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6年3月23日 亲情不断电

天上的家乡

 

亲情不断电160323——路过整理

收听     

昨天晚上,我(梦远)接孩子回来的时候,有一点点沉重感,我那个老二在车上面就一言不发,所以昨天吃完晚饭,我去问他。我说:“今天还好吗?”他说:“妈妈,我要告诉你一件非常悲伤的事情。”他告诉我,昨天他们全班同学知道了他们班上的一个好朋友,他同班了一年多的一个同学,她的母亲突然间病逝了。一大早校长就到他们班上公布了这个消息,她的母亲因为癌症突然间过世了,全班的小朋友都沉默了,所有的女孩子全都流泪了,就抱在一起哭开始。对于十岁的孩子来讲,亲人的过世是他第一次比较近距离地感受到。孩子的妈妈我都见过,每次会看到她戴一个假发,她癌症已经有三年了,一直在跟癌症做斗争。虽然她整个人很憔悴,但她很积极的参与孩子的活动,没有想到她会突然间癌症复发过世了。我也很惊讶,所以昨天他跟我讲的时候,我忽然间就语塞了,我就抱抱他,然后眼眶湿润,但我不知道怎么来安慰这个十岁的孩子。我就问他说:“那你的老师看到这么多同学开始为这个女孩子哭,那你们做了什么呢?”因为他们是在基督教小学,早上起来会有早祷的时间,老师用了差不多一堂课的时间,开始跟孩子们讲人为什么会有身体疾病到死亡。孩子们一点一点地恢复平静以后,老师就引导他们说:“我们有什么可以为这个女孩子现在就祷告的呢?”他们就按顺序一个一个来,把他们心里话跟天父说出来,怎么帮助这个女孩度过这段很难过的时候。我就问我的儿子:“那你有没有替这个女孩子祷告呢?”他说:“我心里有。”心里头的情感可能对于男孩子来说没有那么容易表达,我们也一起说到了关于死亡。其实我也是很害怕这个话题,不知道该怎么跟我的孩子来谈论这个。我就说:“那孩子我们也一起来为这个女孩子祷告吧。”虽然她也知道有一天会见到妈妈,但是当她这一刻失去天天能够帮妈妈的机会的时候,她肯定特别难过,还是很悲伤的,所以我们也一起为她祷告,然后一起感恩。因为我特别的感谢神让我跟我的孩子还有朝夕相处的每一个时刻,不应该这么想当然的觉得我的日子就是应该这样的。

我(新乐)们人会不得不离开这个世界,因为身体疾病的原因。但其实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人他们有另外的一种疾病,就是在情绪和心理上的。他们情绪的问题到了一种严重的程度,就会想自己放弃这个生命,所以,每年因为抑郁症自己选择死亡的比例在增高。最近我们家在装修房子,因为家里的厨房需要一块石头做台面,所以我们就想要去选择一块石头。这个石头厂里边80%的石头是天然的石头,当你真的看到一整块的那种天然的石头在你面前的时候,你还是会被他的那个美所震撼,难以想象。昨天晚上回去的时候,因为我们就很累了,就比较早的休息。当我休息之前,就突然有一个声音在对我说话,就是神在跟我说,他说:“你要答应我,要好好的在这个地上生活,等到你日子满足的时候,我会来接你走。”我想只有我自己才知道这句话对我意味着什么,因为在我不认识神之前,我是一个情绪上很容易会产生负面情绪的一个人,所以积极的在地上生活,对于我来讲是一个人需要去学习的一个方向。这次当我在装修房子去看材料,去看各种各样的这种事物的过程当中,我不断地被上帝提醒:你看看我创造的这个世界有多么美,你答应我你要好好地在地上享受我所创造的美。不要再自己去想那种负面的不好的想法,而是要等到我让你在这个地上日子满足的时候,我来带你回到那个地方。上帝对我们真是用心良苦,他对每一个人都会用不同的方法让你对你的生命产生一种热爱的感觉。如果我们知道神有永远的、美好的生命在我们里面的话,我们的生命会完全不一样的。

“>收听婆婆手记——哥哥,安息吧

“>收听

那年11月,知道哥哥得了癌症,12月我曾到香港探望他,到了第二年的1月24号,接到他的消息,说他的病况严重,侄儿马上买了飞机票,第二天要赶回香港。我心中百感交集,情不自禁,于是提笔写了一封信,冒着风雪,深夜送到了侄儿那让他带回去,信中我这么说的:

哥哥!接到香港来的消息,知道你病况严重,心里面真是难过,但是知道你没有疼痛,不需要吃止痛药,我又不禁为你感谢神。记得在香港临别之前你打了一个电话给我,清楚地告诉我,请教会为你祷告:第一、如果天父行神迹医治,那就十分感激他;第二、如果天父不要行神迹,求他缩短受苦的时日,早些接回天家;第三、求神保守,一路都有好的见证。

