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6年12月05日 亲情不断电

理家理心(22)装饰厨房

 

亲情不断电161205——王豆豆整理

收听     

欢迎来到贤妻良母俱乐部做客,开始我们理家理心的功课。

今天我们一起来谈一下厨房。之前对于厨房在我看来真的没那么重要,简直就一部灾难片,而认识神之后,厨房就变成了文艺片,我特别愿意待在厨房里,也愿意细心的装饰,认真的准备食材。从灾难片到文艺片,中间还经历了故事片。

因为对吃的要求简单,同时也觉得周围的人对吃食的要求同样简单。长久下来,先生和孩子也就对于家中吃饭不抱任何幻想,愿意去饭馆吃或者同学家吃饭。信主之后,孩子已经小学毕业了。她常常一到周末假日就会提出去同学家做客吃同学妈妈做的菜。于是,我下定决心开始学习做菜。慢慢的先生也加入进来,提出一些喜欢的菜品。感谢神,是神的爱让我慢慢改变。

在理家理心的这本书里,马睿欣老师提到;当有一天你和厨房做好朋友的时候,你的厨房就有了改变。在厨房里有一座幸福的泉源等着喷放一屋子的关怀、体贴和一屋子的爱。经年累月待在厨房的不是厨艺好的女人,而是为了爱肯付出的妻子和母亲。

特别感谢神在这些年里把我的厨房慢慢变成文艺片的过程中让我体会到神为我付出的爱。我也把这份爱通过厨房付出给我的先生和孩子。在厨房真真切切的让我们感觉到神的爱的源泉。

今天的理家理心就到这里,期待着明天和您一起探讨我们内在的“市中心”,通过理家理心,一起成长进步,一起体验女人的美丽心灵、美丽家

小说连播《小屋》之上帝的救赎。

沙瑞依明亮的目光中透出一股睿智,她对麦肯说:“人类是如此迷惘又伤痕累累,所以你们几乎不能理解,人不用谁来做主,也可以一起工作和生活。”

“可是人类的每个制度,就我想的到的,从政治到商业甚至到婚姻都受到这类想法的控制啊?这是我们的社会结构网络啊。”麦肯断言道。

“哎!这真是浪费。”老爹说着,拿起空盘子走进厨房。

“这就是为什么体验真正的关系对你们来说是这样的难。”耶稣补充说:“一旦有了阶级制度就需要规定保护和管理,然后就需要维护规定的法律和强制执行命令,最后就会变成某种指挥链或者命令系统,这个系统就会毁坏关系,而不是促进关系,因此你们很少看见或者经验到排除权利的关系,阶级制度会施加法律和规定,结果你们就错过了我们原本希望你们能享受到的美妙关系。”

“嗯?那又如何呢?”麦肯嘲讽的说。往后坐回到椅子上。

“看来我们好象还适应的蛮好的啊。”沙瑞依很快地回答:“麦肯,你不要把适应当成目的,把引诱当成现实啊。”

“哦。这样说来,我们也已经不知不觉变得越来越关注主权的问题了。”

“可以这么说。”老爹回答说。他把一盘蔬菜递给了麦肯。但是一直等到麦肯拉了两次他才放手。

“我只是为你好,儿子!”沙瑞依继续说话:“当你们选择了独立,而不是关系的时候,你们就成立彼此的威胁,为了你们的快乐,其他人就成了操控和有待管理的对象。你们通常认为的主权只是强者用来让其他人符合他们的目的一个借口。”

“那不是很有帮助吗?这可以让人们防止争斗和无止境的受伤啊。”

“有时候可能会很有帮助,但是在自私的世界里,他也可能会造成莫大的伤害。”

“哎?那你不就是用他来管束邪恶吗?”

“我们小心尊重你们的选择,所以,我们在你们的体系里运作,即使我们寻求的是让你们从这些体系中释放出来。”老爹继续说:“创造已经走到和我们的本意大相径庭的路上,在你们的世界里个人的价值经常必须和个人的生存互相权衡,无论是社会、政治、经济和宗教体系,其实任何体系都是如此,首先是一个人,然后是几个人,最后甚至有许多人为了这个体系的好处或者是存续而轻易的被牺牲,这种状况以各种形式潜藏在每次权利斗争。每一个偏见,每一场战争,以及每一段滥用关系的背后,这种获得权利以独立的意志太司空见惯了。现在都已经被看做平常了。”

“难道不是吗?”

“这只是人类的典型模式。”老爹补充说明。一边带来更多的食物回来:“这就像水对鱼一样,因为太普遍而变的视而不见,不成问题,这就是矩阵。”

“‘矩阵’这是一种邪恶的结构,甚至让你们在完全没有察觉的情况下就受制其中。”耶稣继续这个话题:“你们是创造中,至高无上的光荣,有我们的形象所造,不受结构所阻碍,而且能够自由的单纯处于由我和彼此的关系之中。如果你们真的能够学会,彼此关心的事看做和自己的事一样重要的话,那设立阶级制度有什么必要呢?”

