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6年12月16日 亲情不断电

理家理心(30)理家迎圣诞

 

亲情不断电161216——青草地整理

收听     

每一次过圣诞节,都会有一些小小的期盼在里面,就像每一次过生日的时候,有一个小小的心愿一样!这个圣诞节,我想好好的整理自己的家,不仅仅是心需要整理,这个家也需要整理,算是今年不太一样的转变,心慢慢的舒坦了、平静了,开始整理家了。理家理心,这个圣诞节就不一样了。

很多时候,我们自己喜欢这个状态的家,但是没有问过丈夫,他是否喜欢这个状态的家。

天上的爸爸,非常的愿意和喜悦的看我们这样尽人的本分,履天的职责的心愿!

圣诞节控制自己购买的欲望,把它奉献出去,给那些需要的人!把所得的捐助出去,也是一份很好的礼物。我们得到最大的礼物,就是那一位马槽里的婴孩!如果没有他,也就没有我们今天的生命!

小说连播:小屋

第十二章:怪兽的腹中

麦肯一路从小径走向湖边的小屋,忽然发现有什么东西不见了,他常年的巨痛消失了,仿佛就在他从瀑布行程的帘幕后面出来以后,被那层薄雾洗刷一空了。缺少了它的感觉很怪异,甚至还有些不自在。这几年来,对他来说,它已经被定义为正常的存在,如今却无预期地消失了。

巨痛将不再是他自我认识的一部分,如今他知道,如果他拒绝把它披戴在身上,密斯也不会再有,事实上他也不让她生活在幕布之下,如果他继续这么做,密斯可能还会继续为他感觉到哀痛。在这时候,麦肯决定放手了。他不禁纳闷,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可以不带着吸进万物色彩的罪恶和绝望走进每一天吗?

当他走进林间的空地的时候,他看到耶稣仍在那里等候,仍然在那里打着水漂。

“呵呵,我想我最厉害,可以丢出13个水漂。”耶稣一边说一边笑,走过来迎接麦肯:“但是泰勒还赢我三个,还有贾许,他丢了一块石头,跑得好快呀,我们都来不及数。”

他们拥抱的时候,耶稣又补充说:“麦肯,你的孩子真的很特别,你和小娜都非常用心地在爱他们,当然,我看到凯特还在争吵,你也知道,但是我们还没有处理到那部分。”耶稣带着恰如其分的自在与亲密在谈论麦肯的孩子,这使麦肯深受感动。

“呃,那他们走了吗?”

耶稣拉回身子并且点点头:“对,孩子们回到他们的梦中了,当然,密斯例外。”

“那密斯她?”麦肯欲言又止。

“她能这么靠近你简直欣喜若狂,而且知道你好些了,她也很兴奋。”

麦肯在尽力想保持镇静,这一点耶稣能够体谅,所以他把话题一转:“所以你和索菲亚相处得如何呢?”

“索菲亚?哦,原来她是索菲亚!”麦肯喊道,接着他脸上出现了不解的表情:“那你们不就是四个了吗?她也是上帝吗?”

耶稣笑了:“呵呵,不是,麦肯,我们只有三个。索菲亚是老爹智慧的化身。”

“哦,就像在圣经的箴言里智慧被描写成一个在街上呼叫的女人,想找到愿意听她说话的人,是吗?”

“是,就是她!”

“可是,”麦肯停了一下,同时弯腰解开鞋带:“我觉得苏菲亚看起来好真实啊。”

“嗯,她相当真实。”耶稣回复了麦肯,接着他环顾四周,仿佛在查找一下是不是有人在观看,然后轻轻说:“麦肯,环绕沙瑞依的那股神秘,她也有份。”

“我爱沙瑞依。”麦肯站起来说道,他对自己的坦白感到莫名其妙的惊讶。

“我也是!”耶稣加重了语气说道。

他们两个走回岸边,静静地站着,观看对岸的小屋,“我和索菲亚相处的时候很恐怖,但是也很美妙。”麦肯终于回答耶稣之前的问题了,他突然发现,太阳仍高挂在空中,“请问,我到底离开了多久?”

