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6年12月01日 亲情不断电

理家理心(20)调整内心负荷

 

亲情不断电up161201——主爱深整理
收听     
娟子继续和大家分享理家理心的心中历程,其实娟子在理不清时来跟大家聊聊,反而有一点清晰的概念了。所以,如果您听了这个节目后也想跟我们聊聊您的内在市中心,在理不清的时候,一个人看有时候看不明白,旁边多一双眼睛或多一双耳朵来帮你看、帮你听、帮你观察的效果,比一个人苦思冥想要有效的多。
最近娟子的市中心还算稳定,只是曾经有过两段时间,内在市中心处于极度混乱的状态。打个比方,娟子的内心是非常单纯、布局合理的小城,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一辆辆车把车道全占满了,超出了小城本身的承载量,然后又有一群外来的人进来,并且声音嘈杂,也占据了市中心的某些部分,整个堵在那里无法挪动,相关的控制中心也完全瘫痪。其实在现实中是家庭、工作、关系中出了状况,因不太知道怎样取舍,就混在一起无法理清。孩子小需要接送,就到处找人帮忙找人看孩子(因为娟子当时要工作),后来先生的事业发展需要娟子的参与帮忙,同时所热爱的工作的工作量再不断的增加,还有教会的服侍认为也是不可缺少的,所以那个时候自己像一个八爪鱼,什么都抓,其实上帝只给了两只手。当时的感觉是身体透支,不但事情多,情绪也更是糟糕,先生和孩子都成了娟子的情绪受伤者。在这个混乱状况里,忽然之间神停下了娟子的所有活动,也使自己发现这一切必须交给神,必须由神做内心世界的全盘规划。
就如这本书的作者马睿欣自己所说,她也会问自己,内心究竟能够承受多少东西?在我们无意识的要不断加进来、加进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的内心就已经超负荷了。当我们发现我们的心乱做一团的时候,可能就是我们要重新调整的时间。
在娟子的市中心处于混乱的时间,有段经文非常受触动,就是“你们要休息,要知道我是神”。因为在人所不能的,在神凡事都能。
小说连播:小屋
小屋第八章:优胜者的早餐
成长代表改变,而改变涉及冒险,从已知踏入未知。麦肯来到自己的房间,发现原本留在车里的衣服都已经折好放在五斗柜上,要不就挂在打开的衣柜里,让他玩味的是床头柜里也找到一本国际基典会的圣经。他打开窗户让外面的夜色恣意地流入,这是小娜在家中绝对不能容忍的事情。因为她怕蜘蛛或者别的什么吓人的虫子爬进来。麦肯像小孩一样深深地留在厚厚的羽绒被里,只读了几节经文,圣经就不知不觉地调离他的手,灯也不知不觉地关了。
有人亲吻他的脸颊,他也被轻轻的抬离地面,进入一场飞翔的梦境,从来没有这样飞过的人,可能会认为那些相信自己飞过的人,真是痴傻的可笑,但背地里说不定还有些许羡慕,他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做过飞翔的梦,自从巨痛降临之后就不曾有。但今晚麦肯高飞进入星光点点的夜晚,空气清新两双却不至于不舒服,他翱翔到湖泊与河流上空,飞跃海岸和几个暗礁环绕的小岛。说来奇怪,麦肯是在梦中学会这样飞的,不靠任何支撑就离开地面,没有翅膀没有飞行器,只有他自己。
一开始的飞行通常只限于几英尺高,多半是因为恐惧或者更正确的说法是因为害怕掉下来。高度慢慢地提到一两英尺,最后飞得更高。这让他的自信心增强了,而且他发现坠落一点都不痛。只是几个慢动作反弹,这也让他更加自信,慢慢的他攀升到云里,飞跃广阔的距离然后轻轻的降落。当他随心所欲越过广阔的高山,与澄澈净白的海岸,醉心于梦中飞翔的久违奇妙时,突然有东西抓住他的脚踝把他丢出天外,短短几秒钟之内他就被从高处拖下来。脸部先着地,重重的跌到有深深辙痕的泥巴路面,雷声撼动天际,雨水立刻把他全身淋透,然后那个景象又来了,闪电照亮了女儿的脸,她无声的大喊:“爸爸!”然后转身跑进黑暗里,只见她的红洋装短暂闪现了几次,就不见踪影了。麦肯使劲全力想摆脱泥巴和雨水却只被两者卷入的更深,就在被拖着往下拉的时候,他倒抽一口气,醒过来了。
他的心跳得很厉害,想象力仍然停留在梦魇的画面上,几分钟后他才明白那只是一个梦,但即使是梦境渐渐从意识中消散,情绪却挥之不去,这场梦又让他挑起了巨痛,他还来不及下床,又要再一次与折磨他太多日子的绝望来搏斗。他带着痛苦的表情,在曙光渐露的灰暗中环顾房间,黎明从百叶窗周围潜入,这不是他的卧室,看起来或者感觉起来一点都不像。
