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6年4月22日 亲情不断电

安全最重要·老人的归宿

 

亲情不断电160422——青草地整理

收听     

新乐:每个早晨送孩子去上学、开车将近有20分钟的路程,多伦多的冬天有风雪严寒的天气,前两天又是一场春雪,道路比较滑,即使比平时早一点的时间出门、路上也会有塞车的情况。当我慢慢开车就跟女儿讲:“宝贝儿,对不起啊,今天可能要迟到了!”我女儿在后面非常淡定的对我说:“没关系妈妈,你慢慢开就好了。”

平时走的那条路已经堵的长长的一条车龙,那我就干脆换了一条路,可能会不堵,结果那条路是同样的情况。迟到是铁定的事实,虽然没有多长的时间,但还是把女儿安全的送进学校,路上女儿一直都跟我说:“妈妈、你慢慢开!安全最重要。”我的感动点在那天下午。

放学我接孩子的时候,女儿告诉我说:“妈妈我今天很累!”我说:“为什么?”她说:“今天我有考试,是早晨的第一节课,我没有告诉你是怕你着急。”

我当时听了之后、心里太温暖了。因为她知道我会慌乱,不仅仅是在开车的时候会着急,可能心中也会慌,觉得自己为什么不再早一点出门,还会有自责,如果考试没有考好,我还会觉得这都是我的错。她可能就觉得自己的妈妈会这样,所以一直都没有告诉我,因为她坐在车上也很紧张。

“>收听婆婆手记:三封信

三年前,我收到老同学瑞芳的一封信,信上是这么写的:永萱,我在温哥华已经半年了,天气、水土、人情、生活方式都很适应。大儿子以信和媳妇洁欣对我照顾的无微不至,两个孙儿更是常绕膝下,使我老怀欢唱,人生到此,夫复何求啊!

五年前、老伴先我回天家,伤心之余,我本来想放下一切投奔在外国的孩子们,幸好有你劝我安静下来一同祷告,寻求神的旨意。直到去年拿了可观的退休金,名正言顺的退了休。过去这几年,我利用年假曾经分别去探望三个儿女,当然是欢聚天伦,也是为了退休之后的归宿做一个打算。

以望在英国取了一个洋媳妇,那不是我的久居之地,以爱在美国孑然一身,本来我可以和她相依为命,但是她活泼、好动,也需要交朋友,我不想羁绊着她,因此我就选择以信的家为我的家。就像航罢的船只驶进了港口,现在可以歇息了!可是这半年享受天伦之乐之后,总有一个思想困扰着我,挥之不去,叫我的心戚戚然。今天决心提笔跟你谈谈,希望得到你的一些意见。

以信和洁欣是勤奋节俭、爱主爱人的好青年,结婚十年,组织了这一个温馨和乐的家。你我都是过来人,知道是经过多少的琢磨、努力才能够成功的。因此我特别小心,不要让我的来临使这一个小家庭有所亏损。可是经过这半年的观察,我发觉事与愿违。以信的房子是三房两厅,因为我来了,以信就把他的书房腾空给我。他的书桌、书橱、电脑,都搬到他自己的卧室去。床要靠墙放,床头的小茶几要收起来,本来好好的一间充满着罗曼蒂克气氛的卧室,弄的一点气氛也没了!

有一晚、我经过他们房门口、瞥见以信在做作业、桌灯上还夹了一块纸板,我知道那是因为洁欣要上早班,五点多就得起来,以信不想让灯光照着她,让她睡不着。我心里又感动,又难过。礼拜天本来他们是一整天都留在教会里的,现在因为要送我回家休息,下午就没有再回去了。他们说:只是没有参加诗班练习。我想,大概也牺牲了一些交谊活动吧。真是过意不去啊!

有一次,我患了重感冒,昏睡了一整天。洁欣为我请了两天假,为了我,他们没有去参加团契的退修营。这原是他们一年一度参加的,从来没有缺席过。最近我知道她们想取消大半年前已经订好的度假计划,因为我不宜坐长途汽车。我极力反对,差不多要发脾气了,他们才听话不取消,但是要请一位教会的姊妹来陪伴我,才安心的去。从孙子们天真的话里,我知道,为了我他们少吃了很多的外国美味,少看了好多外国电视节目,我想应该还有好多的不方便,是孙子和我都不知道的。

唉,我情何以堪。他们常说,我来了,减轻了他们好些家务事,可以吃到美味的家乡菜,孩子们可以听到神奇的中国故事,多学中国话,但是总有一天,我会衰老、体弱、病倒,那就要成为他们的累赘了!教会有几个老人家是住在老人屋的,我去探访过他们,生活环境都不错,永萱,你说我应不应该申请住进老人屋呢?我能过老人屋的生活吗?别人会说我可怜吗?会误会我的孩子们不孝顺吗?深盼得到你的意见,祝好!——瑞芳上

“>收听我看了她的信,马上就给她回了一封信,我说:瑞芳,你真是一位很开通、很细心的老人家,我以你这位老朋友为荣。你的信来的正好,最近参加一个老人家的座谈会,题目就是《同住或分居》,里面有很精彩的内容,现在我就复述几位老人家的话给你听,一定比我的意见更有参考价值。

