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抱每一天

2016年10月31日 拥抱每一天

过客一生不留白

 

收听     

智慧语录20161031——天天整理

日落西山人未老,抓紧时间到处跑。可别等到腿不好,让人扶着走不了。外面世界真美好,健康快乐少烦恼。夕阳不会无限好,快乐一秒是一秒。

生活没有十全十美,简单就好;青春没有十全十美,珍惜就好;朋友没有十全十美,真诚就好;爱人没有十全十美,相爱就好;亲人没有十全十美,和睦就好;快乐没有十全十美,幸福就好;幸福没有十全十美,知足就好;人生没有十全十美,喜乐就好;

人之相惜惜于品,人之相敬敬于德,人之相交交于情,人之相拥拥于礼,人之相信信于诚,人之相伴伴于爱。

小时盼过年,如今怕过年,一年又一年,不觉到晚年。想想这些年,眨眼六十年。天真在童年,理想在少年,艰辛在青年,奋斗在中年,定型在壮年,休闲在老年,抬头快暮年,珍惜每一年。人生几十年,永恒千万年。

凌云非常喜爱保罗先生在《圣经》中说的一段话:我离世的时候到了,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就是按着公义审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赐给我的,不但赐给我,也赐给凡爱慕他显现的人。

主持人:凌云;文章来自网络,有增删修改

一个女孩要怎样才算见过世面

拥抱小语20161031——天天整理

亲爱的朋友,在日常生活中,很多人都说要见世面,那怎样是见世面呢?尤其是对一个刚刚步入社会的女孩子来说,怎样才算是见世面呢?今天和大家分享这方面的内容。

十年前,我大学毕业,以为决定人生命运的是机遇。后来发现,决定一个人的,不是机遇,而是见过天地之后的眼界。

那时候我有一个同事小英,长得清秀,工作踏实,但是并不起眼,一年后进了香港的一家上市公司,并且嫁给了一个优秀的香港老公,很多人都猜想,她一定是手段过人,或者是运气太好。

后来我才知道,他们相识在一次欧洲旅行中,当时所有人都在往卢浮宫里面挤,唯独他俩都想站在同一个角度拍摄那一天的晚霞,两个人相视一笑,相约晚餐,结果越聊越投机,发现想去的地方都一样,就这样结伴走到了一起。

很多人以为,城市里已经不会再有这样的故事了。但事实上,人生很多巧合背后,不只是偶然。

当时我也问她,这样一见钟情靠谱么,她笑了笑,说了一个故事,在后来的旅途当中,这位香港人租的车子抛锚了,他们只能停在路边,等待救援。整整四五个小时,他们聊着彼此旅行中遇到过的最糗事件,都觉得这件事真的不算糟糕。

回来后不久,这个香港人就向她表达了求婚的意愿,因为他总是想起那一晚的欢声笑语,觉得未来的日子即使很苦,因为是她,也会变得不那么苦了吧。

什么是眼界,就是有的人喜欢挤在人群中抢打折货,而有的人只挑选最想买的那件。眼界,就是有的人相信这真的太倒霉了,而有的人还可以谈笑风生。

之前网上看过一个故事,说一个游泳爱好者两次横渡英吉利海峡,但是第二次失败了,原因是第二次离目的地不远的时候起雾了,他看不到目的地了,结果越游越慌,心里没底就放弃了。

如果他知道目的地就在不远处,他肯定会坚持下去,无论做什么,心里有数很重要,彼岸就是天地,见过天地才能让一个人心里有数。

眼界会决定你能看到的风景。

马东说过,我们的人生往往因为看见一条船而忽略了一条河。初入社会的时候时常听人抱怨,抱怨这个世界的假恶丑,抱怨这个社会没有诗和远方,因为我们没见过北极光,也不知道基拉韦厄火山的壮观,不知道只是因为看不到,不代表不存在。

不是没有风景,只是高度不够。

人是需要活在比较级的,如果不是发现肉煮熟了才好吃,到现在我们都还是野蛮人。因为小英了解过卢浮宫,所以不着急排队,遇到过比汽车抛锚更糟糕的事,所以并不慌张。

因为有共同的眼界,他们在同一片晚霞下相遇。因为有共同的眼界,让他们在一件糟糕的事件中认定了彼此。

王家卫说,人的一生是见天地,见众生,见自己的过程。

见过天地有了眼界,但是有眼界还不够,只有明白众生的苦,才能懂得自己的甜。

就像很多人没有预料到小英嫁到了香港依然婚姻幸福,很快有了自己的朋友圈。他们更不会了解到,有些人的确是被上天偏爱的人,因为她们的“眼高手低”——眼界高,手却放得很低。

