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抱每一天

2016年10月19日 拥抱每一天

成功的十个公式

 

收听     

智慧语录20161019——荣天、萍萍整理

凡成功的人,往往都要经历一段无助的岁月,犹如黎明前的黑暗,挨过去天就亮了。所谓千里马,不一定是跑的最快的,但一定是耐力最好的。亲爱的朋友,你希望你的人生是成功的人生吗?那我们该怎么做呢?今天凌云和你分享成功的十个公式。

一、成功=(热情
方法) X时间。

主动出击,方法引路,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时间。

二、成功=(时机
心态) X人脉。

机会一旦来临,就要用心把握,并借着人脉来成就事业。

三、成功=(意愿
能力) X行动。

有能力更要有意愿,但没有行动依然等于零。

四、成功=(自律
奉献) X毅力。

守规矩,不违反,不过分执着得失,选择了就坚持下去。

五、成功=(天资
机遇) X勤奋。

天资和机遇固然重要,没有勤奋仍是一事无成。

六、成功=(工作
休息) X少说空话。

踏实地工作,告别夸夸其谈,懂得张弛有度,劳逸结合。

七、成功=(目标
行动) X反思。

要有明确的构想,用任何可行的方法达成目标,但别忘了不断反思,修正调整。

八、成功=(知识
质疑) X谦逊。

对年轻人来说,知识比财富更优先,放低姿态,你还有很多东西要学习。

九、成功=(自立
自强) X感恩。

没有人能陪你走完一辈子,要学会独立,学会感恩人生路上的所有机遇。

十、成功=(谋略
行动) X上帝。

《圣经》说:“你所做的,要交托耶和华,你所谋的,就必成立。”(箴16:3)

主持人:凌云;文章来自网络,有增删修改

成长和收获都在于神

拥抱小语20161019——荣天、萍萍整理

亲爱的朋友,在很多的时候我们出去传福音都想立竿见影,都想马上看到结果,都以为:主啊,我为你出去做工,主你一定要让我们一切都顺势。然而神有他的计划,我们只有信靠顺服。《哥林多前书》3章6节这样说的:“我栽种了,亚波罗浇灌了,惟有神叫他生长。”惟有神才能让一切万物都在成长。今天雅薇给大家讲一个真实的故事。故事很感人,让我们知道,当我们流泪撒种的时候,成长和收获都在于神。

那是在1921年。一对叫大卫·弗拉德和斯蔚夫妇(David and Svea
Flood),带着他们两岁的儿子从瑞典来到非洲的心脏,当时还称作比属刚果的地方。他们遇见了同样来自北欧斯堪迪纳维亚地区(Scandinavian)的亚埃瑞克森夫妇(Ericksons)。他们四人一同寻求神的旨意。那是温柔、奉献和牺牲的年代,他们感到主要带领他们从一个宣教中心出去,将福音传至边远地区。这是在信心里迈出的巨大一步。

他们来到一个名叫恩道乐拉(N’dolera)的村庄,可是遭到了酋长的断然拒绝,不准许他们进入他的领地,害怕他们的到来使人们远离本地自己的神。两对夫妇选择在半里之外的山坡上盖起了一间小茅屋。

他们为属灵的突破而祈求,但是却一无所获。唯一与他们有接触的是一个小男孩,他获准一周两次卖鸡和鸡蛋给他们。身高只有四英尺八英寸的小个女子斯蔚·弗拉德(Svea
Flood)心想,既然她只能和这一个非洲人交谈,她就要把他领向基督。事实上,她真的成功了。但是除此之外,再没有什么令人鼓舞的事情了。

与此同时,疟疾却将这个小小团体里的成员一一击倒。到了一个时候,亚埃瑞克森一家相信他们受的苦已经够多了,他们要回到宣教中心去。大卫和斯蔚则决定孤单地继续留在恩道乐拉(N’dolera)附近。

雪上加霜的是,斯蔚发现她在这原始荒野里怀孕了。临盆时村里酋长的心软了下来,允许一个接生婆来帮助她。

一个小女孩出生了,他们为她命名为艾娜(Aina)。然而斯蔚因数度患疟疾而身体虚弱,这次生产更使她耗尽了最后一点精力,成了她致命的一击,她在婴儿出生后只熬过了17天。

大卫的心里起了骤变。他挖了一个粗糙的山洞,埋葬了他27岁的妻子,带着他的孩子们回到山下的宣教中心。他一面把新生的婴儿艾娜(Aina)交给亚埃瑞克森夫妇,一面吼叫着,“我现在就回瑞典去!我失去了妻子,我也明摆着照顾不了这个婴儿。神毁了我的生活!”

