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7年1月6日 亲情不断电

永远是什么?

 

亲情不断电——青草地整理
收听     
最近一次收到一位听众朋友在微信里面给我们的留言,她说:天还没有亮的时候,在厨房里忙碌,听到我们的广播,心里真是无比的温暖和光明!这是一位全职的妈妈,要照顾两个年幼的孩子。
尤其是在冬季的清晨,天还没有亮的时候,妈妈就要起床去给给孩子们准备早餐了。我们的节目能够给她们带来温暖,陪伴她们,成为大家的朋友,真的是一件好事,也是我们的心愿!
永远是什么呢?
现在男孩女孩谈恋爱,男孩都会说:我永远爱你!可是,永远到底是什么呢?你的爱情是永远的吗?你的亲情是永远的吗?你的生命是永远的吗?你的朋友是永远的吗?你活在这个世上是永远的吗?
你的名利是永远的吗?你的房产是永远的吗?你的健康是永远的吗?…
作为女人,很少会去考虑这些类似于哲学的问题,太费脑筋,无限是在数学里的永远。在电脑语言里永远是不变性和唯一性。孩子却觉得要永远和妈妈在一起,但是,任何人的生命在这个世界也是有限的,怎么能够永远呢?
大卫是以色列的王,他是一个认识神的人,他定义自己的永远就是:要永永远远称谢神。
小说连播:小屋
老爹用深邃的眼神望着麦肯,对他说:“麦肯,你办得到,你能办到!因为我要你办到!你要知道,原谅首先就是要你这个原谅别人的人得到释放。脱离开能把你生吞活剥,破坏你的喜乐和能力,让你不能完全敞开心胸去爱的境况。你以为这个人在乎你经历的痛苦和折磨,如果有区别的话,他就是知道人会受着痛苦和受折磨的方法在过他的生活。你不想切断那些想法吗?藉着原谅,你就能释放他,让他不再背负重担,不管他是不是知道或者承认,当你选择原谅另一个人的时候,你就是在好好地爱他。”
“我不爱他。”麦肯说。
“是的,”老爹说:“今天你认为不会爱他,但是我爱他。麦肯,不是爱他现在变成的样子,而是爱那个长久以来被痛苦扭曲的破碎孩子。我要帮助你表现那种天性,让你能够在爱和原谅中找到比恨更大的力量。”麦肯再度被谈话走向有点生气,他说:“我知道,所以你的意思是说,如果我原谅了那个人,我就能让他和凯特,甚至我的长孙女一起玩吗?”
“麦肯,”老爹的语气强硬而且坚决:“麦肯,我已经告诉你,原谅不会产生关系,除非人们总是说出自己的所作所为,改变自己的想法和行为,否则不可能建立起信任关系。当你原谅一个人的时候,必定把他们从审判中释放出来,但是如果没有真正的改变,就不可能建立真正的关系。”沉默了一会儿,麦肯说道:“所以,老爹,你刚才说的原谅并不需要我假装他没有做过那些事?”
“呵呵,你怎么能假装呢?昨天晚上你原谅了你的父亲,难道你会忘记他对你做过的事吗?”
“我想我不会。”
“但是你现在面对他曾经做过的事,也能爱他,是他的改变让这种情况发生。原谅绝不需要你信任你所原谅的人,但是万一他们承认并且悔改,你就会在自己的心中发现奇迹。让你愿意伸出你的手在你们中间建立和解的桥梁,这道桥梁可能带你全然恢复信任的奇迹。现在这对你来说可能难以理解,但是我相信,你一定会明白,一定会。”
麦肯滑落到地面,往后靠在之前坐过的岩石上,他研究双脚之间的尘土:“老爹,我想我明白你说的话了,但是我觉得如果我原谅了那个家伙,他就无罪开释了。我要怎么样为他所做的事找到脱罪的理由呢?如果我不对他继续生气,这对我的女儿密斯公平吗?”
