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6年5月5日 亲情不断电

老年婚纱照·丢了童心吗?

 

亲情不断电160505——水玲珑整理

收听     

今天我们要讲一组新娘的照片,八十多岁的老爷爷为了老奶奶圆梦,照了一些照片,但都不是普通的婚纱照。童心未泯的老爷爷、老奶奶扮成童话里的王子公主,扮演其中的经典剧照,满满的幸福都要溢出来了。

他们的照片上分别扮演了几个经典的剧作,有白雪公主、灰姑娘,更让人惊讶的是,竟然扮演了最近热播的韩剧《太阳的后裔》里的经典剧照,男主人公为女主人公系鞋带的这么一个经典画面。老爷爷满头白发,也穿这么一身迷彩军装,老奶奶穿了跟电视剧里一样颜色的衣服,老爷爷在给老奶奶系鞋带。

我在想他们的童心是怎么保持到了八十几岁呢?其实,人生到了八十几岁的时候,倒不一定老爷爷都要带着老奶奶去照婚纱,如果任何一个老爷爷在八十岁的时候对跟自己相守一生的老伴说:“你想让我帮你圆一个怎样的梦啊?”然后你能替她去圆梦,这是多好的事情。

他们俩照婚纱的时候,虽然容颜已经不再青春靓丽,脸上也满是皱纹了,可是在他们的爱里,时光算什么?岁月的流失又算什么?没有什么能够掩盖他们彼此之间相爱的光芒,真的印证了爱是永恒。

随着我们年龄的增长,我们可能觉得挺不好意思的,还有童心的想法,童心随着我们年龄的增长就逐渐被泯灭掉了,怎么样才能够保持一份童心呢?在神的眼里,神最起初造了一个亚当,又造了一个夏娃,让他们两个成为夫妻,成为一家人。在神的心里,他是希望我们和另一半白头到老的。

照片这么美,虽然我们不是他们的家人,但是看着照片就觉得满满的爱要溢出来。我看到任何一个手牵着手的老人的背影就会非常感动,不管他们人生经历了什么,能够相守到老,都是让人羡慕的,真的是一心一意、一生一世,童心的同心。

“>收听“>收听“>收听“>收听“>收听“>收听“>收听“>收听“>收听“>收听“>收听“>收听“>收听“>收听“>收听“>收听“>收听“>收听“>收听“>收听“>收听“>收听“>收听“>收听“>收听“>收听“>收听“>收听“>收听“>收听“>收听“>收听“>收听“>收听“>收听“>收听“>收听
“>收听“>收听“>收听婆婆手记:
童心什么时候给丢了?

昨天晚上雪花纷飞,一大清早,我放眼窗外,看见厚厚的一片白,我心里庆幸已经买了好些食物,今天就不必冒风雪之嫌外出了,而且还可以安坐家中欣赏雪景。雪还在飘,越飘越密,在屋顶上,路面上好像铺盖了棉被,分不出车房的车道和马路,一片耀眼的白直逼家门,门也推不开了。突然麦子说:“哦,我要到附近那间教会去印一些文件。”我看他穿了大衣、雪靴,戴了帽子、手套,还缠了厚厚的围巾,手里拿着黄色的文件封,我担心地说:“有这么重要吗?明天你就可以回自己教会了,那个时候再印不可以吗?你看,外头这么厚的雪,现在还继续地在飘,现在开车啊,很危险呐。”但是他坚决地说:“这文件是要赶着用的,我们这教会很近,拐个弯就到了,只需要五分钟的车程,不会出事的。”

我赌气地说:“要出事一分钟就可以了,我不认为这文件有这么重要。”说完了,我就上楼了。我听到开车门的声音,机器发动的声音,我担心得不得了,但是,就是硬着心不去看。担心、祷告,差不多一个钟头之后,我听到了车房门开启的声音,我的心才定下来。他一进门就说:“你看,不是好好地回来了,只是在小路出大路的时候,飘飘荡荡的,我心里啊,还真有点怕呢,幸亏控制的好,现在平安无事啦。”我还在赌气,不搭腔。

中午政府铲雪车来了,我家在街尾的大转弯,就在弯的中间,堆成了一个高高的雪山,真是好看。下午放学时间了,孩子们三三两两地回家,不约而同地被这一座雪山给吸引了,书包一丢,便爬上去,跳啊、滚呐,尽兴了才回家。到了黄昏,一个派送广告的孩子,背着沉重的背包,鼻子耳朵冻得通红,举步维艰地一家一家地走过去,但是他一见到这座雪山,也忍不住把背包一丢,就一个人爬上去,痛快的滚呐、跳啊的。这时候我也与我麦子说:“看,你啊,就像这些孩子,如果不是已经七十多岁了,我看你也会爬上去,又滚又跳一番吧。”他听了我这么说,笑了笑,也不回答我。

到晚上女儿从新加坡来电话:“妈,你们那边雪下的怎么啦?爸爸是不是还开车出去了?”我感到奇怪,就问她说:“你怎么知道啊?”她在那边笑着说:“昨天晚上也就是你们的早上啊,爸给我来的电话,他告诉我雪地开车的惊险和乐趣,怎么你不跟他一块去呢?我巴不得也能够在,那有多好玩啊。妈,你还记得吧?当年我们在香港,在大雾当中,从飞鹅岭开车下山,唉呦,好害怕,但是也够刺激的。”哦,原来呀他打了个越洋电话给女儿,告诉她在雪地开车,又害怕又刺激,可是,我这个在他身边的老伴却赌气不睬他,多么落寞。

我的童心什么时候给丢了呢?什么时候我变了一个唠唠叨叨、讨人厌的老太婆了?回想起从前,我们不但冒着雾上下飞鹅岭,我们也乘汽船往返浪潮岛、夜游槟榔屿、闯进州长的官邸,我们坐了迪士尼乐园的云霄飞车,差不多要呕吐喊救命呢!记得在日本的时候坐火车,下错了站,还得靠画漫画来问路求助呢。刚到多伦多,每天收取家门口的落叶,寄回去给神学院的同工,报告我们的生活境况。我年前再回香港之前,我们跑遍了附近的枫树林,一边选一边捡那完整的枫叶,大大小小、深色的、浅色的,把它们用书本给压牢,留作纪念。那个时候的世界啊,真是色彩缤纷的。

我的童心是什么时候给丢了?我的世界逝去了光彩,只剩下了黑和白,是这五年的工作压力吗?是老伴小中风之后,担惊受怕和忧虑吗?还是我真的老了?不,世界依然美好,神的恩典仍然够用,只是我小信、退后了。我听见主对我说:“你们要恢复小孩子的样式。”我向主祷告说,主啊,求你再把童心赐给我。

主持人:有时候我们觉得自己年纪长了,或者是处于某一种困难时期,身体上的需要等等,或者是习惯于某种威严,会觉得开心不起来,不能像小孩子一样无忧无虑的,失去了很多乐趣。麦婆婆在检讨自己,是不是我们失去了童心,生活就失去了色彩,只剩下黑白两色了。不仅在生活中柴米油盐酱醋茶,在工作中也要面对很多压力,好像把我们的童心一点点捏死了。生活中多一点幽默,出其不意地开些玩笑,生活中会多一些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