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抱每一天

2016年10月1日 拥抱每一天

信心与人生(一):从无神论、崇尚科学至上到信靠上帝的基督徒

 

收听     

拥抱每一天20161001

忘了是谁说过这样的一句话:“如果你失去很多的金钱,你只不过是失去一点东西;如果你失去了一些知心好友,那么你失去很多东西;但是如果你失去了信心,你就失去了一切。”

信心对我们每个人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想一想在我们中国,每两分钟就有一个人自寻短见,自杀身亡,一年里头有二十几万人就这样走上了人生的不归路。为什么呢?当然,原因很多,也很复杂。有的人在感情的事上受到很大的创伤;有的人在夫妻关系里头遇到严重的问题;有些人在求职就业上遇到很大的挫折;有些人也许是常年卧床,久病不愈;有些人投资失败,一夜之间倾家荡产;有些人,突然之间,他们最爱的亲人意外身亡。人生当中有太多、太多的事情会让一个人对他整个人生失去信心,失去了勇气,继续活下去。所以,信心对我们每一个人来说都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也因为这个缘故,我们特别推出一个专辑——《信心与人生》。

这位讲员是很特别的,可以说他对当代许许多多的中国同胞都具有很重要的影响力。他从一个唯物论、无神论这样一个背景,成为一名科学家。后来,在一种无神思想、人定胜天的思想体系里头,为什么他会成为一名信靠上帝、笃信《圣经》虔诚的基督徒呢?甚至将他的心路历程写了一本书《游子吟》。很多来到美国的学者、教授们,无论是年轻的学子,或者是一些来探亲、探望儿女的退休教授们,很多从中国来到美国的中国同胞,就是因为阅读了这本书,使他们对许多基督教的误解、偏见都消除了。因为阅读了这本书,就使他们敞开他们的心扉,接受了基督的信仰。他就是《游子吟》的作者里程博士。他的本名是冯秉承。过去以来,他一直都是科学、研究的学者,后来信了主就成为了牧师。

根深蒂固的无神论者

科学认识一切的真理,检验一切的真理,而且认为这个世界是物质的,没有任何超然的东西存在,从小我们就接受了这样的思想。所以,1982年我到美国来留学的时候,当然也把基督教以及凡是认为相信有神的,都当作是一种迷信,因为它不可能被用科学来证明。当时来到美国以后,校园里也有很多基督教的宣教士,他们在学生当中工作。一大批中国大陆的知识分子来到美国,他们就当是很好的一个传福音的机会,所以他们花了很大的力量来向这些同学们、学者们传福音,可是到我这就传不进去。因为我们这一批基本上是和1949年一起成长起来的,从小受的教育就是唯物主义的,无神的教育,根深蒂固。所以当时他们向我传上帝、讲到上帝的作为的时候,我就很自然问:“你能用科学的方法证明一下上帝的存在吗?如果你能用科学证明,我马上就相信。”现在知道了科学是没有办法证明上帝。可当时想不通,当时就把任何事情必须要用科学来验证才能够相信。既然上帝的存在不能用科学来验证,当然我就不信,当时觉得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所以我在密歇根州立大学念书的期间根本就不接触基督教,觉得没时间浪费在这些无用的事情上面,本来学医就很紧张,再加上我觉得根本就没有用。后来当然是上帝的怜悯了,我拿到学位在俄亥俄大学工作一段时间,最后又到了西方储备大学的医学院工作,就在那边认识了上帝。

