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7年1月2日 亲情不断电

理家理心(39)整理时间amp;小屋连播

 

亲情不断电170102——王豆豆整理
收听     
亲情的家人们好,欢迎来到贤妻良母俱乐部做客。新的一周开始了,这也是我们新年的第一期节目,《理家理心》也要开始新的篇章,今天,我们就一起来谈一下时间的整理。
这内外生命的整理,就像演奏一曲精彩的生活交响乐,无论曲子谱的多精彩,每个演奏乐器的人技巧有多么的好,倘若在我们手中那根非常细小,有时你甚至会看不到的指挥棒如果舞的不对,这交响乐就无法演奏的完美。那根指挥棒就是时间。很多人的凌乱出于只在头脑上知道整理需要花费时间,但是却没有安排固定的时间去执行。
上帝给我们每个人一年365天、一天24个小时的时间,可是有些人活的充充足足,有些人却活的贫瘠枯黄。时间就好像是一个苹果派,你如果把它切好,每次享用一块,就可以很好的享受两三天。如果整个不切,高高兴兴的在早上吃掉一大半,吃到撑的不行,在下午肚子饿的是时候,只剩一小口,虽然一口吃掉,但依然没有饱足感。这就是因为没有管理和规划。在《理家理心》这本书中,马瑞欣姊妹提出一个管理时间的新的概念——容器整理法。把时间分配在几个大容器里,让容器产生生活的界限,我们就会活的比较整齐轻省。
这是个时间容器,里面会有五个格子,你把这五个格子分别整理好,就会把生活安排好,不会让时间从我们手中溜走。这五个格子分别为:睡前好习惯、起床好习惯、日日省、周周省、月月省。今后的节目里,我们会和大家一起来慢慢学习怎样建立时间的界限。你看,我们的生命真的是在这样日日、周周、月月、年年中流逝掉了。
新的一年的开始,没有什么比神的话语能让我们更加明白新的一年我们应当如何度过,一起来听诗篇90篇:
主阿、你世世代代作我们的居所。
诸山未曾生出、地与世界你未曾造成,从亘古到永远,你是神。
你使人归于尘土,说:你们世人要归回。
在你看来,千年如已过的昨日,又如夜间的一更。
你叫他们如水冲去.他们如睡一觉,早晨,他们如生长的草。
早晨发芽生长,晚上割下枯干。
我们因你的怒气而消灭,因你的忿怒而惊惶。
你将我们的罪孽摆在你面前,将我们的隐恶摆在你面光之中。
我们经过的日子、都在你震怒之下.我们度尽的年岁、好像一声叹息。
我们一生的年日是七十岁,若是强壮可到八十岁,但其中所矜夸的,不过是劳苦愁烦,转眼成空,我们便如飞而去。
谁晓得你怒气的权势?谁按着你该受的敬畏晓得你的忿怒呢?
求你指教我们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着智慧的心。
耶和华啊!我们要等到几时呢?求你转回,为你的仆人后悔。
求你使我们早早饱得你的慈爱,好叫我们一生一世欢呼喜乐。
求你照着你使我们受苦的日子,和我们遭难的年岁,叫我们喜乐。
愿你的作为向你仆人显现,愿你的荣耀向他们子孙显明。
愿主我们神的荣美归于我们身上;愿你坚立我们手所作的工;我们手所作的工,愿你坚立。
新年的第一期节目,祝愿我们的听友能够认识到这一位创造天地的神,愿我们的神可以帮助我们把时间管理好,赐给我们有智慧的心怎样来数算我们的日子。
小说连播:小屋
你可以和家人吻别之后,与他们分隔千里,但同时也把他们带在你的心里和脑海中。因为你不只是活在世界里,世界也活在你里面。
当麦肯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必须又马上遮住眼睛,挡住令他措手不及的漩涡强光,接着,他听到声音。
“你会发现你很难直视我。”是沙瑞依的声音:“不但是我,还有老爹。但是,等你的心习惯这些改变之后,就会比较容易了。”
这个时候,麦肯仍然站在闭着眼睛站的地方,但是小屋,还有船坞,以及园艺工序间都不见了,他变成了站在屋子外边,位居一座小山丘的顶端,上面是耀眼却没有月亮的夜空。他可以看到繁星从容平稳而又精确地运行着,仿佛有伟大的天国指挥在统筹它们的运行。偶尔,彗星或者流星雨,仿佛同时听到暗示似的,从星空中流泻而下,加添了那流畅舞蹈的变化。接着,麦肯看到一些星星变大了,改变了颜色,仿佛马上就要变成新星或者白矮星。仿佛世间本身也变得精力充沛、轻松活泼,为看似脱序,却管理严谨的天体加添了如天堂一般的样貌。
他又转向沙瑞依,而沙瑞依仍然站在他的身边,虽然沙瑞依仍然令人难以直视,但是麦肯现在已经能够辨认出她身上图案的对称和色彩。就好像一件缝上了各色的小钻石,蓝宝石的光袍掀起波浪型的移动,接着则好像威力四散开来。“啊,这一切真是美的不可思议啊!”被这般神圣壮丽的景物环绕着,麦肯忍不住低声说道。
“的确。”沙瑞依的声音从光中出现了:“麦肯,现在请你看看四面八方。”
