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6年11月3日 亲情不断电

理家理心(3):处理囤积

 

亲情不断电161103——洋洋整理
收听     
说到囤积,我们就要问一问自己什么是需要割舍的,什么是值得保存的。
书中说囤积和废物是不一样的。废物就好像连续剧里鲜明的恶人,一出场就知道是反对派,是不需要的。但是囤积不一样,它隐藏着、含蓄着、伪装着、无辜着,常让人觉得不是它的错,全世界都对不起它。那到底我们家里都有哪些囤积呢?
新乐家里囤积大多是食物,尤其在超时打折时,往往购买很多最终吃不了,导致浪费。而梦远家由于有两个孩子,大儿子的衣物总会留着想给小儿子穿,结果就囤积了很多衣物。梦远一个邻居姐妹有五个孩子,可家里从来不囤积,姐妹说:“我给出去的时候,神会在我需要的时候给我最适用的东西,刚刚好的时间,刚刚够用。”就像主祷文那样的:我们日用的饮食,今日赐给我们。
书中说:我们选择不让过多的好东西任意占领我们的居住空间,放手去祝福那些现在就有需要的人,相信祝福会倒流,未来的需要必得供应。也就是说“多”并不是福气,而“刚好”才是。
书的作者给大家介绍了一个“瘦身”游戏:找两个大袋子,一个标明“废物”,一个标明“分享”,将囤积的东西整理后废物快速丢掉,需要分享的摆在屋子里显眼的地方,尽快给予有需要的人,连续做五天,最多不要超过一周。如果不确定朋友是否需要,就尽量捐给慈善机构,让专家帮你处理。
小说《小屋》第二集:晦暗云集
最令我们感到孤单的莫过于秘密。有时候,在夜里,一阵突如其来的暖风吹过维拉美谷,把大地从暴风雪冰冷的钳制中释放出来。只有隐藏于置身阴影的事物,仍不得自由,短短二十四小时之内,天气就变得仿佛初夏般的温暖。
这时候,麦肯睡到早晨很晚才起床,一夜无梦的睡眠,似乎瞬间就过去了。他从沙发中爬起来,看见冰雪这么快便无疾而终的时候,竟然感到有些懊恼。但是不到一个钟头之后,他看到了小娜和孩子们的出现,马上就高兴起来。
首先是预料中的一番斥责,骂他不把血淋淋的脏东西放到洗手间,接着是在小娜检视麦肯头上伤口的时候,他随之发出的一阵适切而又满足的哼呦嘿呦的声音。对方关心与注意,让麦肯感到非常满意。小娜很快就用女人的温柔和体贴,为丈夫包扎好,整理好,也把他给喂饱了。迈肯的心里虽然一直挂念着纸条的事,却没跟小娜提起,他还不知道应该如何看待那张纸条,万一那是个残酷的玩笑,他可不想让老婆被卷入。像冰风暴这种让人分心的小事,他倒是欢迎。可暂时让他离开那一直随侍在侧的伙伴,剧痛!这是麦肯的称呼。
他们最小的女儿小密斯消失的那年夏天不久,这个剧痛便笼罩在麦肯的肩头,像一条隐形却几乎伸手可触及的厚厚的棉被。那种重量使迈肯的眼神呆滞、肩膀下沉,连努力抖搂那件棉被都让他精疲力尽,仿佛他的臂膀已经植入那阴暗的绝望的折层,在不知不觉中成了他的一部分。他在这沉重的外袍下吃喝、工作、爱人、梦想、游玩,仿佛穿着用铅制成的浴袍,压得他垂头丧气,令他每天都要跋涉穿越,吸尽万物色彩的消沉感。
有时候,他可以感觉到,剧痛像挤压盘绕的大蟒蛇一样,逐渐掐紧他的胸膛和心脏。从他眼里边挤出液体,直到他以为体内的水源枯竭为止。有些时候,他会梦到自己的脚陷入深深的泥沼,而他正好看见密斯跑在他眼前的林木小径上,树木间闪动的野花,一路点缀着密斯的红色棉质夏季洋装,她对背后跟随的阴影浑然不觉。虽然麦肯发狂似的设法高声警告自己的宝贝女儿要小心,他却发不出声音。他总是太迟,或者没有力气搭救自己的宝贝女儿,他会猛然从床上坐直,汗水从被折磨得不堪的身体上滴下,一波又一波的憎恨、罪恶、懊悔的狂潮像超现实的潮汐洪水向他袭来。
麦肯最小的女儿密斯失踪的过程,不幸和时有所闻的事件版本非常相似。这件事情,发生在九月的第一个周末。在另一个学年和秋季的例行公事刚刚开始之前,是夏天最后的一声欢呼,迈肯大胆决定带三个比较小的孩子到奥瑞冈东北部的马洛瓦湖,做最后的露营之旅。而妻子小娜已经报名参加西雅图的在职进修课程,两个比较大的男孩也已经回到大学,或者在夏令营担任辅导员。但是,麦肯对自己具备户外活动和为人母的综合技能非常有信心,毕竟小娜已经把他调教有方了。冒险的感觉和露营的狂热感染了每一个人,家里忽然旋风一样地忙成了一团。
