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抱每一天

2016年10月24日 拥抱每一天

我们都要好好地活

 

收听     

智慧语录20161024——天天整理

亲爱的朋友,凌云经常会有一些朋友用微信和凌云分享他们的心情,分享他们的心事,当凌云看到这些自己所关心所想念的朋友正陷在各种困境、逆境中的时候,心情也会十分沉重,所以我经常屈膝跪在神的面前,为他们迫切地祷告,恳求上帝赐给他们智慧、信心、勇气、力量来面对人生种种的挑战,并且请求上帝在他们真的无计可施、走投无路的时候,拯救他们,帮助他们,为他们敞开一条出路。亲爱的朋友,此刻你的心情又何,你的生活是否也遭受了很多挫折、很多的难处,使你陷在困境当中,今天凌云要和你分享我们都要好好地活。

人生,有风有雨有波折,不管怎样,我们都要好好地活。生活,有酸有甜有苦乐,不管如何,我们都要好好地过。

也许身心疲惫,但挺着挺着就承受了;也许手足无措,但忍着忍着就面对了;也许哭笑不得,但走着走着就过去了。

没人挡风遮雨,自己就撑起一片天;别总自顾自怜,因为谁活着都挺难。

别把自己看成废物,你若肯奋斗,十年后你就是人物;别总抱怨自己一无所有,你若能知足,时时刻刻都是幸福。

其实每个人都有不容易,都有道不尽的苦水,说不出的委屈。

我们都要好好地活,不压抑,不憋屈,自己的心情自己去调理。我们都要好好地过,不攀比,不泄气,自己的事情自己去处理。我们都要好好的,为了亲人,为了自己,养好身体,爱惜生命。我们都要好好的,路还那么长,坚强如你,不言放弃;事还那么多,信靠上帝,天助自助,活出自信,绽放光芒!

我很喜欢《圣经》中上帝对我们说的一段话,凌云今天将这段话送给我所亲爱的朋友。

上帝说:因我自己知道,我为你们所定的计划,是使你们得平安,而不是遭受灾祸的计划;要赐给你们美好的前程和盼望。

上帝对我们说:你们要呼求我,祷告我,我就应允你们。你们寻求我,若专心寻求我,就必寻见。

主持人:凌云;文章来自网络,有增删修改

你的隐忍坚持,让你与众不同

拥抱小语20161024——天天整理

小的时候,长辈们总喜欢说一句话,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那时候可不以为然了。但是现在明白了,那些在舞台上金光闪闪的人背后不晓得有多少我们没吃过的苦,没看见过的默默努力。

前段时间,去录节目,被化妆师小姐认认真真仔仔细细地化了个大浓妆。

前后一个多小时,我们俩就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

化妆师三十左右,穿着质朴,做事干练,透着清爽自在的气息。她说自己做这件事十多年,就在电视台做化妆。

我感慨说,我表妹也曾去培训班学过化妆,学完之后去工作室实习了一段时间,觉得很难干出来,转行做别的了。

化妆师点点头说:对,一般最开始那几年是最难熬的。

而实际上,大部分人,都跟我表妹一样,熬不过去。

一开始很有兴趣,“万事开头难”这一关凭着兴趣和冲动就跨过去了,而接下来才是最难的——以后的路是未知的,九曲十八弯,不知道会遇到什么样的困难和麻烦,亦或者很长时间都找不到成就感。

如果不能咬牙坚持熬过去,基本就是虎头蛇尾,半途而废。

因为采访的缘故,跟一些化妆师、造型师有过接触,一知半解地了解,这是一门手艺活,除了流程化培训,更重要的是言传身教。

大部分人在学校、培训机构上完课之后,很难立刻就独立从业,而是还要从从学徒、助理踏入这一行,跟着师傅四处闯荡,看师傅眉毛怎么处理,腮红怎么打,一边帮忙打下手,一边眼疾手快地学艺。

而让许多人难以忍受的是,感觉这个过程太漫长了。总是轮不到自己上手,总是只能在外围打转转,觉得自己身怀绝技却没有用武之地,出头露面的是已经做出来的师傅们,而自己永远是影子里的人。

所以,不多久,就都离开了——那么累,还赚不到钱,我干嘛这么傻?!

