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7年1月18日 亲情不断电

理家理心(50)简朴amp;道德哪里来

 

亲情不断电170118——路过整理
收听     
今天我们继续《理家理心》的话题——简朴。简朴,每一个人对它的定义可能不一样,作者从开始这一章的时候就回到了她的十八岁,她在十八岁的时候就已经读了中年危机的书,并且费了不少功夫去获取理性上对于中年人的认识。她说,虽然她获得了很多理性的知识,但是在揣测的过程里,却不知不觉被岁月拖入三十五岁了,这个过程突然就把中年的图案摆在了眼前,然后她发现,中年没有那么复杂。她在中年的时候,中年给她解释了人生存在的现实,生和死的两头拥戴的人生这座山她爬到了顶峰,向生命夸耀的同时也向死臣服。她说,中年虽然是富有的,但却经不起奢侈耗费,人到中年的时候要好好地问自己:“要什么?”因为活到现在,终于真正了解了,生命并不是一张信用卡,而是一叠现金,用一张就少一张。她说,她到了中年的时候,非常积极地在整理她的内外生活,因为她非常想确定什么是该留的,什么是该舍的。懂得舍,才能享受留下的。生命就像一顿自助餐,青年人比吃的多,中年人比吃的精,懂得舍下许多可吃的,不吃,才能真正享受那少数值得吃的佳肴,因为到老的时候我们就要比谁吃的慢。
《理家理心》的作者马瑞欣姊妹说:“我渴慕简朴,为了对简朴内在生活的渴慕,我甘心地持续地打扫整理外在生活,好让我自己这个人不要被‘多’而打扰。因为中年的我渐渐地以大部分的‘多’作为干涉,有时候都想逃呢。我非常渴慕我的心里面拥有一种非常简单、干净、一目了然的世界,不为逃避复杂,不为超然,不为无欲,只为了专注。”而且专注于什么也很重要,她是专注于为她的生命灌注实质,可以傲视朽坏的肉体的东西。作者举例说,她会为了在卧室里专注地与她的先生谈心,所以她必须不能在床上留下一堆已经洗好,但是还没有整理好的衣服;也不想在柜子上摆上一瓶满是灰尘的塑料花,让人来分神;清早起来享受独处时,不要为喝杯水而得在杯盘狼藉的厨房里皱眉;坐在沙发上,她也宁可盯着白墙上一张照片专心地看,而不要在琳琅满目的照片中蜻蜓点水地浏览却找不到眼光驻足的地方。
作者说,在她做全职妈妈的十几年的岁月当中,她被三个小孩子东西南北的拉扯之后,真正地了解了一件事情,倘若我们不能选择要在多少事上专注,至少我们可以努力地在最少的选择上专注地深入。为此,她收拾了年少时许多的梦想,许多的喜欢,也放掉了身边的机会,包括那些本可以争取到的掌声。作者说,当她学着去在乎花出去的时间,学着计算自己的精神和体力,学着让自己活得从容有序的时候,她也学着不再向世界,向身边的亲友要更多。
很多的女人好不容易找到自己独处的时间,想要安静下来做些自己的事情或者喝一杯咖啡,却发现家里头处处凌乱而分心,在那样的空间里也谈不上享受,所以还要到咖啡厅里喝咖啡,所以,从里到外的简朴都是要付出代价的。
我们不断地进行割舍、计划、整理,正是为了维护这样一个纯粹的内心世界。她说,我不反对在暴风雨当中你仍然可以有宁静的时候,脏乱的环境里你也许依然可以专心,可是那种不晃不动的生命,真的叫人羡慕,但是实际上大部分的我们是和我们的环境互动太深,并没有办法一下子走到山顶。她说,简朴并不是过贫穷的日子,也不是要选择去过清教徒式的生活,简朴有一个发展性的次序,是从简朴的信开始,就是相信的“信”,从这里开始,从而生发出一颗简朴的心,培养简朴的心思,简朴的情感,建立简朴的物质观,进而安排出简朴的生活,操练出简朴的话语。
在进入简朴之前,我们每天都在跟这里面很多个不同的我在打仗,比如:作妻子的我,作母亲的我,音乐的我,运动的我……在很多这些里面,我们都疲于奔命,因为要满足不同的我的需要,当我们专注于其中一个我时,往往可以感觉到另一个我正在用忧郁的眼神揪着自己,或者大声地催促自己赶快注意到她的存在,我们内在、外在的凌乱常常起源于我们在这些我的中间跑来跑去。跑累了,怎么做也不讨好,算了,就干硊让她们抢成一团,打成一片。
