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6年11月9日 亲情不断电

理家理心(7)征求丈夫意见

 

亲情不断电161109——路过整理
收听     
今天我们讨论如果家里不肯丢东西的是另一半的该怎么办。做妻子的很多决定和想法,甚至帮他把那些没有用的东西丢出去,虽然也是好的想法,为什么就会成为家里面争执的部分呢?因为做妻子的在很多事情上没有尊重丈夫的想法,丢的是丈夫的东西,没有征求他的意见。所以,做妻子的要好好地跟丈夫沟通,仔细听,好好地说,并且为他祷告。多并不是福气,正好才是福气。
小说连播:小屋

第四章
巨恸
悲伤是两座花园之间的一堵墙。麦肯站在岸边弯下腰,试着喘着气。几分钟之后才想到小女儿密斯。想起她之前是在桌子旁边画着画,他走向看得见营地的岸边,却看不见她的踪影。麦肯加快了脚边,急忙走到帐篷拖车的地方,尽可能镇静地叫着密斯的名字。没有任何回应,她不在那儿。即使麦肯的心跳顿时沉了一下,但是他仍在安慰自己,他想困难中一定有人照顾自己的女儿,或者是莎拉,或者是维奇,或者是哪个年纪比较大的孩子。不过,他还是显得过度焦虑或者慌乱。他找到两个新结交的朋友,将找不到密斯的事冷静的告诉了他们。问他们能不能各自去问一下家人。两个人迅速前往了自己家的营地,杰西首先汇报莎拉整个早上都没有看见密斯。他和麦肯随着就前往路赛特家的营地。但是人还没到,埃米尔就急忙的跑向他们,脸上的表情明显的写着不安:“今天都没有人看见过密斯,我们也不知道安博他人在哪?也许他们俩在一块呢。”埃米尔的话中带着一丝恐惧。“我想也是这样。”麦肯回答说。他试图让自己和埃米尔安心。“埃米尔,你看他们会在哪啊?”“我们要不要去看一下,洗手间和淋浴室?”杰西提议说。“好主意,我去离我们营地最近的那间看一看,我的小孩都用那一间,你和埃米尔要不要去你们营地中间的那一间看一看?麦肯说。他们俩都点点头。麦肯拖着缓慢的步伐,走向最近的一间。这才注意到自己原来是光着脚,也没有穿衬衫。“哎!现在人家看我,一定非常狼狈。”他心里想:如果,不是把心思全部放在自己宝贝女儿身上,他可能还会暗自笑出来呢。
到了洗手间,他问了一位从女士区出来的少女。是不是在里面看见过一个穿着一件红洋装的小女孩?也可能是两个女孩。那位女士说,她没有注意,但是愿意再去看一次。不到一分钟,她就走了出来,并且对麦肯摇了摇头。“还是谢谢你。”麦肯说。接着他就绕道淋浴间所在建筑物的后面。他走过拐角的地方,便开始大声喊着密斯的名字。在那里除了水流的声音,没有任何回应。他猜想密斯可能在其中的一间。就开始敲每一道门,直到听见回音为止。结果他只看见一个惊吓万分的老妇人。因为他敲门的时候,意外的打开了她的淋浴间。老妇人尖叫着,而麦肯则在不停的道歉。然后马上的关上了门,急忙再到下一间查看。六个淋浴间都看不见密斯的人影,他再看男子厕所和淋浴间四处都看不见她的踪迹。
麦肯慢跑回到埃米尔的营地。什么祷告词都想不起来。只一心想着,上帝啊!帮我找到我的女儿。上帝啊!我求求你,帮我找到我的宝贝女儿。当维奇看见麦肯的时候急忙迎了上去。他一直努力忍着不哭,却在彼此拥抱的时候哭了。忽然间,麦肯迫切的希望小娜在场。她会知道该怎么办,至少知道做什么事情是正确的。他感觉好茫然。“莎拉叫贾许和盖特先回你们营区了。所以,你不用担心他们。”维奇抽泣的断断续续的告诉他。天啊!麦肯心想,他完全忘记了其他的两个孩子。我这算哪门子父亲啊!虽然莎拉在照顾他们,令他松了一口气,但是他现在更希望,妻子小娜也在场。就在这个时候,埃米尔和杰西冲入了营地。埃米尔显得如释重负,杰西看来则像上紧了的发条,在紧绷着。“我们找到她了。”埃米尔呼喊着,脸上有了光彩。然后在发现自己话中的意涵时,神情又转为严肃。“我是说,我们找到安博了。他刚从另一个有热水的地方,淋浴回来。他说,他有告诉妈妈,但是维奇可能没听见。”他的声音逐渐变小。“可是,我们没有找到密斯。”杰西很快补充,回答了最重要的问题:“安博今天也都没有看见她。”此时,埃米尔以专业的态度,接受指挥。“麦肯,我们得马上联络营区管理局。放出消息,协助寻找密斯。我想孩子很可能是受到了惊吓,不知所措,很可能是一下子迷路了,但是也有可能她想找我们却走错了路。你有她的照片吗?可能办公室有影印机。我们可以先印几张,节省一点时间。”“有!我的皮夹子里有她的快照。”
