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不断电

2017年2月9日 亲情不断电

贤妻良母俱乐部–理家理心62–做自己不是抓住昨天的自己不肯改变;奇妙的创造故事专集-大凤蝶2

 

170209亲情不断电——水玲珑整理

收听     












贤妻良母俱乐部–理家理心
62–做自己不是抓住昨天的自己不肯改变


在我
30岁之前,我都选择在勇敢做自己。我希望达到的目标在30岁之前基本都达到了。在30岁的时候信仰进入我的生命里,我感觉这个选择我又选对了,我还是很开心的。当有一天我突然发现我不能按照我的想法做自己的时候,我觉得那个时候才开始在我的生命里有了转折点。我突然发现我就是在用我理解的做自己在作自己,我们以为我们很了解自己,我们以为我们很知道自己,但是很多时候,我们并不知道我们自己,就会做过火。有的人可能把自己的健康作没了,有的人可能把自己的情感作没了,在无知的时候就容易作自己。回想起来让你后悔的部分,就是在作自己。


当我认识了上帝以后,我希望我的认知、价值观都有一定的改变,我希望有一个不同的自己,但那也是我认为的不同,所以还是我自己在做自己,不认识上帝之前是一个模板,认识上帝之后又给我了一个新的模板,我又开始按照新模板的方式去做,但是这个做的过程还是靠着我自己在努力做,我渴望变成这个样子。但是,直到有一天,我发现上帝不是让我按照这个模板去做这个样子,而是祂希望我还是我自己,我按照祂丰盛的层面,更加认识我自己。我可以在祂的恩典中不再作自己,而是真真正正地做自己。


在理家理心这本书中,作者说,她赞成做自己,上帝造人可不是用一台机器,而是用艺术家的心思,不是一个模板,而是一个个雕琢,因此祂造人没有重复过,每个人都很独特。上帝要我们每个人是做自己,而且珍惜自己,活出上帝创造我们的独特。上帝让我们珍惜自己,真爱自己,同时做自己。以前觉得受苦,但是在上帝的恩典里,受苦之后带来的是祝福。


我以前会把追逐名利、成就放在心里面,放在我的眼前,成为我的标杆,但是现在我发现,即使我没有那些名利成就了,我做回一个普通的妈妈,一个普通的妻子,一个普通的朋友,我依旧会有一些使命感在里面。我曾经一起工作的长辈对我说,她期望自己墓碑上的墓志铭刻上这样几个字:使命人生。当时听完以后,我就觉得好让我有憧憬、向往这样一个普通的女人,她怎么可以活出一个使命的人生呢?特别令我好奇,我发现她在最不令人注意的角落里来塑造、更新。


我们看到很多年轻人最愿意做的事情就是好做自己,但是很多时候做出来的选择却是在作自己,因为我们不知道生命的使命是什么,生命的意义到底为何。我们不但不寻找,也不想去寻找。现代人也用很多的学问、知识来逃避这个话题,实际上这个过程里,使命感就变成虚无缥缈的词,可实际上回到那个姐妹生命的见证,她的生命是在最不引人注意的地方最有使命感。我希望我的人生是有目的的,有意义的,有目标的,有价值的,但是很多时候我们就像被催熟的鸡,放到水里一煮就发现是没有味道的。一个人,无论在什么情况下,生命中如果少了一针一线缝出来的密度,那就承受不了外面来的重力欺凌。


每个人心里都有两个问题:我很有用吗?我很可爱吗?可能你觉得你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那是因为你用忙碌来逃避,如果你愿意改变,只要你愿意把头摆下去,顺服地面对一切,你的生命总会静悄悄地一点点改变着。理家理心的作者说,带着使命感去过最平凡的日子,生命就会活出钻石晶莹的价值。









奇妙的创造故事专集-大凤蝶2


上一次咱们讲到奇妙的创造大凤蝶的故事,我们说到每到天气转冷的时候,这些大凤蝶成群结队地从寒冷的地方,飞到温暖的地方,在那里生活、成长,冬天很快就过去了,当白天的时间慢慢变长的时候,天气暖和的时候,凤蝶这个时候又要开始向北迁徙了。凤蝶在交配以后,雌性的凤蝶在沿途很多的地方就要产卵,如果天气暖和的话,卵子在三四天里就要孵化,孵出来的就是小毛虫。雌性的凤蝶产卵以后,渐渐地就变得懒惰了,不愿意动了,慢慢地就死亡了。这样就结束了它的生命,所以它的寿命一共大概也只有一年左右,可以说它这一生中,每一分都是尽情地享乐的。