有一次,小英陪同先生去旅行,同行的还有先生的客户以及他们的太太。这趟旅行,只有她,用买两个包包的钱,买了一个相机和镜头。那些太太们都惊呆了,偷偷跟她说:“你是不是傻啊,买相机有什么用,当然应该买包包和化妆品啊。”她也不解释。

我夸她:“你的情商太高了。”

她却说:“去了很多地方,发现这个世界充满着你不能理解的人和事,但又充满着不可思议的善意和美好。我并没有刻意去讨好谁,只是真心觉得每个人都不容易。”喜欢买相机,并不比买包包更高尚,不过是各自所站的角度不同。

这就是见过众生之后带给人的“眼高手低”,人要摊开手心,不要忙着指责,这样才能接得住上天的偏爱。

人生就像一段旅途,只留下同路人。有些人,只能陪你走一段路,不要怪他们,因为彼此选择了去不同的地方,被不同的目标吸引。最终留下的,只有那些眼界一样,能够一同上路的人。

留下的会越来越少,剩下的也越来越重要,你见过天地,见过众生,开始去见自己。越来越明白什么是自己想要的,包括生活和另一半,归根结底,是让一个人明白:不要奢望别人来理解你,你唯一需要理解的事情是——你到底想过什么样的生活。

当你想清楚,做完决定,你的人生从此不同。

比如小英,比如无数个小英这样的姑娘,她们比大多数人过得更好,是因为她们眼界更宽更广之后,发现很多事都是可以被放下,被舍弃的。

一份类似鸡肋的工作,一些令人生气的话,莫名的闲言碎语,莫名的不理解和指责,都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都不能阻挡她们走向更好的生活、更好的自己。

她们有的去做了义工,有的搭车去了欧洲,有的在非洲拍摄动物的照片,她们除了有ABCD的罩杯,她们还有不一样的大脑和走过不同路的双脚。

以至于他们的先生常常收到朋友们的羡慕:你怎么能找到这样有气质又有趣的妻子。

其实,她们并没有多么的与众不同,她们只是比其他人走过更多的路、遇见过更多的风景,见了天地、路过众生,最终决定,要成为怎样的自己。

知乎上有个问题一直让我印象深刻,什么算是见过大世面?

会讲究,能将就,能享受最好的,也能承受最坏的,见过世面的她们自然会在人群中散发不一样的气质,温和却有力量,谦卑却有内涵。

住得了超五星酒店,也睡得了雪地里的帐篷。能穿着高跟鞋优雅的穿行于都市,也能背着几公斤的相机漫步世界。

走过多少路,遇见多少人,最终你会看到自己,你慢慢解放包容你自己,你发现你的气质来自于发自内心对自己的热爱。

你也开始有点后悔,为什么不早一点去看看世界?

浪费了这么多年,去纠结、去后悔、去流泪,还不如早一点上路,这世界有这么多美好的人,在等着你去相识。

主持人:雅薇;作者:十二,文章来自网络

诗歌:《虹》

爱总是与悲伤结伴同行

拥抱每一天20161031——天天整理

有时候我也想写一些轻松的事,像偶尔从网上看到的风景图片、小猫和小狗的萌态,或者吃了什么美味。我也相信,世界那么广阔,有许多人在探索活着的可能性,他们让我领略到人性的丰盛和自由。就连自己的生活里也有一些细小的时刻,我们可以嬉戏或者大笑。

然而我总是被相似的东西触动。

村里的爸爸腿疼了一个冬天,不肯看医生,因为他说:“没用的,看不好的。”突然听见朋友说要离婚,曾经他们也爱得像少男少女那样纯真,却耗尽了盼望和耐心。我们新租了一个两居室,有舒服的布沙发,从窗口望去是和湖一样宽阔的树木。这房子本来是朋友看下的,但是他们没有足够的钱,我们在租下房子后才得知这情况,心里真是难过。

也许因为是基督徒的缘故,有意无意都会遇到疾苦。我们聚在一起,分享对救恩的盼望。既然有救恩,也就有需要被救赎的。人们携带问题和痛楚而来。不觉得有问题的人不会来吧。感到能凭着聪明才智为自己张开一片天的人也不会来。所以是我们在这里,我们,和我们那羞于启齿的破碎。