转变

我在俄亥俄大学工作的时候,太太来探亲,我们就在美国有了一个女儿,当时她就在家里照顾孩子,就没有再去工作。一直到我们儿子念小学,沃翰沃大学的基督教查经班从我儿子就知道有我们这一家人,所以他们就打电话到我们家里邀请我们参加查经班。当时我在实验室工作,太太在家里,太太接电话,太太听完以后想都不想,马上就回绝了:“有事。”实际上根本没事,没想到这个姊妹连续三个周末(礼拜五)都打电话过来。虽然一直被拒绝,但这个姊妹都还没有放弃,她就给我太太说:“能不能在第四个礼拜我再打一次电话给你,如果你还说有事,就算了。”我太太本来就有点内疚了,就同意她再来电话。结果她第四个礼拜五果然又来电话了,这时候我太太就不好意思再说有事了,就找了一个很不高明的借口,说:“我想去啊,但是我先生把车开走了。”这个正中基督徒的下怀:“没问题,我开车来接你。”这就没话说了,结果那个礼拜五他们带着两个孩子就去了。后来我从实验室回来,他们已经回到家里了。她说:“真好。”第一首歌《耶稣恩友》就抓住她了,心里很感动,说不出的那种无名感动,一种温暖、一种爱、一种依靠,她就觉得非常好,过去从来没有这样的经历。所以从那个礼拜五开始,她就每个礼拜五都去查经班。我是没有反对她,因为我觉得虽然我不信上帝,但是我相信基督教是叫人为善的,叫人做好事,不叫人学坏。再说她如果在家里能够有一个精神寄托,充实一点也很好。所以从这方面考虑,我就没有做任何拦阻。反正我是礼拜五晚上照例是要回实验室工作。就这样,大家各人做各人的事情。

就这样我们持续了一段时间,最后我们就搬到西方储备大学的科学院。我在那里工作,俄亥俄大学的华人团契就直接把我们介绍给了医学院旁边的一个华人团契,我们一去,他们就知道我们了。所以我们搬过去以后,还是照常的太太和孩子礼拜五去查经班,我还是开车把他们送到教堂,然后我自己再开车回到实验室去做我的事。估计十点多钟他们查经结束了,我就开车从实验室再到教堂外边等他们,一起回家。每个礼拜大概都这样。有时候因为在外边等时间长了,他们都还没有出来,就没办法,要进去看看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出来,这就难免和教会的基督徒产生对话。当时完全不能接受,觉得这一套都是迷信,都是不科学的东西。

但是,有一次对我触动蛮大的。也是因为就去早了,他们一直没出来,后来我又进去了,因为当时我们的团契都是分几个组都是在一个大厅里,没有间隔的,所以任何一个人进去、出来,大家都会看得见。我一进去,大家所有几十个人都回头来看我,我当时就觉得非常尴尬,退也不是,进也不是。扭头就出去也挺不礼貌的,可是要进来坐下也挺奇怪的,查经都快结束了,再来干什么。那次我就干脆坐在他们一个组,我也不知道那是慕道班。我还记得很清楚,那次他们查《马可福音》第9章,说一个老人的孩子病了,他求耶稣基督医治他孩子的病,耶稣就对他说:“在信的人,凡事都能。你信吗?”老人说:“我信,但是我信的不足,求主帮助。”当时大家都发言:我们也信,但总是信心那么小,碰到一点事,都是小信,信心就动摇了。

当时我就觉得有一种力量催逼我要说几句,我说:“我也说几句吧。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信主以前很骄傲的)我是北京大学毕业的,经过“文化大革命”,后来到美国读博士,现在是博士后……”说了一大堆头衔,实际上潜台词就是像我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去信你们的耶稣?我很有知识,什么没有见过?!我声音也大,周围的各组人员都听到有一个人在团契里大放厥词,我也不管了,我一下说了十几分钟。结果我说完以后,有一个比我年长一点弟兄,他说:“冯先生,实际你说的这些我们都问过,都经历过。如果你真要寻找真理,你就来教会,来学习《圣经》,相信你的问题都会得到解答。”他的态度非常温和,跟我的态度形成非常鲜明的对比,我也不认识他,就问旁边的人:“他是谁?”“他就是我们团契的负责人(因为那时候我们没有教会,我们就是一个团契),就是你们医学院的副教授。”

当时我听完以后,从脸红到脖子,人家已经是副教授了,还是在我的医学院里,他是病理系的,我是小儿科。你想人家病理系都是副教授了,我只是一个博士后,就这么耀武扬威的,就不可一世。你想他是干什么的?如果他是博士,博士有什么了不起的,我都是博士后了,我还会觉得自己很了不起,可人家是副教授,从博士后到副教授还差好几截。当时就觉得脸挂不住,觉得要有个地缝就钻进去了。关键就是这个态度差异太大,反差太大。我这么骄傲,人家这么谦卑,可实际人家的位置比我高。这个差异上一对比就觉得很羞愧。