作者继续说,简朴并不是要我们放弃喂养这些不同的我,而是要帮助不同的我都朝着同一个目标去活,都来接受这同一个目标的指挥去运作。学习怎样简朴就是学习收编,把这不同的我都收编到一个我里面去,从那一个我出发。所以你不必成天想着妻子的我应该怎样,运动的我应该怎样,如果你认定了以妻子的我为主角,那么就在这两年专心做妻子,你知道你不需要一直去安慰那个事业女强人的我,因为那个事业女强人的我已经知道谁是主角,会沉默地退到一边去等候。简朴不是一个成熟的状态,简朴是一个学习的过程,它不是从物质开始的,而是从一个发展性的次序开始的。
清晨日光
亲爱的朋友,我们继续讨论这个世界到底有没有神的问题。我们从第二个角度,哲学的角度来分析这个问题。常常用来分析这个问题的论证叫做宇宙的第一因。《圣经》说:“起初,神创造天地。”所以世界的来历有一个起初,那么,宇宙的第一因他的论证是,每一样世界上的存在都有造成他存在的原因,比如你在听我讲道,我为什么会讲道?因为我的爸爸、妈妈把我生出来,我的姥姥、姥爷把他们生出来,我的祖先也是这样一代代的繁衍,最后到了我的身上,这叫做宇宙第一因的推理。如果你按照这样一个推理往回推的话,每一样现在世界的存在都有一个造成他存在的原因,你一直倒着往后推,你会得出一个结论,这个推理不会是无限止的,无尽头地推下去,一定有一个尽头,而且这样的推理最后会慢慢集中到一个点,而不会是很多很多的点,最后一定是得出一个结论来,就是,有某一个原因造成了后来的,现在的丰富多彩的世界。从这个丰富多彩的世界倒着往后推造成他们的原因,最后就找到了某一个点,他的存在不是因为另外一个原因,他反而是造成这些存在的原因。这个在哲学上被称为宇宙的第一因。是推理,也就是整本《圣经》第一句话所说的:“起初,神创造天地。”最早的时候,有一个造成整个世界存在的一种存在,我们基督徒就管他叫做神、上帝。
当然,我们也可以从其他方面来看哲学的论证,比如,有人说从道德的层面来看这个问题,这个世界有很多人种,有各种各样不同的民族,这些不同的人种,不同的民族,有些你看起来生活的水准比较高,有一些生活很贫穷,不同的生活环境。可是你会发现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不同的地方的人,无论他是哪个民族,无论他是什么教育水准,无论他是什么样的背景,总有一些人类所共通的道德的情操。就是,所有的人都会认为某些东西是好的,比如,以善良,美好去待别人,是好的,你伤害别人是不好的。没有人去制定这个标准,但是这个道德的标准却是存在于所有的人类的心中的。那么,如果人是从两个单细胞碰撞出来的,从动物进化出来的,那么这样一个道德标准是怎样产生的?道德标准是怎么进化出来的?到底是谁把道德的标准,把追求美善的本能放在人的心中?《圣经》告诉我们说:“神照着自己的形象,选男造女。”这个自己的形象所指的就是上帝的那种美好,所以人是有上帝的美好在我们里面的,那叫上帝的形象。所以,所有的人,无论他是多么坏,做了多么可怕的事,他其实生命当中都有一份美好,那个美好是从神而来的,是上帝在造人的时候把这个美好放在人的里面。但是,人性当中也都有丑陋的一面,《圣经》说,所有的人都是罪人,这种罪的来历,这种丑陋的,不好的东西的由来,《圣以》告诉我们说,就是因为始祖犯罪,在伊甸园里得罪了上帝,没有顺服神,罪产生,入了世界,像一个面酵一样发酵,以至于造成为今天这个罪恶泛滥,充满黑暗的世界,这是《圣经》给我们的解释。我们从哲学,从道德的方面去推理,也能够让我们看到一位创造宇宙,创造道德的上帝。
诗歌:我不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