麦肯伸手掏裤子后面的口袋,却在刹那之间慌了,因为他发现他的皮夹子不见了。他的脑海闪过皮夹子掉在瓦罗瓦湖底的念头。跟着就想起了昨天的电车之旅之后,皮夹子还留在他的旅行车里。他们三个人回到了麦肯的营地。杰西先跑过来,告诉莎拉,女儿安博平安了。但是,麦肯的女儿密斯仍然下落不明。抵达营地的时候,麦肯抱着贾许和盖特。鼓励他们,尽量为了他们而表现的沉着镇静。换下了湿淋淋的衣服,匆忙的换上了衬衫和牛仔裤和干净的干袜子,然后穿上了慢跑鞋。莎拉保证和维奇看好他们的两个大孩子。又轻声说,他正在为他和密斯祷告。麦肯很快抱了她一下,并且向她道谢。亲吻过两个大孩子之后,便加入了其他两个人,一起慢跑到营区办公室。水中救援的事情在他们之前,就传到了只有两个小房子的营地总部。总部每个人的情绪都很振奋。当他们三个人轮流解释密斯的失踪事件时,现场的气氛马上就变了。辛亏办公室有一台影印机。麦肯放大了六张密斯的照片。四处分散发放。瓦罗瓦湖露营区,有两百一十五个营地。分成五个环区和三个团体区。年轻的副经理杰若米贝拉力志愿帮忙。于是他们把营区分成了四块。每个人带着一张地图和密斯的照片、办公室的无线对讲机。然后就出发了。另一位助理也带着对讲机回到麦肯的营地。如果密斯出现在那里,便可以汇报。那是缓慢有条理的作法,但是对于麦肯来说却太慢了。可是他知道,如果想找到密斯,这是最合逻辑的方式。只要密斯还在营区。
他走在帐篷和拖车之间,一边祷告,一边承诺,自己对上帝的承诺真是蛮蠢的,也不理性。但是他无法自己,他迫切的想找到自己的宝贝,而上帝当然知道密斯在哪里。许多露营客都不在营地,要不然就是在做最后的打包整理,准备回家。没有人看见密斯或者是像她那样的小女孩。四人搜索队不时的和办公室联络,以便取得各自的最新进展,但是一无所获。时间已经将近下午四点钟。当麦肯结束自己搜索的区域的时候,无线对讲机传来了一个消息。负责最靠近入口处的杰若米认为自己有了进展。埃米尔指示大家在自己的地图上,做记号,标记个人所走过的道路。然后把杰若米打来通知的号码告诉大家。麦肯最后到达,他走进去的时候听到埃米尔、杰若米、还有一名他不认识的年轻人,正在进行一段紧张的对话。埃米尔很快让麦肯进入了状况,把他介绍给维吉尔汤玛斯。维吉尔是住在加州的都市男孩,整个夏天都和一群哥们在这露营。他的几个朋友在party狂欢很晚后都昏睡过去了。只有他还醒着,看见一辆绿色的军用卡车开往出口,朝约瑟夫镇的方向行驶。“那大概是什么时候啊?”麦肯问。“我跟他说过了。”维吉尔说着手指向了杰若米。“是在中午以前,但是不知道是在中午以前多久。我还有点醉,而且自从我们到了这,就没有留意时间。”麦肯把密斯的照片推到年轻人面前。急着问:“你觉得你看见过她吗?”“另一个人刚拿照片给我看的时候,我看起来很陌生。”维吉尔答道。他再看了看照片,“但是后来他说这个女孩穿着很鲜艳的红色洋装,我就想起绿色卡车上的小女孩就是穿着红色衣服。她要不是在笑,就是在大叫。当时,我也看得不大清楚,然后看见好像那个男的打了她一个耳光。还是把她往下压的样子,但是又好像那个男的只是在跟她玩。”听了孩子的这番话,麦肯当时吓得浑身没力。这消息对他来说,犹如晴天霹雳。但是,这个不幸是他们所听见的说法中唯一合理的事,这足以解释了他们为什么没有找到密斯的踪迹,可是麦肯的心中怎么也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