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6年3月2日 亲情不断电

走出忧郁症

亲情不断电160302——路过整理
收听     
今天继续邀请您收听恩泽的故事。
主持人(梦远):你提到说忧郁症如果完全走出来是需要一些辅导的。
恩泽:对。
主持人:可以说说这一方面吗?
恩泽:可以这样讲,其实是在我决定要去读神学,但是呢,我又知道我先生在那个时候还不是完全同意我的时候,我心中有两个计划:一个就是我想去修一些在网上的课程;一方面呢,我就是想去做一些比如说周日、周六的一些普教神学的课程。刚好我现在所就读的这个学校它有一个扩展的神学教育,我在上这个课的时候很幸运,认识的我现在的这个心理治疗医生,他当时是我们的老师,他已经有二十几年的经验,那么我自己本身我就发觉我很需要这方面的,因为我看到的只是现在我的一些表象,我经历的也只是我自己现在所经历的,那我不知道我是什么原因造成我这样的,而我怎么样才能够彻彻底底的从这种负面的情绪中走出来。
主持人:那这个过程里面,你真的找到了表象下面那个真实的原因吗?
恩泽:可以说是。他帮助我很多,当然我在学习过程中对我也有帮助,比如说我这次做的一些调查,我课题的研究也对我有很大的帮助。因为在治疗的过程中,当然他会首先帮助我回到我的原生家庭,去看原生家庭给我的怎么样的一个生长环境,对我的情绪有一些什么样的影响。然后在我生命中我遇到了一些什么样的事情会造成我今天的情绪上面的困扰,而且他会针对这一些做一些相应的治疗。
主持人:你刚刚提到了一个就是他会帮助你分析原生家庭,我们亲情天天就在讲,我们怎么样子可以让小孩子在一个健康的环境中长大,我们又怎么可以好好的对待自己的另外一半,怎么孝敬父母。其实家我想每个人都愿意它是一个安静的、疗伤的、幸福的、平静的一个港湾,但很不幸,实际上我会有一种感受,不知道对不对,情绪的很多根源反而是在这个原生家庭里面产生的。
恩泽:对,其实你这个观察是非常准确的,就像我们平时就是可以感受到的,为什么越是你亲近的人你会越生气,你会越挑动你的情绪。其实就是因为我们关系越近我们才越在乎他。比如说像这个原生家庭,我们从小父母给我们一些教育,有一些是头脑上的知识性的,有一些是无形的家庭环境和习惯,那么这些东西是我们没有意识到的,是一些潜移默化的一些影响,看不到的。我们其实是自然而然的就把它继承下来,学下来了。比如说有一家的父亲一向都是比较权威式的家长式的作风,那他对孩子从来就没有一种亲近感,而且他对家里面的子女的态度也一向都是属于命令式。这样的话,其实潜移默化地从这个家庭出来的孩子,比如说儿子带到他自己的家庭有可能也是属于这种作法,只是他没有意识到。就比如说我自己的婚姻关系里面我就会发现这样的情况,从我自己的角度,我从小的家庭是属于比较封建家长式的作风,我爸爸属于比较重男轻女的,那么他对我就没有认可过。那么就给我潜移默化的一种影响,就是我很希望通过我自己的表现来证明自己,我希望得到认可,所以我就会很在意别人怎么去看我,怎么样去肯定我,而且我会表现得很努力去赢得他对我的肯定和接纳。所以其实到了我自己的家庭以后,有一些这些渴望和要求,就无形中给我先生造成一定的压力,我就不停地希望得到他的肯定、得到他的接纳。其实这些都是我无心中从我的原生家庭那里带来的但是我却没有意识到,直到我自己开始这方面的研究和学习的时候,我才意识到原来我自己从小的生长背景中和环境中带来了很多不好的因素来影响我的人际关系。
主持人:因为我觉得这种自我认知的能力,我深信是神给每一个人的,但很多时候我会发现,可能很多人一生,从出生到死亡都没有经过这种自我认知的过程。
恩泽:我自己的感受是我之所以去认识去挖掘它的时候是因为我自己正在经历。我不得不去解决这些难题,当我要去解决这些难题的时候我用尽了我自己的办法,我也用尽了世上给我教的,我看很多的书,我去找很多人为的办法去解决。但是我真的,我试了以后没有看到果效,我改变的只是暂时的一段时间的关系的平和。我自己内心深处,其实你说那个苦毒在不在?那个怨恨在不在?那个最深影响我情绪波动的因素在不在?还在。但是为什么现在我会有一种不一样的感受呢?是因为我发觉我内心的环境变了,影响我情绪的内心的那个真正的因素变了,所以我可以去让你看到说,噢,现在是一个淡定的我。当我意识到造成我情绪的波动的并不是外面的人或者环境所引起的,而是说我用一个什么样的心态和眼光去看这件事情,那个时候会发生一些变化。
