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抱每一天

2016年10月20日 拥抱每一天

心简单,人就简单

 

收听     

智慧语录20161020——荣天、萍萍整理

做一个简单的人,拥有自己的原则,走好自己的道路。

曾经有人问我:“谁是真正对你好的人?”我说:“交给时间。时间久了,遇事多了,才能知道谁是真心对你好的人”

朋友不分男女,很开心就好;朋友不分高矮,聊得来就好;朋友不分距离,在心里就好;朋友不分美丑,会喜欢就好;朋友不分贫富,会关心就好。

人与人之间,没有谁离不开谁,只有谁不珍惜谁。一个转身,两个世界。

一生中能有一个爱你,疼你,牵挂你,真正懂你的人,这就是幸福。

不是所有的人都可以掏心掏肺,路过的都是景,擦肩的都是客。不管是朋友还是亲人,只要是在乎我的人,我都会加倍珍惜。

《圣经》说:“朋友乃时常亲爱,弟兄为患难而生。”(箴17:17)

主持人:凌云牧师,文章来自网络,有增删修改

诗歌:《弥赛亚》

一场熄灭“香、烟”的战争

拥抱每一天20161020——匆匆整理

2013年初,寒冬时节,我的母亲因肾衰竭去世了。在妈妈快要咽气的时候,我赶紧打电话通知当地一位年长的基督徒带领几位主内肢体去医院探望。老弟兄跟我爸爸解释说,因为妈妈生前已经受洗成为基督徒,希望我母亲回天家后,按照基督徒的方式为她举办追思礼拜。爸爸当时对我“痴迷”耶稣很有意见,担心我的未来。听弟兄这一劝,更来气了,恨恨地说:“不可以!怎么办不用你们插手,我是一家之主,我自己决定!”我心理知道这不是我亲爱的父亲说的,是那隐藏在背后的黑暗势力要与我所信靠的天父上帝进行对抗。我不能跟父亲争辩,父亲上面有主耶稣管着,这事我尽力了,于是“出于主的我就沉默不语”。

当天晚上过了午夜妈妈过世。葬礼依旧按照中国东北传统的习俗举办,披麻戴孝,逝者的儿女们还要昼夜守灵三天,每天在灵柩前烧香烧纸,还要摆各种祭物,前来吊唁的亲属也是络绎不绝。守灵者还要下跪,每当有新的宾客来吊丧,即使不想哭还要陪哭。患病的亲人受苦、去世了,活着的亲人还要继续辛苦。我是袁家的长女,按照传统这些活动我是需要带头的,但亲人们还算尊重我的信仰,任凭我在一旁观望。我自己也感觉良心无愧,因为母亲活着的时候我已经尽力照顾她了。所以,我心地坦荡,绝不加入他们烧香、烧纸、报庙等活动,我的原则是“不从,不站,不坐……”,这是《圣经·诗篇》第1篇第1节的原则,他们也拿我没办法。我只是随着人群在旁边默默祷告,求主赦免我的亲人们,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不晓得!求主开他们的心窍,早日认识我所信靠的信实的爱我们的恩主耶稣。

妈妈的后事刚料理结束,我的二姑妈肺癌也进入晚期,医生说她的时间也不多了。我向天父祷告:“天父啊,求您带领我,立志将在妈妈葬礼上亏缺了您的荣耀,从我的姑妈身上夺回来,因为创造宇宙万物,你现在正在管理宇宙万物的父啊,你当得一切的荣耀!”

二姑妈家和父亲家同住大连北部的一个小城市——马坊店。于是每个周四上午,我一定参加教会的祷告会。下午我即乘车花近2个小时赶回去看望姑妈,她的身体越来越消瘦,需要靠打氧气来呼吸。我陪她一起祷告,为她唱赞美上帝的诗歌。姑妈告诉我,她在“文化大革命”时期还是比较活跃的红卫兵,那个时代的人被强迫学习唱歌跳舞赞美领袖,所以她精通歌谱,我唱不准的调她还纠正我。她最喜欢的歌曲就是:“生命的河,喜乐的河,缓缓流进我的心窝,生命的河,喜乐的河,缓缓流进我的心窝,………”

姑妈的病情愈来愈加重,不得不住院了。她头上的乌云她说越来越重了,心里的忧伤还是没有洒落。我依旧每周一次去医院照顾她,每当她的身体出现疼痛,我就按手为她祷告,有时神的医治和安慰会马上就临到她。二姑妈在两年前生病时信主,对真理认识得还不是很清楚,她误以为耶稣仅仅是医治疾病的神。其实大家多次告诉她,耶稣来到人世最根本的目的是:赎人的罪和救人的命。但不仅仅是肉体的生命,乃是让信他的人悔改得到永生的生命——就是像耶稣那样柔和、谦卑、舍己的生命!