他们却鲜少想过,自己眼里如今成立工作室有名声有钱赚的师傅,当年也是咬着牙起步,一点点熬出来的呀。

有时候,想做一件事,真的得靠熬。

几乎所有最后成功的事,都要天时地利人和碰在一起。在这之前,你背负着沉重的负担、焦虑、压力、痛苦,缓慢地走,总觉得看不到成功的终点。

就像是爬山,开始时不累,快到山顶时也不累,最累的是在半山腰的时候。

这时,腰酸腿疼气喘吁吁无法呼吸大汗淋漓痛苦到了极点,一边希望能够快点到达山顶,一边又后悔自己为什么要自虐来爬山,怎么办?!

继续爬吧,爬上去也不一定就是壮美如画的风景,可能山顶上空空如也,只有一两块灰突突的大石头而已;掉头回去吧,又心有不甘,我都爬了这么久了……所以,此时是最难熬的。

如果不想轻易认输,那就只能是,熬。

咬紧牙关,就这么往前走吧,走着走着,好像就没有那么累了。

坚持已经成了一种习惯,向前也变成了一种机械动作。等到了山顶,不管是壮美如画,还是空空如也,心里都会充满着无比的满足感:我来过这里,我知道是怎么回事!

没有憾意。不会后悔。

即便事情没有达到预期,也不过是一次小小的失败,你不是失败者,没有人会嘲笑一个全力付出努力坚持的人,不以成败论英雄指的就是这种情况,而不是那些永远在失败永远在垮台永远在半途而废的真正的失败者。

半路下山的人也可能会嘲笑你:傻瓜了吧,咬牙爬上去有什么用,山上什么都没有,还把自己累得像条狗!

他永远都不会懂你站在山顶时迎风而立的心情。

巧的是,还有一个学化妆的姑娘,曾出现在我的生活中。

姑娘跟我年龄相仿,认识的时候已经工作好几年了,我在做杂志,她在公司上班,不过她做得很不开心,想辞职。

后来有一段时间我们没有联系,再听到她的消息,说是去北京了,去了戏剧学院学化妆。

我的心情可以用震惊来形容。那个时候,我们已经快三十岁了,她单身,辞职,从头重来,这是怎样一种勇气啊!

又过了两年,听说她学完回来,在一家工作室实习;再后来,刷新她的消息是,去了电视台做化妆师。

这样的姑娘,又怎么会不幸福呢?

敢为自己做主,也能咬紧牙关熬过最艰难的时刻,有这份勇气和韧劲,做什么事会不成呢?

即便不是功成名就衣锦还乡,她的内心也一定是非常痛快和幸福的,她为了自己做出了最大的努力呢。

多好啊。我在心里感慨。

每个人的人生都会遇到瓶颈。

学业,工作,婚姻,几乎都不可能一帆风顺。

能否突破瓶颈,才是你与其他人的不同之处,是你不泯然众人矣的最佳武器。

如果画得不好时,就罢手不画了,这个世界上会少很多伟大的画家。

如果写得不够好,就从此不写了,这个世上留下来的著作名篇大概也会寥寥无几,除了极少数天才,几乎所有写作者都经历过创作瓶颈……

没有人会给你一把万能钥匙,告诉你当遭遇瓶颈无法突破时该怎么办。因为千人千面,每个人的人生都是不同的。

如果有的话,那就只能是两个字:坚持。

若坚信你是对的,坚信做的事是你想做并且能做好的,坚信你有天赋有能力突破目前的这黑漆漆看不到成就感的现状……

那么,去坚持吧,用它,为自己加冕。

主持人:雅薇;作者:小木头,文章来自网络

失而复得的爸爸

拥抱每一天20161024——天天整理

我读高一时爸爸的情绪开始异常,与妈妈的吵架升级到肢体冲突和摔东西,他坚定地怀疑我妈妈有外遇,不停跟踪她,没有查到什么却依旧认定这是“事实”。“外遇风波”成了妈妈最终决定和爸爸离婚的导火索。妈妈为了保护自己和我,匆匆搬离了我生活了十几年的家。

