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7年1月12日 亲情不断电

理家理心(46)滋润内心的泉源

 

亲情不断电170112——霜叶整理
收听     
在《理家理心》这本书里面,马瑞新姊妹说,在认识美善的上帝多年之后,她才懂得与上帝站在同样一种宽广的角度去看待自己最平凡的生活角落。
当我(新乐)的孩子在青春期的时候,我在想,我自己先被神无条件的接纳了,所以在看不惯孩子那些言行举止的时候,我就想,我也要象耶稣接纳我一样接纳我的孩子。就比如女儿十几岁的时候,已经非常爱美了,她三天两头的涂指甲油不算,还每次换颜色,我就很看不惯,其实都是小事,弄得母女关系很紧张。
我(梦远)常在厨房做食物,但是累的时候就心生抱怨,情绪不好又不太会表达,所以就需要耶稣来梳理我的内在情绪。当我被梳理好的时候,再去做食物的时候,身体也不那么累了。他就象一个很有力量的源泉,能够滋润我们内在的生命,当我们里面常常被耶稣滋润的时候,我们也就可以流露出这样的源泉。
喜乐的心是良药,有时突来的横祸,我们很难控制,外面的灾难,让我们里面生出恐惧、无助,这时候我们更需要安静下来,面对里面的声音,好好跟耶稣对话。还有的时候,我们太忙碌了,忙碌到没有办法听见里面的声音。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样的状况,希望每一位听友认真对待你里面每天的二十四小时。
当我们不知道如何面对我们内在生命的时候,来到耶稣面前祈求:
亲爱的主耶稣,是你创造了我,我在地上的日子尚未度一日,你都已经知晓。你深知我一切的路,你了解我所有的心思意念,现在我把自己的心敞开在你面前,我愿意来靠近你。求你赦免我的罪,领我走在永生的路上。当我在黑暗的时候,求你做我生命的光,越照越明。我心中的伤痛,愿你医治;愿你的话语滋润我的肺腑心肠;当我生活在忙乱中的时候,求你使我有安静独处的时间,帮助我在我的心房里为你预备地方,使我可以常常与你独处。奉主耶稣的名祷告祈求,阿们。
小说连播:小屋
到了第三天下午,麦肯恢复意识之后,他醒过来,看到威利正在低头瞪着他,看起来是相当不爽。
“你这个白痴。”威利粗声粗气地对麦肯说。
“威利,我真的很高兴见到你。”麦肯用抱歉的语气对威利说。
“我问你,你是怎么学开车的?”威利开始对麦肯咆哮,“哦,对,我想起来了,乡下小孩不习惯十字路口。麦肯,据我所知,你这家伙,你的鼻子的嗅觉那么灵敏,应该大老远的就闻到另一个家伙的味道才对呀?”
麦肯躺在那里看到朋友喋喋不休,他真是无可奈何。他设法听进并听懂威利说出来的每一个字,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现在好了,”威利不管麦肯是否在听着自己的絮絮叨叨:“小娜气得跟什么似的,她都不跟我说话了。她怪我把吉普车借给你,让你去那个什么小屋。”
“我亲爱的威利,所以我为什么要去那间小屋啊?”麦肯这样问自己,同时他也在努力地想理清自己的思绪,“这些事对我来说都是模模糊糊的。”
而威利这时候绝望地哀求道:“麦肯啊,我当你是好朋友、好哥们,你一定要替我跟小娜好好地解释清楚啊,在你去小屋的这件事情上,你还记不记得?我试过要劝阻你啊!”
“你有吗?”
“哎,你别跟我说这种话,什么叫有没有啊?麦肯,我确确实实地有过试过要劝阻你。”
麦肯微笑地望着威利,如果自己还有稀疏的记忆,那他真的记得这个威利曾经真的关心过他,因为只要他和自己在一起,麦肯就会感觉非常的暖和。忽然,麦肯惊觉威利已经弯下腰,逼近自己的脸。
“说真的,他在那儿吗?”威利小声地说着,然后快速地环顾四周,确定没有人会听到。
“谁啊?”麦肯也小声地说,“而且,我们为什么要小声说话?”
“麦肯你知道啊,我说的是上帝。”威利强调:“上帝在小屋里吗?”
麦肯被逗乐了,“威利,”他小声地说,“这又不是秘密,上帝无处不在啊,所以那时,他是在小屋里。”
“哎呀,我的好哥们,这个我知道啊,你简直是个豆腐脑子。”威利又开始在发火了,“你什么都不记得了吗?你是说你连那张纸条都不记得了吗?就是你从你们家信箱收到老爹寄来的纸条啊。那时候你在冰上滑到了,头上撞起了个大包,疼得你嗷嗷的直叫。”
