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6年12月15日 亲情不断电

理家理心(29)用心经营的厨房岁月

 

亲情不断电161215——主爱深整理
收听     
今天节目开始,新乐要和大家说说如薇,如薇是影响我走进厨房很多的姊妹,我是来加拿大后才认识她的,以前我周围的女性朋友,大多都是职场女性,大家在一起谈的更多的是职场中的酸甜苦辣。来加拿大认识如薇后,她请我们到她家喝咖啡,第一次看她做菜,我就很惊讶,惊讶她打破了我过去对厨房的固有的印象。我曾经见到的在厨房忙碌的女人是我的奶奶、外婆、妈妈,我印象中的她们在厨房里面都是不美的。厨房好像总是跟油烟、油腻联系在一起的地方。而且,我在厨房里见到的女人总是疲惫的,甚至有时是甚至不得不做饭的那种神情。看到厨房里的如薇时,才发现原来厨房里的女人也可以这么美。她在厨房时的围裙是很干净的,很漂亮的花围裙,如薇自己也是非常的精致美丽。她家的厨房也是花香四溢,她有时会燃一根带香味的蜡烛。如薇做中国菜是非常好的,原来我认为做中国菜的厨房不可能没有油烟味。她们家的厨房是怎么做到窗明几净的?后来我发现,如薇非常的勤快,她们家也没有请阿姨,都是她一个人在打理一家四口人的一日三餐。而且还要照顾到老公的北方口味,孩子的西方口味和她自己的中国南方口味。她不仅把这一切都照顾到且照顾得很好,她自己也那么美,呈现在我眼前的真的是一幅很美的图画。然后,新乐就下定决心,做一个厨房中的美丽女人。
我们每一个人都有每个时间段的成长空间,我深信如薇也有她生命中的成长,今天就请听如薇跟大家分享她的厨房爱心故事:
我(如薇)觉得厨房不仅仅是一个处理一日三餐的地方,也是我们谈心说话的地方。所以,我家里有一些摆设,包括一些植物,我会根据季节不同换这些植物。
尤其冬天,花园里的花都没了,我大概会每十天左右换一盆鲜花,摆在厨房的餐桌上,增加更多的生机活力和色彩,让人有新鲜的感觉,也让大家觉得家里时时刻刻有变化。早上喜欢煮咖啡、做茶,家里也会弥漫着咖啡的香味,茶的香味。
小说连播:小屋
“瀑布!密斯就是看不腻瀑布啊!”现在麦肯专注看她,麦肯试图再次记录她的表情,头发和双手的细节。他这么做的时候,密斯脸上露出特大的微笑,露出两个酒窝,在极为夸张的慢动作里,麦肯可以看见她的口型好像在说:“没有关系,我,”然后她用手势说出:“我爱你。”太超乎想象,麦肯喜极而泣。他仍然不停注视密斯,再次这么亲近她很痛苦。看她以密斯的站姿站着,一脚向前,一手放在身后。
“她真的好,这一生只是未来更伟大的世界的接待室。你们的世界里没有人可以完全发挥潜力,这只是老爹在心中一直试想的准备工作。”
“我可以到她身边,抱她、亲她吗?”
“不行。”
麦肯平静地祈求。
“这是她要的方式。”
“她要这样?”麦肯困惑地问:“她是非常明智的孩子,我们的密斯,我非常喜欢她。你确定她知道我在这里?”
“我确定。”
麦肯转向椅子:“我其他的孩子真的在这里吗?”
“他们在这里,也不在这里,只有密斯真的在,其他人在做梦。在每个人内心深处都有模糊的记忆,有些人比其他人记得更清楚,但没有人能完整记住,这对其他人来说都是平静的做梦时间。只有凯特例外,这场梦令她难熬,不过密斯是完全清醒的。”
麦肯看着心爱的密斯做的每个动作:“她原谅我了吗?”
“原谅你什么?”
“我对她的亏欠。”麦肯低声说。
“如果有需要原谅,她的天性就会原谅,只是没有什么需要原谅。”
“可是我没有注意那个坏蛋把她带走。”他的声音逐渐变得……
“如果你还记得,你当时在救你的儿子。整个宇宙中,只有你相信错在你。密斯不相信,小娜不相信,老爹也不相信。或许该是放手的时候,让那个谎言离开。即使错在你,他的爱也远远强过你的过失。”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叫密斯的名字,而麦肯认得那个声音。她高兴尖叫,开始跑回其他人身边,忽然她停下来,跑回爸爸身边,做出一个大大拥抱的姿势,闭上眼睛送出夸张的一吻。麦肯直接从屏障的后方回抱着她,一瞬间她站着静止不动,仿佛知道她送给爸爸的记忆里一个礼物,然后挥手转身重回其他人身边。现在麦肯才清楚看到谁叫他的密斯,耶稣在他的孩子群里游戏。密斯毫不犹豫地跃入他的怀里,耶稣抱她转了两圈,才放下。然后大家一起笑着找石头,在湖面上打水漂。他们喜乐的声音,令麦肯的眼泪自然流下。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水在他眼前,从上奔流而下,冲刷了所有的景象。现在才发现山洞的墙,已经从他周遭消融,他正站在瀑布后面的洞穴里,麦肯感觉女子的手搭在他肩上。
“结束了吗?” 麦肯问道。
“暂时结束了,”她温柔回答:“麦肯,审判不关乎毁灭,而是把事例摆正。”
麦肯微笑,“我再也不会觉得过不去了。”女人轻轻带领麦肯,直到他再次看见在岸边打水漂的耶稣。
“我想有人在等你。”她的手放开,麦肯不用看也知道她走了。穿越潮湿的小径,找到一条瀑布外缘的路,回到了日光之下,精疲力竭而又深刻的满足感,闭上眼睛片刻,试着把密斯现身的每一刻记住,希望在未来的日子能够唤回每一个与密斯相聚的片刻,每个细微之处和每个动作。忽然他非常非常想念他的妻子——小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