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6年6月29日 亲情不断电

重病中经历神——成皿生命见证(3)

 

亲情不断电160629——路过整理
收听     
今天我们又要和成皿弟兄来继续听他的故事。
主持人:上次我们说到在重症之下,医院为你安排了肝和肾的双移植手术,我记得你告诉我那个手术花了差不多一天的时间,但是很成功。在手术的过程中,有教会这个大家庭为你二十四小时的守望。你跟你太太虽然是在一个非常艰难的情况,但是很有平安。那么今天请你从手术后的开始康复跟我们说一说。因为这么大的手术,我听着都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那你的身体能够承受吗?术后的反应都很顺利吗?
成皿:恢复上有很多的艰难,因为身上开了好多地方,我醒过来我就会看到。现在缝针不是用线缝的,是用“订书针”的,经常都是一动就会痛。这边的冶疗是刚动完手术的两到三天,物理疗师就说,你一定要起来走路。在我们中国就有一个理念,你生病了,就一直躺着。但是动的话对你的康复是有帮助的,你能够走几步都好。然后你如果自己不能走,我们扶着你走,专门有一个人来扶着我走的。然后就是推车,一开始走不了多久,然后有一个人一直在旁边鼓励你,能走多久就走多久,走的时候会测你的氧气成分、心跳之类的数据,大概十天就出院了。
主持人:十天就让你出院了?
程弟兄:对,那个医院的病房很紧缺,很多人都排队做手术。所以他看你十天各方面稳定,需要休养的话,就让你回家去休养。所以回去的时候是第一次用拐杖,还是很虚弱,体重不到100磅。一开始,药也吃很多。做完手术喘气有问题,所以就怀疑说心脏是不是有问题?肺有没有问题?医生就拿一个针管从后面插进去,看有没有肺积水,有一小点就把它抽掉。然后做CT,一有问题就去做,辐射了好多。说后来再有白血病的时候跟这个有点关系,但不是全部有关系。基本上每天早上就有一个照X光的人跑到我的病房给我照X光,得拍照确定。因为肺最怕就是得肺炎。
主持人:听你这么说,我就在想,你不只是手术成功是神极大的恩典,我觉得你后面整个一系列的康复,每个细节都有可能导致你再回到生命垂危的地步。所以那十天,分分钟对你来说都是神的恩典。
你刚才说在你手术之后体检,吃很多药,之后你提到白血病,这是在你这次手术之后多久发现你身体中有不适应呢,这个血癌是怎么发现的呢?
成皿:这个是在2007年手术成功三年之后,2010年10月份发现的。也是比较突然,但是前面已经有好多征兆了,红血球一直是低的,没有到正常值。因为我的肾功能手术做完之后不是很正常的,血液的造血机能会受影响。因为造血的话是需要肾来帮助的,造血虽然在骨髓里造,但是肾里面它需要释放出一种物质来帮助造血,肾功能低的话,造血机能一直会差会受影响。红血球一直都低,白血球有一段时间也会低。我就觉得奇怪了,为什么好不了?什么时候才会好?就问医生,医生说,那是因为你的肾的问题,肾功能不好,低一点没关系。然后到了2010年的夏天的时候,开始越来越低了,但是从来没有想到白血病这回事情。经常会头晕,因为你红血球不够的时候,会有头晕的状态。头晕我在回想大概是肾功能不好,精力不够,回为我在家里带小孩。每到下午三四点他们一回来的时候,就会头很晕,但是我也觉得可能是我身体的问题,也没想到是白血病。我那时每个月都要验血的,验血报告都寄给专科医生,专科医生到十月份看到指标越来越低了,他没有说怀疑白血病,他只说你过到这边给你做一个骨髓检查,这是那时候最能确认是不是有白血病的方法。红血球、白血球低的话是有白血病的征照,但是不能确定。所以十月份到市中心的总医院由两个医生来做一个骨髓检查,听起来非常的可怕,其实后来又做了好几次,习惯了就好了。后来医生说他们天天都做这个事情,他们做的熟起来大概半个小时就可以做完了,插一个针头到你的骨髓里面抽一些没有成熟的干细胞,看这些细胞正不正常。他一抽出来就说:你有60%的细胞都是癌细胞,在血液这个领域就是说这些细胞永远都不会成熟了,就是不正常的干细胞。正常的干细胞经过一段时间它会从干细胞变成红细胞、白细胞、血小板,这些都是正常的。但是他说,你的骨髓里面60%都是不正常的细胞,永远都不会变成正常的细胞,所以叫做癌细胞。
讲到治疗的方案,他说,不要紧,我们这边的医院对面就是玛嘉烈医院,多伦多最好的肿瘤医院。我们马上给你介绍到那边去,我们已经找到哪个医生了,很有经验的,你放心。血液癌症跟实体的癌症是有区别的,它没有第几期的。像肺癌、肝癌会一到四期的,他这个不分期的,只是说有多少的癌细胞在你的骨髓里面,有些人多,有些人少。正常的人如果骨髓里有20%以下的不正常细胞都是正常的,因为你的免疫系统好的话会把它清掉。而且是超过了20%不正常了,他们才把它定为白血病,因为你的造血机能有障碍。所以他说,没关系,我们马上给你治疗,把你的癌细胞全部清除掉,你可能需要做干细胞移植,很多人都可以康复的,没关系。