我就是这么一直祷告的,我的主日学班、妇女团契也是这样为你祷告。神实在是听了,感谢他。哥哥,你要先我们回去了,许多人避讳不说这些话,但是我坚持要对你说,因为将要“移民”的人,必定非常想知道彼邦的事物,快将移民到天家,为什么不许谈论那边的事呢?虽然我不曾踏足那边,但《圣经》有确实的描写:那是一个光明快乐的地方,没有流泪、病痛、死亡、战争,也没有撒旦的攻击、引诱。到了那边,一切的问题、疑惑都豁然明朗,到了那边,息了地上的劳苦,享受生前工作的果效。在那边并非孤单一人,有祖母、爸爸、殷伯、殷伯母、大哥,还有许多主内朋友,天父和主耶稣也来迎接。因为《圣经》明说,他看圣民的死极为宝贵。死亡的通道也不是漆黑恐怖的,虽然经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这是《诗篇》里的话。主也亲自说过,我去原是为你们预备地方去,我若去为你们预备了地方,就必再来接你们到我那里去。是的,他同在,他接我们一同走过。哥哥,你可以坦然回天家了,因为三位儿女、媳妇、女婿,都热心侍奉神;孙子、孙女都走在神喜悦的路上;你信主之后的生活、侍奉、弟兄姊妹们都接纳欣赏;嫂嫂贤惠,与你同心,更是我们目睹亲见的。你留给我的回忆没法尽述,儿时你带给我们许多新奇的事物、玩意儿;少年时你的幽默、乐观,都给我极大的影响和提示;你大学毕业荣获金钥匙的喜讯传来,我多么以你为荣,好像我们一家族的人都光彩了;成家之后,你给我们一家的劝勉辅导,每一次回香港,你给我们的鼓励、提点,那都是我们铭感于心,我希望你能够读我这封信,接受我们的感谢。不久我们会一个一个地移民天家,我们在那边再相聚了。

敬爱你的萱妹——1月25日。

1月26日中午收到香港来的消息,哥哥安返天家了。侄儿来不及见他爸爸最后一面,我的信哥哥也读不到了,我心中难过,但却平安。因为侄女儿传真这么说:在离世前几个星期,爸爸每天都要读《荒漠甘泉》,多次地祷告,生活充满了感恩,常常留意到神的恩典说,神对我真好,我需要什么他就供应。最后一天他知道要回到天父那里去了,多次说,好平安呢,我要去乐园了。离世前4个钟头,仍然在家里的安乐椅上吃燕窝,然后他气喘,送到养和医院,妈妈和我陪伴床边,他安然去世。有人问,这样仓促的离开世界,好像上帝无能,我们怎么向还没有信主的亲戚交代呢?既然儿孙们都热心爱上帝,上帝应该保佑他、医治他,那才是美好的见证。

我不懂得怎么样回答这个问题,不过我想起了多年前的一件事。我们教会有一家人,母亲和儿女都已经信主了,父亲因为进了道教,不肯去听道。有一次,他病重住进医院,牧师天天去探望他,道教的师傅、师兄也天天去探望他。后来他接受了主,除去家中的偶像,教会知道了都雀跃万分,恳切地为他的病得医治来祷告,可是病却一天比一天沉重。我们更恳切的祷告说:主啊!这位弟兄万不能死,你会被道教看扁的。主啊!这是迦密山上试真伪啊,你一定要医好他。唉!这是多么荒谬狂妄的祷告啊,我们在指挥神哪。有一天,他请我们到医院去,围在床边有他的家人,还有师傅、师兄。他说:“我知道要离世了,感谢耶稣,他洗干净我的罪,我可以清清洁洁地见上帝。太太,我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我留下两栋房子给你,你可以丰衣足食地过日子。孩子们,我已经给了你们最好的教育,你们也都成了家,有好的职业。我这一生常是一马当先,从中国到香港,我一个人先去,然后再接你们,从香港到新加坡也是我一个人先来,以后再接你们。这一次,我去天家,我还是一马当先,我非常安慰,你们不必难过,我们在天家相会吧。”

他死了,但是,神没有失败,也没有被看扁,师傅、师兄心悦诚服,他们看到了一个美丽的见证。

哥哥,安息吧!你已经做了美好的见证。

这一期麦婆婆讲到她的哥哥离开世界,看她的描述,他们兄妹的感情是很深的。人生里面生离死别是个必然的过程,有生就有死,但是当我们面临这个所谓死别的时候心里面有很深的伤痛。麦婆婆她在分享的时候,你就觉得说它不是完全的那种悲伤。基督徒知道生老病死的原因,而且在这后头是有盼望的,有一个很有意义目的在里面。

所以我们我们真的是盼望能够让更多的人,特别是我们所爱的至亲的人,希望他们都能够信主,我们就百分之百的把握,知道我们一定会跟他们在永恒里面重逢。上帝确实是爱我们,他确实已经把永生预备好了,只要我们愿意相信,只要我们愿意接受,我们一定有永远在一起的把握。在死亡面前,你可以有一种乐观的、一种喜乐的心态去面对,这就是神给我们的应许,而且这样的恩典是永生、救恩,已经在那里了,所以我们也真的很盼望我们的听友们好地抓紧现在的这个时间来认识耶稣。

插曲:天上的家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