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6年12月22日 亲情不断电

理家理心(34)在家需要打扮吗?

 

亲情不断电161222——主爱深整理
收听     
平时上班的职业女性,每天要打扮一番才出去见外人,而如薇姐妹做了19年的全职妈妈,在家里全心照料家人、整理家,如薇姐妹也会专心把自己打扮的美丽吗?来一起听听如薇姐妹的分享吧:
我会每天把自己收拾的干干净净的,我先生也常常给我买一些时尚杂志,他给买书也说明他对我的穿着打扮有一定的品味、一定的要求。不管家里有没有客人或外人在,他希望我都能穿着得体,看上去干净舒服,也是一种心情。如果你自己都不爱惜自己,随便里邋遢的话,你也没有心情面对家里每一个人,做一些繁琐的杂事。自己的心情调理好了,做每一件事情就好享受那个过程。
我更看重家里的责任,对我来说这也是一份事业,只是侍奉的职场不一样。不是在外面,而是在自己的家里。这份事业对我来说责任非常重大。在家里相夫教子,孩子在最初的十几年跟父母相处在一起,这是要培养一个人,也是培养一个人所要付出的代价。不能说随随便便养活他吃饱穿暖就可以了,最重要的是要教育他。比我在外面职场上拼搏觉得更有意义。
在孩子小时候,看过很多怎么教养孩子的书,跟我先生也有很多的沟通。父母在养育孩子的事情有一个欠缺,就是在做父母之前没有任何职业的训练,而是边做边学。这也给我们造成了很多的困惑,不知道自己做的对还是不对。有时做错了没机会改正造成的影响还是蛮大的。所以,在这个过程中要更多的装备自己,也要有一颗祷告的心。放下自己,聆听从神来的更多的话语。
在教养孩子和夫妻相处时,最重要的是沟通。尤其我先生,他觉得孩子在家庭中的教养是我们做基督徒一个很重要的职份。如果他发现我做的不对地方,他会提醒我。神给我们智慧,让我们警醒这些事情,很感恩有基督教的氛围、有信仰来支撑着我们,让我们夫妻能够在神的面前摆上。遇到一些重大的事情时,我们夫妻还有孩子会一起祷告。我每天也会花一些时间为家庭、先生和孩子祷告。
我会在厨房祷告,厨房是我祷告读圣经的地方,有时下午一个人静静在那里,看着外面美好的风景,感叹着神的大能,我也预备我的心来到神面前,向他祈求献上感恩时,我也特别受祝福。当我们把一切所有交托给神,仰望神的时候,神就大大的赐福我们。
小说连播:小屋
麦肯抬起头来望着老爹,他知道老爹此刻正进入他的内心深处。
“麦肯,谎言是小型的堡垒,你在里面可以觉得很安全,很有力量,透过谎言的小小堡垒,你设法经营自己的人生,也操控着其他人。但是堡垒需要墙,所以你就筑些墙,就是为你的谎言建立正当的理由,就象你现在也在做这种事来保护你所爱的人,让他们不觉得痛苦,无论行不行的通。这样你才会觉得谎言不错。”
“可是,我没有告诉小娜纸条的事,因为怕对她造成伤害。”
“你说的是天大的谎言,但是你却看不出来。”老爹向前倾了倾身子:“你要我告诉你真相吗?”
此刻,麦肯内心感到莫名释放,还差点笑出来,他不再对此感到尴尬,“呃,才…不要。”他慢慢吞吞吐出答案,又嬉皮笑脸说:“你还是说吧。”
老爹报以微笑,然后又板起脸:“麦肯,真相是,你不告诉小娜的真正理由不是因为要避免她痛苦,而是怕从事情处理中出现的情绪,就是她和你的情绪。情绪让你害怕,你说谎是为了保护你自己而不是她。”麦肯往后一坐,老爹说的完全正确:“不但如此,这种谎言也没有爱,你的谎言以关心她的名义阻碍你和她的关系,也阻碍她和我的关系。如果你告诉她,她现在说不定和我们也一起在这里了。”
老爹的话像一拳打在麦肯肚子上。
“你要她也来吗?”
