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6年11月4日 亲情不断电

理家理心(4):常说爱

 

亲情不断电161104——霜叶整理
收听     
第一条:“爱你”——这个词要常常跟儿女讲的,在孩子青少年期的时候是很渴望爱的,不是说把好的教导、好的行为、好的文字发给孩子看就是爱他们,有的时候,这些无形当中给孩子造成的压力!
所以,不如说:儿子我爱你,今天什么时候回家吃饭啊?今天有什么事情发生啊?用一些问话,把你的关怀和爱表达出去。让孩子尽可能多的在爱的环境里与你多说话。
第二条:“懂你”——这个“懂”真的是意味深长,有时候我们天天和孩子在一起,但是你真的懂他吗?妈妈常常把“我知道、我懂你、我明白、我了解”这样的口头语挂在嘴边,他会感觉到你在接纳他。在我们教导孩子之前,你要先明白和认识了解他。
第三条:“听你”——我们常常会唠叨孩子,但是在孩子青少年的时候我们就要学会用两只耳朵去听,他们要对我们说什么。紧紧的闭上嘴唇,多听听孩子说!
第四条:“保密”——听完之后,保密很重要,所以,你要学会满足他的保密条款!
第五条:“智慧”——智慧的源头是上帝,遇到一些问题,最应该来到主耶稣面前寻求。
第六条:“成长”——不仅孩子需要成长,当妈妈的也需要成长。孩子犯错,都是需要妈妈和孩子一起成长的。即便他做错了、走错了,也是爸妈和孩子一起成长的过程,掌握了这几条,和孩子的关系也会越来越亲密的!
小说连播——小屋
小女儿密斯很喜欢这个故事,和她爸爸麦肯一样的喜欢,因为它具备真正的救赎所需要的元素。就像她十分熟悉的耶稣的故事,故事的中心是深爱独生女的父亲,因先知所预言的牺牲,因为爱,那孩子愿意牺牲生命让自己的未婚夫和族人免于一死。但这一次故事说完的时候,密斯却一句话也没有说,反而马上转身走向行车,仿佛在说,这里我看过了,我们走吧!他们又开了一会儿车就停下来买早餐和午餐,简短的休息了一下,又立刻上路了。
刚过了中午不久,便到达了罗格兰,他们在这儿离开84号公路,走瓦罗瓦胡公路,开最后的72英里路,到约瑟夫镇,他们要去的湖泊和露营地,过了约瑟夫镇,再走几里地就到了,到了营地之后他们就扎好营,并且快速的把一切都安顿好。
可能不是百分之百小娜喜欢的样貌,但是大致上来说,已经符合小娜当初的设想,第一餐,是麦肯飞利浦家的家传菜,以乔叔叔的秘密酱料腌制的肋骨排,甜点则是吃妈妈小娜前一天晚上淋上的布朗尼,在加上干冰保冷带出门的香草冰淇淋。
当天晚上,麦肯坐在三个笑呵呵的孩子们中间,看到大自然的伟大创造时,他的心忽然充满了一股意外的喜悦之情,日落的灿烂色彩以及景致,正和两旁等着要成为这场独特景观主角的几片云朵进行最后的对决,麦肯心里在想:在人生的各个方面,自己都是一个非常富有的人。
等到晚餐清理好的时候,夜幕已经低垂了,鹿,早已经到了该去的地方,它们是白天固定的访客,但有时候也非常讨人厌,它们的班次已经由夜间的麻烦制造者接手,比如浣熊、松鼠、花栗鼠,它们成群的四处游走,寻找微微打开的人气。飞利浦一家从过去的经验得知这一件事情,它们第一次在这些营地过夜的时候,就损失了一盒巧克力和所有的花生饼干,趁时间还不算太晚,四个人离开萤火和露营灯,践行一小段路到达一个黑暗宁静的地方,在那里,他们可以躺下来,满心赞叹的注视着还没有受到城市光害影响的绝美银河,麦肯可以躺着仰望浩瀚的穹苍几个钟头,他感觉到自己是何等的渺小,却又无比的自在,在星空下被大自然围绕着的此地,是他最能够清楚的感觉到上帝存在的地方,他几乎能听到它们对造物主唱出的敬虔歌曲,而在他不情愿的心中,也尽可能的加入它们的赞颂。
