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抱每一天

2012年4月20日 拥抱每一天

科学与信仰(五)

 

收听     

拥抱每一天120420——生命活水整理

亲爱的朋友,大家好!我是黄雅格,过去在科学和神学方面有训练,所以希望能够和各位朋友分享科学和信仰、科学和基督教信仰有没有冲突。社会的一般文化以为科学就不相信神,如果相信神,相信基督教,就不科学。所以往往有人很自傲地说:“我不信神,我受过高等教育,我相信科学。”科学与信仰究竟有没有冲突呢?我希望和大家分享我自己的领受和经历。

从我的同事,以及历史上来看,有非常多的科学家,尤其是现代科学奠基的鼻祖,在他们的信仰中,科学和基督教完全没有冲突。

《诗篇》33:13-15:“耶和华从天上观看,他看见一切的世人;从他的居所往外察看地上一切的居民。他是那造成他们众人心的,留意他们一切的作为。”

《使徒行传》17:24-29:“创造宇宙和其中万物的神,既是天地的主,就不住人手所造的殿,也不用人手服侍,好像缺少什么;自己倒将生命、气息、万物,赐给万人。他从一本造出万族的人,住在全地上,并且预先定准他们的年限和所住的疆界,要叫他们寻求神,或者可以揣摩而得,其实他离我们各人不远,我们生活、动作、存留都在乎他。就如你们作诗的,有人说:‘我们也是他生的。’我们既是神所生的,就不当以为神的神性像人用手艺、心思所雕刻的金、银、石。”

这里说得很清楚,神是超越时空的,神也不住在这物质的宇宙里面,神超越时间、空间,而将这时间和空间创造了以后,让这万物能够居住在其中。这里就讲到了两个非常重要的基督教信仰当中的观念。

第一个,这宇宙是神的创造。这宇宙原来没有的,在时空、有限的时间、有限的空间的过去的某一点神创造了时间和空间,一直在这时间和空间中他将物质与能量摆到这时间和空间里面。所以我们要能建立时间、空间、能力与物质这四个混合起来,就是我们所观察到的宇宙和自然。我们看到这宇宙和自然的形成有一个开始,这个开始者就是这位神。

是不是神创造了这个宇宙后就不去管它了呢?近代科学主要是在18、19世纪的发展,现代科学是在20、21世纪的发展。近代科学是原来宇宙是不可知的,原来不了解,慢慢成为可知;现代科学可知了以后,继续往深看,就发现有一个尽端,超过这个尽端就没有办法了;往外看宏观时,我们也发现也有个限制,超过这个限制就没有办法看了。究竟这个限制是什么呢?我们看看神的创造和神的管理。

在16、17世纪近代科学没有发展以前,我们对宇宙的了解不是很清楚,到了17-19世纪近代物理学兴盛时,就是在维多利亚女王那个时期,从牛顿的力学、从博伊尔的化学到麦克斯韦的电学,我们对物理甚至这个物质的宇宙及能量的观念时间观念,似乎越来越清楚了。我们似乎对这物理的物质的世界有了一个非常清楚的了解。在那个时代有人以为说,我们现在对整个物质的世界已经有了一个非常完整的了解,所剩下来的不过是一些零碎的枝节而已。所显现出来的整个宇宙,有人用一个比喻:就好像一个整个很大的钟表一样,甚至牛顿自己也曾经用过这样的比喻。他说,在这宇宙当中就好像一个巨大的钟表,当中有非常多的齿轮,一节一节的环节彼此配合起来的。当这些环节配合来以后,综合起来我们就看到这整个大钟就有整有条地不断地运作。在这运作的过程当中,每一个齿轮都已经预先先预定好的,所以这个齿轮与这个大钟一旦开始启动,就不会停止。这是在牛顿物理学所里面提出来的,能够找到这个宇宙最好的,那个时候想到最精密的一个比喻了。所以牛顿曾经说过,如果我手里有一个非常精密的挂表,这个挂表里面大概有上百个左右的零件。如果我把这个零件零碎地放在一个袋子里面,不断的去摇,永远也摇不出一个表,所以一定要有一个精致的钟表匠,将这些所有的用一个表件统统组合起来,才有可能成为一个能运行的钟表。这就是古典物理里面牛顿的机械论对整个宇宙的一个观念。