“如果她有机会做这个决定的话,那就是你和她的决定。你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因为你忙着保护小娜。”麦肯再度在罪恶感中挣扎。
“你要面对走出黑暗的恐惧,你要告诉她,让她的原谅来医治你,你要为她祷告。你要担下诚实的风险。亲爱的,这是一个过程,人生够真实的,不必再被谎言蒙蔽,而且你要记得,我比你的谎言还大,我动的工绝对超过谎言,绝不会让谎言变成对的,也不会让谎言继续对他人造成伤害。”
“万一,她不原谅我呢?”麦肯知道,这的确是内心深处的恐惧,而且不断在旧的谎言中丢出新的谎言,感觉比较安全。
“那就是信心的风险了,信心不会在确信的房屋里生长,我在这里不是要告诉你小娜会原谅你,或许她不会或是没有办法原谅。但是我在你里面的生命由你自己选择,由适量的不确定和风险,转换你成为诚实的人,将比死人复活更了不起的奇迹。”
“那你愿意原谅我吗?”麦肯往后一坐,让老爹的话深入他心里,麦肯终于请求。
“我早就原谅你了。如果你不相信,你去问耶稣,他就在那儿。”
麦肯喝了一口咖啡,意外发现咖啡仍旧和他刚坐下时一样热:“但是你知道吗?我一直努力想把你推出我的生命外。”
“我知道,只要牵涉到人类幻想中的‘独立’这份宝藏,人就会变得很顽强,他们紧紧藏好并抓住自己的病状,在破碎中找到自己的身份和价值,再用仅仅有的那一份力气去捍卫,难怪恩典没有吸引人。从那层意义上,你是一直努力从里面把自己的心门锁住。”
“但是我没有成功。”
“那是因为我的爱远远大于你的愚笨。”老爹眨下眼:“我把你的选择完美融入我的目的,有太多人像你一样,把自己锁在很小的地方,和一只终究会背叛他们的怪兽同在,他们以为这只怪兽会填满或者可以带给他们想要的东西。而事实不是这样,和这种恐惧一起受困才有机会再次归向我,而他们以往信任的珍宝会成为摧毁他们的原因。”
“所以你用痛苦强迫他们归向你?”显然麦肯不同意老爹的话。
老爹的身子又向前倾一下,摸一下麦肯的手:“亲爱的,我也原谅你竟然会认为我会那么做,我了解对你有多困难,即便只是要认知谁才是真正的爱和善,更别说是想象,因为你迷失在对现实的看法,却对自己的判断是那么笃定。真正的爱从来不会强迫任何人。”他轻轻捏住麦肯的手然后往后坐。
“可是如果我没有听错你的意思,我们怎么的后果也是整个过程的一部分,也会带领我们,帮助我们找到你。也是不帮我们找到他的原因吗?这就是你不告诉我密斯在哪里,也不帮我们找到她吗?”麦肯的声音中不再有控诉的语气。
“要是这么简单就好了,没有人知道我把世界从何等恐怖中拯救出来,因为人看不到发生的事,万有皆由独立而来,而独立是你们的选择,我只是撤销所有独立的选择,你所知的世界就不再存在,而爱也变得毫无意义。这个世界不是我让所有孩子免于邪恶的游乐场,邪恶是你们在这个时代带给我的混乱,但他不会有最后的决定权。如今邪恶染指我所爱的每个人,包括跟随我和不跟随我的人,如果我拿走众人选择后的结果,我就摧毁了爱的可能性,强迫而来的爱根本不是爱。”
麦肯感叹道:“要了解,真的很难啊。”
“亲爱的,你觉得没有道理。我来告诉你,因为你眼中身而为人的意义太狭隘,无论你懂不懂,你和这整个创造都是不可思议的。你的美妙超乎相信,就因为你做出恐怖而具有破坏性的选择,并不表示你应得的尊重就会减少。尊重就是我创造的最高点,也是我爱的中心。”
“可是……”麦肯刚刚开口,马上被老爹打断:“别忘了在你所有痛苦和心碎中,你的周遭还有美,造物的奇妙、音乐和文化、欢笑和爱、轻声的盼望、新的生命和转变,和解宽恕的声音。这些也都是你们选择的结果,每个选择都很重要,连隐藏的也不例外。所以我们应该撤回什么选择呢?麦肯,或许我不该创造宇宙,或许应该在亚当想要独立之前阻止他,那么你想生女儿的选择,或你做为父亲想打儿子的选择?你要求独立,而又怨我因为爱你而让你独立?”
