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6年12月21日 亲情不断电

理家理心(33)提醒自己:我爱你

 

亲情不断电161221——路过整理
收听     
主持人(梦远):亲情的家人们好,欢迎来到贤妻良母俱乐部,我是梦远。今天我又请来了如薇姐妹,我们特别希望听你生命里的故事,你跟我们分享的时候,我们一直围着厨房在转,围着厨房的味道,围着厨房的美丽来转,今天我特别想问问你,因为你常常把喜乐,把爱放在你的心头,这份爱你如何让他不间断地维系了十九年,十九年后你依然如初,是如何做到的呢?
嘉宾(如薇):要保持这份爱心持续不断,除了神给我的智慧,让我每天亲近神,我也愿意把这份爱放在生活当中,放在我们的厨房里。我也提醒我的先生,我们两个是合为一体,是神祝福的家庭。我也提醒我自己,我愿意每天爱他,比如我每天都跟他说“我爱你”。我跟他这样说,并不是说我要告诉他,“我爱你”。而是我提醒我自己,我需要好好地去爱他,我是跟我自己说,当然他听了也会非常的高兴,我觉得这种爱意是一种表达,也是对我自己的提醒。我需要常常去把自己的爱心表达出来,就像当初我见到他,我对他的那种仰慕之情,我对他的钦佩之情,现在仍然保留着,这份感情我愿意一直保留着,这样我就一直觉得是在呵护当中。我也觉得他是一个我特别愿意托付终身的人,所以我把这种感觉一直留在心里,通过不同的言语、行为,表达出来。让我们把这种感情一直延续下去,放在我们的生活当中,让他成为一种甜甜的味道。
主持人:我一直在沉思,因为我听到你说,“我爱你”不是让对方单单他听到,而是你说的时候你会提醒你自己你要爱你的丈夫。你真的是做了十九年常常这样说吗?常常这样提醒自己吗?
嘉宾:对呀,我觉得这是需要的,有时候对方可能有一些缺点,或者说我们有一些看不见的地方,看不惯的地方,不太喜欢的,但是在神里面因着爱,一切都可以被融化,我愿意接受他的全部,包括他不好的地方,我愿意把自己放下来,让他所有的东西都融入到我的生活当中。提醒自己,我要去爱他。因为他不是完美的人,不是全面的人,但是我知道神的爱也在改变他,所以我愿意接纳他的所有。
主持人:我有时候会想,我生气的时候,或者说我累的时候。你在厨房里就没有累的时候吗?在累的时候你又怎么能说出这种甜言蜜语来呢?
嘉宾:这需要一些调剂,人都会有累的时候,面对那些锅碗瓢盆,油盐酱醋,我们需要一些调味料,比如说,我们有音乐啊,有一些花香,包括清除厨房的油烟味点一些蜡烛,我们需要培养另外一份情绪在厨房里。
咖啡的味道,原来我的先生是不喝咖啡的,来到加拿大以后,我们就慢慢适应接受国外的这种饮品,我就从不同的咖啡种类,不同的研磨的方法,然后粗细的口味的不一样,慢慢地去琢磨,所以我就把咖啡的味道调的很不一样,让他去感受。每一次我喝咖啡的时候我都带着不一样的心情去享受这杯浓浓的咖啡。我跟他说,今天我咖啡里加了什么东西是有不同的,并且我们的咖啡豆每次都是现研磨的,所以特别的香。而且我也喜欢旅游,每次旅游的时候都会买杯子,有咖啡杯,也有茶杯。所以当我们在用这些茶具或者咖啡杯的时候,我们又可以回顾当时我们走的这些地方,点点滴滴,不单是喝在口里,我们也暖在心里,一起经历过的地方也带给我们美美的回忆。
主持人:在厨房里你会常常放音乐吗?
嘉宾:有啊,我们也会有音乐在厨房里,这样能让我们在一个缓缓的情绪里面可以诉说心肠,我们可以回顾以前的事情,也可以讨论将来的事情,还有我们当下的一些感受,包括每天见朋友,分享外面发生的事情,都会在厨房里一起来分享。在厨房里我愿意把我自己最美好的留给我的家人。我很感恩,我的先生他很能包容我,有时候我会很急,就是言语上的,但是他会给我循序渐进地讲道理,而且绝对不会把气放在第二天,当天的事情我们当天就处理完了。我觉得很多时候是他的宽容包容了我,而且感染了我。有时候我也跟他讲,家不是讲道理的地方,而是讲爱的地方。但是回过头来,我想想看,这句话不单是对他说的,也是对我的。如果我什么东西都去跟他争个高低,讲个对错的话,真的是就伤了感情。
