不过后来亚当选择走自己的路,我们都知道,他会这么做,然后一切都乱了,但是我们没有摧毁整个创造,反而卷起袖子修复,那就是我们在耶稣身上所成就的。”
麦肯继续尽最大的努力来跟上老爹的思绪。
“当我们三个以人类的存在成为神的,成为不折不扣的人类,我们也选择拥抱,因而选择了种种限制。尽管我们一直在自己创造的宇宙中,但我们现在已经成了血肉之躯,就像这只鸟,它的本性是飞,只不过他现在选择走路,留在地面上。他没有放弃当一只鸟,他的这种选择的确是丰富了他的生命经验。”老爹停了一下,确定麦肯还跟得上。
虽然,麦肯脑子中觉得明显抽痛,但还是说出:“好好。”他请老爹继续说。
“虽然耶稣生性就是十足的神,但他也是十足的人,而且以人的形态活着,他从来没有失去天上的飞行能力。但是他时时刻刻选择留在地面,所以他的名字是以马内利,神与我们同在,或者更准确的说是神与你同在。”
“那老爹请你告诉我,一切的神迹怎么说?还有医治,还有使死人复活,不是更证明耶稣是神而不是人吗?”
“不不,这证明耶稣真的是人。”
“为什么?”
“麦肯,但是人类不会飞,耶稣是十足的人,虽然他也是十足的神,但是他从未援引自己的神性做任何事。他只是活出他和我的关系,还有就是他确确实实用我所造的每个人类和我建立的关系,他只是第一个做到最极致的人,第一个绝对相信我的生命在他里面的人,第一个全然相信我的爱和善的人,绝对相信我的生命在他里面的人。”
“那他把瘫子和瞎子治好又怎么说?”
“身为一个有限而有依赖的人类,他之所以办得到,是因为他相信我的生命和力量在他里面,而且通过他而运作,耶稣作为人类并没有力量医治人。”老爹说的这句话对麦肯的宗教认识是一大触及:“只有他专注于我们的亲密交流,我们合一的时候,他才能在任何情况下展现我们的关系。所以你看到耶稣在飞的时候,真的是在飞,但是你看到的其实是我,我在他里面的生命。这就是他真正的生活和行为方式,也是每个人类被设计活出生命的方式,就是活出我的生命。不是根据人类看是怎么样,而是根据我脑海中一切事物被赋予的意义在界定的。”
听着听着,麦肯越听越觉得这些讯息使他不堪负荷,他需要花一些时间来理解,于是他干脆坐下来:“你的意思是说,耶稣在世的时候,你就受到限制,你把自己限制耶稣身上吗?”
“虽然我只有在耶稣身上受过限制,但是我从来没有在自己身上受过限制。”
“那就是一整套三位一体的概念吗?这就是我怎么也弄不懂的地方。”麦肯也想跟着发笑。老爹把小鸟安放在麦肯旁边的桌子上,转身打开烤箱,看看正在烤的烤饼,老爹非常满意便拉了把椅子,麦肯看着那只小鸟甘愿和他们在一起,感觉太不可思议了,此情此景让麦肯咯咯笑了起来。
“首先你们没有办法掌握我本性的奇妙,这倒是件好事,谁想要敬拜一位自己已经完全理解的神,那就没什么神秘感了。”
“但是你们有三位,而且你们都是同一位神,这有什么差别呢?”
“还算对,我们不是三个神,就像一个男人身兼丈夫、父亲、老公,我是一位神,也是三个位格,每个都是完整而充分的。”老爹的这一番话,让麦肯的“啊”终于光荣地浮上台面。
“不管那个了,重要的是我下面说的话,如果我只是一个神,一个位格,那你就会发现创造中没有什么奇妙的事物,甚至没有什么是最重要的,而我也绝对不是我了,那我们也不会有……”麦肯甚至不知道应该怎么提问题了。
“爱和关系,所有爱和关系对你都有可能,是因为爱和关系都存在我,在上帝本身之中,爱不是限制,爱是飞翔,我就是爱。”仿佛回应老爹的宣言,计时器响了,小鸟这个时候也展现它的翅膀,往窗外飞去。看着飞翔中的蓝鸟,让麦肯看到一种全新层次的喜悦,只能惊奇地盯着它看。好美又令人赞叹,即使他有些失落,即使巨痛仍然随时在侧,但是麦肯觉得他已经专注在亲近他的安全感中。
“你确实明白,除非我有爱的对象,或者有爱的人,如果我自己里面没有这种关系,那我就完全没有爱的能力,你就会有一位不能爱的神,或者更糟,你只能有一位就他本性去爱的神,他可能所作所为都没有爱了,那种神当然就不是我了。”老爹一边说一边,烤好的饼放在吧台上,然后转身自我介绍:“这位如此的神,他的所作所为不能与爱分离。”尽管不懂,麦肯觉得自己听到的是令人赞叹和令人自信的话,仿佛老爹的话包围着拥抱着他,又有言外之意向他说话,他并不觉得那真的是一套,如果那套是真的多好啊,但是并非如此。
“这个周末要讲的是爱和关系,我知道,你有很多话想跟我说,但是现在你最好梳洗一下,其他两个人要进来吃晚餐了。转过身来,麦肯,我知道你心里充满痛苦愤怒和一大堆困惑,我们在一起,你和我,我们在你待在这里的时间,会处理一些事,但是我也希望你知道,即使有更多我能告诉你的事你不明白,但是你可以尽可能放下心。”麦肯默默表示同意,接着看见老爹手腕上的伤疤,麦肯在尝试将心里的话告诉老爹:“我亲爱的,”麦肯奋力,把心里话告诉老爹,“很遗憾,你和耶稣当时非死不可。”
老爹给麦肯一个大大的拥抱,“但是你要知道,这很值得,我们一点也不遗憾,我的孩子。”转过身问耶稣这个问题,而耶稣刚刚走进小屋:“对极了,即使只为你而死,我也愿意,但是我不止为你而死。
”耶稣露出迷人的笑容,麦肯告退了,找到浴室,设法让自己镇定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