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抱每一天

2012年2月2日 拥抱每一天

基督教

 

收听     

智慧语录120202--路过整理

  亲爱的朋友!你是基督徒吗?你认为基督教是什么呢?

  基督教最根本的是什么呢?是以马内利!也就是上帝与我们同在。

  没有十字架或者把十字架放在一边都不是基督教。基督教进入世界是籍着十字架,所以真正的基督教是永远以十字架为中心的。

  一个人能把基督教的教义应用到公共事业上,他就能改造世界。

  一个人之所以反对基督教,是因为基督教反对他的无知和罪恶。

  基督教不是理论也不是哲学,而是生命。基督教就是基督。《圣经》说:“除他以外,别无拯救;因为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

浪花的故事

拥抱每一天120202--小敏整理

  今天21世纪,有一种现代病叫做忧郁症,无论在中国、在美国,都有数以千万计的人患上忧郁症。忧郁症病人的内心世界到底是如何痛苦,如何挣扎呢?他们要如何才能够走出忧郁的深渊?要如何才能够渐渐地痊愈呢?

  今天跟我们分享的浪花姊妹过去曾经是一名忧郁病患者,但是今天她完全不一样了,她的生命充满乐观、积极、喜乐。不仅仅自己已经走出忧郁的深渊,更是常常关心帮助许多忧郁症的病患。

  我1992年来到美国,93年有基督徒带我去教会,94年受洗信了主。信主以后我基本上都是很爱传福音,我在药厂里上班,也在诗班里教小朋友,做很多的事,所以就把自己搞得很累。我觉得混身都是劲,但实际上都不知道已经超负荷了。所以我在2001年的时候一下子就病倒了,首先因为我在药厂工作,我的手就得了腱鞘炎,我又因为遗传得了甲亢,人忽然瘦了10磅。接下来就是忧郁症,得了忧郁症以后,就出现了很严重的问题。

  我原先是一个很开朗很愿意跟别人交流的人,那时我很关闭自己,在家里面不肯出去,非常自卑,觉得自己已经没有用了。我跟我儿子讲:“你知道吗?妈妈是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主耶稣不带我回天家。”因为我在脑子里想,我是一个基督徒,我应该是有依有靠的,我这么多年靠着主真的是浑身都有力量,怎么现在变成这么忧忧愁愁呢?《圣经》里讲我们应该喜乐,我怎么变成这样一个人了呢?所以我想,很可能上帝不要我了。我就很害怕。我对自己失去了自信心,我什么都做不了,其实是可以做,但是更多地躺在床上。早晨很害怕太阳出来,我得起床,晚上恨不得赶快上床睡觉才好呢。就躲避世界,但是又不能上床,因为上床又睡不着觉,更难过,所以我不知道要怎么活下去。常常产生很严重的自杀倾向。

  过去我每一天早晨起来,为大家祷告求,主拯救这个拯救那个,那时我每一天只要醒着,我总是说“主耶稣救我”。终于有一天我的一个老牧师去了台湾到神学院教书,他专门教辅导的。他回来探亲,我就抓住他,我说,请问我有没有得救啊,牧师?他说,你得救啦,只是你患了忧郁症,你要赶快去看医生,你看了以后,吃了药好了以后,你就完全恢复了,林肯总统也得过很严重的忧郁症呢。

  我后来在祷告当中,很多弟兄姐妹也来帮助我,很多的牧者也来帮助我,我也通过读《圣经》,特别是读《约伯记》我就知道基督徒其实跟世界上不信主的人有很多相同之处。我们也会得病,我们也会面对失业、自然灾害,也会死亡,但是我们是完全不一样,因为我们已经是属于创造宇宙的上帝的孩子了,所以我们今天在地上面临着苦难的时候,我们是有依有靠。上帝不但借着弟兄姐妹帮助我,也亲自借着他的话语来鼓励我。靠着主的恩典,第一次大概8个月以后我就好了起来了。我的情感各方面都恢复了正常,我的体力也恢复了正常。但是我没有吃药,一直拖了8个月。

  我以前总觉得我只要靠主我就不需要医生,曾经有很多次我得病,我祷告,主也亲自医治了我,所以我以为不需要吃药。可是经过这次忧郁症以后,其实看医生和吃药是上帝医治我最基本的方法,看医生是神所喜悦的。每一次看医生我都会祷告,因为医生也是人,也有局限。我会说,主啊,求你使用医生,给他聪明智慧,让他能够知道我的问题,求你向他说明我的问题在哪里。

  第二次复发是因为搬家,也因为其它的一些压力。但是这次上帝就派了一个姐妹来帮助我。她是我以前在大陆工作上的一个老同事,我们已经分开很多年了,她居然从外洲打电话给我,我非常惊奇,我告诉她我现在很难过。她就说,你放心,没有问题,这是上帝派我来帮助你的。她也是曾经得过忧郁症,后来也是主把她带到教会,她吃了药以后就好了。她就鼓励我说,你不要担心,要吃,不要怕。当我吃药的时候,我就开始想:我能好吗?感谢上帝!他让我吃了药大概有一个多月我就全好了。我全部好了以后,减药的时候减快了,所以又复发了。

  吃这些药的时候一开始是会有一些负作用的,比如便秘、小便困难、眼睛视力模糊、头晕等,这些都让很多人就不愿意再吃药了。其实你再坚持一下就好了。所以感谢主,他一直派弟兄姐妹在我身边为我祷告,照顾我,帮助我,我把药坚持吃下去,所以一个月以后我就完全好了。

  在美国有好多种药,每一个人吃的药不一定一样。精神病科医生已经有经验,知道你这个人适合吃什么药。所以我们病了,一定要看有经验的医生。我个人的感受是只要靠着主,他会给你力量,让你在医疗当中他也会坚固你的信心,让你不害怕。吃药时不要随便停药,而且绝对不能立刻减药,一点一点地减。

  我发病的原因就是压力太大,也有遗传因素。忧郁症有生理和心理的问题。如果吃了药就会好,那么生理因素就比较大,是因为身体里的化学物质不平衡造成的。但是也要尽量除去心理的障碍、各种的压力这些外在因素。我就辞去了工作,换成别的轻松一点的工作。从2003年到现在,我都是非常正常,我还可以去关心别人。我最深的体会就是《诗篇》23篇,上帝借着大卫的口说:“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他使我躺卧在青草地上,领我在可安歇的水边。他使我的灵魂苏醒,为自己的名引导我走义路。我虽然行过死阴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我读这篇好像不是大卫在说,好像是我从心里发出来的。如果没有主,我今天不会这么好的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