然后他和孩子们回到了营地,跑了几次厕所之后,麦肯轮流把三个人安置在极度安全的睡袋里,他先和儿子简短祷告,才走向女儿们躺着等候的地方,但是,轮到密斯祷告时,她反而想谈一谈:“爸爸,她为什么要死呢?”麦肯楞了一下才搞清楚密斯在说什么,这才忽然明白,从他们稍早说完的故事之后,他的小宝贝密斯的心里一定在念念不忘的惦念着那位盟罗马公主。
“密斯啊,她也不一定要死,是她选择用自己的死来拯救族人,他们都病的很重,她希望他们都能够痊愈,”之后是一阵沉默,麦肯知道,另一个问题正在黑暗中成型。
“这种事情是真的发生过吗?”这次是由凯特来发问,显然对这个话题感兴趣,就是那位印第安公主,她真的死了么?这个故事,是真的么?”
麦肯经过了思考后才开口“我不知道,凯特,传说就是传说,有时候传说只是故事,告诉人一种训诲,“那,所以,爸爸,这种事没有真的发生吗?”小女儿密斯又在问,“哦,密斯,有可能发生过。亲爱的,有时候,传说是从真实的故事中而来的。”
又是一阵沉默,“所以,耶稣的死是传说咯?”
麦肯听得出在凯特的脑海里打转的念头,“不是,亲爱的,耶稣的故事是真实的故事,而且你知道吗?我想印第安公主的故事说不定也是真的”
麦肯在两个女儿正思绪的时候等候,下一个发问的,是密斯:“大灵,是神的另一个名字吗?就是耶稣的爸爸?”麦肯在黑暗中微微的笑了,很显然,太太小娜晚上的祷告发生作用了。
“我想是吧,神用这个名字很好,因为,神是个灵,而且,他很伟大。”
“那他为什么这么坏心呢?”
哦,原来从开始到现在酝酿的就是这个问题,“密斯啊,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啊?”“我说的意思是,大灵叫公主跳下悬崖,又叫耶稣死在十字架上,我觉得这样做好像很坏心。”
听到女儿密斯这样一问,麦肯一时语塞,他没有把握该怎样回答女儿,6岁半的密斯,已经在问智者数百年来苦思的问题,“哦,我的宝贝密斯啊,耶稣不认为他的爸爸坏心,他认为,他爸爸充满了爱,而且也非常爱祂,他爸爸没有叫他死,耶稣选择死,是因为他和他爸爸爱你、我们和世界上所有的人,他把我们从病痛里拯救出来,就像那位公主一样。”接着,是最长的一阵沉默,麦肯都开始纳闷,两个女儿是不是睡着了?就在他准备低下身来亲吻他女儿们道晚安的时候,一个小小的声音打破了沉默,声音中听得出带着颤抖:“爸爸……”
“什么事啊?宝贝。”
“我以后,会不会也要跳下悬崖?”麦肯终于明白这场对话,究竟想表达什么的时候,他的心都快碎了,他把女儿密斯拥入怀里,紧紧的抱着她,用比往常沙哑的声音,温柔的回答,“哦,我的宝儿,不会的,爸爸绝对不会要求你跳下悬崖的,绝对,绝对的不会的。”
“那么,爸爸,上帝会要求我跳下悬崖吗?”
“不会,密斯,他绝不会要求你做那种事的!”
密斯在爸爸的怀里依偎的更深,“好吧,抱紧一点爸爸,抱紧我,晚安!我爱你!”说完,她就闭上了眼,缓缓的进入只有甜美梦境的沉沉的梦乡中。几分钟之后,麦肯轻轻的把她放回她的小睡袋里。
“凯特,你还好吗?”
“还好”回答的声音很轻。“爸爸,密斯问的问题很好,对吗?”
“是啊,是很好,她是一个非常特别的孩子,你们两个都很特别,只是你已经不像她那么小了,你比她大,现在好好睡觉,明天,我们还有很长的一天要过呢!祝你做个美梦,宝贝!”
“你也是,爸爸,我好爱你!”
“我也很爱你,晚安”
麦肯离开的时候,拉上帐篷拖车的拉链,擤了擤鼻子,擦去了仍然留在脸颊上的泪痕,他向神献上了无声的感恩祷告,然后,去煮咖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