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6年12月07日 亲情不断电

理家理心(24)厨房显爱

 

亲情不断电161207——路过整理

收听     

主持人(梦远):今天向大家介绍一位特别的嘉宾——如薇。我知道你在家里面是一位非常棒的贤妻良母,今天很开心可以听你聊一聊你关于厨房的感受。你从小就喜欢在厨房帮忙吗?

嘉宾(如薇):真的是没有,我从小的时候不喜欢厨房,不喜欢厨房的味道,也不喜欢厨房那些锅碗瓢盆的事情。因为它总是夹杂着油盐酱醋葱姜蒜,我觉得那样的味道并不好闻,我很讨厌那样的油烟味。可是神让我改变了,让我觉得我愿意为这个家付出。我愿意为我的家人,为我爱的人去做,这就是神改变我。

主持人(梦远):哪一天你开始自己去尝试在厨房里煮你的第一顿饭呢?

嘉宾(如薇):可能刚开始煮第一顿饭是我的方便面,方便面按照使用说明就可以做了,很容易,可是方便面我都做不好。因为时间不够做出来的方便面就不是那个味道。原来我没有耐心去等那个时间,我觉得把水一加进去,搅和一下调料就可以了,这就是一碗面了。但是当我做出来,尝到我嘴里的时候,我觉得不是那样的,尤其跟图片上的方便面有天差地别,觉得做方便面还有这么难的事情。但是这么多年的厨房经验告诉我,只有当我们把爱心放进去,有那种柔情的时候,我们做出来的东西才是不一样的。

主持人(梦远):那你现在还煮方便面吗?

嘉宾(如薇):现在当然没有了。

主持人(梦远):那你们家现在吃的面难道都是自己做吗?

嘉宾(如薇):那当然了,我现在做的面都是手工面,因为我先生是北方人,我是南方人,我从小都是以吃米为主的,很少有机会去尝试做手工,但是因着先生的口味,我愿意尝试改变一下自己。刚开始做面的时候做的一塌糊涂,揪出来的面不叫面片,那叫面团,一团一团地煮在汤里面。经过不断的尝试,我也向先生的家人询问做面的问题,最后成功的时候看着我老公吃那一碗面时候的那种满足,那种幸福,不是山珍海味,但是那种幸福的味道真的是我也体会得到,也得到了先生的认可。真的是神改变了我,愿意为我的先生做这些。

主持人(梦远):这是用了多少年走到今天呢?

嘉宾(如薇):我们结婚已经十九年了,所以经历了那么多东西,我也觉得很感恩,每一餐饭我都是用爱心去做,而且我也得到了我先生还有家人和孩子们的肯定。我愿意把自己感恩和喜乐的心放在这个饭桌上,放在厨房里,让大家一起来回味这个美好的味道,而且把这种味道延续下去。我觉得这就是我们厨房里面需要体会的这种温柔和柔情。

主持人(梦远):你说过你希望自己是大厨房里的小女人,有什么原因让你愿意立志来为先生做合他口味的东西呢?

嘉宾(如薇):其实很早以前我也是不喜欢做,就觉得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但是读书高的女人为什么不能成为厨房里面贤惠的女人呢?我的孩子还很小的时候,我家里是有一个阿姨的,她是广东人,做的菜比较偏广东口味,清淡。我自己是可以吃的,但是味道上我先生觉得广东人做的青菜跟我们北方人是有点不一样,一种青菜可以做出很多口味。我说,是啊,我怎么就没有想到他的口味呢?后来孩子稍微大一点了我就自己亲自下厨,我就把每一餐每一顿饭都放在心里面。我觉得这个味道真的是很重要,需要迎合我先生的口味,吃到健康美味的东西,我愿意把这样的心思放进去的时候,出来的东西就是不一样。当你喜欢了,当你享受了这个过程,你就不会是一种负担,你会觉得是一种感恩和喜乐。我每天有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为我的家人准备这些丰富的菜,他不是一种劳苦愁烦,我带着喜乐的心,带着感恩的心做出来,那真是一种美好的回忆。

主持人(梦远):那你这喜乐和感恩的心是怎么来的呢?

嘉宾(如薇):我觉得是从神来的,因为都是神给我的,比如我们家的厨房,往外看的时候是最美好的大自然,当我累的时候我歇下来的时候我感叹的是神创造的这么美好的自然。我就带着这种美好的心情。我要把这种自然的东西,最普通的原料,把它烹调出不同的口味来的时候,把上帝创造出来的美好放在餐桌上面的时候,我觉得我更多的是献上感恩。

主持人(梦远):你真的没有疲累过吗?这十九年走来。

嘉宾(如薇):我有累过,但是我先生一路上很支持我,当我有做得不太好的时候,有些菜做失败的时候,或者有些事情我觉得不如愿的时候,他都是无条件地支持我,我真的很欣慰。我身上有神的恩典,有家庭的祝福,有家人的鼓励,我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小说连播:小屋

