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7年1月5日 亲情不断电

理家理心(42)一周巧安排

 

亲情不断电170105——霜叶整理
收听     
在《理家理心》这本书里,马瑞新姊妹把一个星期划分为五个主要的区域:
第一个叫做采购日,就是尽量把一周需要的东西集中在同一天出去买。
第二个叫做外出日,就是出门办事。比如去银行、邮局、医院,甚至是当义工、与朋友见面、聚会。
第三个是居家日,很多人明明有机会在家享受家的舒适,却难得在家。在这一天就来整理家庭布置,做一顿特别丰盛的晚餐,或者是给家人写一张甜蜜温馨的小纸条,还有就是在这一天专心想想家人的需要。也许我们的孩子在学校里遇到了一些困扰,我们需要静下心来想一想,怎么帮助孩子来梳理他内心的情绪。作者说,她常在这一天为家人换床单、枕套,缝补衣扣。这一天真是以家人为主的一天。在这一天享受每一个付出的机会,感受爱的泉源,这真的是感恩和福气。
接下来是姐妹们最喜欢的一个日子——联谊日。虽然微信电话很方便,但是也有局限。我们需要见面,跟好朋友真实的拥抱,在这一天尽情分担、分享,让彼此有饱足的一天。
最后是大整理日。每周有这么一天多做一些事情,年底的大扫除就轻松甚至没有必要啦!

小说连播:小屋
麦肯知道他们的长途之旅已经接近尾声,而老爹正在帮助他走完最后这几步。
“麦肯,你要知道,创造自由不可能不需要代价。”老爹低头往下看,明显可见的伤痕,无法磨灭的印在他的手腕上,“我知道我的创造会反抗,会选择独立和死亡,我也知道,打开和解的途径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你们的独立,已经释放出一个对你们来说似乎很混乱的世界,随机而吓人。当初我可以阻止密斯遭遇的事,答案是肯定的。”
麦肯抬头看着老爹不需要说出来,就可以在老爹眼中看到他想问的问题。老爹继续说:“首先,如果完全不创造,这些问题就没有什么意义,或者其次,我可以主动介入密斯的状况。第一个假设不需要纳入考虑,而出于你现在无法了解的目的,后者也不列入选项。这个时候我可以提供你的答案只有我的爱和善,我和你的关系。我没有打算让密斯死,并不代表我无法用这件事来行善,你知道吗?”老爹对麦肯说的这段话是严肃,但在老爹的语气中却透露出对麦肯的爱和温柔。
麦肯悲伤地摇摇头说:“老爹,你说得对,我不太能领会。我以为在一瞬间看到一瞬微光,然后我看到一切渴望和失落一拥而上,我请你告诉我,我自以为看见的不可能是真的,但是我的确相信你。忽然间就像一种新的想法惊讶而美妙。老爹,我的确相信你。”
老爹也报以灿烂的笑容:“我知道,我知道,我的孩子,我完全知道。”接着,老爹转身走回步道,麦肯跟随在后,他的内心轻盈安定很多。
不久他们开始一段轻松的爬坡,步履放慢。老爹不时停下,拍拍一颗大圆石头或者一棵树,每次指着上面出现的红色小果子,麦肯还来不及问问题,老爹就转身继续走上步道。树林逐渐稀疏。他们再一次稍事休息。麦肯喝了一些老爹出发之前装着的冷水,他们休息之后不久,路径开始变得更加陡峭,两个人的步调更加缓慢。麦肯猜想他们走出树木的时候已经两个小时,他可以看见蜿蜒而行的小径,他们必须穿越大岩石和卵石地。老爹再次停步,放下袋子,伸手拿水:“孩子,我们快到了。”一边把水壶递给麦肯。
“是吗?”麦肯问道。再次看着前方,再次看着前方荒凉的岩石地。
“是的。”老爹只说这么一句。麦肯不确定是否应该问究竟到哪里了。
老爹在步道附近选了一块小岩石,然后坐下来。把袋子和铲子摆在旁边,他看来好像有点不安:“麦肯,我想给你看一个对你来说非常痛苦的东西。”
“哦。”麦肯放下袋子,把沙瑞依的礼物放在膝上坐下以后,他的胃开始翻搅起来。香气在晨光照耀下越发浓郁,美好充满麦肯的感官,也带来相当程度的宁静。
“什么东西?”
“为了帮助你明白,我要再拿走一样使你的心变黑暗的东西。”麦肯马上知道是什么东西。他转过头,不看老爹,眼睛开始盯着双脚中间的地面。老爹温和地保证说:“孩子,这不是要让你羞愧、羞辱、罪恶、谴责,我不做那些事,不能产生一丁点完整感和公义,所以已经和耶稣一起同钉十字架了。”他等待,让那股想法洗去麦肯的羞耻感才继续说:“今天我们在步道上是为了替你部分的旅途画上句号,不仅为了你,也为了其他人。今天我们把一块大岩石投进湖里,那些涟漪到达你意想不到的地方。我想此时此刻,你已经知道我要什么了是吗?”
“额,恐怕是……”麦肯感觉情绪从上锁的心房中迅速涌出:“孩子,你需要表达,要说出来。”
此时麦肯无从隐瞒,热泪涌出划过他的脸颊,哭声中,他开始坦诚:“我怎么能原谅杀了密斯的混蛋。如果他今天在这里,我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事来,我知道我这样做不对。可是我要他也受到伤害,就像他伤害我一样,如果我得不到正义,我还是想到要报复。”
老爹此时只是让麦肯一吐为快,等待波涛过去:“麦肯,你原谅这个人,对你来说,就是把他释放给我,让我能够救赎他。”
“救赎他?”麦肯再度感觉怒火和伤害:“我不要你救赎他,我要你伤害他、惩罚他,让他下地狱!”麦肯愤怒地表达,而此刻老爹等待麦肯的情绪平伏下来。
“老爹,我困住了,我被困住了。我就是不能忘记他做的事,这个坏蛋,我忘得了吗?”麦肯用恳求的语气说。
“我亲爱的麦肯啊,原谅不是遗忘。孩子,原谅是不要再掐住一个人的脖子不放。”
“可是,我还以为你忘了我们的罪。”
“麦肯,我是上帝,我一件事也不会忘。我知道你们的每一件事。所以遗忘对我来说是选择限制我自己,孩子。”老爹的声音变轻,麦肯抬头看着他,直视他的眼睛:“因为耶稣,如今已经没有律法要求我想起你们的罪,牵涉到我和你的时候,罪已经离去,在我们的关系里也不构成阻碍。”
“可是那个坏蛋?”
“可是他也是我的孩子,我要救赎他。”
“救赎?救赎?我只要原谅他,一切就没事了吗?我们就成了好哥们了吗?”麦肯说话的语气中带着对老爹的埋怨和讽刺。
老爹听了他的话笑了:“麦肯我告诉你,你和这个人没关系,至少现在没有。原谅不会建立关系,在耶稣里,我已经宽恕全人类反抗我的罪。但是只有一些人选择建立关系。麦肯啊,难道你看不出原谅是不可思议的力量吗?这是你和我们共享的力量。是耶稣给所有住在他里面的人的力量,才能让和解成长。耶稣原谅那些将他钉上十字架的人的时候,他们就不再亏欠他,也不再亏欠我。在我和那些人的关系里,我绝不会提起他们以往的作为,也不会使他们羞愧和难堪。
“对不起,老爹,我办不到,办不到。”麦肯一边摇头,一边轻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