首先是张老伯的意见,他说:我两个儿子、两个女儿住在多伦多,我住在大儿子家。孩子们对我都不错,但是我总觉着累着他们。病了,要不请假,就是几家轮流来服侍我。大儿子一家要到什么地方,又要把我送到别的孩子家,我总感觉不是自己的家,不是滋味。思前想后,决定进住老人屋,现在已经三年了,有自己的窝,样样满意。到了星期六,儿女都轮流陪我出外午餐,如果轮到第五个星期六呢,就有我做东,请他们四家,他们来探访我的时候,就是专一的为我,以我为中心,我真的好开心哪。其余的时间各过个的,也很自由呢!

李伯母说:前年,我不小心跌倒,以后啊就要拄着拐杖。我对女儿说,有一天,我不能照顾自己的时候,你就把我送进老人院吧,我不想连累你。我把这个决定告诉师母,以为她一定会称赞我,哪知她说,为什么你不考虑现在就进老人院呢?不能动的时候进去,那是等死啊!也陷你的女儿于不孝,现在进去嘛,是一种新的生活。通情达理,又勇敢!我听了师母的话,起初很气她,后来反复思想,觉得很有道理,于是去年,我搬进了老人院。虽然经过一段时间才能适应,现在却感到自由自在,也交了不少的朋友。女儿天天来,她也不必时时牵挂着我一个人在家,人也胖了。我很感谢师母的直言,改变了我的人生!

唐伯母说:我只有一个女儿,以她的家为我的家那是天公地道的,我跟他们同住已经有八年了,相处的很好。想不到亲家两老要移民来了。女婿也是独子,当然要同住了,他们口口声声的说,哎呀都是一家人,一块住好了。我苦苦想了一个礼拜,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勇气我去对他们说,替我申请老人屋。感谢天父,给了我一间离他们家相隔五分钟车程的老人屋,步行也可以到,现在我们三个亲家、女儿、女婿,还有孙儿女真是其乐融融啊!

宋伯父宋伯母说:我们从香港连根拔起的移民来到这,不到一年,儿子却被调回深圳工作,真是晴天霹雳、手足无措。我们说,主啊,你绝对不会错的,绝不会捉弄我们,跟我们开玩笑,我们就顺服吧。孩子一家去了,我们两老守着偌大的房子,心想,这是孩子的产业,如果把它租出去,那可是一笔可观的收入,我们实在不宜霸着住在这,于是我们着手申请老人屋。我们向主有三求,第一,门前要有车站;第二,要靠近邮局;第三,附近要有购物中心。主一一都答应了,这一住就三年了,明年孩子就要调回来了,到时候将又是一番热闹呢!

“>收听周伯母说:我是最可怜的一个啦。满怀盼望的来到儿子的家,打算把我的余生奉献给他们。我烧饭、打扫屋子、看孩子,任劳任怨,但总是不讨好,也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有一天,儿子哭着对我说:妈,你好不好搬住老人屋,或者你搬回香港去?不然我们要离婚了。他抱着我大哭起来,我心都碎了!我就这样搬进了老人屋,没想到以后我们的关系反而好起来了。他们每个礼拜都来探望我,这里的老人都羡慕我有孝顺的儿媳妇。我十分相信我的儿子、媳妇都是孝顺的,只是相见好,同住难!

瑞芳,盼望你能够从这几位老人家的经验当中得到启示,做出最好的决定,至于我们夫妇俩呢,现在住的是正屋,以后就要搬到公寓,再往后,我们就会搬进老人院,如果麦子先我而去,我会尽快的搬进老人屋。我对孩子们说了,当我拎起行李哭着进去的时候,请你们坚定地鼓励我,就好像你们以前第一天进幼儿园一样,因为这是必须也是最好的选择,敬祝生活愉快!——永萱上

“>收听到了今年我生日的前几天,我收到一个小邮包,里面是一个缝制精美的手提袋,三张照片,还有洁欣给我的一条短信。里面是这么说的:永宣姨,奶奶吩咐我寄这个手提袋给你,祝贺你生日快乐!这是她亲手缝制,是拿到优等奖的手工。她说她会给你写信的。奶奶进了老人屋才一年半,已经很适应。交了很多的朋友,开始了查经班。起初几个人是在她的房里,后来人多了就搬到客厅,现在已经移到教会去了,成为一个长青团契。现在付三张照片,一张是查经班,一张是手工班,一张是太极班。你看看,奶奶多投入、多兴奋啊!每个礼拜六,我们一块儿吃午餐,出外走走,或者是回家聚聚天伦,礼拜二,以信下班之后到奶奶那里跟她谈心,一块吃晚饭,她们母子俩真有说不完的话呢!什么时候你来温哥华,欢迎你来这儿小住,如果你喜欢跟奶奶同住也可以,她的家可以招待朋友一个礼拜,早一点通知,我们安排好。带你们两老到处去玩儿,吃吃好东西,如何?敬祝身体安康、生活愉快。——洁欣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