沙瑞依和麦肯把根部的土甩掉以后再丢掉麦肯刚才爬据过的土堆上。

“我待会再把那些烧掉。”沙瑞依说。

“你刚才说人类在不了解的情况下,就断定善恶?”麦肯问道。

“对,我特别是指分别善恶树。”

“那棵分别善恶的树吗?”麦肯问道。

“正是。”沙瑞依声明。一边做事的时候动作也是为了加强语气而律动着:“现在麦肯你要开始明白,吃那棵树的致命果实,为什么会对你们人类造成空前的灾难。”

“那件事我从前没有多想,真的。”麦肯说着好奇他们的闲聊会朝什么方向发展:“所以,我想问真的有个确实的花园吗?我是说伊甸园那些。”

“当然了,我告诉过你,我对花园有意思。”

“噢,那一定会惹恼一些人的,很多人都以为那只是神话。”

“嗯!他们的错,不会要他们的命,赞美上帝荣耀的传说常隐藏许多人认为的神话或者故事当中。”

“噢,我有些朋友一定不喜欢这个说法。”麦肯说,他一边和一根特别顽强的草根在搏斗着。

“嘿嘿,无所谓,我个人非常的喜欢他们。”

“啊?我听了你这话好惊讶。”麦肯的话中略带讽刺。朝她的方向露出了微笑。

“呵呵,好吧,就这样。”她把铲子铲在土里,用手拔起露在地面的根。

“嗯!那你说说这棵分别善恶树。”

“这就是我们早餐的时候说的。”沙瑞依回复他说:“一开始,我先来问你一个问题,当事情发生在你的身上的时候,你是怎么样断定那件事是善还是恶呢?”

麦肯思考了片刻之后才回答:“噢。关于这个我还真的没有想过那个问题,我猜可能我会说我喜欢的事情是善的。当然了,我的意思是当那件事让我感觉不错,或者给我一种安全感的时候。反过来说呢,如果某件事让我造成痛苦或者让我付出想要某个东西的代价,那我就会说那是恶的。”

“所以,是蛮主观的了。”

“噢。我想是吧。”

“那么对于分辨什么是善?什么是恶?你又有多少自信呢?”

麦肯回答说:“说实话当有人威胁到我的好处,就是自认为我应该得到的东西的时候。我经常会说些气的很理直气壮的话,但是我真的不确定我自己决定善恶的立场是否符合逻辑。我只能从某人或某事影响我的程度来判断。”麦肯停下来休息,稍微喘了口气接着说:“我想一切似乎都蛮自私和蛮自我为中心的,而且我以往的记录说起来也不太光荣,有些事情我本来以为是善结果却糟的非常恐怖。有些事情我以为是恶的,可结果却……”在麦肯表达完想法之前,他犹豫了一下。

但是沙瑞依打断了他的话:“那就是你在断定善恶,你变成法官了,而让事情变得更混乱的是你断定的善会随着时间和环境的改变而改变。除此之外是你们有几十亿人,每个人都在断定什么是善,什么是恶,所以,当你的善恶和邻居的善恶起了冲突的时候,就会引发打斗和争论,连战争也会爆发。

在沙瑞依移动中的身影的色彩,当她说这些话的时候,逐渐变的暗淡,黑灰色西服线让彩虹色泽蒙上阴影:“而如果绝对的善不存在,你们就失去了判断的基础,那就只是语言而已,我们大可把善恶两个字交换。”

“我看得出可能会出问题的地方了。”麦肯同意的点头。

沙瑞依在起身面对他的同时,发怒道(她的情绪起伏,但是麦肯知道那不是针对他):“的确,决定吃那棵树的果子,从此将宇宙一分为二,使心灵和肉体分离。他们死了,他们选择气息中排出的正是上帝气息,我也会说那是问题。”

在激烈的发言中,沙瑞依已经慢慢的升离地面,但她现在回到地上,声音也变得安静清醒:“麦肯啊,那真是一个让人极度哀伤的日子。”将近十分钟,他们两个人在干活的时候都没有开口,麦肯继续挖到根部,丢到土堆时,心中也在忙着理清沙瑞依话中的含义。

最后还是由麦肯打破了沉默:“现在我懂了,我大部分的时间和经历都在用来我想办法或者用来断定我认为是善的东西。无论是财务上、健康上,或者是我的退休和其他各方面所谓的安全感,而且我也花了一大堆经历去忧虑、害怕我断定是恶的东西。”麦肯深深的叹道。

“你说的非常的中肯。”沙瑞依轻柔地说,“麦肯,请你清楚地记住这一点,他让你在独立中扮演了上帝。那就是为什么有一部分的你,不愿见到我。你根本不需要我来制定你的善恶名单,但是,如果你有意停止这种非理性的独立欲求,你就一定需要我。”

