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抱每一天

2012年2月22日 拥抱每一天

价格是你付出的,价值则是你得到的

 

收听     


智慧语录
120222——路过整理

价格是你付出的,价值则是你得到的。

性情的修养不是为了别人,而是为了增强自己生活的能力。

人有没有学问,就像麦穗一样。当他是空的,他就会昂首挺立;当他趋向成熟,饱含麦粒时,就会谦逊地低着头,不露锋芒。

爱是不能用语言完全表达的,只能用生活的全部来表达。

你每发怒一分钟,便会失去六十秒的幸福。

驼背的妇人

拥抱每一天120222——诗弦整理

亲爱的朋友好,我是施玮。

今天与大家分享一个故事。这个故事和这个人在《圣经》中都是记载了短短的几句,在《路加福音》13:10-13:“安息日,耶稣在会堂里教训人。有一个女人被鬼附着,病了十八年,腰弯得一点直不起来。耶稣看见,便叫过她来,对她说:‘女人,你脱离这病了!’于是用两只手按着她,她立刻直起腰来,就归荣耀与神。”

这里讲的是一个很平凡的妇人,甚至没有记载她的名字,她是一个驼背的妇人。每当我读到这三节圣经的时候,我就觉得自己就是那个驼背的妇人。我觉得我们每一个人,在生活在重担压力下的每一个人都是这位驼背的妇人。我们被神看见了,被神呼唤着叫过来,对我们说:“你脱离这病吧!你脱离这罪吧!你脱离那往昔黑暗的日子吧!”

后来耶稣医治她后,管会堂的就因为耶稣在安息日治病,就对众人说:“有六日应当做工,第七天应该安息,怎么可以来求医呢?”耶稣说:“假冒为善的人哪,难道你们各人在安息日不解开槽上的牛、驴,牵去饮吗?况且这女人本是亚伯拉罕的后裔,被撒但捆绑了这十八年,不当在安息日解开她的绑吗?”耶稣说这话,他的敌人都惭愧了;众人因他所行一切荣耀的事,就都欢喜了。

亲爱的弟兄姊妹,当我写这个故事的时候,我就想到耶稣他的怜悯,他对我们的知道,他不是宗教里面的一个神,他实在是我们生命中的光,是我们在黑暗中、在贫瘠中、在饥渴中所能得到的那个爱,我是把自己当成那个驼背的妇人来写这个故事。

一个驼背的妇人走在通往会堂的路上。

她背着自己的身体,背着她的沉重,背着她的羞辱。世界的王骑在她的背上,令她的头,痛苦地伏向地面;令她的心,疲惫得倾向死亡。

她羞辱的残缺明晃晃的凸显着,如海绵般不断吸取世间一切的重压。那骑在她背上的魔鬼,就以这重压欺凌她,炫耀着对她生命的掌控。

驼背妇人的脸几乎完全藏在自己的怀里,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脸上所有的表情和各样冷暖的眼泪,都被这么孤独怀揣着。默默地诞生,默默地消亡,好像就是她的生命。

她的生命也曾经有过最美丽的绽放,而那美丽却在十八年前被缓缓地无情地关锁了。

活泼的心灵被畸形的驼背囚禁在羞耻中,灿烂的生命被死亡的权势囚禁在黑暗中;昼夜的日子被冷漠的人群囚禁在孤独中。

她的生命以一种死亡的神态被抛弃在世人之外,像是一件破损的瓦器扔在角落,毫无用处地等待着消亡,而消亡却遥遥无期。掌管生命的上帝似乎也忘记这个无意义的存在。

十八年了,她也不再哭泣,也不再呼求;不再盼着活,也不再盼着死。恢复与消失都像奢侈的梦从她生命的上空飘去,不留痕迹。她安安静静地活在上帝量给她的时空里,活在那苦难中无奈的安泰里,活在人群的边上。

