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命日粮

2015年3月12日 灵命日粮

给我望远镜!

 

收听     

全年读经:申命记17-19章

马可福音13章1-20节

健康的生命需要每日的保养,健康的灵命更是要有每日的喂养。《灵命日粮》提供您每日的灵粮,欢迎收听《灵命日粮》。

欢迎收听《灵命日粮》,我是你的灵修伙伴孙大中。每天读经默想祷告顺服神,是不可少的灵修功课,愿我们长存感恩的心,思想神所行的奇事,专心仰望祂,存谦卑的心与祂同行。

今天我们要思想的灵修题目是《给我望远镜!》所要读的经文在《旧约·诗篇》19篇1-6节,请预备好您的《圣经》,我们先来听一首诗歌《智慧的人》。

诗歌:《智慧的人》
遥忘星光灿烂的夜空,
谁不赞叹宇宙的无穹;
然而却只有那智慧的人,
敬畏造宇宙的真神。
来啊,让我们做真有智慧的人,
将荣耀归给真神;
来啊,让我们做真有智慧的人,
将自己献给真神。
看见天真活泼的儿童,
谁不赞叹生命的内容;
然而却只有那智慧的人,
感激造生命的真神。
来啊,让我们做真有智慧的人,
将荣耀归给真神;
来啊,让我们做真有智慧的人,
将自己献给真神。

读经:《诗篇》19篇1-6节

【诗19:1】(大卫的诗,交与伶长。)诸天述说神的荣耀,穹苍传扬他的手段。

【诗19:2】这日到那日发出言语。这夜到那夜传出知识。

【诗19:3】无言无语,也无声音可听。

【诗19:4】他的量带通遍天下,他的言语传到地极。神在其间为太阳安设帐幕。

【诗19:5】太阳如同新郎出洞房,又如勇士欢然奔路。

【诗19:6】他从天这边出来,绕到天那边。没有一物被隐藏不得他的热气。

背诵和默想金句:

「诸天述说神的荣耀,穹苍传扬祂的手段。」–《诗篇》19篇1节

灵修短文:《给我望远镜!》

就读小学的时候,我跟朋友肯特时常使用一副德国制的望远镜观察夜空。看到夜空中闪烁的星星,月球表面的山脉,常让我们惊叹不已。整个晚上,我们总是轮流跟对方说:「快给我望远镜!」

在几千年前,一个犹太牧童也望着夜空,同样惊叹不已。他并没有天文望远镜,不过他拥有更加重要的东西,那就是他和永生上帝的关系。我可以想像当时的情景,成群结队的羊群轻声咩咩细语,大卫则默然仰头凝视夜空。后来,他把感受写下来,他说:「诸天述说上帝的荣耀。穹苍传扬祂的手段。这日到那日发出言语;这夜到那夜传出知识。」(<诗篇>19篇1-2节)

在忙碌的生活中,我们很容易忽略天上的美景,忘记那是上帝为了让我们欣赏,以及彰显祂的荣耀而创造的。只要我们花一点时间静观夜空,并为所看见的而惊叹,就能够更深认识上帝,以及祂永恒的大能和荣耀。

主啊,我们相信这就是祢的世界。

当我们仰望穹苍和大地万物,

不禁为祢和祢的创造而惊叹。

祢和祢所造的如此奇妙!我们敬畏祢!

从上帝创造的奇工,我们看到祂的威严与属性。

上帝信实的爱,是您可以全心依靠的。
神的话在哥林多前书10章13节说:“上帝是信实的,必不叫你们受试探过于所能受的。在受试探的时候,总要给你们开一条出路,叫你们能忍受得住。”
《灵命日粮》陪您一同见证上帝的信实。

思想主题:《给我望远镜!》

说到「天上的美景」我们就想到美丽的夜空。唐朝诗人杜牧,在他所写的名诗《七夕》里,有这样的诗句:「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天街夜色凉如水,卧看牵牛织女星。」

在全球人口已超过72亿的今天,居住在人口密集的城市,想要看到满天的星光,繁星闪烁的夜空越来越难了。但如果能偷得浮生半日闲,到光害较少的地方观星,那是人生的一大乐趣。有人说要到一个除了心跳以外没有别的声音,除了满天星斗以外没有其它事物的地方,在那里我们可以听见诸天所要诉说的信息。