十年前,父母办离婚手续前,我的两位姑姑特意跑到家里来劝和。她俩劝过爸爸妈妈之后,还与我单独聊天:“小云哪,你也不想父母离婚吧?父母要分开,你愿意吗?”没想到,我却一板一眼地回答:“无所谓,我已经长大了,我尊重他们的决定。”

十年过后的今天,再回想起我说过的话,真是深深地为自己当年的无知和自以为是的成熟感到心痛,因为那时候的我根本不知道什么叫离婚,也不曾经验对亲人的“亏欠”之情,更不明白那年跪在地上求我们不要离开的,身患抑郁症的爸爸,当他终有一晚回到空无一人的家中,心中该是多么悲凉。

崩溃的爸爸

爸爸一直都不是个温情的男人,甚至是不善言辞、也不愿意表达爱的。即便对我这个娇弱的小女儿,记忆中他也没有那么亲昵地宠爱过。高中之前,我们一家三口都住在一块儿。他和妈妈一起忙于工作,担负家庭重担。你很难将“不负责任不顾家”这样的帽子扣在他头上,然而在我生命中“缺席的父爱”却是不争的事实,相比照顾和陪伴女儿,他会更喜欢和朋友们搓麻将。

我要承认,从小到大我总觉得自己对爸爸、或爸爸对我,都并没有太多深厚的感情,直到现在我还是很难回忆起他如何爱我的片段。甚至到了有一天妈妈不堪忍受爸爸的抑郁症,偷偷收拾行李带着我彻底离开家、离开他的时候,我都没有任何任何的痛心过。

那年我读高一,爸爸的情绪开始异常,与妈妈的吵架升级到一些肢体冲突或扔东西的爆发状态,而且他坚定地怀疑我妈妈有外遇,不停去跟踪、查她,没有查到什么却依旧认定这是“事实”。

我和妈妈都被他的激烈行为吓怕了,而且也意识到他的情绪出了问题。自小爸爸妈妈关系就不好,“外遇风波”成了妈妈最终决定和爸爸离婚的导火索。爸爸拼命地挽留妈妈,但他在情绪崩溃时的言行却造成妈妈更大的伤害。

这种令人害怕的状态持续几个月后,妈妈为了保护自己和她唯一的女儿,便选择一个爸爸上班的白天,急匆匆地收拾好行李,搬离了我生活了十几年的家。临走时我还自以为成熟地留了封信给爸爸,内容大概就是“我们走啦,你要好好地,你还是我爸爸”之类。

直到几个月后他们正式签订离婚协议之后,我才从爸爸口中得知他那晚回家之后的悲惨境况:感觉自己完全地被抛弃、背叛了,痛恨自己的无能,不仅失去了家也失去了一切的所爱,只得瘫坐在地上放声大哭……

这样撕心裂肺的痛楚也直接导致了爸爸对妈妈的怨恨,以至于妈妈在我读大一时再婚的事情,我一直瞒了他两年才敢透露。即便是这样小心翼翼,当他得知我们另有家庭了,我另有一位“爸爸”时,他还是崩溃了……

继父的爱

这次与爸爸失联是我生命中很大的转折点,因为就在那时,我听闻了福音。有一个姊妹告诉我,基督信仰是处理我们心灵苦难的根本方法。我将信将疑,我过去看过许多心理学的书,致力于不少助人自助的活动和学习,都没办法从这苦楚中走出来,难道你们口中的主耶稣可以吗?或许当时我也没其他的方法了,也就怀着这将信将疑的心,开始看一些基督教的书籍,参与基督徒的聚会,然后我开始向神祷告,到最后越来越多的祷告。我并没有求神令我爸爸理睬我,只是祷告说:如果你真的存在,你向我显明你的真实。如果你是真的,你帮我!

