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6年12月02日 亲情不断电

理家理心(21)用心布置家

 

亲情不断电161202——青草地整理
收听     
生活中总有一些人,做的事情和想的问题是常人无法理解的,比如说看上偏远地区的一些老房子,他们用自己独特的眼光来从新构造它。
你知道吗?古老的房子搭配上人的设计和装修之后,是古典和现实的一个结合!因为只有让房子开心,住在里面的人才会开心!
在中国的广西桂林,著名的风景区有一个阳朔县,村子里有一个美丽的花园,6年前是一个南非的建筑师他租下了6个非常破旧的老宅,然后重新在这个宅子里赋予新的气息和生命,重新焕发了生机!
如果我们的家是整整齐齐,每一个角落都用心布置,那么,住在里面的人也会很开心、快乐。每一个人用爱去布置一个家,用心去装扮一个家的时候,这个家就完全不一样啦!
尽我们所能,把我们的爱每一天都分享给我们的家人吧!
小说连播:小屋
老爹用温柔的目光望着麦肯,平静地对他说:“麦肯我从未要求你相信任何事,但是我要告诉你,如果你乖乖接受现状而不是想办法让现实符合你先入为主的概念,你就会发现这一天好过多了。”
“但是如果你是神,你不就是把装满愤怒的大碗弄倒,又把人扔到火湖里的神吗?”自己深层怒气再次发作,他把问题抛出来。他对自己缺乏自制力而懊恼,但是他仍然愤怒:“说实话,难道你不喜欢惩罚那些让你失望的人吗?”
听到这句话,老爹停下准备工作转向麦肯,麦肯在老爹眼中看得到一种沉痛和忧伤:“麦肯,我不是你想的那种神。我不需要为人的罪惩罚他们,因为罪本身就是一种处罚。从内在把人吞噬一空,我的目的不是惩罚,我的乐趣在于治好罪。”
“我不懂,你说的这些话我不懂。”
“你说的对。你现在是不懂,”老爹带着微笑说,但嘴角仍然挂着悲伤:“不过话说回来,我们的事情也还没有完成。”
就在这个时候,耶稣和沙瑞依从后门有说有笑地进来,他们在热烈交谈中,耶稣走进来,他穿着和前一天类似的牛仔裤和让深褐色眼睛更突出的浅蓝色衬衫。反观沙瑞依的穿着非常细致,蕾丝花边只要稍有微风或者开口说话,就会随着摇曳摆动,她是否一直静止不动。他自己感到怀疑。老爹低下身子,和麦肯的视线平:“麦肯,你提了一些重要的问题,我保证我们会再谈,但是现在我们一起享用早餐好吗?”
麦肯点点头,对自己的注意转向食物难为情,反正他也饿了,而且他面前有这么多好吃的东西。耶稣和沙瑞依也坐下来。
“什么?”老爹带着嘲讽:“你不是打算闭上眼睛低头谢饭吧。”一边走一边发牢骚,他走向厨房。“不客气,亲爱的。”他越过肩膀向麦肯挥挥手。他又端来一盘食物,让人垂涎三尺,他们彼此传递美食。麦肯出神的观看着老爹加入耶稣和沙瑞依的对话,话题和调解疏离的一家人有关,但是让麦肯入迷的不是他们对话的内容,而是他们彼此相处的方式。他从来没有见过三个人的分享可以如此简单又美好,每个人似乎都是更注意其他两个人,而不是自己。
“那你觉得怎样,麦肯?”耶稣问道,向麦肯做了一个手势。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说什么。”他嘴里塞了半满的可口蔬菜:“可是,我喜欢你们处理的方式。”
“哦。”老爹说:“刚从厨房带了菜来。那些菜慢慢吃,年轻人,不小心的话,那些东西会让你拉肚子。”
“谢谢,我会努力记住的。”麦肯说,一边伸手接他手上的盘子,接着又转头对耶稣说:“我非常喜欢你们彼此对待相处的方式。那绝对不是我以为的上帝的样子。我知道你们是独一,但也是全部,而且也是三位,可是你们用这么亲切和蔼的态度彼此回应,你们不是应该有一个比其他两个更像老板吗?”