姑妈自己的求生欲望很强,我们家族有任何大事小情,搞不定的大都需要找二姑妈夫妇参与解决。二姑妈希望活着,她的亲人们需要她,但爱我们的天父上帝却给她安排了高于人的意念,更好的“道路”。

一天,我突然收到二表妹的电话。两年前当姑妈在大连医院住院时,我给姑妈和她的姐姐还有二表妹传福音,她们一起都信了主。当护士的二表妹说:“大姐,跟天父祷告,给妈妈接走吧,不要让她在世上遭罪了!”这通话倒突然提醒我了,若姑妈去世,她还没有留遗嘱就是后事该怎么办理。我的妈妈临去世前就因为忽略了这个环节,导致为妈妈举办的葬礼失去了为主作见证的机会。基督徒或活或死,总要让基督照常显大!但我还是不忍心直接向她提出她要去世的事情,姑妈还想着自己会得医治呢。我赶紧祷告,求主给我智慧和勇气,让二姑妈自己留遗嘱按基督徒方式办理后事。不然,将很难说服当时还没信主的姑夫。

又到了周四,下午我乘火车赶到医院,恰好只有二姑父和姑妈在那里,我意识到是主给我创造机会了。我暗暗在心里祷告,求主给我刚强壮胆,求圣灵给我智慧,就斗胆开口问姑妈:“老姑啊,基督徒离开这个世界到天堂,去享受永远的福乐。若您走了,我们按照基督徒的传统给您送行好吗?”二姑妈突然沉下脸来,说:“我与你姑父过了一辈子,他是当家的,当然得听他的!”我心里想,这下可遭了,姑妈心里可能还生主耶稣的气,耶稣不是全能的神吗?怎么没医治她的病?还要让她走?二姑父站在病床旁也不言语。

当天晚上亲人都回家休息了,病房里只留下我一个人陪姑妈,她后背突然疼痛,我就如往常一样为她按摩、祷告,但症状却丝毫没有减轻,我不得不请护士帮忙,止痛针是扎不进去了,她太瘦了只剩下皮包骨头,吃止痛药,但疼痛还是没有减轻,姑妈不停地呻吟,我只能为她继续祷告、按摩,按摩,祷告……但是还是不减轻,折腾了一晚上,我们俩都彻夜未眠。第二天一大早,我的表妹即她的大女儿赶到医院替换我,当她见到妈妈那么痛苦,她突然问:“妈妈,以前没这样啊?您是否有什么得罪耶稣的事呢?”这真是圣灵在做工,我还没来得及告诉她昨天的事呢。我拉她到一旁告诉她昨天发生的关于后事安排的事情,她回病床旁劝妈妈,“妈呀,这些日子,主耶稣保守您的身体少遭了多少罪?别人像你这样已经是非常难受了,都是耶稣在保守你,要感恩!若得罪神,耶稣就不管你,药物也没用了,赶紧祷告向主耶稣悔改吧!”姑妈像孩子一样,出声祷告求主赦免,同意后事按基督徒方式进行。这时姑父刚好也来到了我们中间,姑父看到姑妈那么痛苦,只好妥协说:“可以按基督徒的方式准备后事,但要办得隆重,我要雇喇叭。”我知道姑父好面子,马上接过话说:“姑父,基督徒举办的追思礼拜有‘唱诗班’,有乐器伴奏,场面更隆重,您放心吧。”

