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抱每一天

2012年3月30日 拥抱每一天

从“天职观”到“羊文化”(六)

 

收听     

拥抱每一天120330——生命活水整理

中国现在面临着一个文化基督化的一个问题,我们基督徒不仅有一个福音的使命,还有一个文化的使命。文化的使命就是神最初交给我们的“修理、看守、治理、管理”加上“神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来改变这个文化。为什么要改变呢?是因为这个文化跟基督信仰为准则的文化是不一样的。这种不一样就会发生一种挑战、一种冲突,而我们在这种冲突当中,用我们基督信仰的原则来更新它,来改变它。在这个更新过程中,肯定有些旧有力量、旧有势力的挑战、冲突。

比如说“天职观”,很多人到现在他的工作观念还是改变不了,无论是信徒还是非信徒。中国的传统观念无非是儒家思想、道家、佛家思想,还有几十年来马克思主义的影响,这些就造成一种很怪的职业观点,就是轻视工作,觉得工作是物质层次,看不起工作,“学而优则仕”,我们学习是要做士大夫,轻视体力劳动,这些观念一直在我们的思想中,没有把工作上升到一个信仰上的高度、一个精神上的层次。我们很多人信主了,但是在工作观上还是一个儒家的基督徒,在工作观上他可能还是一个马克思主义的一个基督徒,所以他需要一个很大的改变。

首先,我们要对工作要非常尊敬,尊崇各行各业采用合法的各种方式来赚取费用。

我记得在江苏有个基督徒的企业,他对木匠是非常尊重的。《圣经》让我们看到的是蒙召的时候是什么身份就保住这个身份,耶稣基督本身就是个木匠。对这种服务业,工匠,《圣经》里是很尊重的。你到美国来,可以看到对体力劳动是很尊重;对服务业,在餐馆打工的都很尊重,而且员工自己也很自重,有很多笑容,很开心的样子,很有自信的。为什么到中国很多服务员都是苦瓜脸?因为他们自己都看不起自己,自己都觉得做这个工作不开心,他自己也没有这种荣耀的感觉。江苏的这个企业对木匠进行两年的培训之后,给木匠颁发一个学位,带博士帽穿博士服,颁发个学位叫“匠士”。这在当时也是很轰动的,木匠也像博士一样,充满尊贵、荣耀,这些观念都是来自《圣经》。员工感觉到我这个木匠是个“匠士”的话,那做工就会很敬业,很认真,而且做出的产品也非常优秀,别人对他也是很尊敬的,他觉得工作就是“天职”。所以“匠士”这个学位对传统文化是个极大的挑战。

除了木匠之外,美国厨师薪水很高,很多华人梦寐以求就是当个厨师。但是在中国大陆是瞧不起厨师的,很多人在社会上都不敢说我是做厨师的。在沈阳有个基督徒企业叫华夏人酒店,他们对厨师就非常尊崇,他们还有一些宣教的方法,比方说我们吃饭的时候,服务员给你弹“赞美之泉”,唱赞美诗,然后送给你《圣经》,这些是非常好的。但最好的他对每个服务员、厨师都非常尊敬。他们厨师的口号是“行厨如行医,菜品如人品”。因为医生在中国的行业算是比较高贵的,那么我做厨师和医生一样高贵,我的每道菜就代表我的人品,这些都是《圣经》的观念的。我把上帝的“圣洁、慈爱、公义”都表现在我的工作上面,我的劳动产品里面。

所以我觉得现在中国的企业家和员工自己首先要树立起各自对工作的尊重感。这样的尊重感是很重要的,因为中国传统文化可以说是藐视工作,轻视工作。一定要尊重劳动者,而且劳动者也要尊重自己。对方做是天职,我这工作也是天职。既然是天职,我就要把上帝的“圣洁、慈爱、公义”活在我的工作里面。我也不用行贿受贿、坑蒙拐骗来玷污我的工作,我要把上帝的爱心活在我的工作里面。

不单单是厨师、木匠,还有会计师、律师、医生各行各业都活出神的慈爱,活出神的圣洁,活出神的公义,活出神的卓越荣耀,那整个中国的各行各业就会产生一个很大的变化。现在在中国的基督徒越来越多,迅速成长、增长,所以这些基督徒都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来产生一种影响力,那是不得了的。

其次,要以“基督的心为心”,效法耶稣基督留下的榜样。

“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读书干吗?读书就是当官,就是官本位,这种官僚气息对中国危害很大的。你一旦有一定的职位,当领袖或者是企业的老板,就摆官架子,基督徒也免不了,那对下面的关爱关怀就很少了。我在中国南方做培训的时候,有一次一个企业发生一起工伤事故,有两个年轻人工伤很严重,送到医院,那天我刚到那个企业,我就鼓励那个老板(他还是个基督徒)去到医院看那两个员工。但那个老板怎么样都不去,他说,我们这一带没有老板去看员工的这种文化。他没有这个意识,就是我的这个爱要表现在工作里面,他没有“我是要服务这些员工的”这个意识,这还是一种高高在上的官僚气息。

