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6年12月09日 亲情不断电

增值感

 

亲情不断电161209——青草地整理

收听     

现在不仅仅生活需要增值,工作需要增值,房子需要增值,连婚姻也需要增值。

两个人在一起一起进步、也会一起退步,现在婚姻出现的状况就是双方都渴望对方多付出一些,其实,一个女人的价值不在于男人,一个男人的价值也不在于女人,所以说,增值不是从对方来体现,如果你寻找的是爱,那么你在婚姻里寻找增值,这个论点是不正确的。

如果男女双方是爱对方的,那么,这一种爱是舍己的爱。如果对方给了我们想要的爱,那就觉得自己增值了。正确的方式应该是学会爱对方,这才是正确的!

若我们的增值感不是从造我们生命,并给我们气息的上帝那里得来,那你在人的身上怎么能找到能满足你的价值感呢?

小说连播:小屋

但是,使这一切微不足道的是盘旋在上方及后方的一大片山脉,就像站立守卫的哨兵。麦肯只是坐着,将这首视觉交响曲看尽眼底,而耶稣就在身旁。

“你做的真棒啊!”迈肯轻声说。

“谢谢你,迈肯,你见过的景致太少了。目前宇宙现存的景物,多数只有我能看见和欣赏,就像在艺术家工作室后面的特殊画布。但是有一天,如果地球没有战争,不再只是为了存活而拼命努力挣扎,你能想象这种情景吗?”

“你指的到底是什么呀?”

“我们居住的地球,就像没有父母的孩子,在成长的过程中没有人带领和引导,”耶稣说这话的时候,声音因压抑、愤怒而变低了:“有些人试图帮助这个孩子,但是多数人只是设法利用他。人类受了托付,要用爱掌管这个世界,却反而不经思考地掠夺它,而且只考虑到自身立即的需求。这些人也很少关心自己的孩子,而这些孩子将会继承他们缺乏爱的后果,于是他们很少经过考虑就利用地球,滥用它。而当它震动发怒的时候,他们又觉得受到冒犯,愤怒地对上帝举起了拳头!”

“你是生态学家吗?”麦肯说,话中带有指控的意味:“黑色太空中的这颗蓝绿色的球,即使此刻充满了美景,仍然是憔悴、受虐又可爱。我知道那首歌,你一定十分关心这个创造。”迈肯微笑地说。

“黑色太空中这颗蓝绿色的球是我的!”耶稣以强调的语气说明。

片刻之后,他们一起打开午餐袋,袋子里装了三明治和点心,两个人吃得很尽兴,迈肯嚼着自己喜欢的东西,却分不太清楚是肉还是菜,他心想还是不要问比较好。

“那,你为什么不修复一下它呢?”迈肯嚼着三明治问道:“我是说,地球。”

“因为,我们把它交给你们了。”

“你们不能拿回去吗?”

“我们当然可以,但如此一来故事就会在圆满之前结束。”

迈肯面无表情地望着耶稣。

“你们有没有注意到,即使你们称我为主、为王,但我从来没有真正在你们身上展现那种身份,我从来没有控制你们的选择,或者强迫你们做什么,即使你们要做的是毁灭或者伤害自己和他人的事。”

迈肯回头注视着湖水:“我还宁愿你有时候能掌握全局,那就能免去我和我关心的人,很多的痛苦。”

“把我的意愿强加在你们身上,正好这不是爱的作为,真诚的关心由顺服而彰显,即使你的选择无益或者不健康的时候,也是这样。这就是你在我和阿爸以及沙瑞依的关系中所看到的美,我们确实是彼此顺服。我们一向如此,将来也是如此。老爹顺服我,就像我顺服他,或者沙瑞依顺服我,或者老爹顺服他一样。顺服无关乎权柄,也不是服从,一切都是关乎爱与尊重的关系。事实上,我们也用同样的方式来顺服你呢。”

听了这话,迈肯感到非常惊讶,“怎么会呢?为什么宇宙的上帝会想要顺服我呢?”