我不想过度渲染所谓受苦,那也不真实。实际上,这是我在其中获得最多欢笑的一个群体。我的生命里没有什么需要向他们隐瞒的,我们像共享晚餐一样共享各人的故事。我们庆祝每一个新生的孩子,像那是我们自己的孩子。我们分担难处。长期窘迫的人终于有转机,所有人都会由衷地快乐,几乎像是整个群体的胜利——因为我们付出过许多祷告,也因为我们盼望和等候的,是同一位上帝。我们期待看到上帝生活在我们中间,就像当年作为拿撒勒人的耶稣行走在加利利的小村子。

我和C两个人的生活也一样。能租得起一个望见树林的房子让人快乐,但更快乐的是回望过去一切艰难,发现有人默默爱你。

三年前我们刚到北京,贫病交加。我祷告祈求上帝为我们预备一所房子,祷告的时候其实没那么相信,但是我突然想起在朋友家见过一张布艺沙发,朋友的妻子凭着女性的审美和细腻,为沙发搭配了粉色有小花和花边的坐垫。我突然哭了,忘了自己在祷告,只觉得生活里全部的苦楚艰难都汇聚在这只沙发上。头一次我发现我也有想要的东西,头一次我发现我已经很久都不相信能够获得幸福。

北京的朋友为我们租下房子。第一次走进那个家,第一眼就看见大玻璃窗下有一只L形的大沙发。多么长啊,垫子多么厚啊,多么新啊。我就像突然捉住了那个急欲离去的人,那一次,我看见他了。

当然,也可以说多亏了为我们租房的朋友,也因为我们终于租得起月租金超过3000块的房子,这些都是真的。但是我的心被改变了。我的心里从此留下一种安稳、甜美的印象,就像小孩子通过得到一个本身没那么重要的东西,却从中体验到父亲的爱。那是一种慷慨又体贴的爱。他给你东西,不为什么缘由,就只是想要你开心。当然,他不会每次都通过给你想要的,来表达自己的心,可是那种印象会改变一个人的心理环境。

每逢我再遇到艰难,我总会想起关于沙发的祷告。它在我心里开拓了一个可以休息的地方,在那里有被爱的滋味。

这种经验很难与别人分享,尤其是受苦的人。我无法对他们说什么,更无法替上帝说话。因为我确实不知道。我不知道上帝和他们之间有着什么样的故事。但是我知道更深的苦楚可能不在于眼下的难处,而是一种孤军奋战的感受。人承受困难的潜力是很大的,甚至能在沙漠里建造绿洲。但是当他发现无论如何都只有自己一个人,没有人在意他的苦与乐,他取得成就也没有人真心为他高兴,他就会失去活下去的动力,更别说奋战了。

难道上帝在我们身上的恩典只有那一次吗?不是的,对于相信的人,连呼吸的空气里都充满爱的味道。可是我们心里仿佛有漏洞,能把美好漏掉;我们心里仿佛渐渐形成一种解释系统,专门过滤希望,而留下愤懑。就像安徒生在《冰雪女王》里写的那个小男孩,怀疑的碎冰落入他的眼里,从此他的心变成了没有生命迹象的冰雪大地,直到那个怀抱阳光、“嘴唇上有金子”的小女孩来把他唤醒。

回顾自己的生活,我们不得不承认,往往是痛苦而非欢乐,让我们得以成长。结婚后没多久,初恋的爱就消磨光了。我们痛苦地问:“为什么你是这样的?为什么你要这样来伤害我?”

C像一般的丈夫那样,期待一个温暖有序的家,期待妻子能与他同舟共济,一起克胜困难。可那时候我不能够。我带着慢性病,带着严重的情绪问题,每天在家几乎就是睡。难道他的要求过分吗?不。可是我给不了他,在他面前也变得小心翼翼。虽然他很少开口说什么,但是无形中透露出来的失望更伤人。这时候上帝在哪里呢?为什么他没有拿去我的病,让我变得更健康呢?就算不是为着C,我也不想像废人一样过活啊。

直到我们一起来读《大卫·科波菲尔》——这个故事我讲过好多遍,还是会讲,因为它是真正的神迹——在读到大卫那同样弱小无能的妻子朵拉,尤其是读到大卫对她的怜恤和爱的时候,C突然像顿悟一样,明白了什么叫怜悯。怜悯就是在对方不能够的时候,你决意负担她的不足。

这样的决心里,包含着一个人的舍己。他放下了原先对于生活的期待,不再看它为理所当然。因为他突然体会到,上帝就是这样待他的,而“上帝就是这样待他”意味着什么呢?