如果按着麦肯的方式进行,他们可能只会把可以移动的旅行车搬到屋子旁边,把屋子里面多数的东西搬到车里,然后就出发,去度一个长长的周末。在一片混乱中,迈肯决定休息一下,便赶走了家里那只叫犹大的猫,安安稳稳地坐到他的老爷摇椅上。正要打开电视机的时候,密斯跑了进来,手里拿着树脂玻璃做的小盒子。“爸爸,我可以把我收集的昆虫带去露营吗?”女儿问道。“你要带那些虫子去呀?”麦肯嘟囔一声,有点心不在焉。“爸爸,它们不是虫子,是昆虫!你看,我这边好多呢!”麦肯心不甘情不愿地把注意力转移到女儿身上。
小女儿看到爸爸终于集中了精神,便开始细数藏宝盒中的内容。“你看,有两只蚱蜢。你再看那片树叶,上面有毛虫,然后跑到哪里去了呢?哦!在那儿呢!你有没有看到我的瓢虫啊?而且我这里面,还有一只苍蝇呢!还有好几只蚂蚁……”她详细地诉说着自己的收集品,迈肯尽力表现出专心的样子,一面点头承认“是是是是。”密斯介绍完之后说:“那,爸爸,我可以带去吗?”“哦,啊,当然可以啦,我的小宝贝。也许我们到那儿的时候,可以把它们在野外放生啊!”
“密斯,你不能够带去。”有一个声音从厨房中传来。“密斯,你收集的昆虫要留在家里哦!小宝贝,相信我,它们在家里会比较安全。”原来是妈妈小娜,她从厨房的角落里探头出来,在麦肯耸耸肩膀之后,对他皱了皱可爱的眉头。“我试了,小宝贝。”她低声地对密斯说。“哦。”密斯无可奈何地答应了一声。她知道,从妈妈的口气中她打输了仗,便拿起盒子离开了。
到了星期四的晚上,旅行车已经装满了东西,外挂的帐篷拖车也已经拴好,车灯和喇叭也已经测试过。星期五一大早,听小娜告诫孩子们关于安全、听话、早上刷牙、不要从猫背上的白色条纹抓猫,还有其他事情的规矩之后,他们就一起出发了。小娜往北开,上205号州际公路到华盛顿;而迈肯和三个小朋友往东开,上84号州际公路。他们的计划是下个星期二晚上返回,隔天正好是开学的日子。
哥伦比亚河谷,本身就值得一游。由河水冲击而成的台地是昏昏欲睡的侍卫,站在晚霞的暖意中,俯瞰令人叹为观止的全景。九月和十月是奥瑞冈气候最好的时节,秋老虎常常在九月初的周末造访,一直逗留至万圣节,到那时候,天气会迅速地转为阴冷、潮湿、恶劣,今年也不例外。交通和气候,真是配合得天衣无缝,车上一群人几乎没有注意到时间和里程已经悄然流逝,一家四口在莫诺玛瀑布旁边停下来。迈肯从旅游纪念品商店给密斯买了一本画册,还有蜡笔,还有两台便宜防水的相机,给凯特和贾许。然后,他们决定沿着小路,向上爬一小段路,走到面向瀑布的桥上。在那,曾经有一条小径环绕主湖,然后再通往翻腾的瀑布后方的浅穴。可惜那个地方因为侵蚀的缘故,已经由公园方面封锁了,而密斯喜欢这里,她恳求爸爸给她说那个漂亮的印第安姑娘的故事,就是蒙诺马部落酋长女儿的故事。而麦肯虽然哄骗了她一阵子,终究还是投降了,就再讲了一次那个故事。他们就都抬头,盯着那遮蔽了激流瀑布的迷雾。
故事以一位公主为中心,她是年迈酋长的独生女儿,而这位酋长深爱着他的女儿,并且为她慎重地选择了一位郎君,这位郎君是克莱错部落中年轻的头号战将,他就是女儿的心上人。两个部落的族人,前来共同庆祝连日的婚宴。但婚礼还没进行,一种恐怖的疾病便在人群中散播开来,并且取走了许多人的性命。长老和酋长会面,共商对策,他们讨论应该如何处理这个让双方战士快速丧命的可怕疾病,他们当中最老的医者,谈到了自己的父亲在年老临终前,曾经预言一场可怕的疾病会杀死他们的族人。而要停止这场疾病的肆虐,最终要看,是否有一位纯真无邪的酋长女儿愿意为族人牺牲生命。为了实现这个预言,她必须自愿攀上大河上方的悬崖,从那里跳下去,坠落在下方的岩石上死去。
各族酋长的女儿,共十二位少女,被带到了议会前,经过了一番重要的辩论,长老们决定放弃这样的要求,特别是这是一个无从证实的预言,这个牺牲实在太重大了。但是,疾病持续在众人之中扩散,最后,那位年轻的头号战将,也就是公主未来的夫婿,也感染了疾病。爱他的公主内心知道,必须有所作为,在为他退烧、亲吻他的额头之后,她便悄悄溜走。她花了整整一天一夜,才到了传说中的地方,也就是俯瞰大河与大地的高耸悬崖。在祷告,并且把自己献给大灵之后,她实现了那个预言,毫不犹豫地纵身而下,坠落在下方的岩石上,死去。
隔天早上,村庄里生病的人纷纷康复,村里充满了喜悦和庆贺之情。直到年轻的战将发现,自己挚爱的新娘失踪了,意识到是怎么回事后,消息迅速在众人之间传开。许多人开始踏上旅程,前往他们知道能找到她的地方,他们静静地聚在悬崖下她粉身碎骨的尸体旁边,痛彻心扉的父亲向大灵哭喊:“祈求她的牺牲,能永志人心!”就在那一刻,水开始从她往下跳的地方流出,变成薄雾,落在人们的脚边,慢慢地形成了一个美丽的湖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