主持人:你从来不真的生气吗?
嘉宾:我会生气,我会脾气很急的。
主持人:看不出来啊。
嘉宾:但是我的先生他很包容我,我自己很受祝福,因为他有那份爱心,我愿意去每天都跟他说,“我爱你”。
主持人:你说你是个脾气很急的人,那你有没有觉得,当你在一次一次来琢磨咖啡豆怎么成为一杯不一样的咖啡的时候,你在这个过程当中你是不是觉得自己越来越有耐心了。
嘉宾:对啊,我刚刚开始做咖啡的时候,尤其是在打咖啡泡泡就是上面的奶泡的时候,如果急了,是做不好的,那个咖啡泡就会比较粗大,没有那么细腻。如果你要想调制出一杯非常好,香浓的咖啡,咖啡的奶泡必须打的很细腻,这就需要有柔情和耐心。
主持人:我这个从来不碰咖啡的人也要跟你来讨教讨教,如果一个人,就像我先生,他只是一个人喝,他只是一杯的量,这样会不会很难做呢?
嘉宾:我的咖啡都是一杯一杯做的,每一杯调出来我都觉得不仅仅是一杯咖啡,还有我的爱意在里面。而且每一次喝咖啡,我跟我先生都是在一起喝,不会说他拿了咖啡到房间去,或者到书桌前去,都是在一起喝咖啡,一起品味当下的咖啡的香味和味道。
主持人:你们两个怎么会有这么多时间在一起啊?
嘉宾:这是神给我们的祝福。
主持人:现在好象忙啊忙,随着孩子的日程安排也在忙,似乎全家一起,像我们家四个人,在一起吃晚餐的时间都很少,很多时候孩子是在上学的路上把早餐吃掉,有的时候晚上是为了去训练,去上课,在路上吃掉晚餐,很少有四个人都在桌子前一起吃饭的时间。
嘉宾:晚餐要一家人坐在一起的时间确实不多,因为孩子们四点就要出门了,把他们准备好的晚餐放在盒子里面,在路上吃。其他时间要全家人坐下来在餐桌上吃饭的时间确实不多,所以我要特别对那一天的时间好好地安排,因为我们坐在一起不仅仅是吃饭,我们还可以在一起聊天,说话。
小说连播:小屋
——水玲珑整理
虚假有无限的组合,但真理只有一种存在的模式。
当麦肯接近小屋的时候,他闻到司康饼或者马肯蛋糕或者某种美味食物的味道,因为沙瑞依的时空聚合把戏,所以从吃完蛋糕到现在可能只有一个小时,但是麦肯觉得好像是好几个钟头没有吃过东西了。即使是看不见,他也能毫不困难就能找到厨房,但是当他来到了后门,发现厨房里面空无一人的时候,他感到惊讶而又失望:“有人在吗?”他喊道。
“麦肯,我在门廊上。”她的声音穿过打开的窗户传来:“拿点喝的东西过来陪陪我。”
麦肯为自己倒了杯咖啡,走到门外的前廊,只见老爹靠在一张老旧的木质休闲椅上,闭着眼睛,沉浸在日光之下。
“哎呦,这太了不起了,上帝还有时间晒太阳呀!你今天下午没别的事好做了吗?”
“麦肯,你不知道我现在在做什么。”
对面还有一把椅子,于是,麦肯走了过去,坐下的时候,老爹睁开一只眼睛。他们之间的小茶几上有一整盘看起来热量很高的酥脆甜点,还有一些新鲜的奶油和大量的果酱,还有果冻。“嗯,闻起来就香啊。”
“那么开动吧,那是我向你的高祖母借来的食谱,也是用基本材料从头做起的哦。”老爹咧着嘴笑。
麦肯不确定老爹所说的从头做起是什么意思,他就决定不予理会,他拿起一块司康饼,没有涂任何东西就咬了一口。甜点刚从烤箱里拿出来,还是温的,简直在他的嘴里面融化了。“嗯,真好吃,谢谢。”
“当你见到高祖母的时候,你要好好地谢谢她。”
“我也蛮希望的。”麦肯一边嚼一边说,“但是应该不会那么快。”
“你不会想知道。”老爹打趣地说,然后又把眼睛闭上。
麦肯又吃了一块司康饼,他鼓起勇气说出了心声:“老爹?”他问到,第一次感觉好像叫上帝
老爹似乎不那么别扭了。
“什么事呀麦肯?”她睁开眼回答,露出了开心的微笑。
“对不起,我一直对你很过分。”
“是不是苏菲亚一定在影响你了?”
“她确实是,我以前都不知道,我竟然擅自当你的法官,听起来真是很狂妄自大。”
“因为事实上就是如此。”老爹带着微笑回应。
“真的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麦肯伤心地说道。
“但是一切都过去了,随风而逝,我甚至不要你因此难过,我只要我们不带着嫌隙一起成长。”

