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6年3月18日 亲情不断电

面对老去的容颜·不许人间见白头

 

亲情不断电160318——霜叶整理
收听     

请点击喜马拉雅平台收听节目“>收听

昨天晚上我们全家吃了个大餐,是我(娟子)的先生请客,给我妈妈过七十大寿。我妈妈七十岁了,还是会在意的修饰一下,才能够出门的。女人嘛,无论到哪个年龄都会在意自己的容貌的。我(新乐)以前有一个邻居,是八十几岁的一个老太太,满头白发,她甚至走路都需要用拐杖了,她去超市买东西是很不方便的,我们有时候就会带她一起去超市去买东西。有一次,我们去的一个大型的超市,这个超市里面是有那个卖首饰的专柜,我突然看见这老太太对着镜子在试耳环呢!你不要惊讶哦,因为她每次出门,我都发现她口红涂得很艳丽的,眼影也用的很漂亮。所以这样的一个老太太给自己买耳环是一点都不奇怪的。
在国外我们看到有很多八九十岁的老人家,满头银发,甚至是拄着拐杖,坐着那个轮椅车,但是她们的头发和衣着是非常整洁的,而且脸上的妆容是非常艳丽的,而且他们服装的色彩都是大花大朵,而且还是有搭配的。所以我有时候看着她们就在想:唉呀,当我到了她们这个年纪的时候,我(娟子)是否也能像她们依旧的美丽呢?
其实我(新乐)觉得这个取决于你用一个什么样的心态,面对自己慢慢变老的年纪,尤其对于我们女性来说,对自己的容貌的用心,可以使自己保持一个很良好的、很积极的心态,抗拒时间在咱们身上的痕迹。所以我们保持一个非常乐观、积极的心态是很重要的。圣经里面讲,虽然我们的肉体一天比一天衰残,但是我们里面却一天新似一天。当我们里面那个灵的生命一天新似一天,特别是有成长的内容而喜悦的时候,你会更不在意这个时间给你带来的这种年龄上的这种衰老。因为你对自己够了解,你对自己够接纳,你知道那个美是从里面发出来的,所以我觉得长皱纹哪、老年斑哪不会影响到自己的心态,因为我知道我的生命是永远的。
话是这样讲,可是我(娟子)觉得我还是会在意的,就是说有一点皱纹,哪怕有一些老人斑的时候,我觉得我还是希望能够有一点东西可以来让我看上去也漂亮。当然,我知道我心里面的更新的程度哈,但是我外面可以让别人看到一个,即使是白发苍苍的娟子,那个时候也依旧是一个漂漂亮亮的婆婆。内在到外美,其实也是对自己生命的一种珍惜,是对别人的一种尊重。
有时候我们一唱到年老的歌的时候,就是一种伤感,比如《时间都去哪儿啦?》,当我给我妈妈祝寿的时候,我也会觉得:唉呀,妈妈曾经是一个那么美丽的女人,她真的是很漂亮,然后各方面的才华又好,又能唱歌,我就觉得她就是我的偶像,她是我心中那个最羡慕的人。可是今天呢?她也已经要黯然退幕了,但是她的那个柔和,还有她的那种满足,现在特别是我爸爸陪在旁边那种的心满意足的状态,是我非常非常羡慕的。所以我就说,不管时间去哪儿了,但是时间其实是在我们的手里,我们要珍惜我们的每一分、每一秒,不让它白白地耗掉。我们要爱每一个年龄段,每一个时间里的自己。
婆婆手记:不许人间见白头
我的妈妈长得很美。爸爸这么说,祖母这么说,保姆阿姨这么说,亲戚朋友这么说,我们兄弟姐妹也这么说。
小的时候常常翻阅相片簿,有两张妈妈的年轻照,让我爱不释手。一张是她跟一位女同学站在树下,穿着学生衣裙,娇羞柔美,可爱极了。一张是坐在花园的石椅上,穿着明初的衣裙,宽袖口大滚边,雍容婉约,令人不敢逼视。她是我的妈妈,我亲吻着她。还有一张是结婚二十五周年,她和爸爸在山顶餐厅拍的。穿着旗袍,披着白色洋装外衣,含蓄与豪放集于一身,更觉可人。爸爸过世之后,妈妈已经六十六岁了,她只身来到冰城,跟我们住了半年。神学院上下,无不称赞她是貌美的婆婆,她也引以为荣呢。
三年前妈妈九十岁,儿孙们纷纷从各地来到温哥华为她祝寿,还有亲朋好友、教会的弟兄姊妹。筵开十多席,济济一堂,十分热闹。儿女媳婿与她同坐一桌,她报出了一句九十岁的名言。她说“我这一把年纪所求不多,但求天天跟你们共桌吃饭,余愿足矣。”她不知道这几天我们能够共桌吃饭,那是经过多久的张罗。要请假安排事务、家务、孩子的学业,还要订购飞机票、住宿、膳食、旅游,样样都得费时费心,还费钱呢!不过我们都很安慰,因为妈妈实在是非常非常的快乐。
去年,我们到温哥华去探望她。她容颜憔悴,神情落寞,常常诉说她很孤单。我们想,何不放映她九十大寿庆典的录像,让她回味一番?于是呢,一家人排排坐好,细细细的观赏,
看到亲友宾客一一地进来,妈妈也都能够一个一个的喊出他们的名字。唱诗的时候,她也跟着唱;读经,她也读;致辞的呢,她就留心地听,实在感染到了喜乐的气氛。轮到她的特写镜头,我们都很兴奋,抢着说:“妈!这是你呢?看到了吗?”可是妈妈却忽然沉默了,还轻声骂着:“要坐轮椅,还出来公众地方干嘛呀?牙齿都没了,吃起东西来怪难看的,还要拍照?唉!要人搀着才能站起来,那就不要切蛋糕了呗!”我们都给她搞糊涂了,是妈妈幽自己一默,还是她认不出自己了呢?这时候,姐姐“啪”的一声,把电视机给关了,说“噢,片子断了。”另外一个说“我肚子饿了,有什么好吃的?”“有啊有啊,有鸡粥、萝卜糕,还有好多点心呢。”大伙一哄而散,都去张罗吃的了。我跑到外头,真想痛哭。美人自古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从此以后,这一卷录像就束之高阁,再也没有人去碰它了。
奉劝年轻小辈,不要常邀老人家拍照,更不要勉强她们拍照,何必让迟暮的美人,白头将军,永留纸上呢?当有一天,我安息主怀,举行丧礼,千万不要瞻仰遗容,让人列队观看,赞叹临终奋斗的战绩,不要放大玉照悬挂当中,让人歌颂丰功伟业、佳言一番,只需要放大几张生活照,家庭的、教会的、亲友的,就张贴在当眼处,或者就用投影机投射在墙壁上,在离别的哀伤中,回味主恩。几许的欢乐、温馨、扶持、勉励,同时也可以仰望着将来天家相聚,那个时候,有主同在,更是好得无比。
孩子们,如果你们办得到,就请为我预备这样的一个丧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