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7年1月9日 亲情不断电

理家理心(43)内在时间amp;小屋

 

亲情不断电170109——王豆豆整理
收听     
亲情的家人们好,欢迎来到贤妻良母俱乐部做客,上周末,我们谈到一个话题:永远是什么?那不知道休息的这两天你有没有思考过,永远的亲情在哪里呀?诗篇中,大卫认为天天都是永远。上周,我们一直在讨论时间,有一首歌的名字叫做《时间都去哪了》。今天,我们依然来谈一下时间,但这个时间是我们眼睛所不能看见的,用心体会人人都知道它是存在的。这个时间叫做内在时间。
我们每天起早贪黑不停的忙碌,现在很流行的一句话:停下你的脚步,学会过慢生活。但是怎样才能实现这种慢生活呢?马瑞新姊妹在《理家理心》提到,在我们的内在生活里是有一个时钟的。这个内在时钟我们往往不容易发现。挂在我们灵魂深处的时钟,即使滴答响着,也常常被忽略成空气里的虫鸣鸟叫,存在又不存在,甚至有的人的钟摆停了多年都没法察觉到,任由蜘蛛网灰尘蒙蔽。在被问及你有注意到自己的内在时间吗?好多人发现自己的大部分内在时间花在了生气,忧郁,担心和忧虑上。
要问我们这一天做了什么是很容易回答的,但是我们的心里面晃动着的这些情绪有时候多半都是负面情绪,因为我们几乎很少去留意自己这一天的心理活动呢。
在28岁信主之后,梦远就改变了自己内在时间浪费在发呆上这个状态。之前真的是一直在胡思乱想,没有一点点头绪,找不到方向。心中想成为的自己与真实的自己有很大差异。所想的跟所活的不能在一块。
生命的美善不能靠外在活动的消耗与投资而在乎内在活动的应用与活动。你曾经为自己的心灵活动写下过计划表吗?每一天有多少深思的时间呢?与自己对话的时间又有多少呢?又有多少安静的时间呢?有多少喂养自己生命的时间呢?有多少时间是让书籍、音乐、朋友开启你内在的生命呢?又有多少适合你自己的爱人儿女交心的时间呢?有多少做白日梦的时间呢?
接下来这一周的时间我们邀请您放慢脚步,跟我们一起想一想,整理整理内在时间,过一下内在的生活。
小说连播:小屋

麦肯回到了原地之后,他正面望着老爹,他从未凝视过如此单纯的仁慈、爱、希望和活泼的信念.
“老爹,你承诺过我有一天时间我不会有眼泪,我期待那一天来临。”
老爹微笑,他伸出手背触摸麦肯的脸,擦尽麦肯满布泪痕的脸庞:“麦肯,我知道这个世界充满了眼泪,谢谢你记得我的承诺,我会擦去你们的眼泪。”
麦肯笑了,他笑得那么甜,那么灿烂,此刻他的灵魂在天父老爹的爱中得到融化,而他的巨痛得到了疗伤。
“拿去,”老爹说着,递给他水壶:“我可不要你在这一切结束之前,就变成干瘪四季豆。”老爹大笑起来,连麦肯也忍不住和老爹一块笑起来,以他们的身份来说这是极不合宜的。但是麦肯一边想,就觉得这很完美,这笑声是希望和重新恢复的喜悦,代表结束的过程。
老爹带路,在离开主步道,沿着小径,到石阶前,老爹暂停下来,用手杖敲着一颗大岩石,他回过头去看麦肯,做事要他看仔细一点,又来了,同样的红色,现在他们才了解,他们沿途的步道都由带走他女儿的人做了记号。他们一边走,老爹才解释:“之所以尸体一直找不到,此人会先侦察隐藏尸体的地方,有时在绑架小女儿之前几个月就找好地点。”
走了半片岩石地,老爹离开步道,走入一道山峦,跟着又在附近的岩石正面,指出那些熟悉的记号。有些记号很容易被忽略,除非有人知道自己要寻找的目标。10分钟之后,老爹停在一道石缝前,那是两块交汇的岩石,底部有一小块洞,其中一颗有杀手的符号,“帮我搬开这些。”
同时,那些石块把山洞遮住了。他们铲开,忽然一条通道引入眼帘,或许这是某种动物冬眠的洞穴。里面散发出恶臭,老爹伸手进入沙瑞依送给麦肯的袋子,拿出里面的大方巾麻布,绕住麦肯的口鼻,香甜气息隔绝了恶臭。

