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6年12月26日 亲情不断电

理家理心(35)客厅

 

亲情不断电161226——王豆豆整理
收听     
欢迎来到贤妻良母俱乐部做客,新的一周开始了,理家理心也要开始新的篇章,之前的节目里我们聊的比较多的是厨房话题,因为厨房是一个家庭的心脏,厨房给人的感觉是爱的泉源。事实上,家庭中还有一些空间也是很重要的,如果把厨房比作女主人的心,那客厅就是女主人的脸面了。今天,我们就一起来谈一下客厅。
在《理家理心》这本书中,我们可以看到马瑞欣姊妹在客厅花了比厨房还大的心思。马瑞欣姊妹说,在选择房子时希望有一个大大的客厅,越大越好。因着自己的信仰,他们夫妇希望可以把家敞开为上帝所用。客厅大就可以开放自己的家,邀请朋友来一起读神的话语跟上帝亲近,感受来自天上的爱,得到心灵的栖息。“家可以是一颗大树,我们祷告让这大树长满浓浓的密叶,好让那些旅途劳累被艳阳晒晕的人可以靠在树荫下喘口气。”
开放家的意义远远超过提供一个物质空间,开放一个家实际上是凿开了一个爱的活泉。马瑞欣姊妹提到一个宣教士的故事,在学校周围买了一个活动房屋来接待年轻学生,与这些正在冲向人生山顶的年轻人分享他们一生所收集的宝贵的生命故事,盼望他们从中学到真理的养分,活出真正有价值、有意义的人生。
客厅对于一个家来说真的是很重要的,它既是跟亲朋好友欢聚的地方,也是家人在一起温馨友爱的地方。客厅的故事我们会慢慢和大家分享,接下来,我们一起来收听非常棒的小说连播《小屋》
小说连播:小屋——上帝是动词
麦肯往外走入午后的阳光,他对自己的感觉是一种奇怪的混合,既像一块被拧干的破布,却又生气蓬勃,令人振奋。这一天是多么的不可思议,而且只过了不到半天。有一小段时间,他举棋不定地站在那里,之后才漫步走到湖边,当他看见系在船坞边的几艘独木舟,他知道,或许它将永远是甘苦参半的象征。他解开船坞尽头的最后一艘独木舟,战战兢兢地把小舟划入了湖里,开始划向湖的另一边。
在这之后的几个钟头,他绕着湖,探索其中不为人知的角落和缝隙,知道几条河和小溪,有的是从上游注入湖中,有的则将湖水引往更低处的盆地,他还发现了一处可以漂在水上观看瀑布的完美地点。高山的野花四处绽放,为大地增添了点点色彩,这是最安详也最和谐的平静感。麦肯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了,如果他曾经感受过的话,他甚至唱了几首歌,两首老诗歌,两首老民谣,只是因为他想唱。唱歌也是他长久以来不曾做过的事,回溯遥远的过往,他开始唱起以前常常唱给凯特听的那首呆呆的短歌:“凯凯凯凯特,漂亮的凯特,你是我唯一爱慕的人。”他想到女儿,忍不住摇了摇头,女儿是那么顽强,却又那么脆弱,他不知该如何触动女儿的心,他已经不再惊异自己那么容易就泪眼盈眶了。
他一度观看由桨叶和船尾造成的螺旋漩涡,当他转回头的时候,发现沙瑞依正坐在船头注视着他。她忽然显现,令他跳了起来。
“天哪!”麦肯惊呼道:“你吓着我了。”
“对不起,麦肯。”她马上道歉:“不过晚餐快准备好了,该是请你移驾回小屋的时候了。”
“你在这段时间都是和我在一起吗?”麦肯问道,仍是有些惊魂未定。
“当然了,我一直都和你同在。”
“那我怎么不知道啊?”麦肯问:“最近你在的时候我都能够察觉的到啊。”
“要不要让你知道和我在不在这里和你完全无关,我一直与你同在,有时候我用特殊的方式让你察觉,那是比较刻意的。”
麦肯点了点头表示明白,并且把独木舟划向遥远的岸边和小屋,这个时候从灌入脊椎的一阵震颤,他清澈地分明地感受到沙瑞依的存在,他们两个人同时面露微笑。
“沙瑞依,我想问你,即使我回到了家,也能一直象现在这样看见你或者听见你的声音吗?”
沙瑞依微笑着回答:“麦肯,你随时可以和我说话,我也会永远和你同在,无论你能不能察觉到我的存在。”
“现在我知道了,但是将来我要怎么听见你的声音呢?”
“你会学到在你的思绪中听到我的思绪,麦肯。”沙瑞依向他保证。
“会很清楚吗?万一我把你和另一个声音搞混了呢?万一我弄错了呢?”
沙瑞依听了之后哈哈大笑,笑声如奔放的流水,近乎音乐:“哈哈哈,你当然会弄错了。每个人都会弄错,但是随着我们的关系持续增长,你就会开始更认得我的声音了。“
“我可不想犯错啊。”麦肯嘟囔了一声。