麦肯做回椅子,对这些话的含义感到犹豫:“所以你是说,只要我们人类用权利来保护自己,”

“就是降服与这个矩阵而不是我们。”耶稣接着把话说完。


而现在沙瑞依又插嘴:“我们又回到起点,回到之前我们的一项声明。你们人类如此迷惘又伤痕累累,所以几乎不能够理解关系可以排除阶级制度而存在,而且你们认为上帝一定像你们一样处于阶级制度中,但是我告诉你,我们没有。”

“可是我们如何能够改变这种事呢?大家只会利用我们。”麦肯疑惑的说。

“他们很可能会。但是麦肯,我们不是要求你和别人去做这种事,而是要求你和我们一起做,那是唯一可以开始的地方。我们不会利用你,麦肯!”老爹慎重地说。他不仅仔细地聆听:“我们想和你分享存于我们内在的爱、喜悦、自由和光明。我们创造你们人类是要你们和我们同在面对面的关系中,加入我们这个爱的圈子,虽然你们很难了解,但是每一件发生过的事,都是在不违反选择和意志的情况下,完完全全根据这个目的而发生的。”

“世界上有那么多的痛苦和毁了成千上万人的各种战争和灾难,你怎么还能说的出这种话?”麦肯的声音降低到耳语的程度:“而且一个小女孩被某一个疯狂变态狂魔杀了,这又有什么价值呢?”他又来了,那在他灵魂中烧出一个洞的问题:“你可能没有造成那些事,当然你也没有阻止。”

“麦肯!”老爹温柔地回答,似乎完全没有被他的控诉冒犯:“麦肯啊!允许痛苦、伤害和苦难发生而不加以消除有千百万个理由,但是大部分理由只能从每一个人的亲身经历中被理解,我并不邪恶,你们才是在关系中欣然拥抱恐惧、痛苦、力量和权利的人。但是你们的选择也不会强过我们的目的,我会用你们做的每一个选择达到最终的益处和最可爱的结果。”

“你看!”沙瑞依插嘴了:“破碎的人类已看似对自己有益的事成为生命的中心,但是那不能使他们满足,也不能够使他们自由,他们沉溺于权利或者权利能够提供安全感的假象当中,当灾难发生的时候,这同一批人就会转而反抗自己,原本信任的虚妄的权利,然后在失望之余呢,他们要不是变得对我更温和,要不就是变得更大胆独立,只要你能看见这一切会如何收场,看见我们不用违反任何一个人的意愿,也能成就各种事,你就会了解,有一天你会了解的。”

“但是这些代价,”麦肯在犹豫着说:“你看看这些代价,所有的痛苦,所有的苦难,这一切都是这么恐怖、邪恶。”他停顿了一下,低着头看着餐桌:“在看看你们所付出的代价,这样值得吗?”

“值得!”三个人异口同声、喜悦地答道。

“你们怎么能说出这种话呢?”麦肯脱口而出:“听起来好像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为了达到你们要的结果,你们会不计一切代价。即使附上几十亿人的生命也在所不惜似的。”

“麦肯!”又是老爹的声音。这次特别温和轻柔:“你真的还不明白,你根据非常狭小又不完整的现实图像,试图在你生活的世界里找出真理,这就象是从伤害、痛苦、自我中心、权利的小洞中观看一场游行,同时又相信自己孤立无援而微不足道,这一切都是弥天大谎。你把痛苦和死亡看做绝对的邪恶,而上帝是绝对的叛徒,又或者充其量只是靠不住的上帝,你自定规则审判我的行为,又认定我有罪,麦肯!你生命中真正潜在的缺陷,是你认为我并不善,如果你知道我是善的,而一切包括手段、目的,包括个人生命的过程,都在我的善意保护之下,那么即使你可能不一定了解我在做什么,你也会相信我,但是你不信。”

“我不信?”麦肯在问:“但那不算是真正的问题,是事实的陈述。”他自己知道,而其他人也知道,餐桌上仍然保持沉默。

沙瑞依开口了:“麦肯你不能够制造信任,就象你不能够做出谦卑一样,这是有或者没有的问题吗?信任是在一段你知道自己被爱的关系中所结的果子,因为你不知道我爱你,所以你不能够信任我。”

又是一片沉默,最后麦肯终于抬头看着老爹说:“我不知道该怎么样改变那件事。”

“你改变不了,一个人没有办法改变,但我们一起就能够目睹改变发生,现在我只要你陪着我。发现我们的关系不在于你的表现,也不在于你必须取悦我。我不是流氓,也不是什么自我中心又要求很多的小神,坚持用我自己的方法,我是善的,我只渴望对你最好的事,你不能透过罪恶谴责或者是胁迫来发现,只能够透过爱的关系,而我的确爱你。”

沙瑞依从桌旁站起直视麦肯:“麦肯!”她提议:“如果你愿意,我希望你到花园里来帮我。在明天的庆祝会之前,我在那里有些事情要做,我们可以继续在那里讨论这个话题的相关要素,好吗?”

“当然好。”麦肯回应道,并且从餐桌上告辞。“嗯,最后一句话。”他转身补充说:“我就是无法想象最后的结果是什么,能证明这一切都是有道理的。”

“麦肯!”老爹从椅子上起身,绕过餐桌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我们不是在证明,而是在救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