麦肯听了这些话露出了微笑,老爹也笑:“麦肯,我的目的不是为了让我自己或是你感觉舒服好过,我的目的一向是爱的表达,我决意从死亡中取得生命,从破碎中带出自由,让黑暗转为光明,你所看到的混乱我却看为不规则的碎形,这一切必须显现出来,即使要把我爱的人放在恐怖的悲剧世界里,即使是我最亲的人也不例外。”
“你在说耶稣?” 麦肯柔声地问道。
“对呀!我爱我的孩子!”老爹移开了目光,轻轻地摇着头:“你知道,一切都和他有关,有一天你们会知道他放弃了什么。那简直是无法言喻的。
麦肯的情绪又开始翻腾了,他看着老爹在谈论自己儿子的时候,有种感觉深深地触动了他。他踌躇着不敢再问,但仍然打破了沉默:“老爹,你能帮我理清一件事么?耶稣借着死到底成就了些什么呢?”
老爹看向外面的森林,挥了挥手说:“没有什么,不过就是一切的本质,那是在创造奠下基础之前,爱就决意要达到的目标。”老爹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然后微笑着。
“这个范围还真广啊,你能把它缩小一点吗?”麦肯相当大胆的要求,至少话一出口他也是这么认真的。
老爹没有生气,反而眉开眼笑:“开始变得得寸进尺咯?”
麦肯咧嘴一笑,但嘴里塞满了东西,所以没说话。
“我说过一切都和耶稣有关,创造宇宙和历史都和他有关,他是我们目的的最核心,在他里面我们才成为完整的人,所以我们的目的和你们的命运永远相连。也可以说我们把所有的鸡蛋都放在一个人类的篮子里,没有备案。”
“听起来蛮冒险的。”
“对你可能是,但对我不是。一开始我想要的东西我一定会得到,这一点从来没有任何疑问。”老爹往前坐,手臂交叉着放在桌子上:“亲爱的,你刚问我耶稣在十字架上成就了些什么,现在仔细听,透过他的死和复活,我现在已完全和世界和解了。”
“全世界吗?你是说那些相信你的人,对吗?”
“是全世界,麦肯。我告诉你的是和解是一条双向道,我已经完全彻底终极的完成了我的部分,强迫一段关系不是爱的本质,但开辟道路是爱的本质。”说完,老爹站起来收拾好盘子拿进厨房。
麦肯摇了摇头,然后又把头抬起来:“所以我不是很懂和解的意义,而且我又害怕情绪,是这个意思吗?”
老爹没有立刻回答,却在转身离开走向厨房时摇了摇头。麦肯无意中听见他低声嘀咕抱怨着,似乎在自言自语:“人呐,有时候还是白痴啊。”
麦肯简直不敢相信:“我刚刚好像听到上帝在说我白痴吗?”他看见老爹耸耸肩,声音没入转角处,接着又听见朝着他的方向大声的叫着:“亲爱的,如果你要对号入座,没错。”
麦肯大声笑着往后一坐,他觉得结束了,他脑子里的东西多的快要满溢出来了。胃也快要撑破了,他把其余的盘子拿到厨房吧台上,亲吻老爹的面颊,然后往后门走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