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7年1月4日 亲情不断电

理家理心(41)早晨好习惯;小屋

 

亲情不断电170104——路过整理
收听     
昨天我们讲了隆重的谢幕式,今天我们要隆重开启我们的开幕式,就是在《理家理心》这本书中,作者马瑞欣姊妹给我们提出的“起床的好习惯”。人们常说“一日之计在于晨”,早上是匆忙的,怎一个“忙”字了得。
在这本书中,马瑞欣姊妹提出了几样事情,她说,如果能有规律的进行,养成习惯之后,就会象刷牙、洗脸一样,不会占多少时间:
第一个好习惯——祝福。睁开双眼,祝福自己有美好的一天,祝福家人和孩子们今天丰盛满意,就这么一分钟,就为我们这一天献上了祝福的言语,绝对是值得的。这一分钟养成习惯之后,你要好好地在心里为自己、为家人祝福。
第二个好习惯——铺床。其实很多人不讲,因为这是很私密的一个习惯,但是很多人长大后都不一定天天铺床。但是养成了习惯来铺床,这一分钟的行动会改变整个卧室的气氛,也会让你自己充满朝气。把你的床铺的整齐、舒服,不是那么凌乱就好,不需要军事化的那种管理。
第三个好习惯——洗衣服。你可以想象早上起来洗衣服这件事情吗?马瑞欣姊妹在要下楼进厨房之前就顺便把一篓脏衣服带到楼下放进洗衣机里,这一个顺便的动作只约两分钟,出门前等孩子穿上鞋的时候,她已经可以把洗好的衣服放进烘干机里或者晾起来。
第四个好习惯——去检视一下你的洗手间。马睿欣姊妹说这个也不需要太长的时间,有三分钟,你可以顺便把玻璃擦干净,把洗手的台子擦干,喷上空气芳香剂。
然后是上午茶的时间。在宁静的清晨泡一杯热茶或者咖啡,放上自己喜欢的音乐或者广播节目,她特别提醒,不要打开电视机或者上网刷微信,弄点儿喜欢的点心,享受十五分钟放松的时间。十五分钟的上午茶,这很奢侈吗?她说,如果你觉得这个已经显为奢侈了,那证明你的生活需要调整。这十五分钟的每天上午茶时间是专门为那些全职在家里面照顾孩子,照顾家人的姊妹们给的建议。也就是说,相比较我们刚刚谈到的每天早起的祝福、铺床、浴室的检测等等,这个上午茶的时间和等下我们要谈到的专心的时间,就是特别为这样的姊妹所安排的。对于每天要上班的妻子们、妈妈们来说,这个可能就比较困难。你不一定要天天做,但是节假日的时候给自己放松一下也非常不错。她有一些小建议,时间我们可以好好想一想,找出来,比如说,孩子很小的时候,他可能早上要睡一会儿,你就用这一会儿的时间给自己设定上午茶的时间,让自己独享一会儿。顺着下午茶的思路,马瑞欣姊妹又给了我们另外一个好的建议,叫做专心时间。专心时间比上午茶时间稍微长一点,在早晨的固定时间分出至少三十分钟,读一本好书、做生活反省笔记、思考家人的需要,还有做一些重要计划,都是非常宝贵的。因为一天之计在于晨,在早晨这段时间我们的头脑是非常清晰的,心里也更容易安静下来。她说,特别是家庭主妇们,如果早上的时间可以日月累积下来的话,也会让自己大吃一惊的,因为这三十分钟的思维肌肉操练,会让在长久的、琐碎的岁月里,显出你那特殊的承担生活重担的力气。
刚刚我们谈到的是时间容器二,接下来的时间容器三,叫做日日行。日日行,综合我们的闭幕式,开幕式,这一天已经很美好了。日日行的清单综合了我们昨天和今天讲的内容,比如厨房的干净,每天要检查自己的洗手间,每天早晨铺床,还有就是,每天检视一下家里的市中心,光鲜的洗碗槽,地上无杂物,,明日备忘录,为今天找出一件值得感恩的事情。
小说连播:小屋
无垠的上帝能把自己送给他的每一个孩子,他并非分配自己,好让每个孩子都得到一份,而是把他自己完全送给每一个人,仿佛世界上只有一个孩子。
麦肯似乎才刚刚沉睡不久,并感觉到有只手把他摇醒。
“麦肯,起床了,我们该走了。”那声音听来很熟悉,但是比较低沉,仿佛自己也才刚刚睡醒。
“哦,现在几点了?”他呻吟了一声,喃喃自语地说,想搞清楚自己在哪,又在做什么。
“该走了。”回复的声音很轻,虽然麦肯觉得那句话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但是他仍然爬出来床外,嘟囔着摸索着,最后终于找到了台灯,把灯打开。在一片黑暗之后,灯光非常刺眼,他花了好一阵子才能够勉强睁开一只眼,抬起头来眯缝着看着大清早的访客。站在他身旁的男子看起来有点像老爹,有威严,年纪较长,体格结实,个头也比麦肯高。他把银白色的头发往后绑成马尾,身上穿着袖子卷起来的方格衬衫、牛仔裤、登山靴,配上准备践行的全套装备。