《诗篇》8篇1节,大卫说:「耶和华我们我主啊,你的名在全地何其美!你将你的荣耀彰显于天。」3-4节,大卫又说:「我观看你指头所造的天,并你所陈设的月亮星宿,便说:“人算什么,你竟顾念他?世人算什么,你竟眷顾他?”」

一个古老的犹太传说叙述神创造世界后,就叫众天使来到祂的面前,问他们对祂所造的世界有何感想?其中一位天使说:「唯一缺少的东西是对造物主的赞美声音。」

神造人是这样的独特,能「判天地之美,析万物之理。」加拿大维真神学院前院长侯士庭博士(Dr.JamesHouston)说:「神在创造诸世界时赐给人一个特殊的地位,神也赐人思想和言语去宣扬祂创造的荣耀,使人能代表所有无言无语的受造之物表达对神的感恩。」

神是那位「知识全备者」,祂在宇宙中全能的作为,倒映出祂的荣美和祂的伟大。加尔文说:「神为要使每人都可以达到幸福的境地起见,不但把宗教的种子撒在人心里,而且在宇宙各部份中创造表现了自己。」《诗篇》104篇24节,诗人说:「耶和华阿,你所造的何其多!都是你用智慧造成的;遍地满了你的丰富。」

大科学家爱因斯坦曾经说过这么一句话:「宇宙亘古的奥秘就是在于它是可以被人所理解的。」这个宇宙是有规律,而且能被理解,是可预测的。为什么?因为神的智慧在里面。

《圣经》告诉我们宇宙是开始于神的创造,《创世记》1章1节记载:「起初神创造天地。」

「起初」是创造的开始,包括时间也是被造的。而《约翰福音》1章1-3节,约翰说:「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这道太初与神同在。万物是借着他造的;凡被造的,没有一样不是借着他造的。」

「太初」是在没有被造的时间以前,无始的永恒。约翰怎么知道呢?是透过「道」的启示。早在耶稣基督降生前五、六百年,无论东方的诸子百家,无论西方的哲学思考,都在思考有关「道」的问题。

在中国春秋战国年间,百家争鸣,诸子百家自然的阐述人生哲学。在相近的年间,古希腊哲学家也在思考这个有形的世界是怎么来的?最原初的是什么?追根溯源到最后是什么?他们想要了解的就是,这个有形世界的背后是什么?于是古希腊哲学之父泰利斯(Thales,)从米利都开始了「形上学」的探讨。

在希腊人的观念里面,「道」是一个共理,是共有的思想逻辑,是放诸四海而皆准,虽历万代而常新,千古不易的,是众人应当走的路。中国的老子也提到了「道」。他说「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老子论「道」的独到之处,就是他在《道德经》第二十五章提到:「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地母。」老子提到在天地之前,有比天地更先,更早的。天地还没有以前它就存在,这个叫做「道」。它是「独立而不改」的,它不需要有人撑托它,它是自我成全的。不但如此,它「周行而不殆」,它是长存不灭的。

这样,「道」先天地而存,它不是由别的东西来的,它跟万物的层次不同,万物是从它来的,它是天下之母。那它叫什么名字呢?老子说:「吾不知其名。」我不知道它名叫什么。老子承认,我们用有限的头脑,想不出来。老子说「字之曰道,吾强之名曰大。」就把它叫作「道」,勉强再给它一个名字叫作「大」。「大」是什么意思?就是「无限」,就是「无极」。这个「道」是无因之因,是原始的推动者,它是不靠外力而推动一切的。这是中国古人有限理性所能够够到的最高境界。

在老子的观念里「道」是万物之始,而道是虚空不可见的,它是无穷无尽的,它是万物的宗主。这样,万物起于有,有起于无。老子所讲的「有」是「存在」,而老子所讲的「无」是「无限」。这样,「存在」是源于「无限」。这是人有限理性的高度推理,是对神普遍启示的最高响应。

我们没有办法从「有限界」够到「无限界」。没有办法从「能见界」想到「不能见界」。没有办法从有形有体的「物质」界,推论到无形无体的「属灵的世界」。但就在人的理性够不到的地方,神能够自己讲、自己揭示,因为神是说话的神,是自我启示的神。《约伯记》11章7节,拿玛人琐法对约伯说:「你考察就能测透神吗?你岂能尽情测透全能者吗?」

即使我们坐拥书城,博览群书,学贯中西,但若不是神开恩启示,借着祂的灵光照我们的心,我们不知道万有是怎么来的,人为什么会么活在这个世界上?