“因为我们要你加入我们这个关系的圈子,我不要奴隶来听从我的意愿,我要愿意与我分享生命的兄弟姊妹。”

“我想那就是你要我们彼此相爱的方式了吗?我是说夫妻之间和亲子之间。我猜任何关系都是一样,对吗?”

“对,当我是你的生命的时候,顺服就是我的个性和本质最自然的呈现,也会是你在关系中的心本质最自然的呈现。”

“但是,我要的只是可以解决一切问题的上帝,这样才不会有人受伤害呀。”麦肯恍然大悟,摇着头说:“但是我对关系这种东西不太在行,不像小娜。”

耶稣吃完了最后一口三明治,合上了午餐袋,放在旁边的圆木上,他抹去了存留在胡子上的几片碎屑,然后就近抓起一根棍子,开始在沙地上乱写,继续说着:“那是因为,你就像多数的男人,在一个成就中寻找你认为的满足感;而小娜就像多数女人,在关系中寻找满足感。那对她来说是更自然的语言。”

“那表示我没有救了吗?我真的想要拥有你们三个来分享的境界,但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到?”

“你的路上,现在还有很多障碍,麦肯,但是你不必继续这样活着。”

“我知道,我知道密斯走了这件事,现在已经变得更真实了。但是对我来说,一点都不容易。”

“你不只是在处理密斯被谋杀这件事,还有更大的扭曲会让你难以和我们分享生命。这个世界破碎,是因为你们在伊甸园舍弃和我们的关系,主张拥有自己的独立。大多数男人,接着由转向自己手边的工作和额头上的汗水,来表达独立精神,找到自己的身份、价值和安全感。你们借着由选择来宣告什么是善恶,来试图决定自己的命运。就是这种转向,造成了这样多的痛苦。”耶稣拄着棍子站了起来,停下来等着迈肯吃完了最后一口,也站起来加入他。他们开始一起沿着湖岸散步。

“但是不仅如此,女人的欲望,事实上应该是说她的转向,女人的转向不是朝向自己手边的工作,而是朝向男人;而男人的反应是支配她、掌管她,成为统治者。在这种选择之前,女人只有在我身上才能找到她的身份、安全感和对善恶的了解。正如男人一样。”

“难怪我觉得和小娜在一起很没有用,我好像不能够成为她想要我成为的那种角色。”

“那不是你被创造的目的,而是在尝试的过程中,你只会扮演上帝。”

迈肯弯下腰,捡起来一块扁扁的石头朝水面打水漂:“请问有什么办法可以脱离吗?”

“很简单,但是对你来说,绝对不简单,要借着重新转向,借着由转向归向我,透过放弃自己的权力与操控方式,单纯地回到我的身边。”耶稣听来好像在恳求:“一般说来,女人会觉得困难的是从男人身上转向,不再要求男人满足她的需要,提供安全感,保护她的身份,从而回归于我;而男人一般来说,会觉得困难的是从手边的工作、寻求自己的权力、安全感以及重要性转向,从而回归于我。”

“我一直感到很纳闷,为什么都是男人在掌管?”迈肯沉思道:“男人似乎是世界上这么多痛苦的起因,他们要为多数的犯罪行为负责。很多坏事都是针对女人还有……”他停了一下,“还有小孩。”

“女人,”耶稣继续说,也捡起了一块石头打水漂:“从我们的身旁转向到另一个关系,而男人则转向到他们自己和土地上。这个世界如果由女人来统治,在许多方面都会变得更平静温和,也会有更多的小孩免于献祭给贪婪和权力的诸神。”

“对对对,你说的对!她们扮演那种角色,我也认为比较称职。”

“比较称职?也许,但是仍然不够。迈肯,你要知道,权力在独立的人类手中,无论是男女都会腐败。你看不出扮演角色,正是和关系互相对立的吗?我们要男女成为相应的对象,面对面彼此平等,各自独特不同,性别分别却又互补。有沙瑞依各自专门授权,因为她才是力量和权柄真正的源头。记住,我讲求的不是表现,融入人工创造的架构;我讲求的是存在,当你在和我的关系中成长的时候,你做的事就会单纯地反映出你的本性。”

“但是,你以人的形态出现,那难道没有意义吗?”