“老爹?”麦肯问。
“是我,儿子。”
麦肯摇了摇头:“你还在耍我是不是啊?”
“呵呵,我一向如此。”他带着温暖的微笑说,接着在麦肯还没有发问之前回答他的问题:“今天早上你需要一位父亲。来吧,我们该走了,我把你需要用的东西都放在床尾的桌椅上。回头,我们在厨房见,你可以先吃点东西我们再出发。”
麦肯点了点头,他懒得问他们要出发到什么地方,如果老爹要他知道,早就告诉他了。他迅速地穿上了类似老爹穿的合身服装,套上了登山靴,很快到浴室梳洗了一番之后,便走进了厨房。耶稣和老爹站在吧台边,看来比麦肯精力充沛多了。他们正要开口的时候,沙瑞依从后门带着一大袋圆筒状的东西进来,那看起来好像是加长型的睡袋,用一条钩住两边的绳线紧紧绑着,以便携带。她把它交给麦肯,麦肯马上闻到一股美妙的综合香气从袋子里飘出来,那是他自以为认得的芬芳花草的混合物,他闻到了肉桂和薄荷,以及盐和水果的味道。
“麦肯,这是一份礼物,待会再开,老爹会教你怎么使用它。”沙瑞依微笑着拥抱着麦肯,或者说那是麦肯唯一可以描述的方式,沙瑞依就是这样难以言喻。
“你可以背着它。”老爹补充说,“那些是你和沙瑞依昨天挑选的。”
“呵呵,我的礼物会在这里等你回来。”耶稣微笑着说,他也拥抱麦肯,只有他才真的感觉像拥抱。
两个人从后门离开,剩下麦肯和老爹单独相处,老爹正忙着炒两个鸡蛋经以及煎两片火腿。
“老爹……”麦肯问道,对于叫他老爹变得如此容易而感到意外:“老爹你不吃吗?”
“麦肯,没有所谓的仪式,你需要这个,我不用。”老爹微笑着说:“还有啊,不要狼吞虎咽,我们有很多的时间,而且吃的太快对你的消化不好。”
麦肯慢慢地吃着,在相对的沉默中单纯享受着与老爹的同在。耶稣一度把头伸进厨房,通知老爹他们需要的工具就放在门口,老爹谢过了耶稣,耶稣亲吻他的嘴,便从后门离开了。
麦肯在帮老爹洗碗的时候问道:“老爹,你真的很爱他对不对?我是说耶稣。”
“呵呵,我知道你说谁。”老爹笑着回答。他在洗平底窝洗一半的时候才停下来:“我用全心全意爱他,我想独生子的确有非常特别的地方。”老爹对麦肯眨眨眼,继续说:“那是我认识他的一部分独特之处。”
他们洗好了碗盘,麦肯跟着老爹出门了,曙光已经渐渐地划破了山巅,即将逃离的青色夜色中开始呈现金色的光彩,麦肯带着沙瑞依的礼物扛在肩上。老爹把放在门边的一个小十字镐递给他,又提起一个背包,背在自己背上。他一手抓着铲子,另一只手拿着手杖,一言不发地走过了花园和果园,大致朝湖的右边走去。
当他们走到小径的起点的时候,光线已经足够让他们找到要走的路,在此,老爹用手杖指着小径旁边的一棵树,麦肯只能隐约的看到某人在树上做的红色小拱形记号,那对麦肯来说是毫无意义,而老爹也不欲解释,他反而转身走向小径,保持从容的步调。沙瑞依的礼物以尺寸而言算是轻的,麦肯用十字镐把手当成手杖。小径带着他们穿越了一条小溪,深入森林。麦肯误踏一步,滑落岩石,而掉入急湍的水中的时候,庆幸自己的登山靴是防水的。他一边走一边还能听到老爹哼着一首曲调,但是麦肯不知道那是什么歌。
当他们践行的时候,麦肯想着自己前两天经历的很多很多事情:和他们三位分别或者共同交谈的对话、和苏菲亚共度的时光、他自己也参与其中的祈祷室、与耶稣一起观看夜空,走过湖面,接着昨天晚上的庆祝会以高潮结束,包括那和父亲的和解,尽管是寥寥数语,却带来极大的疗愈,那实在是难以全盘吸收的。
麦肯把整件事仔细地思考了一遍,并且细想自己所学到的,才发现自己有许多许多的问题,或者他会有机会问其中一些问题,但是他感觉现在不是时候,他只知道自己不再是原来的自己了。也想知道这些改变对自己、妻子小娜以及孩子们会有什么意义,特别是对女儿凯特。但是他还有一件事情想问,这件事在他们步行的时候不断地在折磨着他,终于,他打破了沉默:“老爹……”
“什么事啊,我的儿子?”
“呃,苏菲亚昨天帮我了解了很多我的小女儿密斯的事,和老爹,我是说和你谈过也真的很有帮助。”麦肯感到疑惑,但是老爹停下来对着他微笑,仿佛了然于胸。于是麦肯继续说:“但是我仍然需要和你谈一谈,这样算不算奇怪呢?我是说你是比较像父亲的父亲,希望这样说有道理。
“我懂,麦肯。我们就是要回到原点,昨天原谅你爸爸是很重要的一部分,这让我今天能够让你认识我这个父亲,你不必再进一步的解释。“
不知道怎么的,麦肯知道他们的长途之旅已经要接近尾声,而老爹正在帮助他走完最后这几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