基本上出现这些情绪上有问题,有原生家庭的、有环境的、有你遗传的、那么其实还有一方面就是灵性上的。当你灵性上出问题的时候,其他的你肯定都会有问题,这个是必然的。那么我们灵性出问题了以后我们应该怎么解决?那肯定就是要回到创造灵的上帝面前,你才能真正的得到解决灵的问题。那你说怎么样去解决这个灵的问题?我们就只能回到《圣经》回到圣灵中间。当他的生命真的发生变化的时候,他看事情的眼光就会不同。比如说我自己,为什么说我从去年开始才真正的从忧郁症走出来,是因为我意识到我的情绪很多的时候比较消极,比较容易选择悲伤、悲观和负面的情绪,然后我也允许自己在里面。甚至有些时候,我用一个很不客气的说法就是我容忍自己以一个牺牲者的角色出现在别人面前。我一方面自己自怜,一方面也希望引起别人对我的同情,其实这也是一个非常不健康的情绪。当我意识到这一点以后,我也同样意识到了一个事,我这一生是要这样子忧郁的活下去还是要快乐地活下去?这个决定权在于我,我可以选择快乐地活下去。所以当我发现的这一点以后,我就在问我自己,那么我为什么不选择做一个快乐的人?更何况平安喜乐是《圣经》一再强调让我们去学习和操练的,是我们要过的这一生。
主持人:但是这不矛盾吗?既然我们所认识的神他里面就已经有平安,已经有喜乐。那应该是你相信神了,这平安,这喜乐应该就在你里面了。那为什么我们的心感受不到呢?还要去努力地找呢?
恩泽:我觉得道理是这样的,好像我们每个人都知道我们信了主以后平安喜乐就会跟我们在一起。我想讲这句话没错,但是对这句话的认知是有迷思的,是有错误的认知的。就像我们当初得救恩一样的,神的救恩早就存在那,当耶稣他说成了的时候,救恩就成就了。但是为什么还要让我们自己去选择?这就是神给我们的自由意志和他给我们充份爱的一个体现,他让我们去选择你要不要接受这个救恩,这个救恩早就在那里。好,你接受了救恩,这是你的选择。所以同样你得救了,那么同理,对于平安和喜乐也一样,神的应许也在那里,就是说,他承诺只要你信靠他你就会有平安喜乐,只要你选择过他的人生就会有平安喜乐,但问题是当我们在身体力行过我们每天平凡的日子的时候,我们真的是在选择平安喜乐的去过吗?是顺服地按照他的心意去做的吗?
主持人:太多的时候就是我这样想,我就这样做了。
恩泽:对,不会问,这就是为什么。其实神他这么爱我,就像我前面分享讲,他这么爱我,他细致入微地这样的去体谅我,去明白我,我刚一开始没有意识到。只有真的当我有一天打开我属灵的眼睛,我看到了以后我才知道,哇!神你是这么爱我。包括我内心深处最亲近的人我的枕边人他都不会去理解,都不会给我提供帮助的。就在我前一分钟还在疑问你的时候,你就给我有答案,你就来回答我,你就来帮助我,你就把我从困惑中拯就出来,让我从那种悲伤的情绪中走出来。真的,我觉得像这样子的你只能是用心去体会,如果没有这种经历的人可能他不会去明白,但是说实在的这也需要我愿意回到他跟前去寻求。而当我意识到原来神的心意是想让我好,只不过我没有选择,我一味地让自己沉浸在我自己悲伤的情绪中间,我不去选择我要快乐,其实我可以做。
我发觉我最近这一年,我在做很多的时候,我就是当我掉到一个情绪的深洞里的时候,我就在问自己:我是要继续的这样烦躁下去?我是要继续的这样痛苦自责下去?我还是选择让它过去?我继续的调整自己的心态,去面对它。所以我自己也有一个经历就是清楚的一个印象就是我在准备诗歌是《当转眼仰望耶稣》,我当时的情绪也很差,又回到那种忧郁的情绪中间,我没有心情去准备,我也没有心情去做任何其他的事情,我就放任自己在那躺着。但是我一直躺下去,我又知道事情很紧迫,因为我的功课我必须要按时交,然后我要做的事情也必须要预备出来。我就在想:我要去带领诗歌,带领敬拜,我怎么样去让自己能够用一个真的是有自己的生命见证说我要转眼仰望耶稣,我现在的情况根本就不是这样子。真的走投无路,我就回到神跟前来祷告说:
