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抱每一天

2012年3月25日 拥抱每一天

从“天职观”到“羊文化”(一)

 

收听     

拥抱每一天120325——寒冰整理

亲爱的朋友,著名作家曼德老师来和我们谈论一些和职场职业相关的话题。曼德老师毕业于人民大学的哲学系,后来他信了主,他也是中国“天职观”和“羊文化”的首倡者,从3月25日到30日曼德老师会和我们详细地谈论什么叫“天职观”,什么叫“羊文化”。

过去在中国社会很强调“狼文化”,羊进入狼群要怎样生存下去呢?我们大家都了解,一个人的一生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在睡眠中度过,另外有三分之一在个人的生活家庭的生活中度过了,每个人的人生基本上(除非他有身体或某些因素使他不能上班工作之外)都要用我们人生的三分之一甚至更长的时间在我们的职场上。所以讲到职场,真是和我们每个人的人生息息相关的一个重大话题。职业跟我们的收入、我们的家庭,跟我们人生方方面面都有关系。

你的工作就是你的呼召

“天职观”,就是呼召,你的工作就是你的呼召。什么是呼召呢?呼召就是上帝叫一个人从事一种方式来服务他,来侍奉他,用这个方式来证明他人生的价值和荣耀上帝。但是我们看到在我们传统文化中,工作没有信仰的价值,工作只是为了赚钱,为了肚子,只是无可奈何,为了生存不得不做的事情,它根本没有一种信仰的价值,没有赋予一个更高尚的精神的含义。我们所宣扬的“天职”就是一改过去传统对工作的看法,我们觉得每个人的工作都是非常神圣的,都是上帝安排的任务,都是上帝安排用这种方式来证明自己的价值,来荣耀神、服务于神的一种方式,这种方式跟牧师在教堂里讲道是一样的,是神职。

我们看到在西方的名词里,最早的德语里面“工作”这个词就是呼召的意思,你的工作也是上帝的一个呼召。一个律师,也是上帝叫他以律师这种方式来服侍上帝;你做医生,也是以医生的方式来服侍上帝;你做打工仔打工妹,也是以打工仔打工妹这种方式来服侍上帝。无论是什么工作,跟做牧师在地位上、价值上都是一样,工作具有很大的神圣性,工作具有信仰的价值,工作就是上帝安排你来荣耀神的一种美好的方式,这就是“天职”的含义。

圣俗两分的观念是错误的

过去在教会里有一种观念就是圣俗之分。这种看法东西方都有传统文化里,中国文化里有“君子欲于义,小人欲于利”,利益这个层次看得很低;“存天理,灭人欲”,人只有追求天理才有意义,消灭人物质方面的人欲,所以中国的传统文化也是轻视物质层次,高抬精神层次;轻视体力劳动,“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体力劳动不行,只有读书才有价值,这是中国的传统文化。

在西方也是如此,西方主要是受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的影响,觉得理念的世界、精神的世界才是最根本的,现实的物质世界是败坏的,是有限的,是片面的,所以高抬精神。

到中世纪,罗马天主教发展了一套思想,觉得只有神职人员才神圣,他们的工作才有神圣的价值,才有永恒的意义。一般人的赚钱、打工、做老师都没有信仰的更高价值,跟你得救、得到上帝的喜悦都没有关系,你一般的工作只是为了肚子、为了生存无可奈何的一种方式而已,不具有别的价值。所以在中世纪觉得有价值的就是那些神职人员,他们的工作才是上帝喜悦的,其它的工作都是为了物质、为了肉体是败坏的,没有价值的。所以这种圣俗两分,导致人们长期以来对工作的一种蔑视,觉得这个东西不属灵,赚钱是贪爱世界,这反而使我们的工作失去了它的神圣性、高贵性。

这样的错误在我们主内还是大量存在着,觉得我们不爱世界,把世界上的工作所有的都抛弃,天天躲在教堂里祷告灵修就好了。实际这不符合神的心意,最初神要我们修理看守。修理看守是第一个约定,叫“工作之约”,也叫“行为之约”。上帝创造人之后,就要叫人来修理看守,做管家,而这个约定后来因为人犯罪丧失了这个权柄。但是这样一个约定在新约里,在耶稣基督救赎之后又重新恢复起来了。所以现在很多教会只说新约是我们的生命更新,他忘了讲新约也是我们最初的权柄也得到了恢复,我们的修理看守、治理管理的神圣的行为之约、工作之约得到恢复,我们要重新掌握管家的权柄,所以我们要修理看守,治理管理。我们的工作实在是跟神签约的一种神圣的义务,一种神职,这就是“天职”的一个很重要的含义。