三个人彼此对望,却放佛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麦肯急忙解释:“我一直以为天父像老板,而耶稣,是遵守命令的人,这就是顺服,我不确定到底圣灵要扮演是什么角色,我是说她……”麦肯结结巴巴不知道怎么说的时候,尽量不去看沙瑞依。
“反正我认为圣灵好像,总有点像……”老爹提示:“像自由的灵。”
“对,自由的灵。但是还是在天父的指示下。我这么说有道理吗?”
耶稣望向老爹显然很努力想理解这个表面上非常严肃的话题:“你觉得这样说有道理吗?阿爸。老实说,我听不懂这个人讲什么。”
老爹皱着脸,抬起头,仿佛正以无比专注思索着:“没有。我一直想弄清楚,可是很抱歉,他把我越弄越糊涂。”
“你知道我说什么,”麦肯有点沮丧:“我是说有谁做主,你们没有一个指挥链?”
“这听上去有些恐怖,”耶稣说。
“至少绑在一起。”老爹补充说,他们全都笑了。老爹转向麦肯笑了:“虽然是金锁链,却依然是锁链。”
“你不要管那两个,”沙瑞依这时打岔,同时伸出手,安慰和安抚着麦肯:“他们是在和你玩,其实这是我们三个都有兴趣的话题。”
麦肯点了点头,感到如释重负,对于自己又失去冷静也有一些懊恼。
“麦肯,我们之间没有最终主权,只有合一,我们在关系的圈子里,不是在指挥链里或是生物链里,你在这里看到的是没有任何权利施压的关系,我们不会彼此施压,因为我们一直在留意最好的方式,阶级制度在我们里面没有意义。这是你的问题,不是我们的问题。”
“是吗,怎么会啊?”
“麦肯,你们人类如此迷茫又伤痕累累,所以你们不能理解,人类不论谁做主,都可以一起生活。”
“从政治到商业,甚至到婚姻都受到这类想法控制,这是我们社会结构的网络。”麦肯似乎在断言。
“这真是浪费,”老爹拿起空盘子走向厨房:“麦肯,这就是为什么你们要体验真正的关系这么难,一旦有阶级制度,需要规定来保护管理,需要维护规定的法律,强制执行,变成指挥链的命令系统,这个系统就会毁坏关系,经历到、感受到非强制关系,阶级制度施加法律规定,结果你们错过了我们原本想让你们享受的关系。”
“那又如何?”麦肯嘲讽道,往后坐回椅子上:“看来我们好像适应得蛮好。”
沙瑞依很快回答:“麦肯,请你不要把适应当成目的,把引诱当成现实。”
“听你这么说,我们不知不觉太关注主权的问题咯。”
“我只是为你好,孩子。”沙瑞依继续说:“当你们选择独立而不是关系的时候,你们就成为彼此的威胁。为了你们的快乐,其他人就成为强者让其他人服从他们的借口。”
“那不是很有用吗?能防止人们无止境争斗和受伤。”
“有时有用,但是在你们人自私的世界里,这也造成莫大的伤害,你不就是用它来管住邪恶吗?我们非常小心尊重你们的选择,所以我们在你们的体系中运作。即使我们选择是让你们从这些体系中释放。创造已经走到和我们的本意大相径庭的路上。在你们的世界里,个人价值必须与体系的生存互相妥协。无论政治、经济、社会、宗教,任何体系都是如此。首先是一个人,然后几个人,最后许多人为了这个体系的存续轻易牺牲。这种情况,存在于每一个偏见,每一场战争,每一个乱用的关系中,获得权力,现在被看作正常了。难道不是吗?这只是人类的典范模式,就像水对于鱼,因为太普遍,而变得视而不见、不成问题,这就是邪恶的结构,无望的受困其中。”
耶稣继续这个话题:“你们是创造中至高无上的光荣,是照我们的形象所造,不受结构的阻碍,单纯出于我和彼此的关系。你们真的学会把彼此之间关心的事看作和自己的事一样重要,何必设立阶级制度呢?”
麦肯坐回椅子,对这些话的含义感到犹豫:“所以你是说,只要我们人类用权力保护自己……”
“那么你们就要降服于矩阵而不是我们。”耶稣用这句话作为他们这个话题的结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