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抱每一天

2012年4月18日 拥抱每一天

科学与信仰(三)

 

收听     

拥抱每一天120418——诗弦整理

各位朋友,大家好!我是黄雅格博士。我们一起来探讨《圣经》中所教导的科学与在科学中教导的神的启示,也希望大家详细地思考和学习《圣经》中对自然的教导,同时也不断充实自己,能够多了解自然中神给人的启示。

为什么要学科学呢?一个基督徒是否觉得神学最重要?我们需要学科学吗?其实神学与科学都是敬拜神、敬畏神的非常重要的途径。

我们要学神学,是因为我们要了解神对人的特殊启示——《圣经》;我们要学科学,是因为我们要了解神的人一般的启示——自然。我们要双方面更深入地了解,就能更加体会神的伟大。

“地动说”还是“日动说”,究竟是地球绕着太阳来旋转(“地动” ),还是太阳绕着地球转(“日动”
)?

我们知道“地球不动,地球是在宇宙的中心”这个学说并不是在教会或基督教神学所导引出来的,而是在第一世纪埃及的天文学家托勒密所发明出来的。到了第四世纪,就是1473—1547年波兰的天文学家哥白尼,他经过计算后发现,如果我们将太阳当成太阳系的中心,太阳系行星各运转的就更加准确。又有一位丹麦的天文学家弟谷他就将哥白尼的学说与他所导证出来的数学模式稍作修改后能够让它更好一些,但还不是很完全。因为哥白尼在他的假设中认为所有的行星运行虽然是围绕着太阳,他都假定那是绝对圆形的轨道,若是他假设的都是绝对圆形的轨道的,就发现跟实际的观察都有出入。

弟谷将它稍微修订了,但也不是非常完整。他是在圆形的轨道中还围绕着另一个小圆形在旋转。不管如何,虽然他们都将太阳放在所有这些太阳系运转的中心说算出来的结果是比较好的,但那个时候并没有什么太空船来观测,但他们所有的数据和观察所演算出来的数据有两种不同的数学模式:托勒密的数学模式仍然可以成立,而且他推算得非常精妙;哥白尼虽然是简化了很多,可是他数学模式还有很多的漏洞,因为算出来的数据跟观察到的数据仍然有很多的差距。

哥白尼在1543年过世前发表他的学说没有引起许多的注意。但到了开普勒(1571-1630年)就有了突破性的进展,开普勒观察得更详细后,破除了当初的假设,即“不单单地球是整个宇宙的中心,地球是不动的,而且所有行星的运动是围绕着完全圆形轨道转的。”开普勒则认为为什么要圆形呢?为什么不可以是椭圆形的呢?

当他将椭圆形轨道与实际观察数据相核对后,发现能够用椭圆形的轨道来解释这些行星运转的定律,能够准确预算出哪天哪颗行星能够运转到哪个位置,这就是发展出来的三大行星定律。这就有了一个很大的突破,将行星运转从完全绝对圆形的轨道突破在椭圆形的轨道。

到了伽利略(1564—1642年)就有更大的突破了。伽利略发明了望远镜。他特殊的地方是他能够自己磨制镜片。他制作的望远镜在当时意大利海军中有很大的用处。舰艇上的炮台都安装上这种望远镜,能够清楚预先看到敌方的军舰具体位置,使海军占有很强势的位置,因此当时海军所有的炮台和军舰都订制伽利略的望远镜。伽利略就是靠着制作望远镜致富的,这对日后伽利略物理科学的研究提供了极大的帮助。

伽利略在近代的科学发展贡献远超过了这些。也因为他有那么多的财富,所以跟当时的教廷中与很好的关系。不但如此,他跟几届的教皇有很好的私交。

即使他被宗教裁判为异端,教廷判他要收回自己的学说,要悔罪。但他最后的十年还是过得很优越的生活,只是被软禁在自己的别墅里,没有自由。

为什么他的学说会受到教廷的压制呢?是由于当时存在两种不同的学说,一种是托勒密的学说,另一种是就是伽利略的学说。伽利略当时发表他的论文的时候,不管是天主教教廷方面,在新教的德国方面有相当一批人支持和欢迎的。但马丁.路德并不赞成伽利略的学说,只是在德国并没有压迫、迫害这些赞成伽利略学说的天文学家。