那大家可能会问,这样有什么不对吗?这不是我们常常拿来做的比喻吗?用这样子来显示神的创造。我们看这个宇宙非常的精密,一个环节后到一个环节,非常精密,就像钟表里面一样一个一个齿轮扣在一样。可是这样的映像整个宇宙的图像有一个非常大的缺陷。就像一个钟表一样,你一旦开始运行以后,你没有办法改变它们了。因为如果所有的物理的定律,就像这钟表里面每一个原件,彼此一个环节扣一个环节,当所有的未来都已经预定好了。如果整个宇宙就像机械的动作一样,每一个里面的人所有的生物、所有的无声物在整个与宇宙当中,将起始条件都一旦定好以后不需要任何的干预,它就会自己行走。如果宇宙是这样的话,那宇宙创造者在这宇宙里面的地位是什么呢?那不就是创造了以后就将这宇宙置之不顾,让这宇宙去自生自灭就好。因为宇宙自己会运转,机械原来设计好的一个钟表,它的映像与图像就是这样子。这样的神并不是基督教所相信的神,基督教所相信的神,不但是创造者,神也是这宇宙的维护与秩序者。

基督教所相信的神,像我们刚刚所读的这两段的圣经,我们看到说,这神他“创造宇宙和其中万物,不住在人手所造的殿里”,所以是超乎这宇宙;第二,他说他将“自己的生命栖息万物赐给万人,我们的生活动作存留都在乎他,就如作诗所做的说:我们是他所生的”。所以神不单单创造宇宙万物,就像一个物质的零件而已,他将这物质的万物创造好了以后,他还不断地在掌管跟维系着宇宙里面的万物。那可能学古典物理、古典科学的人就很纳闷:既然这整个宇宙是如何的精密,一个一个原件都已经设计好了,开始启动的时候,拨动了以后,就像钟表上了发条一样,电池一摆好了以后,你就让它永远的恒动就好了。那神在这宇宙创造以后,他究竟对这个宇宙有什么相连呢?这样所相信的一个神不是只是高高在上、超越所有,与这创造者,尤其是创造的生物,他所创造的人没有任何的关系了吗?这样的神叫做“自然神论”。

自然神论并不是正确的基督教的信仰,基督教的信仰相信神是创造者,神是维系跟掌管者,神又是救赎者。所以我们所信的三位一体的神是创造宇宙万物,神又将栖息地赐给所有的生物,并且掌管在这地上所有的万物跟万事。不单如此,神又是救赎者,因为人的犯罪,破坏了神与人所定的人与神之间的属灵律,又破坏了人与人之间的道德律。因为这样,所以神又是救赎者,将人从他断绝的关系当中经由他的爱子耶稣基督道成肉身,来到人的当中,叙述神如何爱人,将人带回到神的面前。

所以神在这宇宙当中,仍然是时时掌管的,若不是这样的话,那基督徒的祷告还有什么意义呢?如果这宇宙就如像牛顿力学里面的这样的模式,所有都是机械式的,一开始就继续运作,不需要神的干预,也不需要神在未来里面做任何事情的话,那基督徒为什么祷告呢?的确,有一些学者,有一些神学家,在历史当中用这样“预定论”来解释,说:神是超越所有的,所以因为神的超越性,将宇宙万物的历史、未来全部都已经定了,所以你们不需要去做什么事情,这是错误的神学。预定并不是在每一个人每一分钟每一秒中每一微秒中一举一动,你的最后的结果全部都已经预定,并不是这个意思。神的预定与拣选(如果大家去查考《圣经》的时候非常明显),它后面所接的数词都是复数。如果大家去查考原文《圣经》或者是英文《圣经》都可以很清楚地看到,神拣选的是一批人,神预定的并不是他的一举一动,神预定的是他爱子耶稣基督的救赎的计划,神预定的是他的计划,神拣选的是这一批人——基督徒。

所以我们看到当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神学的思想,就是:神在现在这物质的宇宙当中,包括人在这物质的宇宙当中,如何来掌管呢?神如何来维系呢?神如何用这物质的世界里面来与人之间相交呢?但人向他的祷告,神如何能够透过他的大能的作为改变未来呢?