这个时候,麦肯终于恍然大悟,支离破碎的故事开始在麦肯心中成形,一切似乎在他的脑子里开始串联起来。一切的经过、填补细节的时候,都变得合情合理了。比如纸条、吉普车、枪,还有这次小屋行,还有那个荣耀的周末中的各种经历。种种画面和记忆开始强烈地回应,他觉得自己快被那些记忆快被带离冲刷到墙下,仿佛就要离开这个世界。而等他恢复自己的时候,他开始哭泣,哭得眼泪直流到面颊。
“麦肯,对不起。”威利现在满怀歉意,恳求麦肯原谅:“我的好兄弟,请你原谅我,我刚才都说了些什么呀。”
麦肯伸手去摸了摸老朋友的脸:“威利,没事。威利,我现在什么都想起来了,纸条、小屋、密斯、还有老爹,我都想起来了。”
威利一动也不动,他不确定应该想什么,或者应该说什么。他怕自己这样喋喋不休地说着小屋、老爹,还有密斯的事,已经把他这位老朋友逼到绝境。停了好一会儿,他问麦肯说:“麦肯,所以你是在告诉我,他在那儿吗?我是说上帝。”
现在麦肯又是笑又是哭:“威利,我的好弟兄啊,我说的是真的。他在那里,他可在了。让我慢慢地告诉你。你一定不会相信,老天啊,我也不确定我相信。”麦肯停了下来,他陷入了回忆中。
“哦,对了,”他终于说了:“他要我告诉你一件事。”
“什么?我?”威利惊讶地睁大眼睛。
麦肯望着威利的脸上显出关注和怀疑交错的眼神说:“你知道他说了些什么?”麦肯说着又把身子往前倾了一下,静了一下,麦肯努力在回想老爹的话,然后对威利说:“威利,他让我告诉你,他说,告诉威利,我特别喜欢他。”
麦肯盯着老朋友的脸,而此时威利下颚抽了几下,他的眼眶充满了泪水,他颤抖着,麦肯知道威利正在力求镇静。
“我得走了。”他声音嘶哑地小声说着:“之后,你一定要全都告诉我。”说完,威利便转身离开病房,留下麦肯继续纳闷,并且回想起所有的记忆。
当妻子小娜接着进来的时候,发现麦肯直坐在床上,脸上挂着大大的微笑。因为他不知道该从何说起,于是就让小娜先说。小娜补充了一些他仍然感觉困惑的细节,她说很高兴自己的丈夫终于能够记得一些讯息,他差点被酒醉的司机撞死,又因为各种骨折和内伤而动了一些紧急手术。原本很担心他可能长期昏迷成为植物人,但是麦肯的清醒已经减轻了所有的忧虑。小娜在述说的时候,麦肯感觉实在是很奇怪,为什么刚和上帝过完周末,就发生了车祸呢?这对我们来说看似随机混乱的人生,不就是老爹的做法吗?然后他听到妻子说意外发生在星期五晚上。
“你是说星期日吧?”
“星期日?你以为我不知道那天晚上是星期几吗?他们用飞机把你送过来那天,确确实实是星期五。”妻子的话使麦肯感到困惑,片刻之间,他感觉在小屋发生的事情是不是终究是一场梦呢?或许那是沙瑞依特意让时间扭曲制造的花招之一吧?他在自我安慰着。
小娜陈述完她这边的说法之后,麦肯开始把发生在他身上的事全盘都告诉了他的妻子,但首先他请求妻子的原谅,坦诚自己如何地瞒骗妻子,又如何地欺骗她。这让小娜感到了诧异,而把丈夫这种新的态度归因于创伤或者吗啡。关于他过的那个周末,或许是小娜提醒他杜撰的那个故事,慢慢地去揭露,说了好几次才说完。之后,他实在抵不过药物的作用,甚至是话说到一半的时候,会不知不觉地沉沉地睡去。起初,小娜专心保持耐性和注意力,尽可能的不妄下评断,却也没有认为他的胡言乱语是神经患了紧张的缘故。
但是麦肯生动而深刻的记忆,感动她,慢慢地瓦解了小娜保持客观的决心。麦肯告诉她的故事中有生命,她很快就了解了:无论发生了什么事,都已经对她的丈夫发生了深远的影响,并且有了新的改变。她的怀疑态度渐渐被侵蚀,使她同意找个机会,使她和麦肯都能和凯特独处。麦肯不愿意告诉她原因,使她紧张,但是小娜愿意在这件事情上信任自己的丈夫。于是,儿子贾许被派出去办事,只留下他们三人。
麦肯伸出手,凯特把它握住,“我的宝贝女儿,”他开口了,声音仍然有些虚弱和粗大:“我要你知道,爸爸是全心全意在爱你,我的孩子。”
“爸爸,我也爱你。”凯特紧紧地把爸爸抱住,很显然,麦肯的这番话已经软化了她的心。
麦肯露出了微笑,然后又认真起来,但是凯特的一双手仍然紧紧地被他攥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