“我在哪里呢?快想啊!麦肯,你快想啊!”然后,他想起来了。他仍然和那三个有趣的人物待在小屋里,而他们都自以为是上帝。
“这种事不可能真的发生。”麦肯在嘟囔着,把脚从床上抽出来,坐在床边,把头埋在双手之间。他回想起前一天,再度深感恐惧,害怕自己是不是疯了,因为他想来不算是多愁善感的人。无论那个老爹是谁,都让他感到紧张,而他也不知道该怎么看待那个沙瑞依。他承认,自己还蛮喜欢耶稣的,但是他似乎是三个当中最不像上帝的那一个。他发出了沉重的一声长叹:如果上帝真的在这里,那么他为什么不把他的梦魇拿走呢?
麦肯觉得坐着发窘并没有什么帮助,于是他走到浴室,让他喜出望外的是,他淋浴所需的一切,都为他摆好了。他从容地享受温暖的水,刮着胡子,回到卧室后,又从容地穿上了衣服。沁鼻诱人的咖啡香味把他的目光吸引到门边的茶几上,一杯热腾腾的咖啡正在等着他,他喝了一小口,打开了百叶窗,站着从卧室的窗户往外看那座湖。前一晚,他只有瞄到湖的影子,现在湖面完美平滑如镜,偶尔只有几条吃过早餐后的鳟鱼跳了起来,微小的波浪激起涟漪,扩散穿越深蓝色的湖面,然后慢慢被更宽广的湖面吸收回去。
他估计另一边约有半英里之遥。四处都看得到露珠闪耀,清晨的钻石型眼泪,更反应出太阳的爱。三艘独木舟错开闲置于船坞的旁边,看似像对他招手,但是麦肯把肩膀一耸,甩开了这个念头,划独木舟的乐趣已经不复存在了,因为有太多不堪的记忆。船坞提醒他前一天晚上的事,他真的和创造宇宙的那位躺在那里吗?麦肯甩甩头,茫然呆站着,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他们真正的身份是什么呢?又想从他身上得到什么呢?不管是什么,他都知道,自己给不起。
忽然,煎鸡蛋和火腿,和着另一种东西的香味飘进了房间,打断了麦肯的思绪,麦肯决定该露面要他的早餐了。他走进了客厅,听到了他熟悉的曲调从厨房里传来,还有一个相当动听的黑人女高音跟着唱:“哦,那点燃太阳火焰的爱,让我混身发热。”
老爹手里拿着装满松饼和炸马铃薯及各种蔬菜的盘子现身,她穿着飘逸长洋装,搭配活力四射的彩色头巾,看起来光彩夺目,简直是明亮照人。
“你知道吗?”她惊叹着:“我喜欢那孩子的歌,我特别喜欢这个唱歌的寇克本,你知道吗?”她朝麦肯看了一眼。麦肯就在她桌子旁边坐下了,他点了点头,食欲顿时大增。
“没错”,老爹继续说:“我知道,你也喜欢他。”麦肯微微的一笑,这是事实,因为寇克本是他们全家多年以来的最爱。最早是他,然后是他和妻子小娜,之后,每个孩子对寇克本也有不同程度的喜爱。
“所以亲爱的”,老爹问道,一边在继续不知道在忙些什么:“你昨天晚上做的梦还好吧?你知道有时候梦很重要,可以是一种打开窗户让污浊的空气出去的方式。”
麦肯知道,这是在邀请他打开通往内心恐惧的心门,但是他还没有准备好请他和他一起进入那个洞。
“呃,我,是的,非常好,谢谢。”麦肯在回应着他的话,然后迅速地把话题转开:“呃,他是你的最爱吗?我是说寇克本。”
老爹停下来望着他:“麦肯,我没有最爱的人,我只是特别喜欢他。”
“你好像特别喜欢很多人”,麦肯带着怀疑的眼神评论:“有谁是你不特别喜欢的吗?”
老爹抬起头,转了转眼睛,好像在心里拣拾每个被创造出来的人名目录。
“亲爱的,没有,我一个也找不到,我猜我就是这样。”
麦肯有兴趣了:“你有对他们哪个人生过气没有?”
“当然啦,多着呢。哪个父母不生气啊,我的小孩搞出来个乱摊子,还有他们自己也是乱摊子,有太多可以生气的了。我不喜欢他们做的很多选择,但是那个怒气,尤其是对我而言,仍然是爱的表达,我爱我气的那些人,就像我爱我不气的那些人一样。”
“可是”,麦肯停顿了一下:“那么,你的愤怒呢?如果你要假装是全能的神,你好像需要更生气一点。”
“我现在有吗?”
哦,对不起,那是我的想法。你在圣经里不是跑来跑去到处杀人吗?你好像不太符合这个需求啊?”
“麦肯,我了解,这一切一定会让你感到非常的迷茫,但这里唯一假装的人是你。我就是我原来的样子,我也没有试图符合谁的需求。”
“可是,你要我相信你是神,而我就是看不出来啊?”麦肯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完成这句话,于是干脆放弃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