在自然界里面有「道」的原理,但是「道」不是在物质的范围,「道」是与「神同在的,「道」就是神。数学原理在自然界里面,二加二等于四,是永恒的,在人发现之前就是如此。「道」是宇宙的理性,是造物的智慧,还没有世界以前就有了祂。被造的世界里有祂,但祂却不属于被造的世界。

「道」不但与神同在,还与神同工,道就是神。约翰说:万物是借着祂造的,万物是因为神的旨意被造而有的。神说有就有,命立就立。神有造物的旨意,「道」就设计,然后,神的灵运行就成全一切。这样,「诸天藉耶和华的命而造,万象藉祂口中的气而成。」可以参看《诗篇》33篇6节。经文当中的「气」就是「灵」。圣父、圣子、圣灵在创造上一起同工。

因为是神智慧的设计,太阳永远不会忘记它的时间表。因为是神所安排,海洋永远守得住它的边界。

十六世纪一位备受推崇的丹麦天文学家泰谷(TychoBrahe)据说他时常穿着朝服走上观象台去观测星象;逢人追问原因,他总是以不疾不徐的语调回答说:「人们朝见一国之君时,尚且要穿朝服,而今我是去朝见那位万王之王,万主之主,岂不更要穿着朝服吗?」正是由于这种源自对神创造之奇妙的敬畏和感恩,为现代科学的发展建立起了架构。

十六世纪归正神学家马丁路德和加尔文,强调信徒「人人皆祭司」。十六世纪末,欧洲百分之九十的植物学家都是敬虔的基督徒。当时的人,决心认真的研究所有的植物,将它们分类,并描述它们的荣美,以见证神的荣耀和权能。现代的植物学就是在这样的动机下开始的。

同样的情形也在天文学、地质学、古生物学或其它科学的领域里。德国天文学家克卜勒(JohannesKepler),把自己对宇宙性质的日复一日的研究视为基督徒应尽的义务,了解神所造的宇宙是基督徒的职责。他仔细的测量天体,留下非常重要的着作。他的「行星运行三大定律」改变了整个传统的天文学,奠定了现代理论天文学理论的基础。

克卜勒有一个信念,就是神所造的整个宇宙是和谐的。

他从观察天体运动完美的和谐当中得到星球的离心率、半径和周期。克卜勒说:他看科学是人类一种「跟着神的思想去思想」的企图。他说:「我这有限的头脑能够理解掌握的,只是上帝那无限丰富里至微小的一部份罢了。」又说:「我的愿望就是能够在我里面察觉到,我在天空中所到处发现的神。」

对克卜勒而言,「天文学」提供了第二个观看神的能力和荣耀的途径。正如大卫在《诗篇》19篇一开始的时候所说的:「诸天述说神的荣耀,穹苍传扬祂的手段。」

神在宇宙各部分创造中表现了自己,又每天向众人显现,叫人睁开眼睛没有看不见祂的。祂把祂的荣光如同印记一般,清清楚楚地展现在祂的一切工作上。大卫说:「他的量带通遍天下,他的言语传到地极。」

加尔文说:「在人心里,依据天生的本能,就有对神性的认识。为了避免任何人假装无知,神祂自己在所有人的内心种下了对祂神性的某种认识。」大科学家牛顿在他所写的《原理》这本书里写到:「证诸天文系的奇妙安排,可知宇宙间必有一位全能者。」

宇宙的浩瀚无穷,是特别为人创造的,好使我们看见并且欣赏祂的荣耀和权能。神的存在,祂的权能和尊荣,就彰显在所有受造物上。彷佛是一位伟大的艺术家,神在祂的作品上签下大名,使众人都看得到。