“麦肯,原谅不会为任何事情脱罪。相信我,对这个人最不可能的就是开释让他活得自由。而你在这件事情上已经没有维护正义的责任了,这件事我会处理。至于密斯,她已经原谅那个人了。”
“是吗?”麦肯甚至没有抬头说:“她怎么能原谅呢?”
“因为我在她里面,那是真正的宽恕唯一可能的途径。”
麦肯感觉老爹坐在他身旁的地面上,但是他仍然没有抬起头来,但老爹的手环抱他的时候,他哭了起来。
“我的孩子,把一切都宣泄出来吧。”
麦肯听到老爹的轻声细语,他终于能够做那件事,他闭起眼睛,让自己的泪水泉涌而下,密斯和他的种种回忆再度涌上心头,小密斯的画册、画笔和撕裂的血淋淋的洋装的画面,他流泪、哭泣,直到哭出所有的黑暗、所有的盼望和所有的失落,直到丝毫不剩为止。如今他闭上眼睛,前后摇晃着身躯恳求道:“请帮助我老爹。请你帮助我!我应该怎么办?我应该怎么样才能原谅他呢?请告诉我!”
麦肯抬起头来,想象看到一个素未谋面的人站在他的前面,但是没有人出现。老爹跟他说“麦肯,你告诉他。”
“我怎么告诉他?”
“你只要大声地说出来,我孩子的宣告中有种力量。”麦肯开始先是用不是热衷的语调结结巴巴地低声说着,然后后来却越来越确信:“原谅,我原谅你,我原谅你。”
老爹紧紧地把他抱住:“麦肯,你真的让我感到欣慰。”
当麦肯终于镇定下来的时候,老爹递给他一块湿毛巾,好让他擦眼泪。接着麦肯站起来,刚刚开始有一些不稳,“哦,”他声音沙哑地说,他费劲找字眼来表达他刚刚走过的情绪之旅,他感到生气蓬勃,把手巾又递回给老爹:“所以,如果我还是感觉到生气,也没有关系吗老爹?”
老爹的回应很快:“当然了。他做的是骇人听闻的事,他造成许多人锥心刺骨的痛,那是错误的。怒气对于那种滔天大错是正确的回应。但是,不要让怒气让你感觉到痛苦、失落,阻挠你原谅他。”
把手从他的脖子上移开,老爹抓起袋子背上:“我的孩子,开始的一两天,你可能必须宣告你的原谅一百次,但第三天和之后每一天,次数都会减少,直到有一天你会发现自己已经完全原谅他了。然后有一天你会为他的完整而祷告,并且把他交给我,让我的爱把他人生中每一个腐败的痕迹燃烧殆尽。尽管我这些话你这时候听起来是难以理解的,但有一天,你会在不同的环境中认识这个人。”
麦肯深吸一口气,尽管老爹的话让他的胃翻搅不已,他的内心却知道,这是事实。他和老爹一同站起来,麦肯转身走向步道,返回他们来时候的小路。
“麦肯,我们的事情还没有结束。”老爹轻声道。
麦肯停下来转过身子,对老爹说:“真的吗?我以为这就是你带我来这里的原因。”
“呵呵,没错,但是我也告诉过你,我有东西要给你看,是你曾经要求我给你的东西,我们来这里是要带密斯回家的。”忽然间一切都合情合理了,他看着沙瑞依的礼物,恍然明白了它的用途,在这荒凉的景致当中,凶手把密斯的尸体埋在某处,而他们是来把她取回的。
“谢谢。”麦肯只能对老爹这样说。瀑布再次从他的脸颊涌现,仿佛从不止境的水库流出“我讨厌这一切,像白痴一样哭哭啼啼的,我讨厌这些眼泪。”他呜咽地说道。
“哦,我的孩子,”老爹温柔地说:“你千万不要低估了眼泪的奥妙,你的眼泪可以成为有疗效的水和喜悦的泉源,你知道吗?有时候心能够说出的最佳言语就是眼泪呀!”当麦肯回到了原地,他正面望着老爹,他从未单纯地仰望着仁慈、爱、希望和活泼的喜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