从修理看守、治理管理这个深层意思,我们就可以看出圣俗两分是不对的,所有的工作都含有神的美意,尤其是我们基督徒信主以后,他的工作在耶稣基督里得到更新,他成为一个新造的人,一切都得到了更新。你的工作摆脱了罪的辖制,重新恢复到伊甸园的那样一个修理看守、治理管理的神圣的天职的状态,你工作就是与神同在,你工作就是为了荣耀神,所以你的工作确实是与牧师的神职一样的神圣。我们要避开这样一种圣俗两分法,还要确实感受到我们所做的每一份工作实际上它都有无比崇高的价值,它就是履行上帝最初交给人类的修理看守、治理管理的神圣的天职。

保罗也在他的书信里不断的一而再再而三地强调,特别针对当时做奴隶的,对他们说:“你们工作的态度应该凡事想到是为主而做,不止是为了讨主人的欢喜而已,而是为神而做。”

《哥林多前书》10:31说:“所以你们或吃或喝,无论做什么,都要为荣耀神而行。”吃喝都是荣耀神,更何况其他的呢?很多人他们认为工作是为老板做,或为自己的肚子做,他没有赋予一个更高的价值。

“工作”这个词汉语的理解和英文的理解及最早希腊文的理解都是不一样的。从《圣经》上来讲,“工作”起初就是一个神职的意思。在德语里面,你的工作就是一个呼召。在英语里,“呼召”最初也是工作的意思,工作和呼召是一个单词。甚至在清教徒那个时代,你要成为律师,都要按立的;你要成为会计师,也要按立;你要成为医生,也要按立。他觉得你要以律师的方式来服侍神,你要以医生的方式来服侍神,你要以打工仔的方式服侍神,这是一个很庄重、很庄严的事情,你要知道你工作不仅是为自己为家人、为老板,最重要的是为神而做。

“天职观”会导致很多的结果

第一,是对工作的尊重。

大家都觉得工作是神职,非常的神圣。做服务员,也是服侍神,所以他做服务员也感到工作的高贵,就充满笑容。在美国,大家对体力劳动还是很尊重,所以会给服务员小费,这是对他们体力劳动的尊重。但是在中国大陆,我们以前看到对服务员都是白眼骂来骂去,就是瞧不起体力劳动的一个表现。实际上,服务别人是非常光荣的,耶稣基督就是服务人的典范。有了“天职观”,对你的工作就有了一个自我的很崇高的一个认识。

第二,你认识到你的工作是天职,是神职,你工作中就充满了爱。

因为我要把上帝的圣洁,上帝的爱要活在我的工作当中,你对待客户、对待老板、对待同事都会用友爱的心对待他,就把上帝的爱活在你工作里面。

第三,你认为工作是天职的话,你就会追求工作的圣洁,因为上帝是忌邪的神。

你不能用不法的手段在工作上表现出来,你坑蒙拐骗,假冒伪劣,做很多的坏事。因为现在社会上有一句话就是“你为什么做这么多坏事,这是为了工作嘛。”好像工作就变成你干坏事的借口,你欺骗了别人,你男盗女娼,做了很多坏事,最后的结果就是这是为了工作嘛。这是对工作的一个错误的理解。工作是天职,工作要排除一切的邪恶,工作要充满神的圣洁、良善、诚信,绝不做假冒伪劣、欺骗顾客、欺骗老板,要在工作里体现出圣洁来。这就是“天职观”最主要的几个含义。

特别是基督徒,当我们相信工作就是神对我们的呼召,无论从事是什么样的工作,只要是正当的,都是神的呼召。我工作的态度都是尽心、尽力把每一件事都做到尽善尽美,这是我的本份,尽忠职守。工作上我们认为是神要我们做的事情,所以必须圣洁。但今天西方社会,特别在美国我们都比较容易看到清廉的体制,但是在国内整个的大环境,都是行贿、受贿、回扣、走后门、搞关系,等等,整个大环境、风气就是没有诚信,在中国目前这样一个社会的洪流里,凡事向钱看,不择手段的洪流,我们要在工作上表现出圣洁的基督徒的见证不容易,该怎么做呢?

