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6年4月25日 亲情不断电

鹣鲽情深·师母辅导记

 

亲情不断电160425——王豆豆整理

收听     

“>收听“>收听“>收听“>收听“>收听
亲情的家人大家好!周一愉快!

最近真的很开心,春天已经来了,虽然加拿大还有一些冷,但是心里的温度已经随着春天暖了起来。春天既然已经来了,冬天也该走了。生命当中经历一些严寒还是挺好的。没有经历过缤纷雪冬就不知道春暖花开的意义呢!看到在春雪中傲然开放的花骨朵,真的是特别开心呢!

“>收听“>收听“>收听“>收听“>收听
小花小草真的是比人敏感,能够更加提前的感受到大自然的变化。很多重大事情发生的时候,小动物们真的是能够提前预知呢!说到动物的感受力不由得想起前段时间在主日听牧师讲的“一对鸟和一对鱼”的故事。这个故事其实有个成语的,那就是“鹣鲽情深”。

“>收听“>收听“>收听“>收听
“鹣鲽情深”主要是讲情深的。但是前面有鹣鲽做修饰,意思就与古语中的“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的意思是一致的。鹣呢,是一对鸟,又名比翼鸟。
鲽是鲽鱼,又名比目鱼,据说古代有一种鸟叫鹣,雄有左翼,雌有右翼,这两只鸟要合为一体,比翼方能齐飞。一双翅膀,两只鸟在一起才能够起飞。用来比喻感情深厚的夫妇,恩爱逾恒。

“>收听“>收听“>收听“>收听“>收听
这样的形容真是让我们既羡慕又汗颜啊。神创造的动物们都能够情深如此,而我们人与人之间,夫妻之间却常常在吵架呢!所以,如果我们能够把眼睛注目在上帝所创造的奇妙的世界上,我们就会得到更多的感动和震撼,从而觉得神的创造是何等的奇妙和伟大,神的全能叫人无可推诿。

婆婆手记:如此辅导

我很怕做辅导,也不敢做辅导,因为我没有学过辅导学,不懂得辅导的原则,因为我没有时间做后续的跟进工作,因为我不够灵敏,抓不到表达的主要中心,然而,因为我年纪老大,又有师母的身份,于是就逼着我非要扮演辅导的角色了。现在就记下几则:

我辅导经历中有一位薛太太来访,我泡了茶,跟她寒暄了几句,她便直截了当的说:“师母,我来是要告诉你,徐先生不是好人,你们不要信任他。”我听了心中一激灵,赶快留意的来倾听。薛太太口若悬河地诉说着,她打从结婚开始,就勤俭持家、孝敬公公、抚育子女,但是薛先生呢,不闻不问,并且以做生意为借口,整天就是花天酒地。后来生意失败了,借贷无门,薛太太就去典当了自己的金饰。后来,他们的生意蒸蒸日上,环境大大的好转了,薛先生却没有把金饰还给她,反而把钱给他弟弟去做生意。薛太太跟丈夫提起,他总是说慢慢来,如果追问的多了,干脆就拳脚交加。结果被弟弟弄得一败涂地,幸亏孩子已经工作了,收入也不薄,才得以保住这个家,但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夫妻天天吵架,家无宁日。后来孩子带来了牧师传道,为他们讲解圣经,结果呢,夫妻俩一块信了。薛太太说:“他呀,自从信主以后变成了个闷葫芦,在家里不言不笑,可是呢,在教会里啊,却是有说有笑,和蔼可亲。他呀,家务事不管,只顾着读经祷告,可是教会就选他当主席、总务、探访,如果他真是这么热心,为什么不把我的金饰还给我,不向我道歉致谢呢?我看呢,他是沽名钓誉,不安好心。你们得提防着。”她连珠炮似的一轮话,逼得我冷在一旁,不知道该如何作答。她接着继续说:“你呀,一定会说,他已经悔改了,应当饶恕他。我可不这么想,应当一人走一步,爬先还债,向我道歉致谢,那我才能够饶恕他。”听完了他的话,我定了定神,诚恳而严肃地对她说:“薛太太,按照你所说的,你实在是一个难得的贤妻良母,薛先生不是一个很好的丈夫,你们过了半辈子痛苦的生活。现在信了主,有天父做你们的一家之主,他自会管理你们的下半生。只要听从神,必定会享受快乐的家庭生活。我建议你把心中的不满委屈,都告诉天父。你盼望丈夫还债,道谢致歉,多讲话等等,也都告诉天父;你怀疑丈夫装假另有企图,这也告诉天父;你看他有什么不顺眼,不顺而不顺心的,都告诉天父;不必告诉别人,让天父来管教他。聚会的时候,你们可以不坐在一起。他参加老人团契,你就参加妇女团契。他去探访吗?你就去祷告会。他爱神或许是假的,但是你爱神却必须是真的。你愿意这么做吗?她点头答应了,我们就做了一个祷告,结束了我们的谈话。“