《圣经》教导的领导力是一种仆人式的领导力,耶稣为门徒洗脚,当耶稣被举起来的时候,万人都会归向耶稣基督。当他为别人牺牲的时候,人们都会归向他。他是因为牺牲、因为奉献,所以人们都来尊崇,是这种仆人式的领导。所以企业家的领导要改变,要从这样的一个方面来改变。企业文化要改变这种官僚主义的挑战是非常大的,这也是一定要进行更新的。

如果这些基督徒、这些企业家、这些大老板都能够“以基督的心为心”,能够效法基督留下的榜样,能够这样去关怀自己的员工,去爱自己的员工,同样的,这些员工也会爱他,也会尊重他。所以要踏出这一步,真的需要有一种谦卑、对神的顺服,希望神我们中国兴起更多的企业家,这样的老板。

三、在生活、工作中实践“天职观”“羊文化”。

现在都是讲职场宣教,讲“天职观”、“羊文化”,从2000之后,除了我之外,还有些团队都在做,现在做的人更多了。我当时讲“天职观”、“羊文化”还是比较新鲜的,现在问题不是一个认识的问题,而是怎么实践出来,是怎样将这些表现在自己的工作上。所以现在很多基督徒强调这个生命,他就仅仅理解为是跟神在教会里的一个关系,其实跟神的关系,不是抽象的,要表现在你跟老板的关系,你跟员工的关系,你跟社会的关系,你跟家庭的关系,你对工作的关系。所以生命不是抽象的。我觉得要改变现在这种生命抽象的这种观点,基督徒要把生命活在企业里面,要把生命活在工作当中,活在我做生意的每个方方面面,这是非常重要的。

最典型的就是温州的基督徒,很多年前他们的信仰跟生活是剥离的两张皮,现在稍微有些改变,但是这个还不够,还继续要做到:我经营的模式,不是投机的而真是造福社会的;不是假冒伪劣的,不符合神的心意的,而是讲究诚信,讲究“羊文化”的一种方式的,宁可我不赚钱,我不做假的生意。而且金钱的使用到底是用在花天酒地或者是其它的投机方面,还是用在奉献上面,这也是一个很大的挑战。这些事情怎样来落实,怎样来踏踏实实地把
“天职观”落实到你的工作当中,怎么把“羊文化”落实到你的企业当中,这是一个迫切的任务,就是信仰和生活如何结合起来。

我们都是说要生活更美好,让我每天都充满神的荣耀,最关键是要落实起来。工作在一个人的生活中占了很大的比重,我们强调工作也是侍奉,工作也是敬拜的方式,工作也是呼召,每个人都是全职侍奉的基督徒。可能一天我在家庭一段时间,我在企业一段时间,我在教会一段时间,但这三个地方,只是地点的不同,但是都是在服侍神,要有这种观念。尤其是企业里面,要把上帝的圣洁、公义、慈爱都体现在工作当中。

当然,我写的书中强调的,一个是我们工作中得喜乐,这是最基本的,摆脱罪的辖制,工作中得喜乐;第二个是工作中荣耀神,我们要把神的圣洁、公义、慈爱要在工作中彰显出来;第三就是说更高的要在工作当中来传福音。这三点做到了,那你的职业观就达到了基督徒的一个标准,向这个标准来迈进。我在工作中得到了喜乐,我想到明天是星期一,我要去上班,我不是一种很恐惧,或者是一种很无可奈何的心情,而是很高兴的,我明天要到企业去服侍主,明天我要打着口哨去上班,我要在企业里面去荣耀神。有了这样一种心态,那你在工作中就得到了这喜乐,摆脱罪的辖制。因为工作本来是一个与神同在的敬拜,喜乐的敬拜,修理、治理、管理伊甸园的,但因为罪的玷污变成了一个惩罚的一个工具、惩罚的手段。但是我们在耶稣基督里更新了之后,他重新恢复到了敬拜的方式。所以我们当把这个“天职观”实践出来以后,我们就会感觉到工作中神同在的喜乐。

这个对中国的挑战也很大的,因为中国整个文化的影响包括基督徒在内,我看很多人对工作还是不喜欢的。当要去上班,心情就不好了,因为这是人类罪的玷污,人类的败坏,人不是天使。我们的工作恢复到伊甸园的那种喜乐的敬拜的境界还差很多,要不断地在成圣的道路上迈进。但是这也要看各人的灵命,有些人早都已经把信仰和工作融为一体,他工作起来就很喜乐。我们在北加州因特尔的企业中,有一个员工分享,周围的一些人总是看到他每一天都是那么喜乐,在北加州硅谷压力是很大的,他在那种情况下就能保持喜乐。这就是一种不同的。