“所以,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喽?”麦肯问道。

“有,那就是你必须完全放弃依照自己的主张,决定善恶的权利,那是不容易下咽的苦药啊!选择只住在我里面,要想做到这点,你对我必须有足够的认识才能信任我。学习在我内在的善里面停息。”沙瑞依转向麦肯,至少她的印象是如此:“麦肯,恶是我们用来描述缺乏善的字,正如我们用暗这个字来描述缺乏光,或者用死,来描述缺乏生。恶和暗,实际上并不存在。只有在相对善和光的时候才能让人明白。我是光,我也是善,我是爱,在我里面没有黑暗。光和善确实存在,所以把你自己从我身上移除会让你投入黑暗,宣告独立会导致恶,因为除了我以外,你只能依靠自己。而因为我就是生命,与我分离就是死亡。”

“哗!”麦肯惊呼,往后坐了片刻:“那还真有帮助啊,可是我也看得出放弃我的独立权不是容易的过程。那可能代表着……”

沙瑞依再次打断了他的话:“举例来说,善可能是得癌症或者失去收入,甚至生命。”

“是啊,你就向得了癌症的人,或者是死了女儿的父亲说说看。”麦肯故作姿态的说,却表现的比他的原意更讽刺了一点。

“噢,麦肯。你以为我们心里没有惦记着他们吗?他们每个人都是故事的主角,只是那个故事还没有发生。”

“可是……”麦肯可以感觉自己在用力铲土时逐渐失控:“难道密斯没有权利受到保护吗?”

“你错了麦肯,孩子是因为被爱才受到保护。不是因为她有权利受到保护。”这句话制止了麦肯。不知道为什么沙瑞依刚才说的话似乎让世界天旋地转,麦肯挣扎着想找到某一个立足点,一定有一些权利是他理所当然可以紧紧抓住的。

“权利是地球生存的人会去走的道路,这样他们就不必去解决关系上的问题。”沙瑞依插嘴说。

“但是如果我放弃。”

“那么,你就会开始知道住在我里面的奇妙与冒险。”沙瑞依再度打断了麦肯。

而麦肯越来越沮丧,他更加大声地说:“可是,难道我没有权利……”

“你没有权利把话说完不被打断吗?没有,你没有,现实生活中,你没有。但是只要你认为你有,你就一定会在别人打断你的时候感到生气,即使打断你的是上帝。”麦肯目瞪口呆,他站了起来盯着沙瑞依,不知道应该发怒还是应该发笑。

而沙瑞依对他微笑:“耶稣没有紧紧抓住任何权利,他乐意成为仆人,活出他和老爹的关系,他放弃了一切,因此藉着由他依赖上帝的生命,他打开了一道门,让你自由的生活,自由的足以放弃你的权利。”

就在这个时候老爹拿着两包纸袋从走道上出现,他笑盈盈地走过来:“好啦,我想你们俩聊的也很愉快吧?”他对麦肯眨了眨眼。

“好极了,”沙瑞依喊道:“而且你猜怎么着,他说我们的花园一团乱。那不是太完美了吗?”两个人都对麦肯笑得非常地开心。麦肯还无法确定自己有没有被捉弄,他的怒气逐渐消退,但是仍然感觉的到自己发烫的脸颊,不过其他两个人似乎没有注意到。

沙瑞依迎上前,亲吻老爹的脸颊:“你抓的时间点一向最完美的,我需要麦肯在这做的事全都做完了。”他转向了他:“麦肯,你真是开心果,谢谢你的辛勤工作。”

“啊!不用谢,其实我也没有做多少事。”他道歉说:“我是说,你们看这一团乱。”麦肯的目光转向四周的花园。“噢,不过这里真的很漂亮啊,而且充满了你的风格,沙瑞依,即使看来好像还有很多事需要完成,但是奇怪的是,我觉得在这很舒服很自在啊。”他们两个人相看着,咧嘴一笑。

沙瑞依走向麦肯,直到切入他的个人领域:“麦肯,你确实应该觉得舒服和自在,因为这个花园就是你的灵魂,而这一团乱就是你自己。你和我,我们一起,一直带着相同的目的在你内心工作着。这个花园狂野美丽,而且正在完美的形成中,对你而言这似乎是一团乱,但是对我来说我看到完美的图案正在浮现,成长而且生气蓬勃,这是有生命的不规则随系。”

这段话的冲击几乎粉碎了麦肯所有的心理防线,他再一次看着他们的花园,他的花园果真是一团乱,却同时令人惊艳而奇妙。此外老爹在这里,而沙瑞依也爱这团乱,这简直太难以令人理解了!他小心防御的情绪再度濒临溃堤。

“麦肯,你如果愿意的话,耶稣想带你去散个步。我帮你们准备了午餐带,免得你们饿了,这可以让你们撑到下午茶的时间。”麦肯转身接过午餐带时,感觉沙瑞依轻轻的溜过他身边,在经过的时候吻他的脸颊,但他没有看到她离开。他以为看到了她像风一样走过的路径,植物们轮流弯下腰,仿佛在行礼敬拜,当他转身的时候,老爹也不见了。于是麦肯走向工作室,看看能不能找到耶稣,看来他们两个人有约。

诗歌: 你在的地方就是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