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抱每一天

2012年4月19日 拥抱每一天

科学与信仰(四)

 

收听     

拥抱每一天120419——爱@云上太阳、等候整理

上次讲到伽利略的学说会受到罗马天主教教廷的打压,只是因为在政治上面的斗争,所以将他送上宗教裁判所。在宗教裁判所里所引用的这两段圣经在《诗篇》19篇5-6节、《诗篇》104:5,其实是误解,所以今天我们要来思想一下如何才能够正确的了解《圣经》。

希望今天的分享对大家能够有所帮助,不单希望帮助大家在对《圣经》当中对神的启示、神的创造有更深一步地了解,也希望帮助大家来面对这些无神论信仰的年轻人。他们说,我信仰科学,所以我不信神。其实科学与我们的基督教信仰并没有任何冲突,所有的冲突是误解,误解《圣经》或者是误解自然才会有这样的冲突,所以会有冲突的是假科学或者是假宗教,或者是错误的神学或是错误的科学,而不是科学与神学或科学与基督教信仰有所冲突。

上次提到的哥白尼、开普勒、伽利略,每一位都是基督徒。跟大家分享两段《圣经》:

《提摩太后书》2:15-16:“你当竭力在神面前得蒙喜悦,作无愧的工人,按着正意分解真理的道。但要远避世俗的虚谈,因为这等人必进到更不敬虔的地步。”

《帖撒罗尼迦前书》5:21:“但要凡事察验,善美的要持守。”

这便讲到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则:我要竭力地按照正意来分享真理的道,凡事都要能够察验,察验正确的、好的、对的才能够将它持守。所以我们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则,我们了解《圣经》的时候,不要以为说我们所被教导的我们的传统永远是对的。当我们来研读《圣经》的时候,要能够用科学的方法,同样用观察、解释,解释之后看与实际是不是符合。如果解释与实际不符合的时候,我们必须要来修订我们的解释。

当然,我们也要非常小心,不是在科学上的每一个新的学说都是正确的、都是对的。在新的学说出来的时候,我们要能够了解这个学说的来源是什么,他的理论有什么样的根据,在报纸上报道的新的学说往往不见得是准确的,要经过相当一段的时间在科学界当中有彼此的证实。所以在科学界当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过程,叫彼此同僚的检验。我们在科学当中,有任何研究的成果都需要发表出来,发表到重要的科学期刊中,每一篇要发表的论文必须最少要有三位佚名的你的同僚来鉴定你所提出来的是不是正确。我自己在科学领域里做过很多的研究,也写过很多论文。在科学研究当中,有非常重要的同僚彼此验证的程序,所以科学研究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发表的。如果同僚中有发现论文中有错误的,就会有另外一个论文来辩驳这个论文的错误。在科学上面的理论需要经过长期的彼此验证,大多数科学家都有同样的看法的时候,这个时候这个科学理论就有相当的可信的程度。

科学的理论与平常所说的理论是不一样的,有数据、实验作为验证的。理论是经常经过相当的证实,同时理论本身也需要修正,这是科学研究的过程。同样,我们在读《圣经》的时候,我们也需要有这样的一个过程和认识。就像刚才我们所读的,当我们不能够按照正意分解真理的时候,我们就不能称为无愧的工人。所以我们要用一种科学的精神来研读《圣经》,释经学是所有神学中最重要的一步。它是一门科学,它运用科学的方法来研究《圣经》。我们在读《圣经》的时候,要了解什么是正确的释经学的原则。

科学的革命与释经学的原则有相当重要的关联,有一篇论文《基督教与西方近代科学的兴起》,作者是郝宁湘研究员。其中有这样的结论:基督教对近代自然观和科学观建构的贡献。(1)关于上帝与自然。在基督教建立之前,对自然的观点主要停留在希腊和远古宗教。它们对自然的共同点就是对自然的神化,科学在基督教发展以后,就有一个不同的观点,它认为大自然是神的创造,于是追求大自然的数学规律就成为一项宗教神圣事业。哥白尼、伽利略、牛顿、开普勒四位近代科技领域的巨人,都是这一观念的信仰者(哥白尼和伽利略都是天主教徒,牛顿和开普勒是基督教新教的教徒)。伽利略有一句非常著名的认知:“自然这本书是用数学语言所写出的”。这句话对近代科学的兴起是极其重要的。对比著名学者兰德尔,在其《近代思想的形成》一书中,对其有非常高的评价:“科学产生与数学产生自然这个信念,而且体会到数学就是上帝的言语。”《圣经》中关于上帝创造世界的观念,就成为现代科学的兴起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形而上的基础。