伽利略的学说遭受教廷的压制,其实是因为政治斗争。当时教廷有两个派,其中有一派可能成为教皇的支持伽利略学说的,另外不支持伽利略学说的一派当中有当上了教皇的;也有可能伽利略支持一派,而没有支持另一派,他没有支持的那派却当上了教皇,这就对伽利略不是那么热衷,甚至有些排斥。

接下来伽利略发表了一本书,在这本书中他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这不是科学上的错误,也不是神学上的错误。

伽利略曾经说了几句名言:“《圣经》教导我们如何上天堂,而《圣经》并没有告诉我们天体是如何运行的。”《圣经》不是教导天体如何运行,《圣经》是教导我们如何上天堂的。他也十分坚持神赐给人两本书,一本书是自然,另一本书就是《圣经》。他在这两本书上都有相当的钻研,他并没有说他在《圣经》方面是专家。他说我在自然方面可以算个专家,因为我有很多的观测计算,我知道这科学如何运转。所以他在观测自然和天体运行中,他相信他得到神启示的真谛,所以就从科学中找到真正的应该是地球围绕太阳转,而不是太阳围绕地球而旋转。

伽利略犯了一个非常大的错误,就是将他的学说写成一本书,书中有两个角色。一个是很有知识的人,另一个则是头脑简单的人。这两个人在进行辩论,他就把他的学说放在那个很有知识的口中,却将教皇曾经发表过的一些讲话放到那个知识浅薄的人口中。当这边书一发表,教廷大然震怒,认为伽利略居然把教皇所说的话套在知识浅薄人的口中,这岂不是藐视教廷吗?所以,伽利略真正得罪的并不是《圣经》,他所违背的也不是整个天主教(因为在天主教的领导中,有些人是支持伽利略的),而是教廷认为他藐视教廷与教会解释《圣经》的权威,因此就将伽利略送上宗教的裁判所去。

但宗教裁判所要定伽利略的罪要有《圣经》的一些根据,才能说伽利略的学说是异端学说,于是就以《圣经.诗篇》19:5-6:“太阳如同新郎出洞房,又如勇士欢然奔路。它从天这边出来,绕到天那边,没有一物被隐藏不得它的热气。”《诗篇》104:5:“将地立在根基上,使地永不动摇。”为了要让伽利略被定罪,因为他藐视当时的教皇教廷,所以就用文字狱的方式,将伽利略的学说套在这两句圣经上,也以这两段经文为依据认定他的学说就是异端学说。

《诗篇》中的诗是从观察者眼中看到太阳从东方升起从西方落下。其实日出、日落是以地球为观察坐标所观察到的一种现象而已,即使我们今天科学的时代,也说太阳东升西落,这并不表示说地球不是围绕太阳而旋转。

而“将地立在根基上,使地永不动摇”,这个“动摇”原来并不是指运动的“动”,而是指“不摇摆”的意思。“将地立在根基上,使地永不动摇”,是指地球旋转的轴不再动摇,让地球上的生物因为有地球自旋角的缘故能够有非常温和的气温。这也并不表示说地球不是围绕太阳而运转。

当时为了给伽利略找个罪名,宗教裁判所就套用了这两节经文来定伽利略的罪。由于当时的政治斗争的较量结果,导致伽利略被判罪。伽利略也就成了当时社会政治斗争中的牺牲品。

我们基督徒教要特别小心,千万不要落入这个圈套。不要将《圣经》断章取义,将《圣经》当中的一两句解释当作绝对的真理。这种释经方法是错误的。

神学可能有错误,《圣经》不会有错误;科学可能是会有错误的,自然是神创造的,是不会错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