离开爸爸之后的日子,坦白讲,我并没有吃什么苦头。妈妈再婚了,继父经济条件不错。他照顾我们母女、供我读高中读大学,而且视我为己出。更可贵的是,继父情感丰富、性格温柔,他也乐于跟我表达爱。

尤其当我大学毕业工作之后,与继父同在一所城市朝夕相处,彼此也越来越信任和融洽。

他很忙且厨艺不怎么样,但还是会在有空的时候专门为我做一顿晚饭,并且细心留出合适的分量给我这个第二天要上班的女儿作午餐饭盒;再比如他和妈妈一样反对我的信仰,更反对我在基督教机构做事,他为我找关系介绍工作,期待我能有份体面、收入高的职业。这当然是我信仰上的阻碍,但从另一个层面也让我看到他真的把我当自己女儿一样去教育了。

对我来说,这一切都是十分温暖、真实的陪伴,是令我感动又感激的父爱。我幼年时不曾体会到的“爸爸”,成长过程中一度认为自己不需要的“爸爸”,再到长大成人后要面对的那个对我满腔怨气、咫尺天涯的“爸爸”,这所有残破的形象竟然在继父身上得到深刻地补偿与满足。我曾无数次地在上帝面前,为着这份珍贵的父爱而感谢他。

拒绝与被拒绝之间

然而这样看似平静的生活,却在去年八月被一次突如其来的大病给打破了。继父原本就有糖尿病,因为种种原因引发了肾衰竭的并发症。入院不久就告病危,虽经过治疗缓和了一些症状,可是医生对我们说的一番话却犹如晴天霹雳。医生对我说:“照现在这样的状况,即便之后每周按时来做三次肾透析,他的生命也最多还有五年。”

这跟被判了死缓的犯人有什么区别?!上帝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既然赐给我这宝贵的足以弥补缺失的一份父爱,为什么现在又要夺走了?!在得知继父病情之后,我痛哭了一场,从来没有像这样无力过。如果你从来不曾体会到什么是被爱的滋味,那么失去也许没太大的震动;最难受是已经深深体会到这父爱的安慰,却时时刻刻都有消失的危险。

有件事是继父希望我为他办的,他希望能够见到他的亲生女儿。因为继父和妈妈结婚之前,也曾有过一段失败的婚姻,并且留有一个女儿跟着前妻,这情况跟我极其相似。

继父与他亲生女儿的关系很不好。当年,他与前妻离异后,女儿开始慢慢疏离爸爸。继父无数次主动关心她,送生活费赠礼物,却遭到她无情的拒绝!

许多年以来,继父想到这个他深爱的女儿,看着她的相片,总是黯然落泪。继父患病后,思念女儿之情更深,甚是希望能见上一面。后来,继父联系上女儿,告知病情,她和她的妈妈一同来医院探望。

那天,我并不在场,但我很为继父感动,也很为我这位“妹妹”高兴。纵然疾病本身是痛苦的,但父女重逢何尝不是修复破碎关系的第一步呢?这件事以后,在我脑海中电闪雷鸣般地想到我那位拒绝女儿的亲生爸爸。多么相似又决然相反的情况。

陪爸爸回家

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无论如何,都要跟亲生爸爸联络上!所幸是这次爸爸没有拒绝我,当他从大姑那儿得知我在找他时便主动跟我联络了。这次联络,距离上次我找他已有两年时间。电话中,我和他都有些激动。

我是因为经历了这次的事件,心中感慨万千,既开心又担心,我不想再失去爸爸……我说我很想念他,很想很想见他,他也终于认了我,他说无论如何,我是他心头的肉……这些感动的话语是他第一次向我表达,我也哭着回应说,爸爸,我爱你,这些年我都一直想念你。

