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6年5月26日 亲情不断电

如何帮助孩子克服恐惧(一)

 

亲情不断电160526——Isaac 整理
收听     
主持人:早晨
分享:小赵、小付文藻、刘丹
辅导老师:丽芬
“>收听早晨:亲情的家长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来到我们的《品,为一生》节目。我们的品,为一生为了塑造小孩子的品格,今天我们请到了两个家庭。第一个家庭是小赵和小付。
小付:大家好,我有两个女儿,一个8岁,一个5岁。
早晨:小付和小赵有两个女儿,今天我们另一个家庭是两个儿子。爸爸是文藻,妈妈是刘丹。你们也介绍一下自己孩子的情况吧。
文藻:大家好,我叫文藻。我们家有两个小男孩,大的叫吉米,他11岁,小的叫石头,他今年4岁。
丽芬:听众朋友好,我是丽芬。我有两个男孩,老大11岁,小的7岁。
早晨:我是早晨,大家知道的,《品,为一生》的主持人。我们今天要聊的一个话题呢“你的孩子有没有失败恐惧症”?
“>收听早晨:讲到这个失败恐惧症,听上去好像挺大、很严重。不过想到一个问题,我记得小时候吃鱼,很多时候有鱼骨头,我小的时候就吃到鱼给骨头卡了,就说‘这鱼不好吃,我不爱吃了’。这算不算啊?实际上我是想孩子们在生活里面从小到大有很多的类似的经历。小付,你们的孩子有没有像我一样给鱼骨头卡了干脆鱼也不吃了,因为害怕再给卡到?
小付:对于我的女儿来讲呢,她是一个还不太注重结果,只注重过程的一个。但是我从我的小女儿莺莺来看的话,她有这样的问题,就是她在做一件事情的时候,首先先想到我能不能做。那她做不到的时候就非常的恐惧。她就会先拒绝。连试一下都不想试。她就会说,妈妈,这个我做不来的,我做的没有姐姐好啊。
早晨:哦。那么小因为她有姐姐就开始比较了。
小付:对,因为养第一个孩子的时候,我觉得她很少有这种比较的心理。但是第二个孩子就特别的明显,她会自己和姐姐比。
早晨:和自己家里人的姐姐比,那儿子呢?吉米和小石头有这样的情况或者他们比较勇敢一点,不怕失败,有没有呢?
刘丹:我觉得孩子会有一些,就像小付所说的,两个孩子之间就会有比较。那我们家有一个很典型的例子就是我们家每天都会教小孩学中文,让他们两个人一起认汉字,他们两个人就经常潜意识会比较谁认得多,谁认得少。那么认得少的那个是失败的一方,通常是伤心的,最后因为失败导致愤怒,最后就放弃了。
早晨:哎呀,里头好多情绪,在里头有怕失败,还有愤怒,还有放弃。
刘丹:对,如果那个失败的距离拉得很远的话,最后干脆我就不认了。如果距离近一点他还会跟着往上赶一赶。觉得还有希望,还会努力一下。差距太大了就干脆直接认输。他认输他会很生气,会哭,然后坐在旁边拒绝从新开始。小的会这样,其实大的也会这样。
早晨:哎,丽芬老师,你的儿子也有这样的情况吗?