“麦肯,”沙瑞依回应道:“要知道错误是人生的一部分,并且老爹也会在错误里动工,达到他的目的。”沙瑞依神情愉快,麦肯也不禁对她咧嘴而笑,她的论点清晰易懂。
“沙瑞依,这和我所知的一切是那么截然不同,千万别误会,我是很喜欢这个周末你们给我的这个经历,但是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回到我的现实生活,我也说不上来,把上帝想成苛求的工头,似乎比较容易和他相处,连处理巨痛的孤单也比较容易。”
“你是这么认为的吗?”沙瑞依问道:“真的吗?”
“至少那样我似乎可以控制一些东西。”
“似乎是对的,但那能为你带来什么呢?巨痛和更多的痛苦?非但你自己无法承受,连你最关心的人也没有办法信任,你知道吗?”
“根据老爹的说法,那是因为我害怕情绪。”麦肯透露。
沙瑞依笑着回答麦肯:“呵呵,我觉得那次的小交流真的是妙趣横生呀。”
“我害怕情绪。”麦肯承认,对沙瑞依似乎如此不在乎感到有些心烦:“我不喜欢情绪带来的感觉,我用情绪伤害过其他人,完全不能信任自己的情绪,你创造所有的情绪吗?还是只有好的情绪呢?”
“麦肯,”沙瑞依似乎跃升至空中,麦肯仍然难以正视她。但是近傍晚的阳光投射在水面上,变得更难把沙瑞依看清楚了。
“情绪是灵魂的色彩,它们既壮观,又惊人。当你没有感觉的时候,世界就变得沉闷苍白,只要相信当初巨痛如何减少了你生命中的色彩,你就会知道,你的生命只剩下单调、贫乏的灰色和黑色。”
“我求你帮我了解这些情绪。”麦肯恳求说。
“其实,没有什么好了解,情绪就是情绪,不好也不坏,它们就是存在。这里有个说法能够帮你在心中理清。麦肯,典范驱动感知,感知驱动情绪,多数的情绪都是回应感知,就是你在特定的状况之下认为真实的事。如果你的认知错误,那么你对情绪的感知也会错误,所以你要检查自己的感知。除此之外,你也要检查自己相信的典范是否属实,你笃信某件事是真实的,那件事并不会因而成真,你要愿意重新检查自己相信的事。越是活在真理中,情绪越是能够帮助你看清楚。但是即使如此,你对它们的信任也不要高过于我。”
麦肯任由桨随着水的流动在他的手边转动,“感觉好像在关系中生活,你知道,就是信任你,和你说话,好像比单纯守规矩负责一点。”
“什么样的规矩呢?麦肯。”
“你知道,就是经文里告诉我们应该做的各种事情。”
“好。”沙瑞依带着若干犹豫地说:“麦肯,那么你说说那会是什么呢?”
“哦,你知道啦。”麦肯挖苦地回答说,“就是行善避恶、善待穷人、勤读经、勤祷告、上教会那一类的事情。”
“呵呵,我懂了,那么这对你有效吗?”
麦肯听了之后大笑:“哈哈,我从来没有好好地做过,有时候我做的还算不错,但是总是有些事情让自己很难克服,或者觉得有罪恶感。我以为我只需要更加努力,但是我发现要维持那个动机却是很难,很难。”
“麦肯,”沙瑞依用责备的语气对他说:“圣经没有教你要遵守规矩,那是耶稣的写照。文字也许能够告诉你上帝是什么样子,甚至他希望你怎么样。但是你不要忘了,如果你只是想靠你自己的话,说实在的,我保证你一件都做不来。生命和生活都在他里面,别无它处。哦,我亲爱的麦肯,你该不会是认为靠自己可以活出上帝的公义吧?”
“哦,是有一点。”麦肯怯懦地说:“可是你也得承认啊,规矩和原则比关系要简单啊。”
“你说的没错,关系是比规矩困难很多,但是规矩永远不会给你答案,让你明白内心深处的问题,而且规矩也永远不会爱你。”
麦肯一直手浸在水里玩,看着自己的动作制造出的图案:“我渐渐地发现我知道的答案很少,我近乎无知,沙瑞依你知道,你已经彻底把我颠覆或翻转了。”
“麦肯,宗教是关于拥有正确的答案,而他们的答案有一些是正确的,但我是关乎过程的,要带你找到活生生的答案。一旦你找到了的话,就会从内在开始改变。有很多聪明人可以依据他们脑袋里面的想法说出很多正确的事,因为有人告诉过他们正确答案,但是他们根本不认识我,所以,说真的,即使他们是对的,他们的答案又怎么会正确呢?你明白我大概的意思了吧?”沙瑞依对自己的话发出微笑,“所以可能他们是对的,他们仍然是错的。”
“我懂得你在说什么了,神学院毕业之后,我有很多年都是这样,有时候我有正确的答案,但是我不认识你,这个周末和你分享生命远远比那些答案更有启发性。”
他们两个就这么谈着谈着,继续慵懒地顺着水流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