英国讲道王子司布真说:「在广阔无边的穹苍之下,没个人处于神的信息之外。」人可以不听传道人讲的道,但是不能躲避神借着星光发出来的信息。

德国大哲学家康德说:「有两件事,我越思想越惊奇,使我心里常常充满敬畏,就是我头顶上灿烂的星空,和我心中的道德律。」

人在神永不变更的规律面前当存敬畏的心,因为人有理解的心智,也是神所赐的。我们本当颂扬神创造万有的奇妙大工,赞美祂所赐的一切恩惠。但很多时候却把这认知压抑在心里,阻挡真理,说:「没有神!」英国哲学家培根说:『愚顽人心里说没有神不等于「愚顽人心里想没有神。」一个人说「没有神」只是口里这么说,而非心里真的这么想。』

培根在他所写的第一本书《学术的进步》里面说到:「神其实写了两本书,而不只是一本。我们都熟悉祂写的第一本,就是《圣经》。但祂还写了第二本称为创造。」

基督徒怎么看这两本书呢?大自然是神给人的「普遍启示」,《圣经》是神给人的「特殊启示」。借着神所造的万物,我们知道有神。但借着神所默示的《圣经》,我们才能真认识祂。所以借着神特殊的启示,我们才能明白祂给人的普遍启示。

《诗篇》19篇1-6节是讲论神的普遍启示;7-14节是讲论神的特殊启示,以及人对神的启示当有的回应。

《以赛亚书》40章26节,神说:「你们向上举目,看谁创造这万象,按数目领出,他一一称其名;因他的权能,又因他的大能大力,连一个都不缺。」

十六世纪的欧洲,在马丁路德在带领教会脱离教皇的权威回到圣经的过程中,屡受挑战,也曾碰到一些令他灰心失望的事情。然而,他的回应是:「当我仰望夜空,看见天上布满闪闪发光的星星,纵然没有支撑,他们依然高悬于苍穹。我就知道那位支撑着宇宙万物而看不见的神,同时也在关心我的需要。」他的心就再一次受到鼓舞。

今天是一个科学技术高度发展的时代,侯士庭博士说:「发展科学除了科学家,还要有制造科学仪器的技术人才,因为发展科学不能缺少技术上的能力。」他提到,十六世纪的欧洲,研磨玻璃的基督徒的工作水平几乎完美,因为要把最好的献给神。

弟兄姐妹,天地都要灭没,造我们的主却永远长存。让我们尊祂为主,敬拜祂,因祂的美善而欢喜,并用我们的一生来荣耀祂。

诗歌:《快乐歌》
1.快乐快乐我们崇拜荣耀慈爱大主宰
奉献心灵在主面前如同花朵向日开
愁雾疑云罪恶忧惊恳求救主消除尽
万福之源永乐之主赐下光明满我心
2.环绕主座万物同欢天地反映主荣光
天使星宿绕主歌唱不住崇拜永颂扬
田野森林低谷高山青翠草原及海洋
清歌小鸟轻注流泉唤人拜主同欢畅
3.主好给与主喜赦罪永远祝福施恩惠
主是生命喜乐源头赐人安息最佳美
神是父亲基督是兄爱中生活皆主民
求教我们相爱相亲同享属神大欢欣
4.晨星引起伟大歌声奉劝万民都响应
天父慈爱统治我们兄弟友爱系人群
一同前进歌唱不停奋斗之中见忠勇
凯歌高唱欢声震天迎接光明作新民

请我们一起祷告:

主啊,感谢你,你将你的荣耀彰显在天地之间,你的权能、你的智慧、你的美好充满在宇宙的每一个角落。我一生要赞美你,我还活的时候,要向你歌颂。我们的主!我们的神!你是配得荣耀、尊贵、权柄的;因为你创造了万物,并且万物是因你的旨意被创造而有的。你在天上立定宝座,你的权柄统管万有。你是我们的神,我们要向你屈身敬拜。感谢你喜悦拣选我们作你的子民,又开我们的口,使我们懂得向你欢呼感恩。谢谢你把我们放在心上,使我们这样蒙福。我们把一切荣耀颂赞都归给你!主啊,在这个不信的世代,求主坚固我们倚靠你的心志,使我们专心敬畏你的名,并照你的真理行。祷告祈求奉靠救主耶稣基督的圣名。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