丽芬:也会,通常会有比较有竞争的情况,男孩子会比女孩子还要多。因为在男孩子的世界里通常会玩打斗的游戏。会玩一些竞赛类的游戏。然后去比输赢。女孩子这方面会比较少。但是刚才小付跟小赵有讲到他们的小女儿,甚至文藻他们讲到他儿子,就是说那种失败的时候的那种情绪,我基本上惊讶的是你们能够去了解孩子的情绪。他挫折,他因为失败而愤怒,那其实这个一般来讲叫做第二个感觉就是Second
feeling,我们一般来讲是比较次要的,就是他碰到一件事,他表面呈现出来的情绪。这个比较是第二个感觉,那比如他生气,那常常我们碰到失败的时候我们会生气,那么生气有几种情况:
一个是对自己生气,比如说可能小付的小女儿就是对自己生气,我做的没有姐姐那么好,我放弃了,我对自己生气了,我能力怎么不够?那么文藻他们的孩子就是对对方生气,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事情,你怎么可以?就是对别人生气。那么这个生气的背后有其它的原因。比如对自己生气,因为自己能力不够,所以那个生气的背后,能力不够让自己感觉到挫折、感觉到沮丧,所以说孩子有这样的情绪,可能我们针对他的生气我们有时候也生气了。
像有的时候说输了有什么了不起,输了下次再赢回来就好了。对我们大人来将我们会用这样的心情或觉得说这个有什么好生气的,输就输了嘛,做不到就做不到了嘛,这个比较是我们之间的想法。但是孩子他的内心世界里,他面对失败会觉得很严重。其实对我们大人来讲我们也会有一些失败的恐惧。
“>收听失败恐惧倾向跟失败恐惧症其实是两个不同的名词。刚才有文藻和小付小赵他们讲,孩子有失败恐惧的倾向,失败恐惧症其实已经到了一个精神状况了。因为我现在有一些青少年的case,他们已经得了失败恐惧症。那已经很严重了。就是说他碰到失败就是逃避就是退缩,那个逃避退缩他会从人群当中、现实中逃回到虚幻世界,那么哪里是虚幻世界?就是逃到电脑,最好就是不跟真的人接触。甚至更严重的他不想见光的。我真是有这样的case,他会把窗帘拉起来,完全没有光的,那他的生活作息完全和他的家人和外面的人不一样的。就是已经有精神状况,那个需要做心理治疗和看精神科医生。
但是其实这个之前,每个人碰到失败都会有他的处理方式。比如说对我来讲,我对失败的处理,我反正是越挫越勇,就是说我失败了我反而想知道怎样失败的,怎样去补救那个失败,就是也不一定到成功,就是知道失败的原因,就是注重过程。但是一般我们华人特别注重是结果。
有时候我常常去做亲子的讲座,然后那个父母会告诉我其实他们对孩子的成绩有时候会很挫折,孩子
report card
就是成绩单一下来,比如说我们在加拿大是ABCD,有EF嘛,当然不要谈DEF,就是成绩单一下来,第一件事情是看几个A、几个B、几个C,看了之后开始说“怎么有这么多的B、这么多的C”然后其实我们父母越注重结果的时候,我们小孩子会跟着去看结果,但其实最重要的是在过程。那么这个过程怎么会得到A、怎么会得到B、怎么会得到C,我们其实有没有去听孩子说,说他的心情。比如刚才小付她有讲到小女儿失败就会直接讲‘妈妈我做不好,我没有像姐姐做这么好’。其实那个可以去了解,‘你要不要告诉妈妈,你怎么会觉得没有像姐姐做得这么好?’
了解情绪,然后让他把情绪说出来,非常重要。因为一个人从小的成长过程当很多的情绪累积没有处理,其实他面对失败情绪没有处理,下次他面对失败的时候情绪会变更大,到后来有些人的情绪状态一直饱和累积,累积到后来的确会有精神状况产生,或是他面对失败就会有恐惧,但是那个恐惧是可以面对和处理的。处理不是帮助孩子得到成功。因为你帮助他得到成功,他也是没有处理他失败的情绪跟感受。但是第一步是先去了解孩子的情绪和感受,然后很重要是去接纳,陪孩子找到解决的方法。那个解决的方法让他看到,用你的方式不一定会像姐姐的方式去做,用她的方式找到她本身的力量,比如说‘你有没有想到怎样去做?’‘有啊,第一个怎么做,第二个怎么做’‘诶,Idea
不错啊’‘但是我还是觉得姐姐那个方式比较好啊’。
跟小孩子用讨论的方法。讨论完之后鼓励他去试试看,那么试了之后说不定他就处理了那个失败,那他还是继续失败的时候,再陪他去讨论,这就是我们华人所说的给他鱼吃,不如教他钓鱼。每个人钓鱼有千百种,那我们一直给他鱼吃,这个很简单,你就一直做就好了,下次他也照你的方法去做,他永远没有办法学会自己的方法。
“>收听早晨:那小付你在真实生活里边比如小女儿提出这样的要求。‘是啊,我不想参与,反正我都没有姐姐做的好。’你是怎么处理的?