驼背妇人走在通往会堂的路上,走向一种渺茫的,但却存于生命本能的一种盼望。

她不能进入会堂,但是她仍走向会堂。她的眼睛看着来来去去的腿脚,这十八年中她就是从这腿脚认识着人,认识着身边这个世界。驼背使她看不清人脸上的表情,却天天面对着人脚上的表情。那些匆匆的、那些志得意满的、那些快乐轻浮的、那些愤怒的、那些消沉悲哀的……她天天赤裸裸地面对着这些心灵,看着他们在尘埃中来来去去,看着他们和她一样被世界之王驾驭、驱赶。

驼背妇人的个子实在矮小,虽然她穿着整洁的衣裙,色泽却是尽量不惹人注意的那种,她靠着路的边沿走,时不时脚会踩到路边。她尽力不让路边的泥土污了自己的鞋子,虽然她知道绝不会有人注意到她。路其实很宽,她完全没有必要靠得那么边,好像要给许多人让路,只是她唯恐自己卑贱的存在妨碍了那些尊贵的人。

尊贵的人都兴高采烈地走着,在安息日的阳光下高谈阔论着好天气、大祝福。没有人注意这驼背的妇人,或者是他们故意不去注意她,好像是不去只有上帝杰作中的一个瑕疵。

仅在头一两年里,就人们就耗尽的祷告飞热情,耗尽了血缘的爱。十八年漫长的岁月中,他们天天面对着巨大的、丝毫不能撼动的驼背,为了不破坏自己宗教的信心。为了不动摇自己上帝选民的优越感,他们只能把她看着是一个另类,看做上帝弃置的一个废品,这似乎不是人们的过错,而只是上帝的选择。当人们这样向自己也向她解释的时候,上帝天父却沉默不语,只是有美丽的星星从夜空坠落,划出一道道无人解读的泪痕。

十八年的时间已经令她的痛苦和羞辱成了常态,谁能面对着她来赞美创造生命的神呢?面对这样一个毫无价值的生命,人们觉得必须在“上帝“和这个事实面前选择一个,于是,他们只能选择丢弃她。

毕竟她是那么的微不足道;毕竟她是残疾的、不能进圣殿的、神所不喜悦的,他们以宽大的心允许这个不美丽的存在,只是在心中刻意地忽略了她。没有人注意到这十八年的成长,没有人记得她的年龄,没有人想知道她容貌的变化,甚至没有人以为她还有声音,可以歌唱并赞美神。

但是她是会歌唱的,创造她的神没有拿去她美丽的歌喉。在十八年的苦难与沉默中,她歌喉如酿在坛里的酒越来越香醇,她不敢在白天歌唱,更不敢在人前歌唱,但她里面却有着对歌唱疯狂的渴望,虽然这渴望连她自己都不能理解,甚至有点觉得羞耻。

她常在深夜做完手中的伙计,悄悄换上一套自己最喜欢的一套纯白衣裙,然后又在外面披上半旧的长外衣,她走出屋子、院子、村子时,总在心里拼命祈求没有人看见,直到翻过了一道黑黑的山坡才敢除去那件长外衣,让洁白的衣裙在夜风里微微地飘动。

一个月她总有这么一次可以快乐地享受着在夜色中的走动,虽然她的背仍然驼得厉害,也无法抬头去看美丽的星空,但她还是感受着的自然的怀抱,感受着那创造一切的神,那个她祖先的神的怀抱。她在这怀抱中走到了水边,她在这怀抱中面对着水里的星空。当她向着这怀抱叹息歌唱时,那怀抱就生出了血肉根须与她相连,全然的接纳,轻柔的呵护都融在这紧密的拥抱中,让她的眼泪不自禁地流出来。