主持人:说到干细胞移植,这个是我今天特别想要问问你的,也算是你给我们听众一个常识普及。因为我有看你生病的阶段写的一些博客,你特别号召大家来登记这个干细胞。那么这样的一个干细胞登记,是做什么用呢?
成皿:首先我先讲干细胞移植的情况,干细胞移植不像其它的器官移植可以不分种类的。但是干细胞移植以前是叫做骨髓移植,因为以前是需要在骨髓里面抽干细胞出来,然后来移植,创伤性比较大。科技发展以后,只需要从你的血液里像捐血一样,抽出来把干细胞过滤之后就行了,所以现在我们都叫做干细胞移植。
主持人:如果能帮到你的那个人他其实也不需要太多的痛苦的,如果你帮助别人就跟你给别人输血差不多。然后这个过程当中,医生会有特殊的方法把血液中的干细胞取出来给需要的人。
成皿:创伤性很小,疼痛也很小,但是却可以救人一命。特别是17到35岁这个年龄段的需要的特别多,因为这个年龄段捐出来的干细胞成功率会高很多。当然,35到50岁这个年龄段也可以捐的。捐干细胞是亚洲人只能给亚洲人,欧洲人只能给欧洲人,而且是中国人只能找中国人捐,基本上是99.9%都是这样子,有很少的例外。因为它有一个匹配的问题,匹配要求很严格。
干细胞取样是非常简单的,只是需要做一个简单的测试,就是拿一个棉签在你的口腔里面刮下来一些细胞,然后拿去做实验,配对,而且这个配对几率是很小的。一般登记过的志愿者平均三到五年才能找到一个配对。当时是找到我弟弟,他身体很好,30几岁,他去医院捐了给我。抽完血之后,回来休息,没什么反应。我记得是当天下午还是第二天下午就可以跟我们家小孩儿踢球了。他过了几个星期后到医院检查,他的血项都正常。因为血液中容量最大的是红细胞、白细胞,还有血小板,这三个都不需要,医生把你的血抽出来然后过滤,只要干细胞,等于循环下血液然后还给你。他需要取走的就是一管干细胞,100cc这么多,对身体影响不大。
主持人:今天的节目对大家希望是一个普及,神给我们身体中的血液是一份礼物,如果可以的话把我们的干细胞去登记一下,或许有一天可以帮助到另外一个生命。
主持人:当你三年之后再听到白血病的消息,你和太太会再次陷入低谷吗?
成皿:那个时候我们已经信主三年了,这时比第一次根基就深一些。知道祷告,知道有教会弟兄姊妹,有神,有圣灵帮助。这次对死亡还是有恐惧,但是比第一次要好很多。我们没有埋怨神为什么是这个样子。因为没有时间去问为什么,我就开始治疗了。
主持人:你经常还有时间在医院里找病友开祷告会,你的精力从哪里来?
成皿:大家在一起祷告互相支持的话,会从神那里摄取到更多的力量。第二次再发现的时候,我说这是一场试炼,这场试炼就是看你的根基牢不牢靠,是一个再次经历神的机会,神的美意在后边我不知道。
主持人:那你这样的信心是怎么来的?
成皿:第一,是弟兄姊妹鼓励,还有我爸妈。我第一次手术做完之后,他们跟我太太一起全部受洗了,差不多三年了。他们回国之后,也有聚会。当我打电话告诉我妈说我有白血病的时候,我妈就跟我说,儿子不用担心,一定治得好的。她就每天和我爸,还有弟兄姊妹为我祷告,祷告完后,她说,她有听到声音,神会给我有应许。她说,神给我说了,你儿子没事。这是从神来的应许,我也受了很大的鼓舞。教会的教牧也是来家访,给我们祷告。我那时还是有一些惧怕、担忧,但是我就想,这一定是神给我的一个试炼,让我经历这件事情之后会变得更刚强,更为他所用。所以经过祷告,我就把这件事情记录下来,照照片,写博客,记录神是怎么带领提醒,提醒我自己,提醒我周围的弟兄姊妹,经历神是怎么一回事情。
“>收听
成皿弟兄博客摘录:
“>收听
今天是2010年11月20日,我们在祷告、读经后。我和太太意识到神在我们治疗的过程中,神给了我们很多的恩典,现在我要数算一下。第一、我们这段时间里有超常的平安,让我们在面对艰难的日子里面,让我们和神更加地亲近;第二、医生说化疗会很伤肝和肾,因为我肾的问题,可能需要洗肾。但是出乎意料地,我的肾功能和肝功能都很正常,感谢主。第三、我们得到各方面,从家人、朋友、教会弟兄姐妹精神上、属灵上和生活上的支持。
“>收听
今天是2011年1月5日,我今天看到的《圣经》经文是《诗篇》103篇:2-4节,“我的心哪,你要称颂耶和华,不可忘记他的一切恩惠!他赦免你的一切罪孽,医治你的一切疾病。他救赎你的命脱离死亡,以仁爱和慈悲为你的冠冕。”今天我从一个医院转到了肿瘤医院,我的高烧一直不退,每天都要吃退烧药。这是我第二轮化疗的最后一个星期,我可能在防感染上有点疏忽,我感染上了一种医生也查不出来的病毒。
“>收听
诗歌:《你是我生命的亮光》《我的神我要敬拜你》《耶和华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