之后,他去了港口,不仅拒绝了神对他的呼招,也拒绝了神自己。

八个月之内,亚埃瑞克森夫妇二人都因染上不知名的疾病而相继离世,那个婴孩则转交到某个美国宣教士的家里,他们把她的瑞典名字改成了“阿吉雅”(Aggie)。

最后,当她三岁时,他们把她带到了美国。这一家美国人深深地喜爱这个小女孩,他们担心如果他们回非洲去的话,法律上的障碍可能迫使他们与她分离,所以他们决定不离开他们的国家,也将宣教的服侍转为牧教。

阿吉雅就是这样在南达科塔长大的。长成青年女子后,她就读于明尼阿波利斯的中北圣经学院,在那里结识了青年男子杜威·赫斯特(Dewey
Hurst),并与他结婚。

年复一年,赫斯特夫妇尽情享受着他们服侍的果实。阿吉雅先生了一个女儿,后来又生了一个儿子。当她的丈夫前往西雅图地区、就任一所圣经学院的校长时,她发现那一带有着极其浓厚的斯堪迪纳维亚传统。

一天,一份瑞典的宗教杂志出现在她的信箱里。她既不知道是谁寄来的,也不认得里面的任何一个字。在她不经意翻阅的时候,突然里面的一幅照片令她瞠目惊舌:原始的背景、一个十字架、十字架上刻着一个名字——斯蔚·弗拉德。

阿吉雅跳上吉普车,飞快地奔向学院里一位教员的家,她知道他能够翻译那篇文章。

“它讲什么?”她急切地问道。

教员概述着那个故事:很久以前,宣教士们来到恩道乐拉(N’dolera)……一个白人婴儿的出生……年轻母亲的去世……一个非洲小男孩被领向基督……以及所有的白人离开之后,男孩长大了,最后说服酋长允许他在村子里建起了一座学校。文章讲到他最后如何为基督赢得了他的所有学生,甚至连酋长也成了基督徒。今天,那个村子里共有六百名基督徒……完全因着大卫和斯蔚的牺牲。

赫斯特夫妇结婚二十五周年纪念的时候,学院送给是一趟前往瑞典的休假。阿吉雅在那里找到了已经风蜡残年的亲生父亲大卫·弗拉德。老人又结婚了,又多了四个儿女,而且常常将生命挥霍在酒精里。他刚刚经历了一次中风,更糟的是,他在家里立下一条规矩:“不许提神的名字,因为神夺走了我的一切。”

与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会面之后,阿吉雅提出要见见父亲的事,其他人都犹豫了:

“你可以和他谈谈,”他们回答说,“虽然他现在病得很厉害,可是你要知道,每次一听见神的名字,他就火冒三丈。”

阿吉雅没有知难而退,她走进肮脏的公寓,踏过满地的酒瓶,来到正躺在乱七八糟的床上的73岁的老人的身边:

“爸爸?”她试着呼唤着。

他转过脸,哭了起来。

“艾娜,”他说道,“我从来不想把你送掉。”

“没什么,爸爸。神照顾我。”

老人一下子倔强起来,他的眼泪也止住了:

“神把我们都忘记了,都是因为他,我们今天才活成这个样子。”

他的脸再次转向墙壁。、阿吉雅并不放弃,她抚摸着他的脸,继续说,

“我有一个小故事,一个真实的小故事,要说给你听。你没有白白去非洲,妈妈也没有白白死在那里。你们为神赢得的小男孩已经长大了,他为基督赢得了全村。今天,因着你们生命中对神有过的忠心,六百个非洲人在侍奉主……”

“爸爸,耶稣爱你,他从来没有恨过你。”