这时候,它的幼虫就开始长大,随之树叶上洞洞也越来越大,每一次幼虫长大一点,它的皮肤就要爆裂、剥落,这样一共要有五次那么多,毛虫维持它毛虫的外形,只有一个月左右。从卵子孵化以后的三十天,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发生了,它的皮肤变得紧贴身体,而且身体里面有一块硬块,这个时候它知道应该怎么做。因为造物主把特别的指示放在它的基因里面,这时候,毛毛虫就爬到树叶的里面,从它的唾液腺里面吐出液体样细丝,它的唾液粘在树叶底,风一吹干就变坚硬,现在,毛虫就利用在它后腿上特别设置的钩子,钩紧丝线,就把自己倒挂起来。


奇异的事情发生了,毛虫身体里的硬块开始肿胀,突然间,毛虫的皮肤破裂了,现在可以看到这个怪物了。它是蓝绿色的,正在摆动,原来这是蛹在移动,毛虫的皮肤缓慢地移动到它的后腿,它借左右摆动和蠕动,使自己完全褪去毛虫的外皮,用钩子钩住硬化的丝,在那里,它把自己倒挂起来。太阳和空气就使蓝绿色的茧变得坚硬,这茧巧妙地掩饰在树叶当中,因为它跟树叶有相同的颜色,你说这是偶然的事呢?还是造物主的设计呢?根据天气温暖的程度,大约十天以后,凤蝶就要破茧而出了。


但是在破茧之前,它美丽的破壳以内,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事呢?是不是毛虫缓慢地变成蝴蝶了呢?不是。科学家是这样告诉我们的:原来生物学家发现,在毛虫的体内,有一种原始的小蝴蝶的细胞,是含有蝴蝶基因的,那个是组成蝴蝶的材料,在毛虫生命的头几个星期以内,在那个毛虫体内的蝴蝶细胞,并不生长。但在毛虫的生命快要结束的时候,它就开始发育、膨胀,事实上是蝴蝶的细胞在毛虫的体内生长,科学家称这种就叫做胚胎以内的胚胎。当蛹发育到一定程度,毛虫的皮肤就破裂了,它安全地倒挂在树叶下,时间也正好配合的天衣无缝,你说是不是呢?


蛹倒挂在树叶下面,大概有十天到十二天左右,小凤蝶又开始生长、发育了。在这段期间的末了,造物主让蝴蝶的身体分泌出一种使茧可以软化的液体,茧破裂以后,凤蝶的头和脚就钻出来了。但是它和毛虫的头和脚是截然不同的,蝴蝶的幼虫有一个咬破和咀嚼叶子的小嘴,但是蝴蝶只能借它鼻子那儿有条吸管,来饮用花蜜,你看,毛虫和蝴蝶的确是不一样的。毛虫的头部每一边都有六只眼睛,但是蝴蝶跟毛虫不一样,它只有两只复眼,幼虫有两条细小的触角,但是蝴蝶有两条长的触角,是用来闻味道和辨别风速和味道的。幼虫有八对小腿,但是蝴蝶只有三对,毛虫买有天生的翅膀,但是蝴蝶就有翅膀。毛虫的任何一部分都没有转变成蝴蝶的另外一部分,它们是完全不一样的,它们又是全新的。


原来它们来自早已存在毛虫体内的原始细胞。当它们开始发育的时候,就发育成蛹,它从毛虫身体以内获取养料,当它长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要冲过幼虫的外皮钻出来,毛虫这个时候就体力耗尽,死亡了。但是蛹却生存得很好,当雌性的凤蝶产卵的时候,卵里面就有两种基因的资料,也就是毛虫和蝴蝶。造物主的计划是让原始的蝴蝶细胞在毛虫体内生长,而祂的计划又是让毛虫的身体产生美丽的蝴蝶。整个过程就称为蜕变。


蜕变如果是按照希腊文的意思,就是改变形势,有趣的是,蝴蝶就像毛虫一样,在其内也有不受飞鸟和蜥蜴吞食的保护功能,毛虫吞食有毒的树叶,蝴蝶的原始细胞从幼虫体内得到养分,所以蝴蝶的体内也是含有毒素,飞鸟就知道这种蝴蝶是惹不得的。另外也有一种比凤蝶略小一点的蝴蝶,体内实际上是没有这种毒素的。但是飞鸟也不敢吃它们,因为它们看上去很像有毒的凤蝶。炎热的八月的夏天,小凤蝶懒洋洋地在花丛当中,它就吸收花蜜,不久以后,秋天就要来临了,凤蝶又要盼望迁徙到南面,重新开始这个循环。


这是何等精巧的设计啊?这位设计者就是耶稣基督,祂是超然的。朋友们,你有没有接受祂作为你个人的救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