“我也是这样。”麦肯说着,伸手由拿了一块司康饼,“你不吃吗?”

“不了,你吃就好。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开始烹饪之后,就会尝一口这个,尝一口那个,然后不知不觉就完全没有食欲了,你好好地享受吧。”说着把盘子推向麦肯。

麦肯又拿了一块,在往后坐着,好好地品尝:“耶稣说今天下午给我一点时间和密斯相处是您的主意啊,我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来感谢你。”

“哦,呵呵,不用客气,亲爱的。我自己也很高兴,我很高兴让你们两个人聚在一起。我都快忍不住了,我在想小娜也能在这里亲身感受,如果是那样的话就太完美了。”老爹兴奋地透露。

麦肯默默地坐着,他不确定老爹的意思,或者不知道该怎样答复。

“密斯很特别,是吗?”她来回摇着头,“嗯,我真是特别喜欢那个孩子。”

“我也是。”麦肯眉开眼笑,想起他的小公主在瀑布的后面。

“小公主?瀑布?等下……”老爹似乎就这样看着锁住的智栓就定位了。

听了麦肯的话,老爹点了点头,麦肯继续说道:“那就是这件事的意义吗?她必须先死你才能改变我?”

“你看你麦肯,”老爹身子向前倾一倾,“那可不是我做事的方法。”

“但是她那么喜欢那个故事。”

“她当然喜欢,这就是为什么她那么感谢耶稣为她和全人类做的事。一个人愿意用自己的生命换取他人的生命,这种故事在你们的世界里是一条非常宝贵的线索,显现了你们的需要和我的心意。”

“但是,如果她没有死,我现在也不会在这里。”

“麦肯,只因为我从无可言喻的悲剧中行不可思议的善,并不表示我筹划了那起悲剧。千万不要假定我用了什么东西,那个东西就是我造成的,或者是我需要那个东西来成就我的计划,那只会让你对我有错误的认识。恩典并不依赖苦难而存在,但是苦难存在的地方,你会在很多苦难色彩中发现恩典。”

“你所说的开始让我如释重负,我一想到我的痛苦可能会缩短了她的生命,我会无法承受。”

“她不是你的牺牲品,麦肯。她现在和以后都会是你的开心果,这样的目的对她来说已经足够。”

麦肯向后,在椅子上坐定了,从门廊上眺望了景观,“我觉得好猛。”

“哦,你把大部分的司康饼都吃了。”

“哦,我不是那个意思。”麦肯笑着说,“你是知道的,世界好像明亮了一千倍,我也变得好像轻盈了一千倍。”

“你的确是啊麦肯,要当全世界的法官并不容易。”老爹的笑容让麦肯放心,这个新的立足点很安全。

“要审判你也不容易啊。”麦肯补充地说道,“我之前真是乱七八糟,比我想的更糟糕,我完全误解了你在我生命中的意义。”

“不尽然,麦肯,我们也曾经有过一些美妙的时光,所以我们也不用言过其实。”

“但是我一向比较喜欢耶稣,不喜欢你。他似乎比较慈祥,而你似乎很……”

“很坏心吗?这似乎很可悲吧。他来把我显明给大家看,但多数人只相信跟他有关的事,他们多半仍然把我们当做好的神或坏的神,互相对抗。特别是那些虔诚的人,当他们要人去做他们认为对的事情的时候,就需要严厉的神,而当他们需要饶恕的时候,又跑去找耶稣。”

“没错,你说得没错,”麦肯举起了一根指头说。

“但是我们都在耶稣里,他确实反映了我的心。麦肯,我爱你,我也邀请你来爱我。”

“但是为什么是我呢?我是说为什么是我麦肯呢?为什么你爱一个这么乱七八糟的人呢?明知道我心里对你的种种想法,对你做出种种控诉之后,为什么你还费心试着让我了解你?”

“因为那就是爱会做的事。”老爹回答:“记住,麦肯,我对你将来要做的事情和选择不会感到惊讶,我已经知道了。这么说,比方说,我现在正想办法教你不要躲在谎言中。当然,这只是假设,”老爹眨了一下眼睛,继续说:“再这么说吧,我知道你要经历四十七个情景与事件才能够真正听得进去我的话,就是在你听得更清楚,同意我的说法,并且改变自己之前。所以你第一次没有听见我的话的时候,我是不会灰心或者失望,我乐得很,因为再有四十六次我就成功了,而那个第一次就成为筑起治疗之桥的第一块的基石。将来有一天,也就是今天,你会走过那座桥的。”

“好吧,我现在觉得很内疚。”麦肯承认。

“麦肯,那么请你说说看,这种内疚是什么滋味?说正经的,这不是要让你觉得内疚,罪恶感绝对没有办法帮助你找到在我里面的自由,充其量只能让你更加努力尝试遵守外在的伦理道德标准罢了。我看的是内在。”

“可是你所说的,我是说躲在谎言里,我猜我这一生大部分的时间都是躲在谎言里,只是方式不同而已。”

“亲爱的,你是伤害中的幸存者,这没有什么可耻的,你爸爸曾经把你伤得很重,生命伤害,谎言只是幸存者最容易选择的方式之一,它给你一种安全感,在那里,你只需要仰赖你自己。但是,那里很暗,对吗?”

“对,那里太暗了,太暗了。”麦肯摇着头嘟囔着说。

“可是你愿意放弃它承诺给你的权力和安全感吗?问题在这里。”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麦肯问道,他抬起头来,望着老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