我们必须要想到另外一个神学上的困难的问题:如果神创造这宇宙,将这自然的定律、所有物理、化学生活的定律摆在这宇宙当中,那他是不是会经常的来出尔反尔,违背他自己的定律呢?若是以神的神性来看的话,这就没有办法解释了。有人说:什么叫神的神迹?神迹就是破坏自然律的,叫做神迹。那我们如果反过来看,自然律本来就是神所创造的来掌管这宇宙世界的自然律,为什么神又出尔反尔来破坏这自然律呢?那不是违反了神永远完美这样的性格了吗?所以神的属性不允许说神经常出尔反尔,来变更一个机械式的宇宙,所以我们唯一能够了解的那就是,显然若按照神学上面的理解神不单单是创造者,神又是维系掌管者,神又是完美的,他不会将他自己所创造的宇宙、他自己所定的这些自然的宇宙、物理、化学这些生物的定律经常去变更的话,那神如何来自理掌管现在的这宇宙呢?

  接下来,让我为大家来介绍一个观念叫做“混沌理论(Chaos)”。混沌理论发现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比如说,有三个物体彼此因万有引力互相吸引,所以它们运行之间的关系,我们想说应该是非常规律的。按照牛顿物理学去按照彼此之间的轨道应该是非常可知的。的确,我们可以用现代的数学模拟方式可以在电脑里面可以模拟,所以我们就发现,如果三体运动当中任何一个起始条件稍微有点偏差、移动,它的位置有一点移动,或者它的质量大小有一点移动,它的初速度有一点移动,它的结果经过一段时间就会发现截然的不同。所以在起始条件当中一点点的不同,就会发展到未来有非常非常大的变更,这就是“混沌理论”的一个基础。

我们用一个比喻来解释,这段话很有意思:“当丢失了一个钉子,坏了一个蹄铁;坏了一个蹄铁,折了一匹战马;折了一匹战马,伤了一个骑士;伤了一个骑士,输了一场战斗;输了一场战斗,亡了一个帝国。”从开始很简单的只是丢失了一个钉子,我们看到最后的结果可以亡了一个帝国。一个帝国的成败可以从一个钉子开始,很少的一点差别,就会造成会不同的结果。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这宇宙并是不那么简单可以用牛顿物理的机械论能够来表述的。到20世纪进入到21世纪,这两百年时间量子力学,以及广义相对论狭义相对论的发展就发现,真的是让我们对宇宙的观念有个很不同的看法。我们现在才知道,如果说我们到很微小的微观的这宇宙物理里面去看的话,从一个很微小的电子或者是一个原子,它的位置与起始的条件不是永远可以很清楚地知道的。因为海森堡的测不准原理让我们知道说世上每一个原子它存在在哪一个位置,它是不是会衰变;一个电子是不是会从高能阶回下来,在哪一个时间,这是完全由几率,我们知道它分布的几率。我们知道从薛丁格方程式可以知道它几率的分布,可是我们知道它百分之百的结果会是怎么样,我们只能用几率的分布来预测。那甚至在核子里面看到,一个原子核并不在永远固定的,甚至一个中子,也不是永远是中子的的。我们知道如果将一个中子分离开来,单独一个中子的话,不久它就会衰变,一个中子就会衰变成为一个质子,同时释放一个电子和一个反中微子。所以我们发现中子都不是永恒的,质子可以化成中子,中子可以化成质子。这叫β衰变。一个原子核本来本身也会衰变,也会由原子核变为一个不同原素,原子核会有放射性的衰变,质子跟中子彼此之间会转化,可是它当中究竟是不是在什么时间一定会转化吗?我们也不知道,而是按照几率来计算出来的。

所以我们才知道,原来在我们微观的世界里面加上这混沌理论的变化,不是所有任何的事情,人可以永远知道它未来的结果,只要知道一个起始条件,就会知道它未来的结果,不是这么回事。而且我们只知道这宇宙的未来如果创造者有一个大的计划,我们可以知道,可是每一个详节都是随时可以由这一位创造者来掌管,可以让创造者知道它未来的结果,是接着这个物质的世界里面这位创造者放在这里面物理的定律,它本性就会让它最后的结果是按照几率来形成的。那究竟它最后的结果是怎么样子的,仍然在这位创造者每一分每一秒每一微秒的掌管当中。

那往这宇宙巨观的来看,另外一个限制就是没有任何事物它在相对运动里面的运行可以超过光速。所以原来光速是有限制的,光速本身的3×10^8米/秒这样的速度。光速是一个定速,而不是无限的。光速有限,加上没有任何运动速度能够超过光速,造成了这宇宙物质世界里的另外一个极端,它的限制。究竟这样的限制会造成什么样子的结果呢?下一次我们在跟大家用一些实际的例子,继续地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