虽然心中有个声音对她说这一切不过是梦幻,虽然她也相信这不过是她的梦幻,难道那个住在耶路撒冷圣殿中的,住在高天荣耀的上帝会来拥抱她这个丑陋而残破的生命吗?她想,当然不会。甚至她没有权利走进那座辉煌的圣殿去敬拜他,甚至她的存在都似乎玷污了他的辉煌。然而她依恋那个拥抱的感觉,哪怕只是幻想。因着那出奇巨大的驼背,她的身体无法拥抱别人,也无法被真正的拥抱,而心灵却始终难以抹去那份对拥抱的渴望。

安息日,驼背妇人正坐在会堂的一个角落,听着一个面容清瘦、平常的年轻人讲道。他的声音很柔和,却确实地带着一种令人敬畏的权柄。她听许多人说过他的各种神奇。而此刻她却在恍惚间面对着一个熟悉的怀抱。

他的目光、他的声音构成了这个怀抱。如此地贴近,又是如此的旷远。就仿佛是整个山野与星空,又仿佛是整个宇宙,以一种熟悉的感觉,又是如此陌生的形式来拥抱着她。她呆在那里,不明白那被拥抱的幻觉如何会突然闯入真实?不明白自己被创造主拥抱的感觉怎么会从一个“人”的身上涌过来?

她呆呆地看着他,仿佛看着高空以上的天堂;她痴痴地看着他,享受着这团世界以外的光明,完全忘却了自己。那一刻,她的心为着一种圣洁与完全而感恩。虽然她不以为这与自己有任何的关联,也并不敢希求走进那光中,但仅仅是远远的注视就已令她的心生出醉酒般的感恩。

然而,这光却在呼唤她。

所以的光都随着这目光向她射来,那些从黑暗中射来的人目光、魔鬼的目光,划伤着她、撕裂着她。她在这目光中崩溃了,但她却没有逃开。

驼背的妇人在剧烈的颤抖中坚持着走向这光,完全是因着那拥抱,完全是因着对那拥抱的渴望。她身心残破地走向呼召,裸露着所有的伤痕。直到这光完全吞没了她的不堪,直到这光全然地把她包裹,脱离了世界的审判,她才倒下,如同得着了安息的死亡。

这时,有声音从光中发出。向着她,也向着整个世界,向着一切天上地下执政掌权的,向着生命也向着死亡。

“女人,你脱离这病了!”

随着这宣告,大光波涛般四射。“那坐在黑暗里的百姓看见了大光,坐在死荫之地的人,有光发现照耀着他们。”(《马太福音》4:16)

驼背妇人在光中死而复活。万王之王的双手放在她佝偻弯曲的身心上,她就在那双手中重新诞生。

她直起腰来!归荣耀于上帝!

一切的捆绑、一切的辖制,都与她的新生命无关;

一切的质疑和一切的攻击,都不能刺破神爱的庇护;

一切地上的律法、一切人的规范,都不能限制神的作为。

是的!就是今天。这十八年苦难的似乎毫无意义的人生,因着遇见耶稣,因着生命被他触摸,而成为荣耀的见证。

上帝借着这位在人前毫无尊严的驼背妇人,向所有坐在黑暗死阴地里的人见证了他们不能被阻隔的爱,见证了他那复活的大能,见证了他创造的荣耀和救赎的恩典。

阿爸天父,你知道在孩子的内心,我就是那驼背的妇人。我身上背着我自己,我身上背着羞辱,我因着自己的残缺将我的喜怒哀乐藏在怀中,但是那一天我遇见了你,我那毫无价值的生命就因你而成了荣耀的见证。你的手始终没有离开我,你的手就按在我的残缺上,就按在我的羞辱上,就按在我自己都弃绝的生命上,将你那爱、将你的光源源不断地灌注在我里面。

主啊,我们每一个人都是这驼背的妇人,若是不遇见你,我们所看见的就是自己的脚尖。因为你,我们直起腰来;因为你,我们仰望天空;因为你,我们可以向至高的神祷告。谢谢主,奉主耶稣基督的名祷告,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