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6年4月20日 亲情不断电

结婚需慎重·离婚再婚

 

亲情不断电160420——路过整理

收听     

今天在节目的开始,我们先要谢谢一位亲爱的吴听众,他来信他我们说:听了方怡和娟子等人演的话剧,很享受,方怡和娟子,还有其他的主持人,听起来都是很直爽的人,而且心肠好,所以应该很容易与人交朋友,谢谢你们的节目。

我们真的非常开心,整个团队都因为这位弟兄的来信,感觉到心里头非常的温暖,特别要谢谢你,谢谢你能够在忙碌的生活里面,带给我们如春风般的暖意,使我们真的在组里边都感觉到被爱包围的。在信中你也提到说,我们回复给你的电邮你收到了。还有你说,在《婆婆日记》当中的麦婆婆,可能已经有九十四岁的高龄了,我的妈妈也是这样了,她最近常会忘事儿,可是,遥远的事情就记得很牢,她的身体和记忆已经开始老化,可是妈妈的心态还是很年轻。

看到你这样子,写信给我们像说家常话一样,我们心里头也很欣慰,在这里边呢,我们全体的制作人员,都要特别问候你的妈妈,希望吴弟兄的妈妈在年老的日子里面,身体能够天天都很舒畅,当她想要跟儿孙说起遥远的童年的事情的时候呢,在妈妈的身边也能够常常有儿孙满堂,能够听他讲那过去的故事。通常老人家到年老的时候,心中最期盼的应该就是儿孙常常在她身边,听他说故事了。再一次谢谢吴弟兄,谢谢你用心良苦,给我们的这些鼓励。我们也特别谢谢这么多年来陪伴在我们身边的所有的亲爱的听众朋友们,是你们默默的关怀,默默的陪伴,让我们一天天走过来,在这里献上我们的感谢。是主耶稣的缘故,让我们通过声音可以相识,可以通过声音彼此相爱,相互连接,一起在主耶稣的爱里面长大,谢谢所有爱我们的听众朋友。

“>收听我们亲爱的听友4440给我们发来短信,希望我们为他的婚姻大事祷告,他说他现在几乎到了一种面临四面楚歌的境地了,压力很大,因为周围比他小的人都纷纷结婚了。今年的春节他的爸爸也要求他无论如何也得订婚,他自己就不想和不信主的人结婚,因为有很多的理由在当中,他自己就说,志不同不相为谋。

其实最好的建议,就是希望他的父母或者他身边的人来听听我们今天的这个麦婆婆。因为你听到了那么多失败的婚姻,你就情愿在婚前谨慎一点,真的看清楚了,抓住了那个原则。《圣经》上讲,信与不信不能同负一轭。整个人生的价值观,你对很多事情的价值观都不同的时候,你怎么一块生活呢?当中一定有很多很多的矛盾要去面对,要去摩擦,要把它解决,还不如婚前受一点单身的压力好过你婚后要面对这么多的难处要好的多。当然,婚姻本来就是人生大事,本来就是应该谨慎为妙。单身朋友身边的亲人朋友,你希望他们会早一点成家,也是出于好意,但是,好意也要有点智慧。你希望他结婚,你是希望他有一个美满的婚姻吗?但是有谁能够完全的保证?如果事先只是为了心急马上进入的话,很可能进入一个错误的婚姻里边,那时候后头的痛苦比前头的痛苦要大得多了,那是一辈子的功课。让我们引以为鉴。

“>收听婆婆手记:离婚再婚

编辑大姐来电话,她称赞我人生经验丰富,这表示我老了。她又说我教会生活历史悠久,这话也是事实。因为我信主五十年,为了搬家,还有工作的缘故,我经历过十间教会。她要我写一些离婚、再婚的个案,给弟兄姐妹做参考。我想一想,一口就答应了,倒不是因为我的经验丰富,而是在我的亲朋挚友当中,曾发生这样的事,那种撕裂的痛苦感同身受,一生不能忘怀。所以,我愿意和弟兄姐妹来分享,盼望也能够触动你的心,使你用谨慎严肃的态度,公正仁慈的心肠来处理这样的事。下面我所提的事,都是很多年前发生的,其中所用的人名都不是当事人的真名。

