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6年11月7日 亲情不断电

理家理心(5)处理囤积

 

亲情不断电161107——王豆豆整理
收听     
欢迎来到贤妻良母俱乐部,又是一个周一了,周末的时候有没有在家理家理心,有没有给自己的家里做瘦身、瘦瘦身呢?因为家里囤积的东西太多了,所以,我们说要给家里减减重。
每次整理的时候,我们都承认自己是囤积了许多,可是真要清理时,实在又有些舍不得丢。理家理心里谈到我们囤积的东西很多是过时不合时宜的衣物,可是,面对这些过时的东西,我们总觉得以后还会有用,所以舍不得扔掉。
今天我们会在节目中和大家一起来思考,如何好好的割舍。
生活的旧化,不在于今天没有来而在于昨天霸占着不走。我们的空间和精力是有限的,花这么多时间来照顾那些旧的、过时的东西,实在是不划算。从来没有人因抓着过去不放而赚的光阴,只有把握现在的人才能过得充足。
在家里,除了衣橱里的衣物之外,冰箱里的食物也是我们不肯丢的。几乎每家的冰箱里都有很多放过期的瓶瓶罐罐的酱菜,总也舍不得扔掉。
生活中舍不得处理过时的东西不知道跟我们内心究竟有什么样的联系呢?我们边清理过时的东西边整理自己的内心。仔细想一下,我们生活中的每一个角落都有一些囤积,或是过时,或是坏掉,或是很长时间不用。有些是因为心疼的不舍,有些是因为藏得太隐蔽。其实,囤积占据了空间,花费了我们整理的时间,这些都是浪费呢!
在处理囤积时,难免有舍不得的情绪,难免有丢错的东西,但是,终归我们会在慢慢的学习中掌握一定的方法。今天的理家理心就到这里,期待着明天和您一起学习怎样处理囤积,一起学习理家理心,一起成长进步,一起体验女人的美丽心灵美丽家。
小说连播:小屋
与孩童相伴,将使灵魂得到疗愈。
奥瑞冈州的瓦罗瓦湖州立公园一带,一向被称为美国的小瑞士。附近蛮荒崎岖的群山,高耸一万英尺,其中藏有无数的山谷,充满了溪流以及步行小径,还有遍地点缀着野花的高海拔草原。瓦罗瓦湖是进入荧光荒野保护区以及地狱谷国家风景区的入口。地狱谷,可以说是北美最深邃的峡谷,它经过蛇河数万年的冲刷而成。有些地方,深达两英里,宽达十英里。风景区里75%的区域没有铺设道路,而步行小径则有900多英里。这里曾经是强大的内兹波斯部落的领地,他们的遗迹在这片荒野四处可见。还有白人迁移至西部,路经此地的遗迹。邻近的约瑟夫镇,镇名是取自一位强大的部落酋长。他印第安名字的意思是呼山雷。这一带还有非常丰富的植被以及各种野生动物,其中包括麋鹿、熊、鹿和雪羊。
越靠近蛇河的区域,因为有响尾蛇的关系,走起路来便要加倍小心,特别是当你脱离大道,要走步行小径的时候。瓦罗瓦湖本身长五英里,宽一英里,有些人说是由九百万年前的冰河所形成的。如今海拔4400英尺,离约瑟夫镇大概有一英里远。湖水虽然大半年都冰冷沁人,但是在夏天的时候,水温倒还蛮舒服的,可以让人在温暖的湖水中畅游一番。近一万英尺高的沙卡加维亚峰,从终年积雪以及林木茂盛的高度,俯瞰这如碧蓝色珠宝般的湖水。
在这之后的三天,麦肯和孩子们过得又轻松又有意思。小女儿密斯,似乎对爸爸的答案很满意,所以再也没有提起公主的话题。即使在一次白天的践行中,到达一些陡峭的悬崖的时候,她也没有提。他们沿着湖边划了几个钟头的船,在迷你高尔夫球场使尽全身的力气赢得了奖品,甚至在山路上骑马。一早,游览了大约在约瑟夫镇和岂夜市中间的威德利实牧场之后,他们的整个下午,都在逛约瑟夫镇的小商店。回到湖边之后,贾许和凯特到小型赛车场上赛车,贾许以胜利者的姿态离开了,但凯特却随后在当天下午从湖里钓到尺寸不小的鳟鱼,这使他感到非常骄傲,而小密斯用钩子和小虫也抓到了一条鱼。不过,贾许和爸爸麦肯用尽了各种鱼饵,却一条鱼也钓不着。
周末期间,有另外两家人似乎神奇地融入了飞利浦家的天地。事情总是这样发生的:孩子们先擦出友谊的火花,接着才延伸到成年人。贾许对于认识杜塞特一家人特别热肯,他们的长女安博刚好是一位可爱的小淑女,与贾许的年龄相近,而凯特特别爱拿这件事来折磨哥哥。而贾许会在帐篷拖车里面气急败坏地跺脚抱怨,对妹妹凯特的嘲弄还以颜色。安博有个妹妹叫艾米,她只比凯特小一岁,两个人花很多的时间在一块儿。