老人转过神来,望着女儿的眼睛。他的身体开始放松下来,他开始讲话。就在那个下午,他又回到他弃绝了好几十年的神那里。后来的几天,父女一起享受着温馨的美好时光。

阿吉雅和丈夫很快就不得不回美国了。几个星期之后,大卫·弗拉德也回到永久的家。

几年后,赫斯特夫妇到伦敦出席一个大型的福音派聚会。会上一位来自扎伊尔(前比属刚果)教会的代表,代表全国11万受洗的信徒讲话,介绍福音是怎样传遍整个国家的。

过后,阿吉雅迫不及待地问他是否听说过大卫和斯蔚·弗拉德。

“是的,女士,”那人用法语回答,然后被翻译成英语。

“我是斯蔚·弗拉德带领信主的。我是在你出生之前,为你父母送食物的男孩。直到今天,你母亲的墓和对她的记忆仍是我们的骄傲。”

他流着泪久久地拥抱她,然后继续说,

“你一定要去非洲看看,因为你妈妈是我们历史中最著名的人。”

阿吉雅·赫斯特和丈夫果然成行,他们受到村民们的热情欢迎,她甚至见到许多年前她爸爸找来用挂蓝将她背下山的老人。最引人注目的时刻是在牧师的引导下,她来到亲生母亲的十字架前,跪在土地上祈求与感恩。

那天,牧师后来在教会里读《约翰福音》12章24节:

“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

主持人:雅薇,文章来自网络

诗歌:《作一粒种子奉献自己》

尊贵地老去

拥抱每一天20161019——Isaac整理

我一直记得一位老人的眼神。他每天直愣愣地坐在我住的大楼的大堂里,透过紧锁的铁门看外面的风景和来来往往的人。有一天傍晚,我去父母家吃晚饭,看到他正颤巍巍地站起身,他的裤子后面湿了一大片……

在看电影《爱》(Amour)的时候,我忍不住频频想起这位老人。这部电影,以及这位老人,都毫不留情地直指我内心最深的恐惧——可以贫穷,可以孤独,可以死亡,但是不可以没有尊严。

然而每一个自重的生命到头来又能为自己保存什么呢?安妮出场的时候,是一位多么有气质的老太太,她喜爱音乐,喜爱阅读,受人尊敬,具有幽默感;可是到后来,她竟然无法站立,无法进食,无法弹奏喜欢的钢琴,无法自己上厕所,末了,她像个婴孩一样被扒光了衣服由别人清洗身体……更令人悲哀的是,当丈夫乔治试图安慰她、鼓励她活下去时候,他说,这样的事情也可能发生在我身上……

这样的事情也可能发生在我们每个人身上。

没有人能够永远活在二十岁的年少轻狂和三十岁的志得意满里。生命的设计,像是一个残忍的玩笑。软弱地来,软弱地走,偏偏中间又让人经历不知天高地厚、以为无所不能的高潮,然后不论是情感、意志还是体力,都每况愈下。身体的衰微最叫人无可奈何,特别是那些追求尊贵的灵魂,性格在日趋成熟、境界在日益开阔,却抵不住疾病和衰老的侵袭。

电影取名“爱”,整个故事虽然叫人伤感,却洋溢着老夫老妻之间相濡以沫的暖意。比起新闻里那些司空见惯的、受到狠心保姆虐待的空巢孤老,安妮似乎要幸运一些,她的最坏遭遇就是遇到了一个强为她梳头逼她照镜子的护士;安妮的苦,在于她的敏感和自重,在于她虽然预见了自己的命运,却难以逃脱。

人到底是脆弱的动物,而且,越是敏感自尊,越是能感知自己的脆弱。所以做丈夫的,面对毫无感知力的护士只能如此回应:我希望当你老了之后,也有人像你对病人那样对你。

生活多么需要感知力。感知力让我们能够设身处地去体贴和怜恤他人,并在他人的处境里观照出我们同样是软弱需要被怜恤的人。

在我与那位失禁的老人尴尬相望的几周后,我鼓起勇气在教会里分享了自己最深的恐惧:上帝会不会让我尊贵地老去?于是,我的牧师指给我看当年曾经深深安慰过他的经文,“他若求告我,我就应允他。他在急难中,我要与他同在。我要搭救他,使他尊贵。”(诗篇91章15节)

朗读:天路客红花,文章来自网络;天路客微信号码:GoodStoryGoodVoice

诗歌:《谁能使我与神的爱隔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