当这件事敲定下来后,我心里知道,得赶紧预备姑妈的后事。刚好认识一位弟兄,我四年前曾在我父亲家带领过一段时间查经学习,刚好认识一位弟兄在当地组建了一个管弦乐队,诗班大约有30多人,正好可以请他们参加;我的大表妹在当地开了一家很大的婚纱影楼,在装潢会场和搞各种大型活动方面很有经验;因姑妈和其他信主的亲人们在当地暂时还没有委身的家庭教会,我又马上通知我的牧师与表妹接洽,牧师快速乘车赶到马坊店见我表妹,商量好具体的后事准备细节……当一切办妥后,我意识到主接姑妈的时候也快到了。

姑妈要咽气的当天中午,我和牧师等4人提前赶到医院病房为姑妈和在场的亲人们祷告。二姑妈穿戴整齐,咽气后入殓,大家随车到当地殡仪馆停放灵柩的大厅,我的大表妹早已安排好她店里的员工装饰灵堂,用白色透明沙布、白花、菊花、玫瑰花等装饰,灵堂相当肃穆、典雅。当灵柩停放妥当,我随身携带的小圣经播放机临时成了有力的“兵器”派上用场,用最大的音量播放赞美上帝的诗歌以便先入为主。我同时又打电话邀请多名当地基督徒一起来殡仪馆祷告,牧师干脆把他自己带来的一本大《圣经》摆在灵柩前面,警惕不给那恶者留余地摆祭物。

果不然,当地殡仪馆工作人员很快送来供人在灵柩前下跪的垫子和烧纸用的陶盆,我轻声地劝阻他,我们是基督徒,不需要烧香烧纸,也不下跪,他将东西放在地上离身就走,我干脆赶紧把这些物件塞到灵堂后面的角落里,有亲人们开车跟随灵柩而来,陆续进入灵堂哭泣、哀号。我们几个基督徒和牧师站在灵堂靠墙边,不出声,就是默默祷告!我能够感受到那里的属灵空气非常紧张,有好多隐藏在背后的眼睛盯着我们,好像我若一开口,就会成为导火索,现场就要爆炸的感觉!亲人们哭了一阵,也没有什么可做的,大家渐渐安静下来,不像我妈妈去世时灵堂里烧香烧纸、烟雾缭绕,在现场的人们出来进去,一片忙乱!一点都不得安息。但今天这里是主耶稣在掌管,氛围也不一样。过了些时候,天色渐暗,趁着众人稍安静下来,牧师让我给大家发赞美诗歌单。感谢主,这些资料我们提前都预备妥当,给在场所有的人都发。大家跟着我们一起唱,《奇异恩典》、《与主更加亲近》等诗歌。这时候现场基督徒人数越多,力量就越大,空气里充满了可见的亮光和平安,主的安慰随着大大降下来!

第二天下午,由牧师主持,大连教会和各地而来的大约60名左右基督徒排列整齐,临时组成一个唱诗班,为我的二姑妈在当地殡仪馆举行了我们家族有史以来第一个基督徒追思礼拜。当时将近400位左右的亲人朋友参加,有政府官员、商人、党员、教师等等。许多人是不认识耶稣的,大家每人手里拿着一枝白玫瑰花,听牧师大声宣讲生命之道:“有一天,在场的每个人都要像袁德萍姊妹那样躺在这里,但她因悔改信耶稣,只是息了地上的劳苦,去了更美丽的家乡,你们要悔改!……”唱诗班歌声洪亮,直达天庭父神的宝座,相信有天使天兵与我们一起歌唱!大声告诉人们:“我美丽的家,就在天上,心里啊有了盼望,那里有位真神叫耶和华,等待儿女回身旁,我愿背十字架,心不改变,天堂上有我的地方……”大表妹宫姊妹不愧是领导几十号员工的老板,发表了情真意切的缅怀妈妈的感言……在场人士看到姑妈的葬礼是如此地庄重、肃穆、却不失盼望还满有荣耀,都很受震撼!事后有位当教师的亲属对我说:“就因为人死后能这样庄严,也得信耶稣,活人也不用遭罪啊!”我的朋友还听我爸爸说:“我孩子妈妈去世时也应该用这种方式啊!”这事我还没敢跟爸爸考证。

靠着主耶稣,各方基督徒在主里联合在我二姑妈的追思礼拜上打胜了一场熄灭“香、烟”的战争!让天父上帝大得荣耀!

分享:袁小芫

诗歌:《天上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