从那个时候,每个礼拜我就跟太太一起去查经。当然有很多很多的问题,但是当态度开始谦卑下来以后,慢慢就开始理解《圣经》,慢慢去积累很多的问题。然后买了很多书来看,教会、团契的图书馆不够用,我就请一些书房把书目寄过来,那段时间我看了很多的书。我觉得是上帝的怜悯,让我把属灵的心打开,愿意有兴趣来了解灵性问题。所以,主耶稣说:“凡寻找的,就必寻见。”如果真心的去寻求,尽管有许多的疑难,但是问题会开这扇门。但是一个人怀着很骄傲的心,就是去挑刺的,就是去叫板的,那绝对一点门都没有。真心去寻求的时候,上帝就会去开门。就这样通过一段时间以后,我自己在家里跪下来,自己祷告、认罪、悔改、归向主。这期间的时间不到一年。当时花了很多的时间在那里研读、思考信仰的问题。

科学与信仰的关系

后来慢慢地信了主,更多地了解到信仰和科学不是一个层次上的东西。科学是研究自然规律、认识自然规律的,它是属于物质的层面,是所谓形而下的东西。但是信仰不是去认识自然规律,它要认识创造自然规律的这位上帝,它是属于灵界的层面,属于形而上的。实际两者不是在同一个水平上,应该说信仰是在比科学更高的层次上。因为科学只是认识物质、物质界的规律,但是信仰要认识创造物质界规律的这位神,但这两者之间也有联系,就是说上帝创造了自然规律,科学的任务就是去认识上帝创造的自然规律,所以很多科学家就可以从认识上帝创造的自然规律开始,慢慢发现这个规律那么奇妙,那么的精确,最后让他们思考到规律后边一定有一个造物主,所以,很多科学家是通过认识上帝创造的自然规律到进而去认识创造自然规律的上帝。《圣经》里头就有这样的一句话:“自从造天地以来,上帝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是借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

所以,过去这种科学主义的看法,就认为用科学检验一切,科学来证明一切,只有科学证明才能相信,实际上把科学抬得太高了;因为科学只是在物质世界认识真理的一个途径,物质世界也不是科学的每个层面都到的,像人的心里的问题,很多没办法量度的问题,宇宙的起源、生命的起源,实际不能重复的现象都不能拿到实验室去证明,没有单位来描述的事物,像人的爱、恨,这都没办法放到实验室研究的。所以在物质界,很多地方科学也不能够触及到,何况我们今天所面对的客观世界,除了物质世界以外,确实有一个灵性世界的存在,就像物质世界一样的真实。灵界有上帝,有灵界的受造物,有天使。一部分天使堕落就是现在的魔鬼,这都属于灵界的范围。科学本来在物质层面就不是每一个地方都可以触及到的,当然灵界的问题就更没办法,所以今天要想用科学来证明上帝,或者用科学来否定上帝,都做不到。

所以,现在这个关系我们明白了,科学只是在物质世界认识真理的一条路,它绝不是认识客观真理的唯一的一条路。认识上帝,要像《圣经》讲的用心灵和诚实,但是因为神赐下证据,所以通过研究上帝赐下的证据,通过研究大自然、大自然的规律、人体的精妙,才知道真是有一个造物主。但是,单单靠这个不够,因为自然界不会说话,你认为有造物主,他说没有。有这个造物主,造物主是什么啊?一位造物主吗?还是多位造物主?有位格的,可以和造物主通话吗?还是就是一个泛泛的理性的力量,是一个泛神论的观念,这些通过自然的规律就不能够完全清楚,还要必须经过上帝的特殊启示,就是我们读的《圣经》。所以今天我们整个对上帝信心的建立,就是建立在这两本书的基础上,一本是写在大自然,自然的规律,宇宙的精妙,知道造物主在;另一本书就是《圣经》,特殊的启示,知道这位上帝就是耶和华、独一的真神。

问题是很多的基督徒或非基督徒就认为《圣经》也是人所写的书,你们一直强调《圣经》是神的话,实际上是人写的,我怎么可能完全接受《圣经》是神所启示的?我写了一本书《圣经的权威》(2005年出版),就是回答这些问题的。明天我们继续谈谈如何证明《圣经》是神独特的启示?

主持人:凌云;分享:里程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