现在我所说的这一对,真是天造地设的金童玉女。他们同是出身于名门望族,同受高等教育,男的潇洒,女的俊秀,他们的婚礼也曾轰动一时,羡煞多少人。可是,结婚不到五年,男的使尽了一切阔少爷的德行,花天酒地,每一个月都换新的女朋友。女的受不了,小吵大吵,无日无止。最后,丈夫对妻子说:让我们维持表面的婚姻吧,在公众场合我们可以出双入对,恩恩爱爱,因为我们都是名门望族,但是私底下你交你的男朋友,我交我的女朋友,互不干涉,这样“两全其美”的生活不也很好吗?妻子听了,大发雷霆,终告离异。我为这位玉女担心,因为她仍然貌美,也很富有。我告诫她:要小心谨慎,要多参加教会的聚会,要追求爱主,如果真是要再嫁,要嫁一位爱主、近主的人。不到一年,她果然再婚了,对象是一位曾经热烈追求过她的男同学,家世背景也很了得,可惜还没有信主。她们不能在礼拜堂举行婚礼,她很盼望有牧师的训勉和祝福,我带着她一块去见牧师,为她的婚礼做安排。牧师、师母去参加了他们的婚礼。在婚宴上,牧师特地请两个人站到台前,给了他们简短而诚恳的训勉和祝祷。婚后他们双双飞往外国去定居,我到机场送别,眼看着飞机冲向云霄,我知道,在她面前展开的是另一条崎岖的路。

李太太信主的时候,已经是三个孩子的母亲了,她是一个天生的领袖人才,人缘、口才都是一流,办事能力高,又热心爱主。一年之后,就被提名为教会侯选领袖,但是她却坚持地退出,令人费解。有一天她来找我,吐露了她的心事。她说:她的婚姻是不合真理的,因为李先生在家乡有一位合法的妻子,当她知道真相的时候,她们已经在热恋当中难舍难分了,于是便不顾一切地同居。信主了以后,她曾经想过应该离开,把丈夫还给他在乡间的妻子,但是一想到三个无辜的孩子,她实在不忍心离开。她说,虽然在教会里没有人知道,但是有很多同乡是知道的,他们也知道她成了基督徒。为此她非常的痛苦,她要求我陪她去见牧师,寻求办法,牧师同意她的做法,不错,离开丈夫是离开了一件错误,但是,不顾孩子的心灵、前途和幸福,那又会酿成另一个错误。牧师提议她诚恳地向乡间的妻子认罪,请求赦免。牧师也说,她不做教会的领袖是正确的,牧师愿意协助她完成心愿。事后,牧师没有在教会宣布这事,但是每一次李太太不接受服侍的职位时,牧师都巧妙地替她解脱了。几次之后,大家都知道她的意向已定也就不再提名了。李太太热心侍主结出了美好的果实,她几经辛苦,申请了乡间原配的大儿子出来,供书、教学、照顾起居,视如己出。有一天,她给我看一双拖鞋,说是乡下的那个妻子亲自缝制,送给她的。

那一年我送别罗先生夫妇出国的时候,罗先生拉着四岁的女儿,罗太太抱着六个月大的儿子,转眼已经二十五年过去了。每一年,他们都寄来一张圣诞卡,还夹着一张照片,我们的友谊就是这么样的维系着,可是最后三年,却没有照片了,我感到很奇怪。第二十六年,我收到罗太太的一封信,她说:我和阿罗已经离婚三年了,我不想再收到把我们两个人名字放在一起的信,那是不得已的事。我忍受他已经快三十年了,他一点都没有改变,现在孩子都已经长大,也都有他们自己的思想,他们会明白的,请你们不要难过,他没有做对不起我的事,我也没有对不起他,我们是心平气和地分手。恕我不能把阿罗的地址告诉你们,因为他收到朋友的信,就会写信来骂我,说我把他的地址给了别人。他说,他不要人可怜,也不需要安慰。唉,他就是这样一个不合情理的怪人。他们都快六十岁了,正是重度二人世界的好时光啊,如今却分手,这多么可惜呀!他在信里面说,是心平气和的分开,我才不信呢。有一天,阿罗的大女儿回来度假,我们才比较了解了其中的真相。她的女儿告诉我们:妈妈的自尊心很强,思想又快,口才又好,常常对着爸爸连珠炮式的追问和奚落。爸爸心地好,态度随和,但是拙口笨舌,常常就被逼得脸红耳赤,目瞪口呆。于是呢,牛脾气一发,东西全都扫在地上。现在分了,我看他们俩都不快乐,爸爸逼着自己常常出外去旅行,每一次回来都疲惫不堪,我看他也去不了多少次了。妈和弟弟一块住,还有一点乐趣,但是明年弟弟要结婚了,妈妈孤单一个人怎么过呢?我们做儿女的也不好过,我们轮流去探望他们,讲话都要特别小心,因为他们都很敏感,我们战战兢兢的,毫无快乐。可惜,他们到了这个年纪,不肯找人说说,更不肯找人辅导,如果他们肯的话,怎么会落到这个地步呢?