那里空间仅仅允许他们趴下来。老爹拿出手电筒,先勉强进入洞穴。麦肯紧跟在他后面,身上仍然背着沙瑞依的礼物,没有几分钟,他们就找到令人悲喜交集的宝物。在一小块地表上,麦肯看见了尸体,他认出那就是他的密斯。她脸朝上,身体上有一个肮脏的布袋。麦肯知道真正的密斯不在那里。美妙扑鼻,即使密斯身体下面的布很残破,但也足以让麦肯抱起她,放在所有鲜花和香料中间。抱到入口处,麦肯先出去,老爹则将他们的宝物递给麦肯。老爹出来的时候,他站起身把袋子背上肩膀。在这过程中,谁也没有说话。
“我原谅你,我原谅你。我原谅你……”只有麦肯不时喃喃自语。他们离开那个地方,老爹拿起一个弧形石块,覆盖住入口,麦肯注意到这个举动却不在意,温柔地说:“贴近自己的心。”
尽管,回小屋的路上,麦肯背着自己心爱的宝贝密斯的尸体,但时间依旧觉得过得很快。在他和老爹抵达小屋的时候,耶稣和沙瑞依已经在后门等候了。耶稣轻轻卸下麦肯的担子,他们一起走到耶稣一直在工作的工作室。
麦肯自从抵达的那天,他对工作室的简朴感到惊讶。木屑,布满各式井然有序的工具,这显然是准备放置密斯尸体的箱子而放的,麦肯在绕行箱子的时候,马上认出木头上的时刻表,发现密斯生平详情都被刻了上去。他找到密斯和她的猫,还有麦肯念书给她听的场景,四周围的雕刻,是妈妈小娜和密斯在做饼干,搭车去瓦鲁瓦,连密斯在郊游的时候被杀前画的画,凶手身上的瓢虫标记都忠实呈现了密斯的生平,麦肯站着微笑着,这些图像是密斯最喜爱的花卉和小动物。

麦肯转身抱住耶稣,他拥抱耶稣。
“麦肯,你知道吗?这全都是密斯帮的忙,她挑出了自己最喜欢的图像。”麦肯把耶稣抱得更紧,久久无法放手。我们为他的遗体准备了最好的地方,就在我们的花园里。他们极小心把密斯尸体放进箱子内,填满了箱子内,盖上盖子,扛了出去。跟着,在沙瑞依曾替麦肯协助清理的花圃,那里位于小屋中央,周围围绕兰花,就在麦肯前一天连根拔起的地方,老爹将精雕细琢的箱子轻轻放下,给麦肯一个大大的拥抱,麦肯也抱以善意。沙瑞依鞠躬说道:”我非常荣幸演唱密斯的歌,这是她专程写的。“她以秋风般的声音,音调则是,对黎明的延续,绕梁曲调。麦肯倾听女儿的话:
深深吹入我的气息,我或许就能呼吸活着。
抱紧我,我或许就能入睡。
为你付出的一切轻柔的拥着。
来吻我吧,风啊。带走我的气息直到你和我合一。
我们将在墓室间翩翩起舞,直到死亡消失在这里。
没有人知道我们存在,环绕在彼此的臂膀中。
只有吹入气息的那位,使我安然隐藏,远离伤害。
来吻我吧,风啊。带走我的气息,直到你和我合一。
我们将在墓室间翩翩起舞,直到死亡消失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