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6年12月20日 亲情不断电

理家理心(32)厨房里的接纳和等候

 

亲情不断电161220——书恋多加o-men*

蜗牛
整理

收听     

亲情的家人们好!梦远、新乐在这里欢迎收来到亲情不断电节目,千万别忘记了你自己很重要。我需要你每天跟我说一遍很重要、很可爱,
自己要接纳自己、肯定自己,今天依然要进入理家理心――厨房里的品格接纳与等候。

进入信仰当中我们知道,神完全的接纳我们。对于接纳好像自己明白了,什么叫真接纳。在我们谈恋爱的时候,就会绞尽脑汁去了解对方爸妈干什么的,爷爷奶奶干什么的?我能接受吗?以为接纳是那方面,其实深度不仅仅于此,这本书当中马瑞新姊妹她说:在厨房里天天接纳所爱的人和所处的环境,天天都在学。她说书中在谈婚姻演讲都专重于沟通的艺术,认为夫妻不和最大问题在于不会沟通,其实不会勾通并不真的导至婚姻破碎的直接原因。她从很多生活里体会到无法接纳才是最根本问题,因为许多夫妻学会彼此沟通之后对彼此原生家庭和想法有了更深刻认识和了解,但是头脑上认识固然重要,明白后如果没有办法从现实生活中来接纳,因伤痕带来的软弱或者是成长环境塑造的个性,婚姻仍然会颠簸动荡,甚至走不下去。很多时候当看到对方软弱的时候,看的那么清澈,越会常常用利箭来伤害对方。由于最知道身边这人弱点在那。瑞新姊妹说厨房是我们从最基本的接纳开始。她说到不同的口味饮食习惯,接受后来所讲的漫长故事。我常常做一道菜,A说好吃,B说我不吃,很多时候认为接纳家人的口味是件很小的事,可不知天天就会磨练出,深处对家人是一种真实活出来的一种接纳。除了口味,在厨房里情绪也是活生生的,那每一天这样辛劳处理脏乱,其实也都在帮助我们能否张开双臂接纳家人不同的情绪表达,觉得这个动作要做一做。昨天你谈到要放下手中的活去安慰孩子,辛苦一整天下来,家人一句挑剔的话,一个动作都会伤害,当我们对别人接纳不下来,不防停下来,看神对自己接纳是不是完全了呢?自己的情绪动作我可以完全接纳吗?在厨房当我们学会接纳,神也就把满满的爱撒在家当中了,爱就悄悄发芽,说到发芽这个等候也是我们需要被试验,等候是蛮难功课。

在厨房姊妹说:单靠忍耐太辛苦了,一味的接纳又太被动了,我们的生活应该像向着阳光抬头的小草,每一天都是有盼望的等候。那才是真好啊!

小说连播:小屋

麦肯听到耶稣如此谈论教会感到有些吃惊,但是话说回来,也不算真的令他惊讶,这让他如释重负:“请问你,我要如何成为教会一份子呢?”

“很简单,在于人与人的关系,和分享生命,只要做这件事,保持开放,让其他人找到我们。生命在于关系,你们无法建造,在于我。我对这个工作,老实讲还是很擅长的。”耶稣笑着说。对麦肯来说,这些话就好像呼吸到新鲜空气:“简单,不是一大堆繁重的工作和冗长的要求,也不是在一堆聚会中盯着别人的后脑勺,而根本认识不到几个人。只要分享生命就好。”

麦肯心里开始有一堆混乱的问题,也许他误解了。这似乎是太简单了,他发觉自己又不自觉这样想,或许是人类如此迷失又独立,才会把简单的东西弄得复杂。所以他三思是不是要把自己刚明白的事搞乱。其实问这个问题,好像把泥土投入一小池清水。最后他说:“算了。”

“麦肯,你不用弄得一清二楚,只要与我同在。”

片刻,麦肯决定加入耶稣,在他身边躺下,用手遮着眼睛躲避太阳,看着片片云彩扫过午后的天空。“老实说,黄金街不是大奖我不失望,但是我听着觉得无聊,不像与你同在如此美妙。”麦肯在寂静中感受到这一刻,他听得到风声,树木声。附近溪流一路流向,这一天,如此庄严,周遭令人屏息的美景:“说实在的,我真的很想明白,你和我所熟悉宗教?”

“你要明白宗教机构也可能把人生吞活剥啊!”耶稣表达出自己的观点:“有一大堆奉我的名做的都和我无关,也时常和我的目的背道而驰。”

“你不太喜欢宗教?”他不确定自己的发问和发表。

“呵呵,我不创造制度,从来没有,将来也不会。”

“那么婚姻制度呢?”

“婚姻不是制度,是关系,”耶稣停顿一下,声音尖锐而有耐心:“我说过,我不创造制度,那是想要扮演上帝的人创造的。我对宗教没兴趣,也不喜欢政治和经济。”耶稣的脸沉下来。

“为什么?”

“他们掠夺了地球,欺骗我真正要关爱的人,人类面对的心里骚动和哪一项无关呢?”这一切超乎他的理解,耶稣注意到麦肯目光呆滞:“简单来说,这些恐怖的事都是工具。许多人用来,人害怕不确定,害怕未来,这些意识,要创造安全感,徒劳无功,因为根本没有,这一切都是虚假的。制度不能给你一切安全感,只有我能。”

“呼,”麦肯只想要得到这种回应。

“不如一块小石头,此刻实在无话可说,所以,他又把我这里没有工作议程,恰好相反,”耶稣插话:“我来给你丰盛的生命,我的生命。”麦肯绞尽脑汁,耶稣尝试说明:“尝试一种友谊,如果你依靠我而活着,不想依靠持续的对话,当你尝试的时候,无论利益多么……”

“耶稣,你有没有试过?”麦肯胸口肌肉本能紧绷了。

“恐慌的感觉。救人是非常困难的,除非他信任你。我只要求你这件事,当你往下沉的时候,让我来救你。”这听来似乎是简单的要求,麦肯当惯救生员而不是沉溺者,“尝试把你拥有的一点点交付给我,我们就可以看着他成长。”

“在这刻和你坐在这里,不难。但是我不知道回家之后如何,经济、社会制度、账单、家庭,一切的承诺,都让人难以招架,我不知道应该怎样全盘改变。”

“没有人要你全然改变,不虐待任何人的情况下,不是单一的,我只要你用仅有的一点点信任来相信我,你的工作不是改变他们,而是让他们幸福,没有必须达成的工作事项。”

“那就是我想学的。”

“你正在学。”耶稣眨着眼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