(2)关于信仰、理性和经验。奥古斯丁在4世纪就提出:“理解是为了信仰,信仰是为了理解。”,上帝是‘绝对的真理’,人类只有信仰上帝,才有人生的“享受”。

(3)关于技术与经验。在东正教信仰教徒中,认为技术与实验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在古代哲学和科学的研究中,空谈和虚谈的人才被认为是高贵的,技术和实验被认为是低等的。但是新教徒卡膨特所表述的,人类应该有“手中的才智”。

(4)对科学家研究动机、目的的积极影响。“人要尽自己所有的能力,不单单要用眼睛,而且要靠智慧来履行上帝作品而荣耀上帝的职责。”

综上所述,基督教对近代科学的兴起是有贡献的,并不是像有些人所想象的——基督教和科学是完全矛盾的,它所激发的人类从事科学研究的动机是可取的。

另外西方的修道院、教会学校对科学的传播有非常重要的传承贡献。从中国历史来看,把近代的科学观带给中国的,的确是天主教利玛窦、新教基督教的李提摩太,是最早将这一批科学的思想带到中国的。

我们对《圣经》解释的方法,对现代科学也有非常重要的作用。因为在中古世纪解释《圣经》,往往用灵意解经的方式。在2、3世纪的时候,在教会当中,就会有一派人用代表的方法来解释《圣经》,比如,伊甸园中有四条河,就认为一条代表仁义,一条代表慈爱等,如果所有人都随心所欲地去代表解释《圣经》的意思,到底以谁的为准呢?所以在新教改革后,一个重点就是对《圣经》的着重和解释,采用直译解经的方法,不同于灵意解经。把《圣经》放在当初的历史、文化、语言背景中去了解,根据这段圣经的上下文,看到这段圣经的原意,就是作者对当初的听众的原意是什么意思,再从原意当中萃取出来万古不更改的原则。

近代的科学为什么与解经的原则有关呢?因为在中古时期解释《圣经》用灵意的解经方式,教廷与罗马天主教会掌管了解释《圣经》的权威,这就失去了解释《圣经》真正的准则。宗教改革后,在学习了解《圣经》的精义时,让人对真理的追求更加执着,如何用验证的方式、科学的方法来研究《圣经》、来解释《圣经》呢?将这样的方法运用在自然上而导引出了近代科学的发展。从哥白尼、伽利略到开普勒到牛顿,这是近代科学革命中的四大巨人。我们看整个近代物理理学当中,牛顿、伽利略贡献最大。

牛顿对力学和光学做的贡献是最大的,他写了《自然哲学的原理》这本书,在那个时代里,称科学为自然哲学。在这本书中,他有一个重要的理念,就是用实证、科学研究的方法来研究神在大自然里的启示。所以,科学的革命主要是从哥白尼、伽利略、牛顿那个时候开始。在这之前的很多不同学说,是玄学、哲学、人的一些看法,而不是按照所观察出来的数据、资料、所得出来的结论来反复验证的。

近代的科学与中古时期的有什么不同?在中古时期发展出来的叫科技,这与科学有所不同。中国人的四大发明是科技,不是科学,因为这些技术是以应用为主,而不是去了解它的原理、化学成分,这些化学成分有什么样的方程式,能够用什么样的数学来叙述是非常重要的。如果说没有数学实际的数据、实际的自然所观察出来的资料来作为理论的根据,这就不叫实证科学。换句话说,“实践检验真理”是非常正确的。实验是我们的科学一定要经得起实验的考证,才叫科学。

从伽利略、牛顿开始,就注重用实验来验证科学的正确性。比牛顿稍晚一点,麦克斯韦发展出来一个完整的电磁学的理论,四个方程式却可以代表几乎整个电磁学里的现象。从牛顿到麦克斯韦就是近代科学上的发展,让人类对整个宇宙有个非常不同的观点。让人知道天体的运行不是不可知的,可以用数学的方程式叙述出来的,可以用数学的方程式预测什么时候有日食,什么时候这颗星会运行到什么地方,用牛顿的力学、万有引力定律、牛顿的光学知道光的观测,用麦克斯韦的电学能够知道电磁波传递,将这些综合起来后,就发现原来自然的宇宙是可以用一套数学描绘出来的,无怪乎那时伽利略、牛顿都认为要了解神的语言一定要能够了解数学。所以,我们基督徒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责任,就是要了解神所赐给人的自然。如果我们不了解科学,事实上也否定了神创造宇宙自然对我们的重要性。所以,我鼓励我们年轻的基督徒在学校要好好地学数学,好好地学科学,因为科学与数学能让我们了解神创造的伟大,更进一步地了解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