杜塞特夫妇从科罗拉多的家到此一游,先生埃米尔是美国鱼类及野生动物服务局的执法人员,太太维奇是一位家庭主妇,除了管理家中繁忙的家务之外,她还照顾出生快满周岁的小儿子小杰。杜塞特将更早认识的一对加拿大夫妇介绍给麦肯和孩子们,他们是杰西和莎拉麦迪森。这两个人的举止态度朴实而自在。麦肯马上就对他们产生了好感。两个人的职业都是自由顾问。杰西在人力资源领域,而莎拉则是变革管理。密斯立刻被莎拉吸引,两个人时常在一起,在杜塞特家的营区帮维奇照顾小杰。
星期一开心地降临了,他们都非常兴奋,他们计划坐瓦罗瓦湖的缆车到海拔高达8150英尺的霍华山顶。1970年建造的时候,这条缆车轨道,有北美最陡峭的上升角度,缆线的长度将近4英里。坐一趟缆车到达顶峰费时约15分钟,在离地面3英尺至120英尺不等的高度摆荡。杰西和莎拉不带午餐,坚持请大家到峰顶餐厅吃一顿火炭烤肉。原定的计划是一到了峰顶之后便吃午餐,然后用当天剩下的时间,步行到五个观景点和瞭望台。他们准备了照相机、太阳眼镜、水壶和防晒膏,不到十点钟就出发了。
他们按照计划,在碳烤餐厅里面大吃了一顿货真价实的汉堡薯条和奶昔大餐。海拔高度一定有助于促进食欲,连小密斯也吃下了一个大汉堡和许多别的小吃。在午餐之后,他们步行到附近的每一座瞭望台。最长的一段路,是从河谷看台到蛇河地区与奇摩瞭望台。从瓦罗瓦河谷看台,他们最远能看到约瑟夫镇、岂夜市、洛斯丁市甚至瓦罗瓦,从紫色皇家看台和风景看台上,他们欣赏着鸟瞰华盛顿州和爱德荷州的清晰视野。有些人甚至以为能够远眺爱德荷州走廊之外的蒙大拿州。
接近傍晚的时候,每个人既疲倦又快乐,在最后几个看台前,坐在杰西肩上的密斯,等他们开车从峰顶颠簸呼啸而下的时候,已经在爸爸的怀里渐渐地进入梦乡了。四个小朋友连同莎拉,都把脸贴在车窗上,对着沿途看到的奇景发出了惊呼。杜塞特夫妇牵着手,安静地交谈着,而小杰则睡在父亲的怀里。麦肯心想,这是珍贵稀有的时刻,出乎意料又令人惊叹,要是小娜也在,那个真是太完美了。他调整一下姿势,让小女儿睡得更加舒服。这时候,小密斯已经熟睡,他就把女儿的头发从脸上往后拨了拨,仔细地端详着。白天的尘垢和汗水,奇妙地加添了她的纯真和美丽。“他们为什么要长大呢?”麦肯在沉思着,并且在女儿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当天晚上,三家人把食物合并,一起吃最后一顿晚餐。主菜是墨西哥卷饼沙拉,还有很多现切的蔬菜和果酱。莎拉竟然能够快速地做好巧克力甜点,上面有好多层的鲜奶油、慕斯、布朗尼和其他好东西。让每个人都觉得既美味可口,又感到满意。当他们把晚餐吃剩的东西放到冰箱,碗碟也洗干净之后,大人们开始围着营火,喝着热咖啡。埃米尔则聊起自己破获走私濒临绝种动物集团的惊险历程,解释他们如何抓到非法捕鱼和其他的偷猎者。他的故事讲得非常精彩,他的职业和经历以及他所讲的故事中,带有丰富的知识,整个过程真是美好极了。麦肯再度发现,自己对世上的许多事情都一无所知。
夜越来越深了,埃米尔和维奇先带着睡眼惺忪的孩子去睡觉了。杰西和莎拉自愿多留片刻,在陪杜塞特家的女儿,回到他们的营地。飞利浦家的三个孩子和杜塞特家的两个女孩便立刻跑到安全的帐篷拖车里面分享故事和秘密。正如通常会发生的,当营火烧得够久,谈话就会从幽默转到比较私人的话题。莎拉似乎很想了解麦肯的其他家人,尤其是他的太太小娜。“麦肯,可以谈谈你的太太是怎么样的人吗?”而麦肯喜欢抓到机会,就向人家夸耀他的太太。“哦,我的太太她除了很美之外,我不止是指她的外表,她真的很美,内外兼美。”他腼腆地抬头,看到他们俩都对着他笑,他真的很想念小娜,也很庆幸夜色掩饰了他的困倦。“我的太太,她的全名是娜美特,但是几乎所有的人都管她叫小娜。她在医学界的名声不错,至少在西北部算是小有名气。小娜是护士,她所照顾和护理的都是癌症病人,是那些末期的癌症病人。这个工作真不简单,但是我的太太她很热爱她的这份工作。总之,她写过一些论文,也在一些医学会议上发表过演说,我为她感到骄傲。”“真的吗?”莎拉随即问,“能说说她演说的主题是什么吗?”“他帮助人在面对死亡的时候,思考自己和上帝的关系。”麦肯回答说。“麦肯,我想多听听这方面的事,你再说说可以吗?”杰西鼓励麦肯继续说,一边用棍子搅动着柴火,使篝火重新熊熊燃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