“有,有意义,绝对有意义,但不是很多人认定的那个意义。我以人的形态而来,是为了完成我们创造你们的那幅美妙的图画。从第一天起,我们就把女人藏在男人身上,这样才能够在适当的时机,把她从男人身上移开。我们没有创造单独活着的男人,女人从一开始就有存在的目的。把女人从男人身上拿出来,就某种意义而言是男人生出了女人,我们创造一个关系的圈子,就像我们自己的关系,但是这个圈子是为了人类而造。女人从男人而来,而现在所有的男人,包括了我,都由女人所生,这一切都是由上帝所生、所起源的。”

“哦,我懂了。”麦肯打岔,但是讲到一半就停了下来:“如果先创造女人的话,就没有关系的圈子,男女之间也就不可能有面对面平等的关系了,对吗?”

“一点也没错,迈肯。”耶稣看着他,笑了:“我们的渴望是创造出具有完全平等和强大对等物的生命,就是男和女。但是你们的独立,对于独立这件事,对权力和满足感的追求,实际上却毁了你们内心所渴望的东西。”

“哎呀,又来了。”麦肯说。一边他在岩石间寻找形状最平的石头:“老是回到权力,权力又和你跟其他两个人的关系那么背道而驰。你知道吗?我很想和你还有小娜体验那种关系。”

“所以,我们才会在这里。”

“但愿小娜也在这里。”

“本来是有可能的。”耶稣若有所思地说,麦肯不懂他这句话的意思。他们静了几分钟,期间只有石头被丢出的时候,以及它们在水面上跳动的声音。耶稣正要把一块石头扔到湖面的时候,停手了:“迈肯,在你走之前,关于这次的对话,还有最后一点事我要你记着。”耶稣扔出了石头。

迈肯惊讶地抬起头:“在我走之前?”耶稣没有理会他的问题。

“麦肯,顺服就像爱一样,不是你能做的事,尤其是你想凭你自己的力量是不可能的。把我的生命排除在你的内心之外,你就没有办法顺服小娜,或者你的孩子,或者生命中的任何人,包括老爹。”

“你是说?”,麦肯略带讽刺地打岔:“我不能够光问耶稣会怎么做吗?”

耶稣轻声笑道:“用意良好,想法不佳。如果你选择用那种方式的话,让我知道那在你身上的效果如何。”他停了一下,变得比较严肃:“说真的,我的一生不是用来当作仿效的范例,当我的门徒不是要想办法像耶稣,而是代表你的独立要受死,由我来给你生命,真实的生命,我的生命,我们会在你内心里活出我们的生命。好让你开始用我们的眼睛看,用我们的耳朵听,用我们的手来触摸,像我们一样思考。但是,我们绝对不会在你身上强迫那种服役。如果你想做自己的事,你尽管去做,时间是站在我们这边的。”

“这一定是沙瑞依之前说的,每日复此。”迈肯点头说道。

“说到时间,”耶稣说着,转身走到空地尽头通往森林的那条小径:“你还有余,顺着那条小径,走到小径的尽头,我会在这里等你。”尽管麦肯不舍,但是他知道,试图继续这场谈话是没有用的,静静思索之后,他穿上了袜子和鞋,虽然还没有全干,但是穿起来不至于太难受。他站了起来,不再多说,嘎吱嘎吱地走向了湖边尽头。他暂停下来,再看一次瀑布,越过了小溪,沿着一条悉心维护而又明显可见的小径,进入了树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