我另外一个辅导的经历是这样的:

我收到了一封从美国寄来的短信,信里边这么说:“师母,你不会认识我,但我认识你,觉得你是一位慈祥的长者。在一年多前,我们教会来了一个香港女孩,我对他真有好感。原来她跟我在同一间大学,以后见面的时间就更多了,在教会也有不少一起侍奉的机会,我发觉我开始爱上她了。我很害怕,因为爸爸妈妈曾经说过,他们在信中也常常叮嘱我,读书的时候要专心读书,千万别谈恋爱,那是最费时失事的。他们又一再的叮咛,对外国女孩更不可放进感情。爸妈不能接受一个洋媳妇,我现在对爸妈的话只听了一半,你说我应该放弃这位女孩,完全听爸妈的话吗?我忘记告诉你,我今年念大学三年级,快毕业了,这是一个小镇,留不住人的,不久以后就要各散东西了,盼望能收到你的回信,愿主与你同在。国民敬上”后来我回了他一封信,我写着:“国民,要是我说‘好孩子,应该听父母的话’,那是最妥当的回答,但这不是我心中的话,既然你肯信任我,我觉得我应该实话实说,第一,恋爱是决定人生大事的过程,必须花时间、花心思,现在谈是妨碍学业,以后谈是妨碍事业,你绝不会不劳而获的。第二毕业之后,如果继续留在美国,想要遇到未婚、年轻又懂中文的华裔女基督徒,机会不会太大,你是不是应该把握现今的机会呢?你不妨向爸爸妈妈提出这两点,问问他们的意见吧。

让我再说另外一次的经历:

有一天下午,我接到新加坡来的长途电话,是如琴的声音。我吓了一跳,就问她说:“现在你们那不是半夜三点多吗,怎么还没睡呀?”她说:“我有很重要的事要请教你。李邦毕业要去南美宣教,他要我结婚跟他一块去。师母,你说怎么样?”他和李邦相爱,已经有四年多了,一块奉献做传道。李邦先进了神学院,如琴两年后也进去,这是一对很可爱的青年。我问她,那你自己的意见是什么呢?她说,师母我都乱了方寸,很多人都说我应该念完了才去,暂时分开,是一种很好的磨练;有人说他自私,不为我的前途着想;有人说,做事要有始有终,半途而废,不荣耀神;但是也有人赞成,我跟他去保留学位,以后再念。我要做决定了,师母,你说我该怎么办?我说:“退学结婚,跟着他一块去。”对方听了我这么说,没了声音,我接着说:“学问一求,两人难得,此其一;开荒工作急需要有妻子做同工,此其二;魔鬼撒旦凶猛,人心叵测,自己误入情网,或者是别人横刀夺爱的事比比皆是,不要把自己和对方放在试探中,此其三;你们好好的祷告,就决定。”

让我再说一则:

李珍的家翁去世了,有一天,她哭着对我说:“师母,我没有爱心,我的爱心太不够了,人人都说我应该接我婆婆回来同住,免得她孤苦伶仃。她不是基督徒,我是,我应该显出基督徒的爱心,可是我一想起要跟他同住,我已经受不了了。整天都是心慌慌的神经紧张,我该怎么办呢?”我说:“很简单,那就不要接她回来同住。”她一脸的泪水,满脸的疑惑看着我。我说:“现在不要再想同住的问题,先计划怎么样轮流的去陪伴她一段时间,怎样带领她参加教会聚会,认识新朋友,然后再鼓励她过独立的生活。”

你看,我就是这样的给人意见,也不知道说的对不对,不过每一次事后我都祷告,求主除去我的错误,补上我的不足,千万别让我贻害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