他郑重对我说:“阿壳,就算你一辈子也不做饭、不工作,我也依然爱你。”那一刻必定有神迹发生,因为我从中看不到勉强,看不到虚伪,甚至看不到绝望。他怀着另外一种我还不能明白的希望说这话。我们的婚姻从这一刻开始,告别了粉红色的少年期,而进入了成年人的阶段。

这几年来C一再地感叹:“阿壳变化多大啊!”我的慢性病好了很多,情绪问题也渐渐减缓,人格比以前健全,也能够好好工作,甚至能够胜任了。走到今天这一步,需要多少那样神迹的时刻啊。而我始终对C怀着至深的感激,也相信他不会抛弃我。这种信赖感,是通过患难培养起来的。刚结婚时我还会怀念恋爱的滋味,惆怅C不像恋爱时那样爱我,可现在不会了。现在我们的爱情更具体,更结实。

我对他也一样。结婚后我发现他心里有一样疾病,或者说顽疾。我每次想起来都震惊、伤痛,不能释怀。从一开始的吵架、绝望,到不得不找各种资料、大量阅读;从对朋友倾诉,到寻找辅导医治的机会;中间伴随着无数流泪的祷告。我们一再地问:主啊,不是说你会医治吗?怎么还是这样呢?无数次两个人一起伤心、绝望,甚至怀疑因为我们犯罪,婚姻被咒诅了。无数次摔戒指,想着这次肯定要离婚了。这是我们婚姻当中最长久、最深的痛苦。

直到今天,C也没有完全“好”起来,可那却没有毁了他,也没有毁了我们的婚姻。我终于明白那是他身上的一桩苦难,也不再责怪他,反而能真心实意地同情他、扶持他。我们在这个过程中被迫不断述说自己,也听对方述说,由此培养出自省和深度沟通的习惯,这是生活里的利器,能克胜很多困难。C变得更宽厚和成熟,令我感慨。他在信仰上也不会打马虎眼,不会得过且过,也越来越不会跟上帝说矫饰的话,因为痛苦催迫他,逼着他去直面,所有经不起考验的说辞、道理都被这把火烧掉了。

我们不会说痛苦是好的,或者上帝故意要让人痛苦——你不想要啥就给你来啥;你怕失去什么就夺走什么。我相信,这种恐惧是来自对上帝的误解,好像他是站在你对面的一个考察者,不但在苦难经过你时袖手旁观,还会故意给你添堵;更有甚者,他就像人类的父母一样,会以“为你好”的名义,不顾你的意志和尊严,硬要搅和你的生活。

不。上帝——耶稣——永远、永远是与我们同行的人。没有这一点,痛苦不但不能塑造人,反而会摧毁人的心智。有多少人起初看到了上帝道成肉身,相信他是为着爱的缘故来到这苦难人间,为着爱的缘故,甘愿自己受苦——他们的心被触动,接受了这份救赎。可是渐渐地,疑惑的碎冰落进了心里。

我不能替上帝说什么,我也没有资格去解释别人的苦难。当约伯说,我的苦难加在一起比海沙更重,那是真的。我只能为我所认识的耶稣忧伤,为我所认识的人难过。

每一次祷告,我们都是在求他上十字架,而他每一次都应允了。我的生命是这样破碎,过往的悲伤留给我的伤痕和扭曲,我现在还在苦苦地认识、清理。每一天我感受到自己心里充满了自私、自保、胆怯,我对于别人的同情很有限,就像我对于耶稣的爱太浅太浅。我想到四个爸爸妈妈,感到自己是那样无力;每次听说朋友怀孕,心里也会发酸。我仍旧害怕潜伏在将来的疾病、困厄,以及最终的死亡。可我最害怕的是什么呢?我怕有一个地方,那里没有耶稣。

我害怕要孤军奋战,而这世界强大,面对死亡我更是毫无对策。我渐渐地没那么害怕悲伤,无论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可我害怕没有耶稣与我同行。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不用强力来成就这一切,而是要选择十字架,选择肮脏、卑贱、血和泪水。我只知道这位悲伤的耶稣让我亲近,他走进了我的心。我从不曾爱过一位高高在上的强权者,可如今我爱这褴褛的,骑着驴驹子的王。他进入自己的城市,走进自己的人民中间,在一片欢呼声中默然望向那骷髅地的山顶。

主持人:武颖;作者:阿不壳;文章出自《境界》电子杂志
微信newjingjie

诗歌:《请改变我》