“不到15分钟,所以,并不是太久。”耶稣答道。他看到麦肯一脸的疑云,接着说:“和苏菲亚相处的时间不像一般正常的时间。”

“哦。”麦肯点点头:“除了这件事情之外,我仍然在怀疑,我跟她在一起的时候,哪件事情是正常的。”

“其实……”耶稣起了个头,却停了一下,他捡起了最后一块打水漂的石头说:“与她同在的时候,每件事都很正常,而且简单的非常优雅,你那么失望又独立,所以带了很多错综复杂的东西来找她,结果你连她的简单都觉得神了。”

“是,所以我很复杂,而她却很简单,我的世界确实是颠倒的。”麦肯已经坐在一根圆木上,他正脱下鞋袜准备走回去。“对不起,你能告诉我吗?现在大白天的,正中午,而我的小孩刚才还在这儿做梦,那怎么行得通呢?这一切都是真实的吗?还是我也只是在做梦呀?”

耶稣又笑了:“呵呵,至于这一切怎么行得通,你就不要问了。麦肯,这一点向你解释起来比较困难,和时空聚合有点关系。”

“又是沙瑞依的玩意儿。”

“你所知道的时间在造物者眼中并没有界限,你愿意的话可以问她。”

“哦,不了不了,不必了,我想那件事我们可以以后再说,我刚刚只是好奇。”麦肯说道。

“但是至于这一切有什么是真实的这个问题,那么远远比你想象的更真实。”耶稣稍稍停顿,好让麦肯全神贯注:“你刚才提的更好的问题,什么是真实的?”

“我开始觉得我好像一点概念都没有了。”麦肯坦然承认道。

“如果是在梦中,这一切比较不真实吗?”

“哦,我想我会很失望。”

“为什么呀麦肯?这里目前所发生的一切远远超出你观察感知的能力,我向你保证,这一切都极为真实,远远比你目前所知道的生活更加真实。”

听了耶稣的话,麦肯在迟疑着,接着,他却决定冒险问他:“对不起,还有一件事还在困扰着我,这和我的女儿密斯有关。”

耶稣走过来,坐在他旁边的圆木上,麦肯弯着身子,把手肘放在膝盖上,越过自己的手,盯着脚边的鹅卵石,他终于说:“你不知道,我一直想着她,她孤零零的一个人在那辆卡车上,那么害怕。”

耶稣伸出手来,放在麦肯的肩膀上,他温和地说:“麦肯,密斯从来都不是孤零零的一个人,我没有离开过她,我们连一刻都没有离开过她,我可能放弃自己,却不可能离弃她,或者你。”

“她知道你在场吗?”

“她知道,麦肯,她知道。刚刚开始可能不知道,因为恐惧排山倒海而来,而且她感到惊讶。从露营地开到这儿要好几个钟头,但是当沙瑞依用自己来包围她,密斯就镇定下来了。那段漫长的路程其实给了我们谈话的机会。”

麦肯试着把这一切都听进去,他再也说不出话来。

“密斯也许只有六岁,但是她跟我是朋友,我们说着话,她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她其实更担心你和其他的两个孩子,因为她知道你会找不到她。她为你祷告,为你的平静祷告。”

麦肯哭了,新的泪珠从脸颊上流了下来,这一次他不介意,耶稣把他轻轻地拉入怀中,抱着他:“麦肯,我认为你并不想知道所有的细节,我相信那些毫无帮助。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我们无时无刻不和她在一起,她知道我的在场,你如果在场,也会以她为荣的,她很勇敢。”此刻,麦肯的眼泪肆意流下,连他也注意到这次不一样。他不再是孤身一人,他靠着这个自己逐渐喜欢的男人肩上哭泣,也不觉得难为情。随着那一声抽泣,他感到那紧绷的压力慢慢流失,由一种深刻的释放感所取代,终于,他深呼吸一口气,然后抬头将气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