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6年11月8日 亲情不断电

理家理心(6)整理和割舍

 

亲情不断电161108——书恋多加o-men*整理
收听     
亲情的家人们好!新乐、梦远欢迎来到贤妻良母俱乐部。
我们继续来谈囤积的话题。今天来看看是不是应该把放错位置的东西,把它重新摆正位置。这个角度我容易接受,反正不让我丢出去就容易接受,有些小物品,比如说我们把手电筒放在楼下,后来才发现断电在晚上,因该卧房里放一个,就在楼下抽屉里拿来放在楼上书架上,还有呢?这是我的问题我喜欢点蜡烛,但是把蜡烛放在最深的地方,可是打火机放在厨房最高的地方,一个在下面一个在上面,每次点蜡烛都挖出蜡烛来然后在垫个凳子站在上面取打火机,有一天儿子看见说:妈妈为什么蜡烛打火机不能放在一起。因为当时孩子还小,不能把打火机放在低的地方,怕小孩无意中拿到。这是一个思路,我们可以动脑筋可以把家里小物件或家具重新摆一摆,让家更温暖舒适一些。
其实家里还有一种囤积,就是那些物件失去意义用途的。但是怎么样判断有意义和无意义呢?发现人到中年有点怀旧不容易割舍丢弃。在这本书当中,作者马瑞新姊妹说了这样一句话:割舍是生命中最难的功课之一。我们俩看了都非常认同。这囤积就像早该剪的脐带,该剪时就应该剪了。这个决心感染了我,回去决定把首饰盒里的那个四年坏了没用过的耳环把它撤底丢掉。

小说连播:小屋
杰西期待着麦肯多说一些他太太小娜的事情。麦肯在犹豫,因为虽然他和这两个人相处地很愉快,但是他们并不算真正认识,而这段谈话已经有些深入到令他不自在,他快速搜寻简短的答案来结束这段对话。“哦,杰西,在这方面小娜比我懂得多了,她甚至把上帝叫做老爹,因为他们的关系很亲近,杰西,你认为这有道理吗?”没等杰西开口,莎拉先说了:“当然有道理,把上帝叫做老爹是你们家的习惯吗?”“不,孩子们有时候也这样叫,我不喜欢这样,因为那样好像太私密了。反正,小娜有个很棒的父亲,我想对她来说容易些。”话脱口而出,他希望没人注意到,但杰西注目看着他:“令尊没有这么棒?”“是,他死的时候我还很小,他自然死亡。”麦肯的声音虚虚的,“他是喝酒喝的。”为了麦肯的不幸,他们很难过,麦肯能感受到他们的真心。有时候想起来,人生真不容易,但是有许多事可以感恩。麦肯正奇怪为什么这两人可以如此轻易地穿透自己的心理防线。一阵不自然的沉默随之而来。几秒后,孩子们的一片混乱解救了他,他们乐坏了,他们抓到安伯和贾许在黑暗中拉手。麦德森夫妇拥抱孩子们道晚安,莎拉紧紧握了握麦肯的手,然后几对夫妇在黑暗中向营地走去。
麦肯转身催孩子们睡觉。凯特和哥哥交谈时发出轻轻的笑声。最后慢慢归于寂静。麦肯就着露营灯整理东西,然后决定第二天早上再理,反正他们决定明天中午再离开。然后煮好晚上最后一杯咖啡,坐在营火前享受,火光渐渐微弱,人很容易迷失在火光中,他一个人却又不是一个人。这是布鲁斯的歌中的一句。在火光的妩媚与温柔中,他做感恩祷告,他得到的太多了,他满足而充满平静。当时他不知道,在24小时后,他的祷告会改变,而且是剧烈改变。
第二天早起,天气晴朗温暖,一开始却不太顺利,麦肯很早起来,想给孩子们一些惊喜,做饭时他烫伤了手,煎饼糊也洒了,孩子们被吵醒起来看,他们一搞清情况就哈哈大笑,但是爸爸说:“有什么好笑的?”他们躲在沙坑里往外看,所以早餐不是预定了的大餐,而是冷麦片加糖精,因为最后的鲜奶已经放进煎饼糊里。麦肯随后花了一个多小时整理营地。两根手指插在冰水里,并且更换冰水。莎拉带来了急救药品,给他涂上药品。贾许和凯特想最后玩一下独木舟,在恳求后麦肯同意了。他们的营地和湖边很近,而且孩子们答应会尽量靠近营地。小密斯在玩着色本,“哎呀,我的小宝贝,她就是那么可爱。”,他一边整理,一边朝着小女儿看。小密斯穿着仅剩的一件干净衣服,上面绣着一朵野花图案的无袖小洋装,那是他们第一天买的衣服。15分钟后,湖边传来熟悉的声音,“爸爸,”孩子们划船,令人惊讶的是一个普通的动作改变了人的一生。凯特想向爸爸挥手,突然她的浆失去平衡,独木舟翻了过去,贾许想保持平衡,但是为时已晚。两个人消失在水花之间。麦肯朝水面跑去,没想跳下去,只想在他们浮出水面时靠近他们。凯特先浮上来,哭喊着,但是看不到贾许,麦肯知道事情不妙,接下来,翻上来两条腿。麦肯惊讶他担任青少年救生员时的本能反应浮上脑海,他立刻跳下水去,首要焦点是儿子贾许。潜入更深的地方,水很清,能见度3米,很快发现贾诩的问题,他的救生衣缠在江底了,麦肯想帮他拉出来却是不能,他向儿子打手势,叫他往独木舟里去,那里还有残留的一点空气,贾诩因为惊慌紧紧抓住皮带,麦肯向凯特大声叫,让她游回海面。麦肯知道问题的严重,因为贾许在惊慌中不让任何人接近,麦肯只能选择第二个方案,他永远不知道是上帝和天使还是上帝和肾上腺素的帮忙,他用两次就把独木舟翻过来。
麦肯全身瘫软,血从头上的伤口渗出。他尽全力为儿子做人工呼吸。其他人也听到声音过来,把他们拉上去。麦肯对众人的呼唤无反应,就在他的脚碰到地面的时候,贾许把水和早饭吐出来,麦肯崩溃地开始放声大哭,凯特也大哭,大家在有哭有笑中拥抱在一起,他们总算抵达岸边,在欢呼喝彩和如释重负中,他听见埃米尔一次次说对不起,因为那是他的独木舟,出意外的也可能是他的孩子。“没关系,这不是你的错。”埃米尔开始大哭,情绪开始释放,他们避开了一个潜在危机,至少当时麦肯是这样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