这就是一个信仰彻底化的问题,就是你的信仰能不能表现在教会以外,表现在你的工作上,工作到底是不是天职的问题。以前我们受到一个错误的神学的教导,觉得世界败坏到底了,都跟我的信仰没关系;或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工作,可以采取世界的方法,欺骗、偷懒都行,我在教堂里属灵的祷告敬拜就够了,这是一种圣俗两分,导致人们对工作的败坏、欺骗没有一个反思。

在中国的东南沿海,我以前去的一些地方都存在这样的问题。很多基督徒他们本身在做假冒伪劣的东西,也会有一些行贿,很不好的不蒙神喜悦的勾当。我经常跟他们讲“天职观”,工作是神职,工作也是一种呼召,要把上帝的圣洁公义在你的工作中体现出来,他们才明白了。以前他们圣俗两分,信仰和生活是脱节的。现在他们就要坚持原则了。

坚持原则的话,可能会付出代价的,但是神还是会祝福他们。因为我在上海、温州做培训和教导的时候,有一些企业家也进行了大量的改革,以前可能做假冒伪劣的、行贿受贿的,以前做一些迎合低级情感之类东西的,他后来知道天职观的真意,他就不做了,虽然利益有一些的下滑,他改做其它更好,反而他的生意开始提升。

我们也知道一些做会计的打工妹、打工仔,他不做假账,老板就把他开除了,但是神也会保守他,会有更好的公司聘请他。记得苏州有一个姐妹是因为不做假账,被老板开除了。我就鼓励她,为她祷告,上帝有美意。后来我再去苏州,姐妹就告诉我,她找到了家外企,外企的招聘人员问她“为什么上一个职务离开了”?她说:“因为我不做假账。”外企的招聘人员很高兴,说:“这个职工是非常正直的,我们就是需要这样的人。”所以我们做工作也需要背十字架,要付出代价的,神喜悦你背十字架的行为,最后的祝福也会临到。

就整个市场经济来说,你讲究诚信的话,市场经济最后也会越来越繁荣。你互相坑蒙拐骗,市场的诚信越来越差,互相没有诚信,交易成本越来越提升,最后整个市场经济就会崩溃。

“天职观”从《圣经》上来看分为三段

最初,神给我们的修理看守、治理管理就是一个神圣的天职。

但是,我们的始祖亚当犯罪之后,我们受罪的辖制,罪影响了我们的工作,让我们终身劳苦,才能从地里得吃的;汗流满面,才能糊口。《罗马书》说:“我们知道一切受造之物一同叹息劳苦,直到如今。”《诗篇》又说:“我们经过的日子,都在你的震怒之下;我们度尽的年岁,好像一声叹息。”这些都说明了我们在罪的辖制之下的工作状态,简直就像一个劳改犯在地里劳改一样,以前是在地里劳改,现在是在电脑前劳改。

但这样一种状况怎么解决呢?是要在耶稣基督里一切都能得到更新。所以在耶稣基督里,《新约》让我们感觉不仅是我们的生命得到改变,而且把最初的修理看守、治理管理神圣天职又在耶稣基督里得到恢复。得到恢复之后,我们跟老板的关系也得到改变。《新约》里阿尼西姆和他的老板腓利门,他们以前有仇的劳资矛盾很厉害,保罗写信给他们说:“你们之间的仇恨全都归到我的名下,你们不再是奴仆,乃是高过奴仆,是亲爱的兄弟。”劳资矛盾也解决了,都归在了耶稣基督的头上。所以劳资关系得到很大的变化,工作从一种罪的状态,一种充满欺骗、充满罪恶、充满劳苦、充满叹息的状态,完全升华为与神同在的敬拜、一个喜乐的天职。这就是我们要追求的第三个阶段。

但很多人说,那我信主这么多年了,怎么还是觉得工作苦累呀?还有一些败坏的事在干扰?是因为我们整个社会的文化还在罪的败坏之中,还有我们肉体的私欲。所以我们工作观要不断地调整向神的标杆,神最初赐给我们的修理看守、治理管理是每天一个不断迈进的一个过程。我们相信你生命得救成为基督徒以后,实际上你已经脱离了罪的辖制,每天走成胜的道路,你的工作也是一天新似一天,一天更像天职,这就是美好的“天职观”的一个观点。

当我们真正要在实际生活中去落实《圣经》的教导的时候,当然会面临很多的问题、很多的挑战,要付出很大的代价。一个人如果懂得尊重神,神也必尊重他,也必赐福给他。但是在职场上也有很多人际关系,所谓有彼此斗争、竞争、压力等矛盾。明天我们要来谈论“羊文化”,基督徒在职场上应该以一种羔羊的姿态出现,以“羊文化”来影响对应“狼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