上帝!现在我需要你帮助,我有很多很多的事情都在那等着需要我去完成。我要一步一步地去做,我不可以永远的这样躺下去。可是我实在没有劲,我实在没有兴趣,没有力量站起来去做这些事情,我即便就是做也是行尸走肉似的,根本没有用我的心去做。我在神面前有这样一个祷告,然后我自己也在跟自己讲,OK,我即便就是做不下去,我也需要去准备他。我拿起这首歌来唱,我需要去预备自己,我就开始唱。当我唱第一句的时候,我心还是浮躁的,我不是说一唱起来马上就好了,我唱一遍、两遍、三遍。当我唱一遍、两遍、三遍,在练的时候,这个歌就开始进入我的心。不再只是头脑和技巧,而是在变成神真的他的话语在跟我讲,当转眼仰望耶稣,你转眼仰望我了吗?所以当我自己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再重新去开口赞美他的时候,感恩的时候,我的心境变了。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在听很多很多的我们的见证集也好,还听很多的人,属灵长者的见证也好,他们都有分享到在他们人生低谷的时候,在他们难处的时候,神告诉他们“感恩”,我才明白是,为什么会是这样子。因为当我们感恩的时候,我们眼光注重的不再是我的难处,而是神在我身上的恩典。当我数算神在我身上的恩典的时候,我负面的情绪就已经悄然地销声匿迹了,我就是自然而然的已经从那个负面的情绪进入到一个新的状态中。
主持人:很谢谢恩泽,今天你花了很多的时间来跟我分享你的故事,其实我还有很多的问题要问你,不过我想这一次先截止到这里。最后的时候呢,我希望你可以和我们的很多听众,他们其实不是自己有忧郁症的问题,而是我们的家人,我们的朋友有可能是陷在这样的光景当中的时候我们怎么办,是我们周围的亲人,你有些什么样的好的建议给我们这些亲人,他们如何来面对自己家里人有这种情绪上面困扰的人,我们该怎么办呢?
恩泽:对,你这个提到一个非常重要的一方面,其实就是家人的帮助和关怀。在得忧郁症的人群当中这一部分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就是它可以让我们陷在忧郁中的人帮助我们快一点走出这个忧郁的幽谷。其实我也想提醒大家就是我们每个人对忧郁症多一点认识,我们就可以早一点去辨别我们的情绪是不是有问题,是不是真的有忧郁的倾向,而且勇敢的去面对你自己情绪上的问题的时候,也去勇敢地去接受这个事实。接受它以后,我们也勇敢地去寻求帮助,周围作为他的亲人或者是家人的时候,我们可以去做一些鼓励的工作,也可以做一些监督的工作。这鼓励的工作就是当你意识到对方情绪上有问题的时候,你可不可以侧面地提醒他一下,我们是不是要去做一些咨询呀,寻求一些帮助呀。如果不去专业的医生那里,但是我们可不可以去先去寻求一些,比如说我们在教会的,我们可以寻求一些有经验的牧师、同工做一些咨询。然后再一个就是我们在他们治疗的过程中,他们在走这一段路的时候,我们也可以做一些督促的作用,比如说,提醒他按时按量的吃药了,然后可以陪伴他一起的去做一些运动了,然后也可以去跟他去多一些交流,让他有机会和有出口,把他自己的负面情绪表达出来。然后你还可以做的就是去肯定他一些,认同他一些情绪,让他的情绪可以有一个释放。这些其实都是一些很好的可以提供的帮助。当然你如果是在心里面更多的去关心他、去爱护他,而且在灵修的习惯上面,属灵的习惯上面给他养成一些固定的习惯,可以和他一起听赞美诗,甚至我们现在也有一些赞美操可以做,还可以一起去读《圣经》,和他一起祷告。总的来讲就是说作为家人最大的一个提供就是在他的身边陪伴他,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因为你多一份陪伴,你多一份对他的理解和接纳,那么你就会帮助他早一天的走出忧郁的困扰。
主持人:我还记得你在开始的时候说阳光很重要,结尾就结束在阳光上面吧。因为我深深的相信天父造了阳光不只是让我们身体得到这个维他命D,最重要的是让我们知道神是光,在我们的生命里面,我们是有光的,我们不是在黑暗里没有出路的,所以情绪的黑暗要仰望耶稣,因为他是光。
恩泽:其实我们的上帝就是云上的那颗太阳,虽然我们掉在这个情绪的深谷中觉得好像有一片乌云遮住了这个太阳,但是只要我们等待,只要我们心中有这个太阳,那么我们还会重见天日。
主持人:而且我喜欢一个说法,只是你头上有乌云,你看不见太阳,但是你总看得见乌云旁边的那个金色的边。如果你定睛去看,你会看到在边边的地方是有亮光的,那是乌云的金边,不要忘记了云上的太阳永远地看顾着你。
插曲:《我用信心抬起头》《为何对我这么好》《云上太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