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6年2月16日 亲情不断电

天下男人(十四)男人的诡诈

亲情不断电160216——阳光oO整理
收听     
上次讲名分,双胞胎弟兄俩,大哥很轻易地就把名分卖了。那一幕之后,他们的老爸真的老了,他就要赐福给自己的长子,这不是一碗红豆汤那么轻松,这一幕真的来临的时候,男人的诡诈就来了。故事里有三个男人,老爸以撒,长子以扫,弟弟雅各。要说诡诈,雅各当仁不让,只是用一碗红豆汤就把长子的名分骗过来了,但是这长子的名分到底应该归谁?我们回到他们出生的那一幕,原来他妈妈怀孕的时候,上帝已经跟利百加说话了。《圣经》里说“两国在你腹内,两族要从你身上出来,这族必强于那族,将来大的要服侍小的。”(创25:23)他们的爸爸妈妈在两个孩子出生之前已经清楚知道神给他们的话了。身为一个很顺服的父亲,以撒应该顺服上帝的心意。“因为以撒很贪爱以扫的野味”以撒年迈之后存了个心眼,他要把长子的福气赐给以扫。父亲把长子的名分赐给长子的时候,是在以色列的家庭当中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以撒、利百加夫妇两个人都知道上帝的心意。但《圣经》说以撒要把祝福给以扫的时候,悄悄地不让利百加知道,雅各也不知道,所以这就是男人的诡诈。所以,亚当之后人都是罪人,不管他曾经有过怎样的属灵高峰,他里面有什么好的品格,但是那些属血气,属肉体的东西还在他里面。他不能克服自己的喜好(喜欢野味)到违背上帝心意的程度。
我们看看以扫。在整个过程当中他好像就是傻乎乎,亲手把自己的长子名分用一碗红豆汤的代价卖给他的弟弟雅各,但是他好像这件事没有发生一样。以撒说“你去打野味,打了野味我好给你祝福。”只说给他一个人听。
“哦!这个机会来了,我可以拨乱反正,我还是得长子的名分。”他马上就去打野味。最后等他打野味回来的时候,他就跟父亲说“好了,你现在给我祝福,我要得长子的名分。”
那个世代的人对起誓是很看重的,但是他以为雅各不在,雅各没有把这件事情说出来,长子的名分还是我的,这个长子名分的祝福也很诡诈。
单单说男人诡诈也不公平,女人也有诡诈,就是雅各的妈妈利百加,她现在是替天行道,她说“雅各,你老爸真的是老糊涂了,他要把长子名分给你哥哥。他去打野味了,不要着急,我有办法。”老公的阴谋没有瞒过老婆,她有心计。她说:“我去把那上好的羊肉做出来给你老爸,你把他送去,你就可以从你老爸那边得长子的名分。”但是雅各不同意,他说“我哥哥身上是有毛的,我身上是光溜溜的,我去跟父亲说,‘我是你的长子以扫’,讨祝福,他只要一摸我,我肯定露馅,那不就是要有咒诅在我身上吗?”雅各对他的妈妈是一种提醒,不能骗老爸。
最后雅各真的把羊肉端进去,老父亲一闻这个香味,就要祝福。但问题是他已经摸了雅各。利百加已经知道以撒一定会摸他,所以把动物的皮毛放在雅各的脖子上面,让以撒摸的时候就摸到毛茸茸的。当以撒要把祝福给他认定的长子时,他口口声声地说“我儿啊!我儿!”《圣经》记载,他一次又一次要来确认这个儿子是以扫,而不是雅各。因为他听着声音是雅各的声音,但是手却是以扫的手。所以他就就问“你真是我儿子以扫吗?”雅各说“我是。”雅各心里的煎熬就是“我有十足的理由啊。”我也是你的儿子,为什么你那么刻意地要分辨我不是雅各,而是以扫。但是他的诡诈就是,虽然和以扫的交易做成了,还要用这种欺骗的手法得到祝福。
我们回到《新约》看耶稣来到地上的时候也发生过那一幕,怎么看人的诡诈。就是有一个行淫的妇人被人家当场逮到,很多人都说“看好戏了。”他们就来考验耶稣,“这个人按照摩西的律法,要用石头把她打死,你看怎么办?”耶稣就说“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谁就可以先拿石头打她。”耶稣没有说不能拿石头打她,打她的人就觉得这个人很有罪,我打她当然我没有罪了。结果,围观的人,一个一个,从老到少都出去了。因为他们都觉得自己有罪。
耶稣的话就像一面镜子。让我们知道自己是有罪的,我们是不配定别人罪的。后来耶稣上十字架,用自己的宝血,用自己的生命摆上去,流血、舍命,成为罪的赎价。这是赎罪的来历,我们每个人的罪都归在了耶稣身上。人的罪多到一个程度,没有一个人可以找到自己的方法来解决,非得用上帝的儿子来到这个世界,把自己的命摆上,流出自己的宝血,他的生命之道让我们知道自己是一个罪人的身份。我们藉着相信耶稣基督是上帝的儿子,他来是要成为我们生命的主,我们才能真正找到出路,就是,脱离诡诈,成为新人,这个新人带着上帝的形象和样式,有神的公义和圣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