与爸爸这次对话以后,我约他见面了。他苍老了不少,腿脚因中风行路也是不方便。一见到时,他两眼泛光落泪。三个多小时见面时间,我稀稀落落地把自己所有想说的话都说尽了。

我和他说,我想念他,没能够陪伴,我很亏欠。谢谢你这么多年的养育,无论如何,你永远是我的爸爸。

上帝听了我当年的祷告。他首先在我的家族拣选了我,医治我破碎的心。如我大三信主时的祷告,他知道我需要帮助,也必帮我面对支离破碎的家庭关系。我曾向他求的,他不仅清楚记录,也按照最好的时间逐一成全。

再一次倾听父母的恩怨,我的心已经不再泛起巨大的涟漪,只是心疼爸爸在黑暗幽谷中,是多么需要上帝的怜悯和医治。我求上帝让爸爸经历他的饶恕,以致他能够饶恕妈妈。

之后,我们便约了下次见面的时间。这一次是很大的突破,因为我决定回到爸爸的老家。在家乡只是短暂停留,我祈盼能够表达我的诚意。这次寻根之旅,我陪爸爸去到奶奶的坟头,到祖屋送爷爷礼物,与大家族的亲人们吃团圆饭,还有,与爸爸和爷爷拍了一张合照。我的家人们欢迎我,他们说:我长大了,懂事了。虽然父母分开,竟能够独自回来认亲,真的是懂事了!

在老家的最后一天,爸爸开车带我到了一栋房子前面。他停下来说,这就是他住的地方。然后,他好像很艰难地告诉我,他再婚了。这一点我并不难接受,那位阿姨我多年前也见过,只是他们结婚的事情没告诉我而已。

我有三个爸爸

上了楼,见了阿姨,她看起来是个乐观健康的人。爸爸走开了,我们俩便坐下来聊家常。这时,她拿出手机翻出一张孩子的照片,对我说:“小云,你知道你还有个妹妹吗?”妹妹?爸爸从来没有说过……

我听阿姨讲述孩子的事情,看着她的照片,眼泪就涌出来了,不停地流。阿姨说,不哭。我摇头回答,我很感动,我想我会很爱她。她是我妹妹。

我想到在爸爸不愿联络我,在他忍受抑郁症折磨的这几年,原来他没有我想象中的那样孤单凄惨,原来他还是有一个家庭可以得温暖,想到这些我心里是感到安慰的。这时,爸爸也进来了。我哭着告诉他我知道妹妹的事了,我为你们高兴。

临走的时候,姑姑们送我对我说,小云,其实爸爸很爱你,只是他不懂怎么表达,记着多点打电话给爸爸呀!就在那瞬间我突然想起十年前他们离婚时,我对她们说的那番冷冰冰的话,这是他们的选择,我尊重……

我感觉这是多么无知,多么没心没肺的一句话。我开始体会到爸爸当时是多么地痛苦和受伤。他不想放弃我,但却最终被我们抛弃。他面对母女的离开,瘫坐痛苦的场景是多么悲惨!

我也明白为何他多年不愿理睬我的原因,是因为他是爱我的,他是多么舍不得我,只是他不懂怎么表达而已。

坐在回去的车上,再一次眼泪爆发,想起过去的种种,有后悔有无奈有委屈有无助……更多是对亲生爸爸的亏欠。而哭完那一刻,我心中又十分牵挂我的继父,很想立刻见到他,立刻抱抱他,看看他这两天身体还稳定吗?肾透析做得好吗?

我心中的害怕又冒出来了,如今的我没有强行压制下去,而是慢慢地让这些情绪出来。是,幼时的恐惧和疼痛仍然存在的,而且会继续影响我未来的人生。庆幸的是,我不再是一个人了。我有三个爸爸,第一位是生养我的爸爸,第二位是现在陪着我的爸爸,还有一位,就是深深眷顾我们所有人的,天父爸爸。

不管前路如何,不管过去有多恨,不管这复杂的心绪我之后如何梳理,我感恩,此刻的我只想继续去爱。

主持人:武颖;小云的故事;文章出自《境界》电子杂志;微信号newjingj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