何洁在女儿三岁的时候已经跟丈夫离婚,为了什么原因离婚呢?我们也不知道,也不便细问。其实我认识她的时候,她的女儿已经十七岁了,母女在教会都非常的热心,参与很多的侍奉,两人相依为命,情同好友,其乐融融。女儿大学毕业之后,嫁给一位年轻有为的教授,大家都替何洁宽了心,想到她不久就可以含饴弄孙,欢度晚年了。突然传出了意想不到的消息,何洁要再婚了,嫁给一个比她大七岁的牧师。男的六十二,女的五十五,教会里的人众说纷纭,“电话满天飞”,有的说呢,何洁啊英明扫尽,有的说她功亏一篑,但也有人说,她守得云开见月明,她却坚定的,微笑着披上了嫁衣,走到红地毯的另一端。我深深的祝福他们,愿他们生活如夕阳灿烂,余晖温暖众生。

陆美珠结婚之后,一连生了三个女儿两个儿子。突然,她消瘦、憔悴、不成人形,原来丈夫有了外遇。她痛不欲生,天天以泪洗面,很多人给她出了很多主意,很多人为她祷告,她的丈夫早已远离教会,羞于见到弟兄姊妹,也无从给他辅导、劝勉和责备了。有一天,美珠下定决心,她要刚强,倚靠神,维持这段婚姻,好好地教养儿女,等侯丈夫回头。为了避免难堪的场面,她转到了一间偏僻的小教会,在那安静地侍奉神。儿女在她悉心的教养之下,正常而快乐地成长。后来,大女儿成为一位宣教士,跟一位宣教士结婚双双宣教去了。婚礼的时候,爸爸牵着大女儿步上圣坛,也参加了他们的差遣典礼。直到最小的男孩也大学毕业了,我不晓得美珠是怎么样熬过来的,她的丈夫一直没有悔改,还有了第三个女人。美珠慎重考虑之后,决定分居,读神学去了,她一面在这小教会里努力地工作,赢得弟兄姊妹的爱戴。听说,最后她丈夫病重,回中国去医治,但是没有一个女人肯陪他,他就是这样悲悲惨惨流落中国,结果美珠回去接他回家,一直服侍他,到他离世。有人说,她的丈夫流泪认错,请求饶恕。我想,这都不重要了,美珠确实过了一个光辉、荣耀、无悔的人生。

写完了这些事情,我的心隐隐作痛,世间怨偶何其多,破碎的心真能整合吗?受伤的何止是两个人而已呢?突然上个月加冕团契音乐晚会的一幕情景映现在我眼前,那是一对团友夫妇的表演,丈夫拉小提琴,妻子则以钢琴伴奏,赢得了大伙热烈的掌声,叫好声不绝,要他们再表演一曲,于是他们再度登台,丈夫道歉地说:对不起,对不起,我们没有另外的曲子可以弹奏了,在文革期间我们在上海分开,二十年之后才重聚,这是我们二十年来第一次合作,我们已经练了很久,就让我们再合奏这一首曲子吧。听了他们的话,我的喉咙更塞,泪如泉涌,在优美的旋律,模糊的泪影中,但见台上的这两个人,如同美丽的天使皎洁地发光。二十年,悠长的二十年,重会无期的二十年,但是他们仍然能够等待、坚持。问世间情唯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

编辑大姐啊,你为什么选一个这样怨恨哀伤的题目让我来写呢?在我们教会当中,年轻的、中年的、老年的恩爱夫妻比比皆是,就来一次以“生死相许”为题的文章吧,让大家同证情的真谛,共谱爱的诗篇。

诗歌: 起来 神的儿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