他环顾四周,倒抽了一口气,即使在深夜中,一切仍然清楚明澈,用千变万化的色调与浓淡组成的光环发出光芒。森林本身就发出光线和色彩造就的熊熊火光,但每棵树皆清晰可见,每根树枝、每片树叶都是这样。鸟和蝙蝠飞翔或彼此追逐的时候,形成一条缤纷的火径,麦肯甚至看到远方有一大群生物出场。有鹿,有熊,有高低绵羊,森林边界附近雄壮的麋鹿,湖里的水獭,每一只都发出自己的色彩和光辉,为数可观的小动物蹦蹦跳跳,四处狂奔,每一只都活在自己的光辉当中。在一片由桃、李以及一大片红粟形成的光芒中,一条鳄浮出水面,却在最后一刻拔高掠出水面,双翼发出的水花像火一样,一条斑斓如虹的大灰鳟鱼冲破了水面,又在一阵迸发的色彩中落回湖中。
此时,麦肯觉得自己的身量比实际身高高出很多,仿佛视线所到之处他都能到达,两只在母亲脚边玩耍的小熊吸引了他的目光,它们翻滚着发出它们原本的笑声的时候,黄果、薄荷以及榛果纷纷地落地,从站立的地方,麦肯感觉他伸手就可以触到它们,就在不经思索的情况下,他伸出了手臂,把手又抽回。在惊讶之余,发现自己也正在闪闪发光,他看着自己的双手,如制作精巧美妙的工艺品,在光的流泻色彩中,清晰可见。那光似乎是为他戴上了手套,他看着自己身体的其他部位,发现光线与色彩已经把他完全地罩住,又若一套能够使他自由行动又得体的纯净衣着。
麦肯还发现自己的疼痛感也消失了,即使经常疼痛的关节部位也安然无恙,其实,他从来没有感觉这样的健康,这样的完整。他的头脑清醒,深深吸入院里沉睡花朵的芬芳气息,其中有许多花已经渐渐苏醒,开始准备迎接这场庆祝会,狂欢而美妙的喜悦由内心涌出。麦肯纵身一跃,慢慢地浮向空中,接着又轻轻返回地面。
“这简直跟梦中的飞翔一模一样。”他心里这样想着。接着,麦肯看到了许多的光线,一个个移动的点从森林中浮现,在他和沙瑞依站立处的平原上聚合,如今,他可以看到这些光线勾画成色彩在周围的山上忽隐忽现,顺着看不见的路径,朝他们而来。它们冲入草原,是一群孩子,没有蜡烛,他们本身就是光。在他们自身的光线中,每个孩子都穿着别具特色的服装。麦肯猜想那些服装代表着不同的部族,虽然他只认得出其中几种,但是,无所谓。这些是大地的孩子,老爹的孩子,他们带着沉静的尊严与优雅进入,面容充满了知足和平安。年轻的孩子用手牵着更小的孩子,麦肯一度想知道自己的宝贝女儿是否也在其中,他找了一会儿,还是放弃了。他让自己平静下来,麦肯相信,如果密斯在,也想向爸爸跑来,她一定会来的。
孩子们现在已经在草原里面围成一个大圆圈,从麦肯站着的附近开出一条小径,直达圆圈最中心,小小的火光迸发,像运动场上慢慢点亮的运动灯泡,在孩子们的笑声或者低语声中燃起。尽管麦肯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这些孩子显然知道,而且似乎已经是迫不及待了。一群人出现在他们生活的空地,围成了一个更大的光圈。麦肯推测他们是和他一样的成人,这些人缤纷绚烂却又顺从柔和。忽然间,麦肯的注意力被一个不寻常的动作吸引,似乎是外圈的一个光体遇到了一些困难,紫罗兰色与象牙白的闪光组成一条长龙,成湖色射入他们所在的夜空。长龙撤退后,取而代之的是接着向他们迸发的淡紫和金黄,火红金发色灿烂的光束,熊熊的映衬着当下的黑暗,最后消退,回到他们的源头。
沙瑞依轻声地笑了。
“这是怎么回事啊?”麦肯低声问道。
“这里有个人很难隐瞒自己的感觉。”沙瑞依开口了。无论是谁,正努力挣扎的那个人无法再控制自己,搅动了附近的一些光体,当闪光延伸至周围的孩子圈时,涟漪效应清晰可见,最靠近始作俑者的那些光体似乎在回应他,因为色彩与光线从他们身上移到了麦肯的身上。出现在每个人身上的颜色组合都独一无二,而且麦肯看来,似乎对造成骚动的人有着清楚分明的回应。
“我还是不懂。”麦肯再度轻声说道。
“麦肯,每个人身上的色彩和图案都是独一无二的,没有相似的两个人,也没有两种相同的图案,这里,我们能真正看见彼此,而看见的部分必须是个体的色彩和情绪在色彩比光下显而易见。”
“真是不可思议呀!”麦肯惊呼道:“那为什么小孩子的颜色多半是白色的呢?”
“是这样的,每当你靠近他们,就会看到有很多色彩融入了白色,而白色包含了所有的颜色,等他们长大成熟,成为自己真正的样貌的时候,他们展现的色彩就会更加的鲜明,独特的色泽与浓淡就会浮现出来。”
“不可思议。”麦肯只想出这句话,他也看得更投入了,这时候,他注意到成人圈后面又有其他人出现,平均环绕着整个圆圈,他们是比较高的火焰,似乎随着风的气流而吹,是相似的宝石蓝和水蓝色,并且有少许其他独特的颜色镶在每一个身上。
“麦肯,让我来告诉你,那些是天使、仆人,以及看守人。”沙瑞依在麦肯没有发问之前就回答了他。
“真是不可思议,不可思议,太不可思议!”麦肯连说了三次。
“不止这些,麦肯。这会帮你了解这些特别的人所面对的难题。”沙瑞依用手指着发生骚动的方向,即使是麦肯也能看的出来,无论那个人是谁,显然不断遭遇到困难,悠忽而唐突的色彩与光线之矛,时而射得更远,朝他们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