中国的员工首先就是要摆脱罪的辖制,在工作中获得喜乐,认识到工作的高贵性,工作中与神同在。在工作时我们也鼓励你在你下午抽点时间可以听听赞美诗,有一个个人或者是团契的祷告,或者是读经。这就是你体现你与神同在,神帮你来承担工作当中的劳累、很多解决不了的问题。因为凡劳苦担重担的可以到耶稣基督里面来,他就会替我们来承担,这样我们的生命也得到强壮,工作也感到喜乐。

四、要有正确的劳资观,树立“约”的意识。

其实工作对很多人来说是一件不开心不快乐的事,主要还不是来自于工作的辛劳,主要往往是来自于复杂的人际关系。这个是很重要的,尤其是我们中国人受多年马克思主义教育,好像是无产阶级跟资本家是对立的、对抗的。前几年北加州就发生了一起枪杀案,一个大陆过来的华人工程师,他被辞职之后,过了几分钟回来,他把公司的三个老板给枪杀了。这在美国很轰动,他们很难理解他为什么干出这种事情。因为中国人看《资本论》的话,觉得资本家每个毛孔流着血和肮脏的东西,资本家都是在榨取我们工人,劳资矛盾特别突出,觉得资本家都在剥削员工。但是现在已经是市场经济了,这个我们观念要抛除,资本家也有很多付出,比如管理资本,在人格上我们都是平等的。所以《腓利门书》讲的是一个劳资矛盾怎样解决,在耶稣基督里不再是奴仆,而是高过奴仆,是亲爱的弟兄。阿尼西母这个员工可能是犯了错,回去可能要受到惩罚,但是保罗还是叫他回去,他的老板也信主了。照一般人的关系他们是水火不容的,但是正因为他们两个都信主了,所以在他们两个之间不再是奴仆了,而是高过奴仆,是亲爱的弟兄,信仰使他们发生改变。

所以我们华人在企业里面要有一个正确的劳资关系,要有一种平等、尊重,爱人如已,善待他人。不要一进公司,就虎视眈眈地对着老板,觉得这个老板就是坏的;或者是做老板,觉得这个员工是我雇用的,我可以随便怎样用他。这些观念都是错误的,人格上都是平等的,如果都是基督徒,更是一个弟兄的关系。所以我们在遵守公司的法制的情况下,还要强调这种爱,这样我们在耶稣基督里有个全面的更新,而劳资的关系、同事之间也是强调爱、公平。

还有其它方面,我觉得这个爱能战胜一切。都有爱的话,公司人际关系的矛盾就很容易化解,这方面有很多的见证。在北京我有个朋友,他以前是个佛教徒,后来他也信主了,他雇用了个秘书,脾气非常好,工作也很能干,各方面都很好的。他以前脾气很暴躁的,而且自己是老板,都是那种很趾高气昂、很霸道的。但后来看到这个女秘书确实不一样,后来问她,她说她是基督徒,那时候他才开始看《圣经》。后来他的企业也招了很多基督徒,建立团契。我们就看到说,尽管有不好的人际关系,你真的用这种爱、诚实、神的话才能够打动他,能够改变他。所以,这方面的传统文化对企业家和对员工的挑战都很大,就是马克思主义、《资本论》教导的这种劳资关系、这个传统要更新,更新到《圣经》指导下的这种劳资关系、同事关系,这样你才会在企业里过得喜乐,也能做些荣耀神的事情。

《圣经》的教导很清楚,对那些员工:你们要听从你们的主人,要尊重他们,要顺服他们;而这些主人、这些领导、这些主管、老板,你们要公公平平地对待你们的仆人,对待你们的员工。雇用关系还是雇用关系的,这个要把握好,因为他们是主人,他在经济金钱上,他是资本家,你是雇员;但是在耶稣基督里又是弟兄,就把这两个关系都要摆正。你明白他是你经济上的雇主,你就会尽你的义务的;老板知道他是老板,有他的权利,也会尽他的义务的。权利、义务就是“约”的关系,这里面又牵涉到一个我们中国人的文化挑战,就是“约”的意识的缺乏,法律意识缺乏,这就导致我们在工作上产生了很多的问题。

在国内,根本不签约的,劳资合同都很少;商人之间互相做生意,也没有约定的,这个都是违反《圣经》的。《新旧约全书》都是强调约定,所以中国的商业文化的更新还是需要很长的一个时间,“羊文化”真的能够落实入中国还是需要很长的时间。“天职观”不要说非信徒了,就是落实到基督徒都需要很长的时间。但我相信神也会大大祝福中国的这些从业人员、企业家,也祝福这个“天职观”“羊文化”能够在中国生根、发芽、开花、结果;能够祝福中国祝福神的宣教事业,也祝福神的这个文化事业,使中国能够成为一个真正的神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