小付:这个呢,特别具体的一个例子,我的小女儿从今年啊开始学钢琴,那姐姐呢因为比她学琴早,弹得曲子肯定难很多,那每次在完成老师作业以后,她也会看姐姐的曲子,然后她在上琴弹之前就说‘妈妈啊,我做不下来,我真的是觉得好难’可是我后来就慢慢跟她讲,我的确是觉得刚才丽芬老师讲的很好,就是说你跟孩子要先沟通,怎么样去帮助她,而不是说你就这么练,练完肯定就可以。我当时就跟她说‘因为你才开始学嘛,姐姐的曲子会难一些,那你的曲子会简单,但是呢,一段时间以后,你也可以弹姐姐那样的曲子’她心里就好高兴,她觉得得到鼓励,我是因为时间的差距达不到那样的果效,她就会好很多。
情绪还是很重要的。需要跟她沟通的。我觉得跟孩子在一块,就说我的体会,因为我是在家里面带她们,你跟她经常的沟通、经常地了解她的一些想法的时候,小孩子的情绪,有的时候还是可以自己控制的。
丽芬:其实,我也注意到一个现象,就是特别是小孩子学做游戏的时候,学前的这些孩子他们很多时候就是在玩,在玩里边学习东西。很多时候,举个例子,最简单的丢手帕,这个丢手帕大家都知道怎么一回事。我碰到很多孩子第一次玩他就会哭,为什呢?因为他觉得我输了,给别人抓住了。然后就在那哭,但是后来玩多几次呢觉得挺好玩的,以后问他丢手帕谁想第一个出来啊,或者是谁想第一个被抓到啊,或者怎么怎么样,他们一个个都举手,‘抓我抓我’。所以情绪很重要,小孩子虽然年纪小,但是他不知道将来这个恐惧会怎么样,他有很多的想法。
早晨:刘丹刚才就讲到你们真的是不容易,做父母观察孩子的情绪是很仔细。有没有男孩子不一样,比如你们带他们做一些运动啊比赛啊,比赛肯定就有输的有赢的,有没有这样的一些体育运动啊?或者是带孩子去学一些有竞争性的东西呢?
文藻:有的,就是大概一两个月以前,有一次,他说第二天我待在学校里,别的同学去参加一个区域性长跑比赛,我问他‘你报名没有’,他说‘我没有’,我说‘别人报名你为什么不报名呢?’‘我跑不过他们’,所以呢他干脆就放弃了,宁愿待在学校里。他知道跑不过他们。
早晨:像这种情况孩子连试也不试他直接放弃了,我们中国人以前有很多很多什么‘失败乃是成功之母’这样的教训。怎么样才能够让他们去试呢?
小赵:这个问题,还是我想谈谈我女儿弹琴刚刚补充一下,因为我的小女儿最开始弹琴恐惧害怕,但是后来在妈妈鼓励下,每星期都去见老师,最开始她不会弹,因为她之前一直听姐姐弹,后来慢慢弹,弹会了,到老师那里得到鼓励,回到家,第二次还恐惧,还要有个热身的时间,要放松放松,妈妈要鼓励一下。但是每次半个小时、一个小时弹完以后我问她‘你感觉怎么样啊?’她就很高兴‘啊,我都会了’。但是每次都面临弹琴之前、拿到新的曲子之前都面临一个问题,她都有一点心理上的恐惧、一点担忧,但是每次这种状况都在减少。因为每次弹完以后她感觉我可以handle这个东西,可以处理了。但是呢需要一个时间和过程,需要从老师那里得到鼓励,需要从父母这里得到鼓励,同时她也会建立自己的信心。
“>收听早晨:讲到这个,我就想起来我们小时候啊学毛笔字,或者不说是毛笔字,就是写汉字,横要平竖要直,很多时候是从临摹描红开始的,这个就是一个练习。其实不管是男孩女孩,小时候不管他们碰到的什么事情,我们眼睛里可能觉得这么小的事情不用哭鼻子,但是对他们真是觉得像天一样大,不知道怎么处理。但是真的是他们在开始学的时候,他们的描红、他们的临摹在练习。丽芬老师,你说是不是这样啊?
丽芬:是,刚才小赵有提到他小女儿的情况,我觉得他们夫妻做了一个很仔细的观察,就是孩子这样的情况再逐渐减少,那代表孩子慢慢去适应,慢慢去体会,体会整个情况她可以去掌握,她开始慢慢驾轻就熟,我比较担心的一点就是说你们有提到小女儿的情况,我比较担心她的得失心比较重,就是她对一件事情她先会去担心“我做不到”,就是会把很多事情想到,我觉得你们夫妻和孩子的老师用了一个很好的方法,就是鼓励。鼓励很重要,这个是第一步。对得失心很重的孩子需要鼓励和支持他,但是第二步更重要的是怎样把这个鼓励和支持变成他自己的。
早晨:什么是自己的?是小孩子自己鼓励自己吗?
丽芬:对啊,比如刚才小赵有讲到他带孩子弹完琴他会问孩子‘你今天怎么样?’,孩子就说‘我都会弹了’,‘那你要不要告诉爸爸你怎么做到都会弹得?你之前有这么多的担心,’当她一项一项在说的时候她是自己在回忆。她自己在回忆和自己做到的方式对她自己很重要,‘那你自己做到了你有什么感觉?’,你要让她自己讲。我们不一定要帮她们讲,让她们自己讲,她会觉得自己很骄傲,因为虽然刚开始这么难,但是我做到了。而且你有没有发现,你不仅做到了,老师也鼓励你,爸爸妈妈也鼓励你。你觉得我们在鼓励你什么?都让她叙述。当她在叙述慢慢在讲的过程当中,她会发现她自己不仅可以掌握自己的情况,这个失败的事件,她担心的事件,她还有能力去面对。
就是我做了这么久的心理辅导,在这个过程当中,我常常遇到很多的人面对恐惧,面对失败有恐惧的时候,面对一些挑战有压力的时候,常常会去想到‘哎,我爸爸怎么说,我妈妈怎么看我,我应该怎么做,不应该怎么做’,很多时候过程中找不到自己的力量。所以在面对的时候很重要去帮助他找到自己的能力和力量去看到说其实你可以做到的。你没有办法做到的原因是什么,然后再去帮助他用自己的方法和力量去面对,一步一步他累积这样的资源,当他下次再碰到挫折或是失败的情形时候,他知道说‘上次我好像有一些的方法,我试试看’。他就不会想到逃避说‘我一定做不到’、‘我一定没有别人做得好’,他会从自己身上看到说‘在弹琴的时候,在弹新的曲子的时候,我刚开始担心,但是我练了两三遍,我发现没有这么困难,我这次也试试看’,她会把之前自己累积自己做到的经验放到这次来。(那她就学会钓鱼了)对,她就不会一直想到她做不到或者是她失败的经历,那么这就是一个过程。
早晨:那么刚才我记得小付还提了一句,好像小女儿就比较计较得失,虽然年纪比较小,但是大女儿比较着重于过程。
小付:是的,是这样子,我的大女儿也是在四岁半开始学琴,可是呢她在五岁的时候参加第一个比赛,那时候她对比赛的概念是没有的,那么后来每年都会参加多伦多这样一个小规模的比赛的时候,每次我会问她‘马上就要比赛了,那你觉得你的曲子弹的怎么样,是不是把老师要求的都弹出来?’我女儿就会说了‘反正都有那么多人比赛,我只要去参加就好了,如果能够拿到名次的话,那就说明我努力了,如果没拿到,也可以了,’她说出的话也挺让我吃惊的,她会说‘你不是说了吗?神给我们每个人一些自己的想法,那我觉得我自己呢,神让我坐到这就行了’,有时候可能我无意中跟她说的东西,她会反过来提醒到我,我的心里就看到好像我比她更看重这个比赛结果,对她而言,这个过程是她比较享受的。所以说每个孩子都不太一样。
早晨:听了这大女儿讲的话,虽然她年纪不大,但是她也提到了神在她生命中对她提到的要求,我在这里注意到一个很不容易注意到很特别的很宝贵的品质,就是说之所以她的大女儿心态这么好,她没有把自己去跟别人比较,真的不容易。因为你要是经常跟人比较的话,很容易比别人好就沾沾自喜、骄傲了,比别人差,我就直接认输不参与了。
其实失败、恐惧是每个人一生都要经历的,今天的时间不够,下一次我们再把这两个家庭邀请到我们的播音室继续谈,今天我们的时间到此结束了,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